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7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时天帝释,告婆修吉、德叉迦等诸龙王曰:汝速走趣钵摩梯等非法龙所,莫往毗摩质多罗阿修罗军。

当时,天帝释瞟了一下左右的婆修吉、德叉迦等的善法龙王说:“你们快点奔走,前往钵摩梯等非法龙王处。你们不要走错了,到了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的军队那里,你们没他的力量,不要被打败。”

时婆修吉、德叉迦,闻是语已,即疾往趣阿修罗伴钵摩梯等非法龙所,雨大猛火。

当时,首先开往前线的,是婆修吉、德叉迦等的法行龙王。听到天王的敕令以后,随即就迅速地奔趣阿修罗的伴军——钵摩梯等的非法龙王之处,当即从虚空中降下非常大的猛火。

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即遣钵摩梯,放大炽电。一切恶龙,身上火然,受大苦恼,寻复破坏。走趣阿修罗军,作如是言:各各异军,不可胜彼大众。皆当和合共斗,天乃可破。作是语已,即复走向婆修吉、德叉迦所。

当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立即派遣钵摩梯等的恶龙,放大炽烈的电光。当时,一切恶龙的身上都燃起火来,受着大苦恼,很快被击破了。他们纷纷溃逃,奔向阿修罗军,这样说道:“我们分散了力量,各自的方面都没办法打过的。我们大家应该合集起来共同战斗,天人才可击破。”这样说后,他们又整合军队,重新奔向婆修吉、德叉迦处。

时法行龙婆修吉,见彼恶龙,语德叉迦言:彼以恶心嗔恚而来,我当为之而作衰恼,令不复来。若不加彼,数数如是,恼乱我等。作是语已,时德叉迦,即走往趣钵摩梯所,于虚空中,雨大猛火,放诸烟焰,烧彼恶龙。既被烧已,寻便退走,奔趣阿修罗所,望救生命。

当时,龙军当中的法行龙王婆修吉,看到那恶龙前来,对着德叉迦说:“他们以恶心嗔恚而来,我将给他做个衰恼,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不要再来。如果不给他颜色,数数这样恼乱我们,太不像话了!”这样说后,当时德叉迦就奔走前往钵摩梯等的恶龙处,在虚空中降下非常炽猛的烈火,放着各种烟焰,烧着那些恶龙。他们被烧以后,很快地就退下来,纷纷逃往阿修罗所,希望救命。

罗睺阿修罗王,见是事已,作如是言:此龙破坏,退来至此,汝等何故,舍之而住?作是语已,奋力而走。

当时,前线的司令官——罗睺阿修罗王,见到恶龙们纷纷溃逃,对阿修罗们说:“龙们已经被破败,溃逃到这里,你们这些阿修罗为什么舍开他,待在这里像呆鸡一样不动呢?”这样说了以后,奋力前往战场。

阿修罗王还是很讲义气,一定要帮恶龙同伴争一口气。

时迦留足天,见罗睺阿修罗来,亦走往趣。交军合战,甚可怖畏,如恶险岸。诸小阿修罗,住于海中,皆悉聋塞。或有恐怖,丧其身命。空中雨刀,逼迮駃下,百千万数。

当时,迦留足天见到罗睺阿修罗王领兵前来,也迅疾冲下去。两军奋战,非常可怕,就像恶险岸一样,一不小心就被推倒,丧失性命。那些小阿修罗们站在海中,被战争之声震得耳朵都要聋了,有些因为恐怖这样的战争,胆小,一下子给吓死了。空中密密麻麻降下的刀剑之雨,有百千万数之多。

如是斗时,若天被害,斩截手足,寻复还生,无所患害。一切身分,亦复如是,无所患苦。色相不异,妙色具足。唯除斩首,及断半身。天阿修罗互相怨敌,如是斗战。

在战争当中,如果天人被害,砍掉了手脚,很快就还生出来,不会遭受患害。一切身体的部分也都是如此,被砍截掉哪一部分,马上就复原,不会遭苦患的。色相跟前面一模一样,具足妙色。唯独砍掉了脑袋,以及半腰截为两段,那是当即死去的。天人和阿修罗互相做怨敌,像这样一场混战。

