本周观修安排及资料下载(5.1、5.3)


请点击此处下载观修文本


草庵禅师在《念佛诀》中说:“教念佛而使之真切者,其唯死之一字乎。”

为使大家进一步发起无常死想,引发真心切愿。本周“信愿念佛堂”将依据《长阿含经》里对器世界无常的讲授,引导观修思维。


 观修时间安排 

周三 早晨 5:30-6:30

周五 早晨 5:30-6:30


 观修房间安排 

新浪UC

485102 观修念佛堂

(使用手机的道友,需要视频画面请到YY信愿念佛堂一和UC房间)


YY语音

72819333 信愿念佛堂一

63993370 信愿念佛堂二



授课资料

请点击此处观看视频《佛说大千世界变相图》

以下摘自智圆法师对《长阿含经》的讲授

首先应了解《阿含经》所记载的世界坏灭的情形。这是佛亲见后为我们详细指点,一一道出事情的经过,所以,我们依靠佛语能显示出具体的景象。这里世尊一段一段地引导,首先指示整个状况,然后告诉我们有为法深可厌患,应当寻求解脱之道,来引发我们的出离之心。只有这样很细分地一段一段了解坏灭的苦相,我们才会有无常的见解。

首先,从最庞大的整个世界坏灭无余的状况,让我们一下子清醒地认识到,目前危脆的人身很快就要消失,必须抓紧此次机会寻求解脱。再者,这种非常充分、现实、肯定地观照,会让我们警醒到世间没有任何有实义的法,由此产生出离的见解和行为。我们在出离上是不断定的,以为可出可不出,还可以追求一些世间法,这是在见解上连小乘最基础的无常正见都不具足所导致的,无法将心引入到后世以上的法道中。所以,现在必须先建立共小乘道最重要的一个见解——无常见。

下面我们跟随《长阿含经》里世尊的圣言量,来展开思维的前奏。

佛告诉比丘:有四件事非常长久,无量无限,不能用日月年数来计算。是哪四种呢?第一、世间灾难渐渐发起,损坏此世间时,中间的历程非常长久,无量无限,不能用日月年数来称计;第二、此世间坏后,中间很长的空旷期没有世间,极其长久,不能用日月年数来计算;第三、世界最初形成,在快要形成的阶段,中间很长久,不能用日月年数来计算;第四、天地形成后很长时间安住不坏,不能用日月年数来计算。这叫“四事长久,无量无限,不能用日月年数来计算”。

佛告诉比丘:世间有三种灾难,哪三种呢?火灾、水灾和风灾。这三种灾难波及的最上边际是什么呢?一、光音天;二、遍净天;三、果实天。火灾发起时一直烧到光音天,以光音天为边际;水灾发起时一直淹没到遍净天,以遍净天为边际;风灾发起时一直吹到果实天,以果实天为边际。

什么是火灾呢?火灾才开始要发起时,世上的人们都行持正法,正见无颠倒,修持十善行。正当行此法的时候,有人证得第二禅,就上升于虚空,住在圣人道、天道、梵道中,高声唱言:诸贤者!要知道无觉无观的第二禅很快乐!第二禅很快乐!(“无觉无观”指无寻无伺。)这时,世间人听到此音声后,仰头对他说:善哉!善哉!唯愿为我解说无觉无观的第二禅道。当时,空中人闻到声音后,就给他解说无觉无观的第二禅道。此世间人闻到他说法后修持无觉无观第二禅道,身坏命终就生于光音天。

当时,地狱众生罪业完毕命终来生人间,又修无觉无观第二禅,身坏命终生光音天。其他畜生、饿鬼、阿修罗、四天王、忉利天、焰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天的众生命终来生到人间修无觉无观第二禅,身坏命终生光音天。以这个因缘地狱道空尽,畜生、饿鬼、阿修罗乃至梵天都空尽。在这时,首先地狱尽,然后畜生尽,饿鬼尽,阿修罗尽,四天王尽,忉利天尽,焰摩天尽,兜率天尽,化乐天尽,他化自在天尽,然后是梵天尽,之后是人类空尽,无有剩余。当人类空尽无余后此世界败坏,乃成灾难,这以后天不降雨,百谷草木自然枯死。

佛告诉比丘:从这样的转变现象要知道,一切诸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这些因缘合成的有为法都是很可厌患的,常常要寻求从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

那以后又经过很长久的时间,有大黑风暴剧猛发起,吹动大海水,海水深八万四千由旬,大风把海水劈分成两部分。然后取着日宫殿,放在须弥山的半腰,离开地面四万两千由旬,安置在日轮运行的道中,因为这个,世间出现了两个太阳。这两个太阳出来以后,使得世间所有的小河、汱浍、渠流皆悉干枯。

