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8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时天帝释,自观天众,告阿修罗曰:汝等畜生,云何如是痴无所知?一切阿修罗力,不及一天之力,独我一天,能破汝军。

当时,天帝释自己观察天众的状况,告诉阿修罗说:“你们畜生,怎么这么愚痴无知呢?一切阿修罗的力量不及一天的力量,只要我一个天王,就能击破你们的军队。”

何以故?天有法力,汝无法力。法以非法,相去玄绝。譬如日光,比于闇冥。如以实语,比于妄谈。如以须弥山,比于众山。如以解脱,比于系缚。如以利益,比于衰损。如以善友,比于冤家。如以甘露,比于毒药。如以白日,比于昏夜。如以伪珠,比于真宝。如以巨富,比于贫穷。犹如行使,比安住者。如以萤火,比于日光。如无足者,欲比猛风,相去玄远。如以盲人,比明眼者。如以险路,比平坦道。如以外道,比于如来。犹如虚空,比于土地。如以一念,欲比一劫。汝之与我,相去玄殊,亦复如是。

“什么缘故呢?天有法力,你没有法力。法和非法相去悬殊,就像日光与黑暗相比,又像诚实语与妄语相比,犹如须弥山与群山相比,犹如解脱与系缚相比,就像利益与衰损相比,犹如善友与冤家相比,又如甘露与毒药相比,又像白昼与昏夜相比,又像伪珠与真宝相比,又像巨富与贫穷相比,又如行使与安住相比,亦如萤火与日光相比,像无脚者与猛风相比,相去太悬远了。就像盲人比明眼人一样,又像险路比平坦道一样,又像外道比如来一样,又像虚空比土地一样,犹如一刹那比一大劫一样,你和我的距离相差太远了。”

汝不顺法,我则敬重。汝便愚痴,我有智慧。汝不修福,天修福行。汝是畜生,我为净天。如是知已,汝则不应与吾共战。

“你不顺法,我敬重法;你是愚痴,我有智慧;你不修福,天修福行;你是畜生,我是净天。这样知道以后,你就不应当来和我共战。”

说是语已,即现去相,令伊罗婆那向阿修罗。伽他颂曰:

法能破非法,实语破虚妄,智慧破愚痴,天破阿修罗。

天王这样说后,就显现前往之相,让伊罗婆那奔向阿修罗军。并以偈颂诵道:“法能破败非法,诚实语能破坏妄语,智慧能击破愚痴,净天能摧破阿修罗。”

尔时帝释,说是语已,化伊罗婆那,如前所说。向阿修罗军,速过疾风。手执千刃金刚,怖阿修罗,不以杀心。

当时,帝释说完此话后,变化伊罗婆那,像前面所说。之后奔向阿修罗军队,速疾超过疾风。手执千刃金刚来恐吓阿修罗,而不是怀着伤杀之心。

时阿修罗,见天帝释,亦走往趣。时四天王,三十三天,亦各疾走。天与阿修罗,交阵大战,皆望得胜,互相攻伐。天阿修罗,有被伤害,殁命而死。或有怯弱,退走还归。有住观视,有心念归。或有嗔恚,或复痴乱,或有怖畏。

当时,阿修罗军见到天帝释,也疾走往趣。当时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的天众也各自快疾奔走,天和阿修罗展开一场混战,都希望得胜。就像这样,互相攻战、讨伐。天人和阿修罗的军众中,有的被伤害,失命而死;也有些胆小,退走还归;有的站立观望;又有一些感觉战争残酷,一直想回家;又有一些发起嗔恚;又有一些愚痴狂乱;还有一些心生怖畏。总之,这种苦难的情形,使得天人和阿修罗的心中,发生各种的状况。