若阿修罗,为天所害,断则不生。亦如人法,受诸苦痛,非如天法。

而阿修罗福德较小,如果被天人所害,断掉什么不会复原,跟人一样的。比如断掉手就不会复生,断掉脚也不会复生,或者击到了哪个要害就会死掉。可见在战争中,阿修罗受了很大的苦痛,不像天那样。

时迦留足天,与罗睺阿修罗军,如是大战。时迦留足天,复取无量大山,雨阿修罗军。时阿修罗军,分散破坏,为百千分。罗睺阿修罗王,见其军众悉破坏已,即取大山,广三百由旬,走向天众。

当时,迦留足天和罗睺阿修罗军发生大战。那时,迦留足天又取来无量座的大山,径直向阿修罗军抛去,虚空中飞着无量无数的大山摧向阿修罗军队。当时阿修罗军队被这种大山所摧,分散破坏,成了一百分、一千分等等。罗睺阿修罗王见到军众这样被破败了以后,他也随即取出大山,广有三百由旬,奔向天众。

时迦留足天见已,手执弓仗,亦走往趣,以箭射山。碎如沙末,堕大海中,虚空雨刀。

当时,迦留足天见到罗睺阿修罗王,举着非常大的大山抛过来时,他们手中持弓拿仗,也径直奔过去,以箭射山。当时,这座大山射得像粉末一样,纷纷飘落于大海中。虚空中降下刀雨。

时阿修罗,见是事已,畜生心故,少勇怯弱,走向勇健阿修罗军。勇健阿修罗王,见其退还,告军众言:此罗睺王,空有大身,无有少力,为天所坏。走来奔军,欲望救护。如凡阿修罗,等无有异,以无力故。若有力者,则以此身,必能独破一切天众。是身如第二须弥山王。此迦留足天,第一勇健,能与如是大身共斗,而不破坏。作是语已,即与陀摩睺众,走趣迦留足天,欲共斗战。

当时,罗睺阿修罗军见到这种情况,畜生心嘛,欺软怕硬,一见天人的势力强盛,他们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非常怯弱,没有勇力。他们就说:“赶紧逃吧!”于是,这些阿修罗军纷纷逃往他们的第二大司令——勇健阿修罗王所带领的军众之处。

勇健阿修罗王见到这些窝囊废都退回来了,告诉他的军众说:“这个罗睺阿修罗王,白白地有一个那么大的身体,一点力气没有,被天打败了。看看吧,现在逃过来了,希望救命。他就像个凡阿修罗一模一样的,真是一点力气没有!假使他有力量,那以这么大个身体,一定能一个人击破一切天众!(他对于第一司令罗睺阿修罗王做了一番讽刺。)罗睺阿修罗王的身体像第二须弥山王一样,这些迦留足天,他们是第一勇健的,能够和这样的大身共战,却不被击败,哈哈!迦留足天还是有本事!”这样说了以后,他带领陀摩睺阿修罗军奔向迦留足天,想共同战斗。

时天见已,即告鬘持天言:速来速来,今勇健阿修罗王,将大军众,来向我所。时鬘持天,闻是语已,即复疾走,向勇健、罗睺阿修罗所。

当时,迦留天见后,就告诉鬘持天说:“快来快来!现在勇健阿修罗王带领他的大军奔向我处。”当时,鬘持天听到这消息后,又疾速地奔向勇健、罗睺阿修罗处。

罗睺复与勇健阿修罗,牢自庄严,回向天众,欲与迦留足天,相扑共斗。念本宿怨,掷大山石,上雨刀箭,种种器仗。及掷大树,满虚空中,间无空处,不复相见。百千共斗,无等斗战。诸天身分,坏已复生,亦如上说。阿修罗军,被斩不生,亦如人法。诸天军众,唯除斩首,命则不全,若断中腰,亦复如是。是时天众,少有减损。阿修罗众,多有丧灭。

当时,第一司令罗睺和第二司令勇健,他们共同前往,做了很好的军备庄严,回过头来再奔向天众,想和迦留足天相扑共斗。他们一想起从前的宿怨,就气得不得了,投大石之山,上面降下刀箭之雨,还有种种器仗,以及投掷大树,充满了虚空,没有一点空隙之处,再也见不到对面的人。那样子满天都是兵器,发生百千次的共战,真是无与伦比的斗战。