佛告诉比丘:从这一点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深可厌患,应当寻求从此世间解脱的道。(这就看到,两个日轮出来时,世上的小河、溪流等全部烧枯竭了,原先看起来世上有很多小河、渠流等,在此时一点不剩了。这些由因缘暂时显现的现相只是虚假幻影,会变易、会朽坏,无法依靠,所以,我们的心不能耽著在这上面。一切有为法都像这样有变坏的苦相,令人厌患,应当从这样苦的世间中寻求出离,修解脱道。)

之后又过了很长时间,有大黑风暴强烈刮起,使得八万四千由旬深的海水吹开成两部分。取出日宫殿,放在须弥山半腰,离地四万两千由旬,安置在日轮道中,因为这个,世间出现了三个日轮。当三个日轮出现后,这世间的大水,像恒河、耶婆那河、婆罗河、阿夷罗婆提河、阿摩怯河、辛陀河、故舍河等全部干枯,没有一点剩余。

从这里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特别可厌患,应当寻求从此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这要知道,当三个日轮出现时,像印度的大恒河,中国的长江、黄河、珠江、雅鲁藏布江,或者世界上的各大河流全部干涸了,一点不剩。原先河流是此世间一大景观,到此时都滴水不剩了。像这样,有为显现的暂时一度的现相,实际并不是什么安乐,它是坏灭的自性,是很可厌患的。一旦看到世间是毁灭的相以后,我们应当尽早从中出离,寻求永久安乐之道。)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又有大黑风猛烈刮起,把深八万四千由旬的海水吹开成两部分,取日宫殿放置在须弥山半腰,安置在日轮运行的道中,因为这个,这世间有四个日轮出现。四个太阳出来后,世上所有的泉源、很深的水池,善见大池、阿耨达大池、四方陀延池、优陀罗池、拘物头池、分陀利池、离池等,长宽各五十由旬的大池全都枯竭了。

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很可厌患,我们应尽早寻求从有漏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这里要知道,过去能看到世上有很多大池,像善见大池、无热恼大池等等,从这些大池里会流出江河等。然而,现在不仅世上的江河全部枯竭了,连这些大池都滴水不剩,可见世间完全是苦恼相,毕竟没有实义可得。所以,我们在了解无常后,要对此世间生厌患,不要贪著,一心利用此世的暇满来获证解脱。)

之后过了漫长的时间,又有大黑风猛烈刮起,吹着大海水分开成两部分,取日宫殿安置在须弥山半腰,安放在日轮运行的道中,因为这个,世间有五个太阳出来。当五个太阳出来以后,世界极其酷热,大海水初步减掉一百由旬,逐步发展到减掉七百由旬。从这个现相可知,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是很可厌患的,应当寻求从苦的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时候,大海稍许枯尽一部分,逐渐剩下七百由旬,再降到六百由旬、五百由旬、四百由旬乃至剩到一百由旬。从这里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特别让人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就可以看到,本来是非常深广的大海,当五个日轮出现时,海水开始逐步蒸干,先是蒸掉一百由旬,逐渐蒸掉七百由旬,海水逐渐减少,并不是原来那样充盈的状况,一去不复返了。之后继续损减,减到海水只留下七百由旬、六百由旬,乃至一百由旬,海水减掉那么多了。这么看起来,整个世间的确是坏灭相,一切都并非常法,因缘一散就逐渐荡尽了。所以要知道,世间是靠不住的,不要对此富有幻想,连大海都要枯竭,何况我们泡沫般的身体呢?瞬间就可能破灭。因此,应尽快寻求解脱之道。)

之后,大海水又一部分一部分地干枯掉,一直降到只有七由旬、六由旬、五由旬,乃至只有一由旬,基本全都蒸干了。佛告诉比丘: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这才知道,因缘和合的法都是虚假的,从暂时性来看,一刹那都不住,它在念念变灭中;从相续上看,连大的相续现相也终归消散无余。所以,不要愚痴地以为有为法里有什么实义,富有幻想,在里面虚生浪死,以各种常执系著在世间造生死业、染污业,那很不值得、非常愚痴。)