时天帝释,即作变化,令阿修罗见伊罗婆那白象王,一一头上,有千帝释,皆以手执千刃金刚,种种器仗。众莲华池,亦如前说。于华池中,见无量千帝释天王。伊罗婆那,化为十头。一一头上,有千浴池。一一池中,有千莲华。一一莲华,有百华台。一一华台,各有千叶。象头华台,有百千亿帝释天王,亿那由他种种武器,金刚宝剑,间无空处。

当时,天帝释随即而作变化时,阿修罗们见到伊罗婆那白象王,每一个头上有一千位帝释,都手持着千刃金刚、各种的器仗。现出的莲花池的景象,如前所说,在那莲花池当中,见到无量千位帝释天王。伊罗婆那化成十个头,每一个头上有一千个浴池,每一个浴池里有一千朵莲花,每一朵莲花上有一百个花台,每一个花台上各有一千片花叶。像这样,象头、花台上面,总的有百千亿位帝释天王,拿着亿那由他数的种种武器、金刚宝剑,没有空隙之处。

时阿修罗,见是化已,怖畏迷没,作是念言:帝释天王,遍虚空中,间无空处。手执种种刀戟器仗,身力无量。种种刀杖,满虚空中,间无空处,遍于十方。恐其水下,天帝军众,亦满其中。

当时,阿修罗们见到这样的变化后,害怕得心神迷没,已经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吓得失神了。都这样说:“帝释天王遍满了虚空,中间没有空隙之处。他手里拿着各种刀戟器仗,身体有无量的力量,种种刀仗充满虚空,也是一点空隙也没有。周遍十方的广大区域里全是这样,恐怕水下也到处充满了帝释天王的军众。”他们都吓得失掉了魂。

时阿修罗,甚大怖畏,各共相告。钵呵娑言:阿修罗,勿怖勿怖,我能伏彼帝释天王伊罗婆那。说是语已,疾走往趣伊罗婆那大龙象王。

当时,阿修罗们非常地恐怖,各自都纷纷这样说道。而钵呵娑给他们打气说:“阿修罗们,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能伏彼帝释天王的伊罗婆那。”这样说后,就速疾奔趣伊罗婆那大龙象王处。

时伊罗婆那,即时以鼻,捉阿修罗,于虚空中回旋转之,如人弄铃,垂死乃放。象既放已,得少苏息,语阿修罗言:一人云何能破帝释?今当一切尽共攻之。

而那时候,伊罗婆那大象王,立即以鼻子捉取了钵呵娑阿修罗王,在虚空中来回旋转,就像人弄铃一样,直到快死了才放开。象放了他以后,稍微得以苏息,他对着阿修罗们说:“一个人怎么能破帝释天主呢?现在应当一切军众合集起来,共同攻打他。”

时四阿修罗王,复走向伊罗婆那。帝释见已,放金刚雹,打阿修罗。欲令退散,非为夺命。

当时,四位阿修罗王带领着军众重新奔向伊罗婆那。帝释见后,放金刚雹,打阿修罗众,目的是想让他们退散,而不是夺命。

时阿修罗,以无量大山,刀剑矛矟,雨天王上,如夏降雨,注天王身。端严无患。如是天王,与阿修罗无量大斗。

当时,阿修罗军以无量座的大山,以及刀、剑、矛、矟纷纷降在天王身上,就像夏季降下密集的暴雨一样,降注于天王之身。然而天王的福德力,使得他端严、无有苦患。像这样,帝释天王和阿修罗众展开了无量大战。

余天见已,走趣阿修罗军。阿修罗军驰趣天众,互共斗战,无量恼害。无量众生,见者大怖,无等娆乱。如是大战,天阿修罗王,及其军众,互相攻伐。无量器仗,坚如金刚,共合斗战。

其他的天众见了后,奔向阿修罗的军队,阿修罗军队也对面奔向天众,互相展开斗战,发生无量的恼害。无量众生见到这种场面,都要生大恐怖,真是无等的恼乱。这样的大战,天王和阿修罗王以及双方的军众互相攻伐,无量器仗像金刚一般坚固,共同展开大的战役。