诸天身体的部分,坏了以后还会复原,就像上面所说;而阿修罗的军队,被斩不复再生,跟人的情况一样。诸天军众唯独砍掉了脑袋,就无法保全性命,或者从中间拦腰截成两段,也要丧命。在这场战争当中,天众有少许的损减,而阿修罗众多有丧亡。可见,这场战争很悲惨,阿修罗死掉了一大半。

时阿修罗,被天破已,余残军众,还退水下,欲望救护。天众大叫,阿修罗军,闻其叫声,皆失威力,微命自存。罗睺勇健,走还本城,于门下住。

当时,阿修罗军被天众击破后,残余部队退还水下,希求救护。天众大叫,阿修罗军闻到叫声,都丧失了威力,仅剩下一息微命。罗睺、勇健两位阿修罗王奔回本城,在门下安住。

时第三地花鬘阿修罗王,见罗睺、勇健为天所破,告军众曰:我军悉来,当与天战。我有大力,天何所能?作是语已,即与其军走趣天众。及罗睺、勇健阿修罗军余残相率,还与花鬘,俱诣天众。共相谓言:何故妄称阿修罗王,而自退走?既自无力,又无刀戟,善巧战敌。设得至宫,毁辱妻子。说是语已,气力还增,身如大山,手执兵器,走速如风。复向天众,欲与天战。

当时,第三地的花鬘阿修罗王,见到罗睺、勇健二王被天击败,告诉军众说:“我的军兵们都来吧,应当与天人决战!我有大力量,天有什么能力?”这样说后,就和他的军队奔向天众。同时率领罗睺、勇健阿修罗军队的残部,返回来和花鬘阿修罗军一起,共同前往天处。他们互相这样说:“罗睺、勇健怎么妄称阿修罗王,而自己退败?既然自己没有力量,又没有刀戟等,善巧战术,假使回宫,毁辱妻子。”这样说后,又增上了气力,身体像大山一样庞大。手执兵器,疾速如风,重新回头前往天众所在处,想和天决一死战。

时天使者,及鬘持天,常恣意天,迦留足天等,皆共筹量:一切阿修罗,皆共和集,欲来我所。自恃己力,而生憍慢,不知天力。说是语已,走趣阿修罗。

当时,天使者和鬘持天、常恣意天、迦留足天等,共同商量合计,他们说:“一切阿修罗都共同集合起来,想前来我处,恃仗自己有力量而生骄慢,不知天的威力。”这样说后,天众奔向阿修罗军。

即共大斗。上雨大山,或雨大石,雨刀雨戟,共相擒扑。无量相杀,无量逼迫,无量相打,无量丧命。遍大海上,无量种斗,无法可喻。龙众共龙,无量种斗。

当即天阿展开大战,从上空雨下大山,或者雨下大石,或者雨下刀戟,天人和阿修罗互相擒拿、扑斗。无量的杀戮,无量的逼迫,无量的相打,无量的死亡,整个大海上面无量种的斗争,无法言喻。龙众和龙众共斗,也有无数种的斗争。

时天帝释,见是事已,告三十三天言:速疾庄严,一切阿修罗众,今皆来此,除钵呵娑。我当乘伊罗婆那白象,与钵呵娑斗。

当时,天帝释见到战争的场面后,告诉三十三天的天众说:“赶紧全副武装,一切阿修罗众现在都云集于此,除钵呵娑外。我当乘伊罗婆那白象,与钵呵娑战斗。”

时天帝释,告诸天已,语伊罗婆那白象王言:我今乘汝,破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及其军众。作是语已,手执金刚,遍观阿修罗众,势力谁胜。见天得胜,阿修罗军,退没不如。天见阿修罗破坏退走,皆大欢喜。天王帝释,怡悦喜乐。

当时,天帝释告知天众后,对伊罗婆那白象王说:“我现在要乘着你,击破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及其军众。”这样说后,手持金刚,周遍地观察阿修罗众的势力,天人和阿修罗到底谁胜。见到天人得胜,阿修罗军退没不如。天众见阿修罗军退败逃走,都大欢喜,天主帝释怡悦欢喜。

时钵呵娑,见是事已,作是思惟:三地无量亿阿修罗众,斗战失力,皆已破坏。如前于一切观池,所见无异,如实不虚。我今当往破天帝释,坏彼诸天。说是语顷,天众已至水底门下。