之后海水越来越减少、枯竭,发展到只剩下七多罗树高度的水量、六多罗树高度的水量,乃至一多罗树高度等的水量。佛对比丘说: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之后海水越来越浅,最终发展到只有七人高的水量,然后六人高、五人高、四人高、三人高、二人高、一人高的水量,之后整个大海枯竭到只剩下齐到腰部的水量、齐到膝盖的水量,最后只有到脚踝部的水量。佛对比丘说: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是很可厌患的,应当寻求从苦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然后,海水就像春天雨后的一点水,又像牛脚印里的一点水,最后发展到完全枯竭,连一个指节的水量都没有(整个大海全枯了,降到海底,用手指伸下去时,连浸到一个手指的水量都没有)。佛对比丘说: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从大的变易相来看的确越减越少,那么深的大海逐渐枯竭,到了只有一人深,然后只有腰部深、齐脚踝深,最后基本全没了。我们这个世界的东海、南海、西海、北海,多少洋、多少海全干枯了,只剩下一个干干的地。可见当时枯竭到什么程度,往昔的大海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大海是苦相,它是由业现出的暂时现相,到因缘散坏时就成了这般景象。也就是,不要以为一直有大海,当五个太阳出来时,大海就逐渐没有了,比非洲还要干旱百千万倍,那是非常可怜的景象。)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又有大黑风猛烈刮起,吹着干枯海底的海沙,深八万由旬处,风非常大,席卷着细沙一直飘到两个海岸旁边(当海枯竭时,就可以看到东西两岸间很深的海底,像深渊一样。下面已经没有水了,大风把八万四千由旬处的海沙全部吹刮到两个海岸上面去了)。之后,取日宫殿放在须弥山的半腰,安置在日轮运行道中,因为这个,世界有六个太阳出来。六个太阳出来后,四天下的范围连带到八万天下的诸山、大山、须弥山王,全部烧起很黑的烟,即将要燃火了。就像陶器作坊里最初烧陶时出来的黑烟那样,六个太阳出来的情形就是如此。佛对比丘说: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特别可厌患,你们要尽早寻求从苦难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前面只是干枯的相,现在即将要出现大火灾。火的前相是烟,以六个日轮热度的烘烤,大地上的各种山峰都由于热量过度而发出黑烟了。世上充满了烟焦味,有各种烟气,表示大的灾难即将来临。)

之后过了漫长的时间,又有大黑风猛烈刮起,吹着海底的细沙,从八万四千由旬深处一直吹刮上来,吹飘到大海两岸的边上。然后,取日宫殿放在须弥山的半腰,安置在日轮运行道上,因为这个,世上有七个太阳出来。当七个太阳出来时,四天下乃至八万诸山、大山、须弥山王都烧得一片洞然,都烧穿了。就像陶师的作坊里烧陶的火焰发起来那样,七个太阳出来时也是如此,天地间烈火熊熊。佛告诉比丘: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深可厌患,应当尽早寻求从苦难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个四天下的广大范畴里,以及八万座天下诸大山峰、最大的须弥山峰全都烧穿了(过去是固体的山峦,它会把很多东西挡住,现在烧空了、穿透了,从这边能直接看到那边,就像烈火把建筑物烧毁时能从这边看到那边一样,这叫做“洞然”)。一时间烈火到达了天界,连同四天王的宫殿、忉利天的宫殿、焰摩天的宫殿,以及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天宫殿,全烧得一片洞然。

佛告诉比丘: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深可厌患,应当尽早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这才知道,这个火特别厉害。一般的火能烧毁一大片森林,或者在广阔的范围里,连同城市、平原、田野等全烧完了,最后烧得一片空空荡荡的,这种还是小火灾。七个日轮出来的大火灾是从海底开始烧,把整个人间范围全烧毁了,所有山都烧空了。就像在地球上不仅没有水,像喜玛拉雅山、冈底斯山、泰山、黄山等种种山全烧光了,地球不复存在了。不但把地烧光了,就连须弥山都烧光了。从须弥山烧上去就烧到四天王天,四天王天的宫殿都烧毁了;再往上,整个三十三天都烧没了;之后,焰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全烧完了,整个欲界烧得干干净净、空空旷旷。然后还要烧到色界,连梵天的宫殿都是一片洞然。这就知道,不仅人类的地球环境,这些由共业显现的泡沫,在因缘消散时会烧毁无余,连道教、婆罗门教等修天所寻求的欲天或色界天,在烈火烧上去时也全没了,有什么实义可得呢?所以,不要对这个世间有什么幻想,它是苦的自性。我们要尽快寻求往生净土,这才是三界外的真常大乐之地。)

这个四天下一直到梵天都被烈火烧得一片洞然之后,风吹着火焰又到达了光音天。那些刚刚诞生的小天子们见到火焰都生起怖畏说:啊!这是什么东西?在前面生的那些老天子们对后来生的新天子们说:不要害怕,这个火曾经也来过,但是到这里就停止了。由于忆念从前出现的火光,所以叫做“光念天”。当时,这个四天下一直到梵天烈火洞然之后,须弥山王一部分一部分地倒下来,塌下来一百由旬、两百由旬乃至七百由旬,须弥山就这样垮掉了。佛告诉比丘:从这里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深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个四天下乃至梵天都烈火洞然之后,大地和须弥山烧得连一点灰烬也没有了,整个世界都空掉了。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深可厌患,应当寻求从此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从这里就知道,我们曾经以为坚固常有的世界,到此就灰飞烟灭了,所以,不要依恋这个世间,以为它特别坚固。尤其学一点物理学、天文学,认为这个世界如何如何,虽然天文学里也有“宇宙爆炸说”,但实际上,佛法里早已用现量照见的方式宣说了世界成住坏空的真实状况。这只是一个由妄念形成的世界,有什么实义可得呢?到最后就像佛经描述的这样,整个世界烧得连微尘也没有了。)这个大地被火烧完以后,再往下烧的时候,地下面的水也烧光了,水下面的风也烧完了。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变易朽坏,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深可厌患,应当寻求度出世间的解脱之道。