时天帝释,虽见无量阿修罗众在其前住,而不夺命。但欲破彼阿修罗众,令退无余。

当时,天帝释虽然见到无量阿修罗众在他前面安住,有威力能使其当下丧命,却不夺他们的性命,只是想破败阿修罗军,让他们彻底地退还。

时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及其军众,退散败走。以来救护,求归依处。归大海下,向门而走,丧失势力。

当时,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和他的军众退败逃走,寻求救护,寻求归依,归到大海底下,向着城门而奔,丧失了势力。

毗摩质多罗钵呵娑,乘百千轮殿,以为却敌,令三阿修罗王在前而走。怖畏苦恼。

当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阿修罗王,乘着百千轮殿,在后面护援,挡退天人,使得三位阿修罗王在前面奔走。阿修罗众都怖畏苦恼。

时天帝释,告伊罗婆那白象王言:速疾逐彼毗摩质多罗。彼以慢心,自言大力,汝今速往,破其所乘百千轮殿。大仙所说,不杀生戒,是涅槃道,此言真实。众生爱命,勿断其命。汝速至彼,破其轮殿,为百千分。

当时,帝释天王告诉伊罗婆那白象王说:“赶紧追逐毗摩质多罗钵呵娑,他以骄慢之心,自己说具大力量,你现在速往,破掉他所乘的百千轮殿。佛所说的不杀生戒是涅槃之道,这是真实之语,众生爱命,不要断他的性命。你速往彼处,破掉他的轮殿,成百千分。”

伊罗婆那闻是敕已,以变化身,疾于迅风,至大海下。钵呵娑毗摩质多罗,见已怖畏,在大海底,向门疾走,无力能进。

伊罗婆那听到天王的敕令后,以变化之身,比迅风还疾速,就到了大海底下。钵呵娑毗摩质多罗见后恐怖,在大海底向着城门疾奔,没有力量能进发。

伊罗婆那,以大势力,到其所已,手执其轮,令钵呵娑坠堕殿下。接令离殿,现对其所。碎其大殿,如摧朽草。

伊罗婆那以大势力迅疾到了那儿后,手执着钵呵娑所乘轮殿的轮子,让钵呵娑坠堕在殿下。然后接住他的身体,让他离开轮殿,现在它的对面。之后象王摧碎掉这个大殿,就像摧坏朽草一样。

时花鬘阿修罗王,皆失势力,命垂欲绝,忆念妻子,走趣门下。勇健阿修罗王,亦复逃奔,走趣水下,向门而走,以求自救。罗睺阿修罗王,亦复逃遁,走趣水下,望自救命。虽有大身,悉无气力。

再说其他的三位阿修罗王,结局如何呢?花鬘阿修罗王都失掉了势力,奄奄一息,他心中忆念着妻儿,奔趣门下。勇健阿修罗王也在那儿逃命,奔走水下,向着城门而奔,来寻求自救。罗睺阿修罗王也在逃走,奔走水下,希望能够救命。虽然他们都有大的身躯,但都没有气力了。

是时天众,见阿修罗悉破坏已,欢喜而言:阿修罗等,斗战得报,破坏退走。天见是事,作如是言;我等当往至其门下,观彼破阿修罗。时天疾往,走向水下。阿修罗被破,犹如猛风,吹破浮云。

当时,天众见到阿修罗军全数击败后,欢喜地说:“阿修罗等,他们发动战争,终于得此果报,破败逃走。”天人们见到这件事,都这样说:“我们应当前往他们的门下,看看那些破败的阿修罗们。”当时,天人们疾速地前往,奔向水下。阿修罗军被击败后,就像猛风吹破浮云那样,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了。

天帝见已,语阿修罗言:汝以何故,自为此恶,令无量阿修罗众,丧失躯命?汝与诸天共为怨敌,无少利益。今阎浮提人,顺法修行,以人修善,天有胜力。人行不善,天则破坏。汝不知时,不知方处,与我怨敌,无所利益。汝欲伐天,自得衰害。