当时,钵呵娑见到战争的情形后,这样思惟:三地无量亿阿修罗众,在战斗中失去势力,都已被击败,就像前面在一切观池所见的情景,没有两样,的确如此发生了。“我现在要前往击破天帝释,战败彼等天众!”这样说的时候,天众已经到了水底门下。

时毗摩质多钵呵娑,生大嗔恚。诸山摇动,大海涌波,日光山顶,皆作赤色。及其军众,住于水底。见诸天众,破罗睺等阿修罗军,走趣水下,无力无救,一切扰乱。天大唱叫,一切阿修罗,皆悉失力。互相谓言:我今无力,无有救护。有阿修罗言:勿怖勿怖,还回勿走。说是语时,即雨山峰,遍打阿修罗军。

当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生起大嗔恚心,群山都在动摇当中,大海涌动波涛,日光、山顶都变成了红色。他的军众住在水底,见到诸天众破败罗睺等的阿修罗军,使得他们奔趣水下,没有力量,没有救护,一片骚乱。天大唱叫,一切阿修罗都丧失气力。阿修罗们互相这样说:“我们现在没有力量,没有救护。”有阿修罗说:“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们还是回头,不要走。”这样说时,天人就从上空雨下山峰,遍打阿修罗的军队。

天大欢喜,唱如是言:捉阿修罗,捉阿修罗,杀此非法恶行畜生,常恼我等。不能斗战,怯如乌鸟,无勇健志,不善刀戟,如是好破,令不复回。此阿修罗斗,不知时节。

天众生大欢喜,这样唱道:“捉阿修罗!捉阿修罗!杀掉这个非法恶行的畜生,常常恼乱我们。他们胆怯犹如乌鸦,不能战斗,没有勇健之志,不善刀戟,像这样太好击破了,让他们不再返回!这个阿修罗,不知时节发动战争。”

如是天众,各各欢喜,向阿修罗,欲加打害。嗔恚目赤,犹如绛色,雨刀雨戟,又雨大火,犹如秋月降注大雨。如是破坏阿修罗众。

像这样,天众各各欢喜,向着阿修罗军,想加以打害。他们生起了嗔恚心,眼睛红得犹如绛色,从上空雨下刀戟,又雨下大火,就像秋季降注大雨那样。就像这样,把阿修罗军众打得一塌糊涂。

这也可以看到,天人是凡夫,在战争当中,一下子涌起了嗔恚之心。就像这样,在战争中不断地起很多烦恼,造很多业。

时钵呵娑阿修罗王,坐百千轮行殿之上,与无量亿阿修罗众,而自围绕。雨种种刀戟,手接大山,或一由旬,乃至五由旬,向于天众。时罗睺阿修罗等,见是事已,气力还生,复回欲斗。

当时,钵呵娑阿修罗王坐在具有百千车轮的行殿之上,在无量亿数阿修罗众的簇拥围绕之下,从上空雨下种种刀戟,手里接取大山,或一由旬,乃至五由旬大,抛向天众。当时,罗睺阿修罗王等见到他们最大的大王,这样子发动武力后,又恢复了气力,重新返回,想和天人决战。

时钵呵娑安慰之言:勿怖勿怖。我今来此,破一切天,丧灭摧坏,汝莫怖畏。阿修罗王,勿怖勿怖。若至本宫,于己妻所,云何自称我是丈夫?而无胆勇,虚称丈夫。

当时,钵呵娑阿修罗王安慰他们说:“不必害怕!不必害怕!我现在来到这里,破一切天人,使他们丧灭无余,你们不要怖畏。阿修罗王,不要怖畏!不要怖畏!如果返回本宫,在自己妻子处,怎么能自称我是丈夫?而没有胆勇,虚称丈夫呢?”