佛又对比丘说:当火灾起的时候,天不再下雨,大地上的百谷草木自然枯死,谁能相信这一点呢?只有见到这种情形才会知道。(我们不要以短浅的见识认为世界不会毁坏,这只是常执的表现,有天眼者的确见到世界必然这样报废,灾难必将来临。一般人想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会恐慌一阵,过后又以为没事吧、不可能吧,实际只是来早来迟的差别,当因缘消散时什么也不会留下。)像这样,最后发展到连地下的水都没有了,不必说地面,最终连水下的风都没有了,风就是它的运行相、动转相,这也没有了。这一点谁会相信呢?只有见到了才相信,这就叫“火灾”。

那么火灾过后是怎么重新恢复的呢?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有大黑云显现在虚空里,一直到光音天,周遍地降下大雨,雨滴像车轮那么大。这样在无数百千年中降雨,雨水逐渐增长,高到无数百千由旬,一直到光音天。

当时有四个大风刮起,持着这个水安住。哪四种大风呢?叫做“住风、持风、不动风、坚固风”。之后这个水渐渐下减了百千由旬,直到无数百千万由旬。水的四面有大风刮起,叫做“僧伽风”,吹着水使它运动,鼓荡涛波,鼓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离散,在空中自然坚固,这个水就成了固态变成了天宫,由各种七宝庄严美饰,由此因缘有了梵迦夷天宫。

这个水又逐渐减到无数百千由旬,水的四面又有大风刮起,叫做“僧伽风”,吹着水让它运动,鼓荡涛波,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离散开来,在虚空中自然坚固变成了一座天宫,七宝庄严校饰,以这个因缘有了他化自在天宫。水又逐渐减到无数千万由旬,水的四边有大风刮起,叫做“僧伽风”,吹着水使它运转,鼓荡涛波,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发散开来,在虚空中自然坚固变成天宫,七宝严饰,由此因缘有了化乐天的天宫。水又逐渐减到无数百千由旬,有僧伽风吹着水动转,鼓荡涛波,起了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分离开来,在虚空中自然成了固体变成天宫,七宝严饰,由这个因缘有了兜率天宫。水辗转减到无数百千由旬,有僧伽风吹着水使之运动,鼓荡涛波,发起各种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分开来,在虚空中自然坚固变成天宫,由这个因缘有了焰摩天的天宫。

水辗转减到无数百千由旬,水上有泡沫,深六十万八千由旬,没有边际。就像我们这里的泉穴流水,水上有水沫那样的情形。以什么因缘而有须弥山呢?有乱风刮起,吹着水沫形成了须弥山,高六十万八千由旬,长宽八万四千由旬,由金、银、水精和琉璃四种妙宝合成。以什么因缘有四种阿修罗的宫殿呢?这以后,乱风吹着大水沫在须弥山的四面起了大宫殿,长宽各八万由句,自然变成七宝宫殿。又以什么因缘有四天王的宫殿呢?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在须弥山的半腰四万两千由旬处自然变成七宝宫殿,以这个缘故叫做“四天王宫殿”,也就是东南西北四方各有宫殿。以什么因缘有忉利天宫殿呢?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在须弥山上方自然变成七宝宫殿。

又以什么因缘有伽陀罗山?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离开须弥山不远自然化成了宝山。山的下根或下部入到地下四万两千由旬,长宽四万两千由旬,没有边际,由各种色彩间杂组合,七宝合成,以这个因缘有伽陀罗山。又以什么因缘有伊沙山呢?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伽陀罗山不远,自然变成伊沙山,高两万一千由旬,长宽两万一千由旬,没有边崖,由种种色彩参杂组合,七宝所成,以这个缘故有伊沙山。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伊沙山不远,自然变成树辰陀罗山,高一万两千由旬,长宽一万两千由旬,没有边际,由各种色彩组合,七宝所成,以这个因缘有树辰陀罗山。

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树辰陀罗山不远,自然变成阿般尼楼山,高六千由旬,长宽六千由旬,没有边际,以种种色彩参合间杂,七宝所成,以此缘故有阿般尼楼山。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阿般尼楼山不远,自然变成弥邻陀罗山,高三千由旬,纵广三千由旬,无有边际,由各种色彩参合间杂,七宝所成,以此因缘有弥邻陀罗山。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弥邻陀罗山不远,自然变成比尼陀山,高一千两百由旬,长宽一千两百由旬,无有边际,由各种色彩参杂组合,七宝所成,以此缘故有比尼陀山。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距离比尼陀山不远,自然变成金刚轮山,高三百由旬,长宽三百由旬,没有边际,也是由各种色彩参杂组合,七宝所成,以此因缘有金刚轮山。