天帝见此情形后,对阿修罗王说:“你以什么缘故,自己造这种恶,使得无量阿修罗军众丧失性命?你和诸天共作怨敌,没有一点利益。现在阎浮提人类顺法修行,由于人修善,使天增上殊胜的力量;人若行不善,天就会被打败。你们不知时,不知方处,跟我们作怨,没有利益。你想讨伐天众,却自己招来衰损。”

时阿修罗闻是语已,复入水下,以求生命。

当时,阿修罗们听到这话以后,再进入到深水之下,想求得保命。

时天帝释,敕诸天众:可回可回。阿修罗军,皆失气力,唯有微命。放之令去,还本所止。

当时,帝释天王很仁厚,敕令天众:“我们可以回去了,阿修罗的军队已经都丧失气力,只剩下一点微末之命。放他们去吧,让他们回自己的老家。”

时诸天众,白天王言:此阿修罗,不可调伏,不知自力,不审他力。我等今可复更破坏阿修罗众,令不复回。我于天中,自业受乐,于阿修罗,不生恼害。此阿修罗,云何于他顺法行人,而欲衰恼?我不报怨,终不回也。说是语已,手执种种器仗刀戟,速疾走趣阿修罗军,加以怖畏。令其破坏,而不杀害。

当时,那些天众却不听话,他们在战争当中鼓起了嗔心,还是想要打击一下阿修罗。对天王说:“这个阿修罗不可调伏,不知道自力,不审他力,我们现在可以进一步破败阿修罗军,让他们不再返回,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从今以后不要再来扰乱天人。我们在天中是以自己的善业而受安乐,没有对阿修罗做什么恼害,这些阿修罗为什么对于顺法的行人想作衰恼?我们不报怨,终究不回!”这样说后,手执种种的器仗刀戟,速疾奔向阿修罗军队,加以怖畏,使他们遭到破败,却不作杀害。

时天帝释,起悲愍心,于钵呵娑恐其怖死,告诸天众:汝等无慈悲心。说是语已,与善法堂一切天众,还向天宫。

当时,天帝释起了悲愍之心,害怕钵呵娑会被吓死,告诉天众:“你们没有慈悲心。”这样说后,一拂袖子,和善法堂的一切天众返回天宫。

时四大天王,见帝释还,告三十三天众言:天王既还,汝亦可回。既得胜力,皆各欢喜,悉还本宫。

当时,四大天王见帝释已还,告诉三十三天的天众说:“天王都回去了,你们也可以回去。”像这样,天人们得到了胜力,各自欢喜,返回本宫。

天王帝释,乘伊罗婆那白象王,三十三天歌颂赞叹,诣第二天,升善法殿。及余天众,皆入本宫,悉舍钾胄,置杂殿林。伊罗婆那,舍于化身,还复本形,入莲华池。如是到天世界,受五欲乐。五欲功德,共相娱乐,游戏林池。

天主帝释乘着伊罗婆那白象王,在三十三天歌颂赞叹之下,前至第二天,升善法殿。其余的一切天众都返回本宫,卸下甲胄,放置在杂殿林中。伊罗婆那也舍掉化身,恢复本形,进入莲花池中。像这样,战争已经结束,在那天世界中依然享受五欲之乐,以具足种种胜妙功德的五欲,共相娱乐,在妙林宝池当中赏玩嬉戏。