时钵呵娑,说是语已,走趣天众。诸天见之,亦疾往趣。天与阿修罗,合阵大战。大声震吼,满须弥留,山川嵠峪。

当时,钵呵娑这样说后,奔向天众,诸天见到,也速疾往趣,天和阿修罗一场混战。当时双方大声吼叫,战争之声遍满了须弥山以及各处山川、溪谷当中。

时罗睺阿修罗王,走趣迦留足天。勇健阿修罗王,手执大戟,走趣鬘持天。花鬘阿修罗王,手擎大山,广三由旬,走趣三箜篌天,及天使者。如是大战,一切众生,闻说毛竖,何况睹见。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奔向迦留足天;勇健阿修罗王,手持大戟奔向鬘持天;花鬘阿修罗王手擎大山,广三由旬,奔向三箜篌天以及诸天使者。像这样的大战,一切众生听到了,汗毛都要竖立起来,何况亲自睹见。

时钵呵娑阿修罗王,复欲调伏摧坏诸天,如风吹云,自恃大力,不惧天众。时四大天王,如是被恼,至三十三天,白帝释言:天众独斗,将为阿修罗之所破坏。天王速去,莫令天众散灭毁坏,畜生得胜。天王,速去速去,除善法堂,余一切天,皆当速去。

当时,钵呵娑阿修罗王想再次调伏摧坏诸天,就像猛风吹散浮云那样,自己恃仗有大力量,不怕天众。当时,四大天王如是被恼,速疾奔往三十三天,禀告帝释天王说:“四天的天众独斗,将被阿修罗军所败。天王,赶紧前去!不要让天众破灭毁坏,畜生得胜。天王,速去速去!除善法堂,余一切天,皆当速去。”

三十三天,闻是语已,一切天众,皆悉疾往钵呵娑毗摩质多所,雨众刀箭。钵呵娑于三十三天众上,雨大石山。满虚空中,一切和合,吼叫大斗。各各自谓:我军得胜。如是斗战,百千山谷,互相打触,碎为微尘。于虚空中,满千由旬,此尘云中,迭互雨箭雨山,犹如秋雨。无量亿阿修罗众,丧灭不还。诸天众中,无量千人夭命丧寿。

三十三天听到消息后,一切天众都速疾奔往钵呵娑毗摩质多罗所,从上空雨下众多刀箭。钵呵娑在三十三天天众的上空,雨下大石山。满虚空里,一切和合,吼叫大斗,各各都自以为我军得胜。像这样的战斗,在百千山谷中互相触打,碎为微尘。在虚空中满一千由旬的区域里面,在尘云密布当中,互相降下箭雨、石雨,就像秋天降下的雨流那样。无量亿阿修罗众都丧身在疆场上,而诸天众中也有无量千人丧失性命。

怯弱阿修罗等,为护命故,走入本宫。败军之余,既入城已,阿修罗众诸妇女等,来问之言:我夫今者,为何所在?阿修罗答言:阿修罗军,与天共斗,破坏天众,皆大欢喜,欲来不久。

那些胆怯的阿修罗等,为了保命的缘故,逃回本宫。这些残败之军入城以后,阿修罗众的妇女们来询问说:“我丈夫现在在哪里?”那阿修罗假装回答说:“阿修罗的军队跟天人共战,已经打败天众了,都大欢喜,不久就要凯旋而归!”

时阿修罗诸妇女等,即向一切观池观阿修罗军。见天得胜,阿修罗军败散破坏,死尸狼藉,百退千退。诸女见已,悲塞懊恼,却坐于地,啼泣悲哭。心大苦恼,绕地而住,椎胸大叫,自拔头发,举手拍身,眼中流泪。时诸妇女,于池水中,见夫死已,忧悲大苦。天阿修罗,如是共斗,如是大恶。

当时,阿修罗的妇女们就前往一切观池,观察阿修罗军。见到天人得胜,阿修罗军溃败逃散,遍处死尸狼藉,百次击退、千次击退。女人们在这个观池当中,见到了这些情景后,悲伤、梗塞、懊恼、忧愁,回来后,坐在地上啼泣悲哭。她们的心处在极大苦恼中,绕着地而站立,捶胸大叫,自己拔头发,举手拍身,眼中流泪。当时妇女们在池水中见到丈夫死后,忧悲大苦。天人和阿修罗如是共同战斗,发生这样的大恶苦难之事。

钵呵娑阿修罗王,与无量亿阿修罗而自围绕,来向帝释。帝释见已,告诸天众:此阿修罗,今来我所,欲共斗战,难可调伏。我以法伴,当破彼军,如明除暗。说是语已,乘伊罗婆那白象王,其走速疾,犹如射箭。善法天众,而自围绕,从上而下,直向阿修罗军。