以什么缘故有一个月轮和七个日轮宫殿呢?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自然变成一个月轮的宫殿和七个日轮的宫殿,由种种颜色参杂组合,七宝所成,被黑风所吹恢复到原处,以此因缘有日、月宫殿。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自然变成四天下以及八万天下,以此因缘有四天下和八万天下。之后乱风吹着大水沫,在四天下和八万天下自然变成了大金刚轮山,高十六万八千由旬,长宽十六万八千由旬,没有边际,金刚坚固,不可摧坏,以此因缘有大金刚轮山。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有自然的云遍满虚空,普遍降下大雨,雨粒像车轮那么大,洪水弥漫,淹没了四天下,水面达到须弥山的高度。之后乱风吹着大地成了大坑,溪涧的水都流入到里面,以这个缘故出现了海,以此因缘又有了四大海水。海水咸苦有三种因缘。哪三种因缘呢?第一、有自然云遍满虚空,一直到光音天,周遍地降雨洗涤天宫、涤荡天下(把整个天宫天下都洗了一遍),从梵迦夷天宫、他化自在天宫,往下到焰摩天宫、四天下、八万天下、诸山、大山、须弥山王都荡洗了一遍。其中各个地方有很多污秽、咸苦、不净的液体,都通通流下汇入到海里合成一味,所以海水都是咸的。第二、古昔有大仙人持禁咒加持海水,使得它长久都是咸苦的味道,人不能饮用。第三、大海的水藏里有很多水族杂居,这些水生动物有些非常庞大,或者一百由旬、两百由旬乃至七百由旬。这些大水族旁生呼吸、吐纳、大小便等都汇入到海里,所以使得海水咸。以上是火灾的情形。


了解了火灾如何毁坏世界后,再继续了解水灾如何毁坏世界,依据佛的圣言量来认识。

佛告诉比丘:什么是水灾呢?当水灾发起时,这世上的人都信奉正法,正见不邪见,修十善业。修十善业后,当时有人得到了无喜的第三禅境界,踊身上升在虚空中,住于圣人道、天道和梵道中。他高声唱道:诸贤者!要知道无喜第三禅快乐!无喜第三禅快乐!当时,世间人听到这声音后,仰面对他说:善哉!善哉!愿为我演说无喜第三禅的妙道。空中人听到这话后,就给他演说无喜第三禅之道。这个世间人听到解说后修第三禅道,身坏命终生在遍净天。

那时,地狱众生罪业穷尽命终生到人间,又修第三禅道,身坏命终生到遍净天。畜生、饿鬼、阿修罗、四天王天、忉利天、焰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天、光音天这些众生,命终生到人间,修持第三禅道,身坏命终生在遍净天。由此因缘,地狱道穷尽了,畜生、饿鬼、阿修罗、四天王,乃至光音天这些道都穷尽了。当此之时,首先地狱空尽,然后畜生道空尽;畜生道空后,饿鬼空尽,阿修罗空尽,四天王天空尽,忉利天空尽;忉利天空尽后,焰摩天空尽;焰摩天空尽后,兜率天空尽;兜率天空尽后,化乐天空尽;化乐天空尽后,他化自在天空尽;他化自在天空尽后,梵天空尽;梵天空尽后,光音天空尽;光音天空尽后,人就空尽无余。当世上没有人以后,这个世界开始败坏,成了大灾难。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有大黑云猛暴出现,一直上到遍净天,周遍地下大雨,下的纯粹是炽热的水。这些水涌沸起来煎熬天上,那些天的宫殿被煮得全部消尽,没有剩余。就像酥油放在火里煎熬消尽没有剩余,马上融化消失,光音天宫也是如此,在烈火般的热水中煮尽了。这样就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无法依靠,有为法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之后,这雨又浸到梵迦夷天宫,炽热沸涌的水把梵天宫殿都煎熬尽了,一点不剩。就像酥油放在火中没有剩余,梵迦夷天宫也是如此。之后,这雨又浸到他化自在天宫、化乐天宫、兜率天宫、焰摩天宫,全部煎熬消尽没有剩余。就像酥油放在火中无有剩余,这些天宫也是如此。(这些再度形成的天宫,在一时的炽热水灾后都被煮得一干二净,世上共业的苦相尽是这般的难堪。这个世界的确没办法待,我们以为它很好,能让我们安心,实际再怎么都逃不过劫难,当大灾难出现时终将毁灭一空,所以,应该从这里寻求出离。)