婆修吉龙王,德叉迦龙王等,破阿修罗既得胜已,心怀欢喜,还戏乐城。

婆修吉龙王、德叉迦龙王等法行龙众,破败阿修罗得到胜利后,怀着欢喜之心,返回戏乐本城。

阿修罗军被破余残,身体毁坏,羞愧低头。诸妇女等,忧恼愁悴,向阿修罗。

阿修罗军被战败的残余部队,各个身体毁伤,非常羞愧,耷拉着脑袋。那些阿修罗妇女等忧恼愁悴,看向阿修罗们。

罗睺阿修罗,语诸被破阿修罗言:我先不语汝等,非是与天共战斗时。人顺正法,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增长天众,减损阿修罗。我说是语,不随我言,是故今日,得此恶果,令天杀害无量众生。

罗睺阿修罗王对那些战败的阿修罗们说:“先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现在不是跟天共同战斗的时候。人类随顺正法,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辈,增长天众的势力,减损阿修罗的力量。我说这些话,却不随我话而作,所以今天就会得这个恶果,让天杀害无量众生。”

有阿修罗,语罗睺言:实如所言。不用王言,非时而斗,是故今得如是恶果。

有阿修罗对罗睺阿修罗王说:“真的如您所说,没有采用您的教言,非时而发生战争,所以今天得这样的恶果。”

陀摩睺阿修罗言:以业欲熟,令我不回,生如是意,得此恶果。

陀摩睺阿修罗王说:“这是业快熟了,使得我不能回心,生这样的杀意,得这样的恶果。”

如是迭互说已,还于自地。

像这样,他们互相说来说去,而退还本地。

毗摩质多罗,到第四地,入其本城,甚大羞耻,忧悴低头。婇女围绕,忧愦憔悴。

再说,最大的阿修罗王毗摩质多罗钵呵娑到了第四地区域,进入本城,非常羞耻、忧恼、憔悴,低着个头,没脸见人。那些围绕的婇女们,也个个忧心憔悴,没有精神。

钵摩梯等,非法恶龙,丧失气力,还戏乐城。

钵摩梯等的非法恶龙,也都丧失气力,返回了戏乐城。

如是爱毒,破坏众生,互相加害,流转世间,无有少乐。贤圣弟子,如是观已,得离欲意。

像这样,由于爱的毒素破坏众生,都是由于爱著自我的缘故,不忍天人的圆满,与天大战,互相加害,流转世间。在这样的轮回里,没有少许安乐。圣贤弟子这样观阿修罗法界里的大苦后,得了离欲之心,也就是心想:从此之后不要再为私欲做什么,这只是徒招苦恼而已。

复次修行者,内观于法,随顺修行。此比丘如是观已,得十七地,心常乐观,第一实谛。

再者,修行者内观于法,随顺着法而修行。这位比丘这样观察之后,得了十七地。心中常常乐于观察第一真实之谛,而对于这虚诳的世间法了无兴趣,因为这些全是由虚假的计我和我所的分别,发起无数的烦恼和业,造成无数的苦,从始至终只不过是一种虚假的分别。

尔时地神夜叉,见已欢喜,告虚空神。虚空夜叉,闻已欢喜,告护世天。如是展转,乃至少净天。皆说是言:阎浮提中,有善男子,住某聚落,名字某甲。以信出家,剃除须发,被服袈裟。离魔境界不乐烦恼,厌舍生死。作是观已,今得如是,第十七地。诸天闻已,皆大欢喜,作如是言:如此比丘,天中之天,损减魔众,增益诸天。

当时,地神夜叉见到这位修行者成就的状况后,非常欢喜,告知虚空神;而虚空夜叉闻后欢喜,又速疾地告诉护世天王,像这样辗转一直传到了少净天,都这样说:“阎浮提世界当中有个善男子,住在某聚落里,名字是什么,以信心出家,剃除须发,披上袈裟。他以修行远离诸魔境界,不乐烦恼,厌舍生死。作这样的观察后,现在已经得了如是的第十七地的成就。”诸天闻后,皆大欢喜,都这样说:“这样的比丘,真是天中之天,损减魔众,增益诸天的势力。”

正法念处经卷第二十一畜生品竟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正法念处经讲记 97 正法念处经讲记 98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