钵呵娑阿修罗王在无量亿阿修罗军的围绕之下,奔向帝释天王。帝释天王见后,告诉诸天众:“现在这个阿修罗前来我处,想要战斗,难可调伏。我以法为伴,将击破彼军,就像光明除灭黑暗一样。”这样说后,乘着伊罗婆那白象王,奔走疾速,犹如射箭一样。善法天众围绕着天王,从上空降下,直接奔向阿修罗的军队。

拔大树林,掷其军上。又掷大石,或雨大箭,向钵呵娑。时钵呵娑,乘大轮殿,攻帝释王。时天帝释,语钵呵娑:汝为畜生,住非法道,欲何所至?吾当坏汝,令汝退还,走入水下。

当时,天人拔大树木,投向阿修罗军众的上空,又抛掷大石,而且雨下大箭,纷纷抛向钵呵娑。当时,钵呵娑乘着大轮殿攻击帝释天王,而天帝释对钵呵娑说:“你是畜生,住在非法的道中,你想到哪里去?我要击败你,让你退还,逃回水下。”

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语天主言:我今破汝及诸天众。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接大金山,广五百由旬,以掷天众。伊罗婆那白象王,见金山来,口出猛风,吹破金山,犹如沙末,堕大海中。

当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对天王说:“我现在要击破你和诸多天众。”当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接取大有五百由旬的大金山,抛向天众。而伊罗婆那白象王见到金山抛来,口出猛风,吹破金山,碎得像粉末一样,纷纷落入大海。

时阿修罗王,见金山碎,复取金刚齐山,广五百由旬,掷天帝释。时伊罗婆那白象王,以鼻接取,还打钵呵娑阿修罗胸,令其倾动。

当时,阿修罗王见到金山摧碎,又接取广五百由旬的金刚齐山,抛向天帝释。当时,伊罗婆那白象王,以长鼻接取了金刚齐山后,反打钵呵娑阿修罗王的胸部,使得他身体倾动。

三十三天,见是事已,扬声大叫,唱言:畜生,天王破汝,白象打汝,令汝倾动,何况帝释,手放金刚。作是语已,一切天众,走向阿修罗军。

三十三天见到此事后,扬声大叫,唱言:“畜生,天王破汝,白象打汝,让你倾动,连白象都能把你打得动摇不定,何况帝释天王手放金刚呢?”这样说后,一切天众奔向阿修罗军。

有取大石,有取大树,有取大山。有执大戟,有执大矟,有震雷电,霹雳起火。有执犁具,或有相扑,有执刀轮,或有执刀。有行虚空,有执弓箭,有执围山,有相擒扠。有顺法斗,有相道理,或有指授,有多巧伪。有以火斗,或有水斗,或有注流,或一切斗。或有闇斗,或有幻斗,或以锯斗,或用抓斗。或以殿轮,或以声叫,闻者不忍,或以脚踏,或以手斗。如是种种器仗,身皆具足。一切天众,在帝释前,向阿修罗。

当时,天人们有的取大石,有的取大树,有的取大山;有的执大戟,有的执大矟,有的震动雷电、霹雳,发起电火;有的执着犁具,有的与修罗相扑,有的执刀轮,有的执利刀;有的奔行在虚空中,有的持弓箭,有的持围山,有的相擒拿;有的顺法而斗,有的设种种道理,有的指授秘诀,有的设计各种巧诈;又有用火斗、以水斗,或者降注水流,或者以一切方式来斗;或者在暗中杀斗,或者以幻术而斗,或者以锯子而斗,或者用抓挠而斗;或者乘着殿轮而斗,或者发出闻者不忍的惊叫之声,或者以脚踏,或者以手斗。像这样,种种器仗身上都具足,一切天众在帝释前方冲向阿修罗军。

时钵呵娑、罗睺王等,见诸天众,执种种器仗,共钵呵娑,向帝释所。时诸天众,见四阿修罗王向帝释所,即自庄严,以助天王。

当时,勇健、罗睺阿修罗王等(原文“钵呵娑”似为讹误),见到天众手拿种种器仗前来,就前去和钵呵娑一起奔往帝释之处。当时,天众见到四位阿修罗王共同奔向帝释之处,就各自戒备庄严,来帮助天王。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正法念处经讲记 97 正法念处经讲记 98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