之后,这雨又浸到四天下以及八万天下的诸山、大山、须弥山王,煎熬地毫无剩余。就像酥油放在烈火中马上融化消尽没有剩余,四天下以及诸山也是这样。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因缘造作的有为法都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以后,这水又煎熬大地,消尽无余后,地下的水穷尽了,水下的风穷尽了。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甚可厌患,应当寻求从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就看到,当大水灾来临时,从上方开始一层层地把世界煎熬穷尽,光音天也会消失。由巨大的业力集成的大灾难,使得世间一切都变坏无余,无常的景象尽是这般苦难。业是很稀奇的,当共业现前时,人间会出现狂风、巨浪、地震、战争、瘟疫等等,瞬间就毁灭很多事物,但是,相比劫末三灾而言就微乎其微了。当共业积聚到一定程度时,包括光音天在内的器世界,全部被炽热的大水煎熬得一点不剩,世界最终就毁灭了。可见,有为法毫无实义,有什么值得寻求的呢?只是被常执蒙骗而已。

从这样大的场景里就可以看到,常执生生世世都在蒙蔽我们。我们对这世界有太多幻想,以为这是坚实的、有意义的,有青春美好、庄严靓丽等等,应该充满希望,实际只是秋蝇般的眼光,以为能在世上得到什么,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这样无常的生命有什么价值呢?应当唯一用来寻求正法的利益。)

佛告诉比丘:一直上到遍净天宫殿为止,全都煎熬穷尽了,这一点谁会相信?只有现量亲见才能知道。梵迦夷宫煎熬消尽了,乃至地下的水消尽了,水下的风消尽了,谁会相信呢?只有现量亲见者才知道。这就是水灾。

(这里世尊告诉我们,不要相信自己带有邪思偏见的眼光,不要被常执所蒙昧,应该信受如来的现量境。这是佛亲见的事实,没有一点欺诳,我们应当深信佛语,认识这个世界的坏灭性、苦性。了解了大无常,会深刻地认识到所谓“无常故即是苦”的涵义。也就是,既然最终都要被大水歼灭无余,还有什么可乐的法呢?纯粹是苦的自性。

这才知道,原来我们都被蒙蔽了。上到色界的光音天、梵天,他们的宫殿也全都磨灭了、毁尽了,下到地下的水、水下的风也全都消尽了,将来世界竟是这样被毁灭无余,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为什么不尽快寻求出离呢?以我们生存的地球为例,当发生地球大爆炸,或者地球上的所有矿物、山峦、房屋等全部浸泡在极其炽热沸涌的液体中,被业的力量消融地一点不剩,那是多么大的灾难!世界终将这样毁灭,耽著泡沫般的现世法有何意义呢?

从世界最初形成到最终毁灭期间,以我们蚊虫一样的心识来看那是非常漫长,科学家们也认为宇宙有多少亿年等等,非常久远,但从整个法界来看只是一瞬间。不但从细分上说刹那即灭,而且,从宏观相续来说,最终也要毁灭无余,从宏观空间来说,从地下一直到光音天宫丝毫不剩,是这么大的浩劫。我们应该知道这个事实。)

水灾后恢复的情形如何呢?这以后又经过很长久的时间,出现了大黑云充满虚空,一直到遍净天,周遍地降下车轮般的雨滴。经过无数百千万年,水量逐渐增长,一直到遍净天,来了四大风持着水安住。哪四大风呢?一、住风;二、持风;三、不动风;四、坚固风。这以后,水量渐渐减少了无数百千由旬,四面又有大风刮起,叫做“僧伽风”,吹着水使它搅动,鼓荡涛波,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把水滴吹得离散,在虚空中自然变成光音天宫,七宝校饰,以此因缘有了光音天宫。水再逐渐减少无数百千由旬,僧伽风吹着水使它动,鼓荡涛波,起很多水沫。风吹着水沫散开,在虚空中自然变成梵迦夷天宫,七宝装饰映衬。如是乃至出现一味咸苦的海水,就像火灾后世界恢复那样。整个过程叫做“水灾”。

佛告诉比丘:什么是风灾呢?风灾发起时,此世间人都信奉正法,正见不邪见,修持十善业道。当修善行时,有人得到清净护念第四禅,在虚空中住于圣人道、天道、梵道,高声唱道:诸贤者!护念清净第四禅乐!护念清净第四禅乐!这时,世人听到声音后,仰面说道:善哉!善哉!愿为我解说护念清净第四禅道。当时空中人听到此话后,就为他解说第四禅道,世间人闻说后修第四禅道,身坏命终生在果实天。

当时,地狱众生罪报完毕,命终生到人间,再修第四禅,身坏命终生在果实天。畜生、饿鬼、阿修罗、四天王天乃至遍净天,众生命终来生人间修第四禅,身坏命终生果实天。以此因缘,地狱道全部穷尽。畜生道、饿鬼道、阿修罗道、四天王天乃至遍净天趣全部穷尽,一个也不剩。当时,地狱先空尽了,然后畜生道空尽了;畜生道空尽后,饿鬼空尽;饿鬼空尽后,阿修罗空尽;阿修罗空尽后,四天王天空尽;四天王天空尽后,一直辗转到遍净天空尽;遍净天空尽后,人类就空尽,一个也不剩。这样人类全部空尽后,这个世界就开始败坏,成为大的灾难。

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有大风刮起叫做“大僧伽风”,一直刮到果实天。风四处弥漫,吹到了遍净天宫、光音天宫,使得宫殿和宫殿相互拍击,碎得像粉尘一样。就像力士拿着两个铜杵,杵和杵相互撞击,碎尽无余,两个宫殿也是这样撞击,变成了粉末。这就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很可厌患,应当寻求从此苦世间度出的解脱之道。

(这里要知道,当风灾出现时刮得极其猛烈,宫殿房屋等相互撞击。就像刮龙卷风时,房屋、树木等被卷到空中,相互撞击,这还只是小的风灾,出现劫末的大风灾时,连天宫之间都会猛烈地撞击,之后碎为微尘,可见破坏力极强。像这样,世界在大灾难面前被毁于一旦。先前由众生的福德力感得世界形成,最终由福德力耗散出现毁灭性的大灾难,这就看到世间无常大苦的相,终究坏灭一空。)

然后,这风就吹到梵迦夷天宫、他化自在天宫,天上出现了风灾。过去很安稳的天宫现在相互拍击,碎得像粉尘一样,没有剩余。就像力士拿着两个铜杵,杵和杵相互拍击,碎尽无余,两宫相拍也是如此。以此要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甚可厌患,应当寻求从此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

(要知道,天宫是一时福业力所现,因缘生故是无常法,无有坚实自性,如果以此为安乐自性,那真是最大的欺诳。我们不要以为世间有什么真实安乐可得,把心寄托在上面,像这样,福业力一消散,天人的宫殿就在业风的吹击下相互撞击,风的力量比原子弹的爆发力还大,把这一切全都碎为微尘了。业力的反弹竟是如此可怕。过去由众生共同的福业力,世界暂时维持安稳相,当福业力一消尽,所谓“势力尽,箭还坠”,顿然间就出现大粉碎、大灭亡的相,这就是有为法的规则。

当我们窥破了这一点,知道有为法变易无常,终将迎来粉碎性的结局,无法依靠,之后就要想:有为法是这般欺诳,在它现前时,我以为它是坚固的、常住的、能靠得住,看到结局才发现原来一点靠不住,它本来就是无常性、坏灭性的。如果我被常执蒙蔽,以为能在世间法上得到真正的安身之处,把心寄托在上面,那会使我不能从此世间寻求出离,这就是最大的错算,也是最大的欺诳。这样了解后,就要顺着佛的教导,一心在此生寻求解脱之道。)

这以后,风又吹着欲界化乐天宫、兜率天宫、焰摩天宫,一级一级往下吹。所有宫殿都两两撞击,结果碎成粉末,一点都不剩下。就像力士拿着两个铜杵猛烈地撞击,结果粉碎无余,那些从上到下的天宫就像这样碎尽无余。这就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是很可厌患的,我们应当一心寻求从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

(看到这一幕幕巨大的毁灭相要认识到,诸法的体相就是如此,这是一种普遍性的灾难相。“力士”代表共业的相状。到了劫末,业力像个大力士,以极大的操纵力量使得宫殿和宫殿之间猛烈撞击、各种器界物之间猛烈撞击,最终都粉碎无余。这是极大的灾难相、苦相。像这样污秽的娑婆世界,最后完全以大苦而告终,我们为什么对此贪恋不舍呢?我们还有什么样的梦想追求、希望寄托呢?这样窥破它苦的自性之后,就要对此彻底绝望,不抱任何幻想,一心寻求出离。这种决断来自见解,见解来自对无常法则一以贯之的认识,这样心里就不会再留有什么希望幻想,之后会发出行为上的断定——一心寻求出离,不在世间造任何贪染业。这就是转心的方法。

这里还要以类比法来认识。天宫的情形是佛以现量在作指示,我们还见不到,但可以通过类比的方式来观想。譬如地球上突然发生剧烈的风灾,大楼与大楼、车辆与车辆、山峦与山峦等之间都发生猛烈撞击,它的程度就像两辆超级动车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一起,结果立即变得粉碎,又像两架飞机以最大的速度相互撞击时马上粉碎那样。可以想象:地球上所有的建筑物、大小山峰等都像这样相互撞击,刹那之间粉碎无余,像这样,全世界发生极剧的灾难。之后扩展到整个太阳系、银河系等等,三千大千世界里的无数星体都相互撞击,撞得粉碎,整个世界就变成微尘了。

要想到:这个世界的结局竟是如此可怕!如果佛不宣说,我们就一直活在常执的梦臆中,何其可怜!还对此抱有各种幻想。所以,尽快放下吧!世间的事毫无实义。当我们以宽阔的眼界看到整个世界的结局后,对眼前的假相就不会执著得很深,不再抱有幻想了。)

之后大风吹刮四天下和八万天下,种种诸山、大山、须弥山都吹置在虚空中,高百千由旬,山峰和山峰之间相互撞击,碎得像粉尘一样。就像力士手里拿着最大的容器,装了无数糠秕迅速撒向空中,纷纷扬扬飘散得到处都是,那个四天下以及须弥山等的诸山被粉碎分散,空中充满了尘埃,也是这样的情形。以此可以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非常可厌患,应当寻求从苦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

之后,风吹着大地完全灭尽掉了,地下的水灭尽掉了,水下的风也灭尽掉了(彻底粉碎瓦解,消失一空)。所以要知道,一切行无常,是变易法,不可依靠。凡是有为法都是非常可厌患的,应当寻求从这苦世间超出的解脱之道。

(这里应具体化地观想:这是极大的飓风,它的吹击力使得四天下、八万天下的各种山峰、大山、须弥山都连根拔起,抛置在空中。譬如超级台风来临时,百层高楼被连根拔起抛在空中,大楼与大楼之间猛烈地撞击,与此类似,须弥山以及旁边的各种山峰,包括地球上的所有山峰都被大风连根拔起,抛到百千由旬高的虚空当中,相互之间猛烈地撞击,碎成微尘。就像力士拿着一个巨型容器,装满糠秕迅速投向远方,由于速度极快,轻薄的糠秕一下子弥漫在空中,纷纷散落。就像这样,如力士般的共业之风把大大小小的山峦连根拔起,相互撞击,以刹那间撞击的发散力,使得无数尘埃弥散在空中。在短时间内,天下的山峰乃至各种固体物,在大风的吹击下被撞地粉碎无余,顿然间呈现出一种超级毁灭性的现象。

要像这样按佛的圣教量模拟、类比去观想这些情景,之后心里断定下来:原来世界最终会变成这样,真是太超出我的想象了!之后还要从巨到细、从宏观到微观,从这个最大的事件推到任何有为法的事件,知道一切因缘所生法都要以坏灭而收场。然后断定:一切行都是无常变易法,最终都要坏灭,完全靠不住。连坚固的山峰、屹立千万年不倒的东西,也只是一时的假相,最终要在超级业风的吹击下被撞得灰飞烟灭,消失殆尽。可见这个世界毫无实义,它是苦的,即使在千万年里太平无事,最终也难逃破灭的结局。

凡是有智慧的人必然会由此反省,知道此世间就是无常、苦的结局,毫无实义,从而断掉对世间法的追求。这种眼光极其深远,超出了各种外道求仙、求梵天等的观念。这是以佛的圣教量开启了自心中的正见,一下子看到极广远的缘起真相,由此一举截断往世间道上走的等起和相关行为,这就是佛语的大恩德。我们应该随顺佛语,在自心中得到断定,并发起决断:我要一心利用暇满求解脱生死的道,不走在世间营造、争取、延续的道,对世间不抱任何幻想。像这样,一定要在这里断定下来,否则就没有任何出世法的内涵了。)

佛告诉比丘:像这样,此世界最后为风灾全部粉碎瓦解,遍净天宫、光音天宫,宫殿和宫殿相互撞击,刹那间碎如微尘的情形,谁会相信呢?只有见到的人才能相信。像这样,不仅是地面上的情形毁灭一空,连地下的水也会被风消尽,水下的风也由风消尽,这谁能相信呢?只有见到的人才能相信。这就是“风灾”。

风灾之后又如何恢复呢?经过很长久的时间,有大黑云周遍虚空,一直飘到果实天,降下大雨,雨滴像车轮一样大,在无数百千万年中连绵不断,水量逐渐增长,长到果实天。当时有四种风持着这个水安住。哪四种风呢?住风、持风、不动风和坚固风。之后,水逐渐减少无数百千由旬,水的四面有大风刮起,名叫“僧伽风”,吹着水使之荡动,鼓荡涛波,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离散,在虚空中自然变成遍净天宫,种种色彩参杂组合,七宝所成,以此因缘而有遍净天宫。水逐渐减少无数百千由旬,僧伽风吹着水使之搅动,鼓荡涛波,起了很多水沫的积聚。风吹着水离散,在虚空中自然变成光音天宫,种种色彩参杂组合,由七宝所成。乃至海水一味咸苦,也像火灾后恢复时的情形。这是风灾。

以上讲了三灾和三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