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正法念处经卷第二十一

畜生品第五之四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闻第三地花鬘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罗睺阿修罗王,被破失力。时有阿修罗,语钵呵娑言:军众破坏,无能救者,唯汝有力,能护彼军。钵呵娑言:汝速看彼三阿修罗王,今在何处?阿修罗言:今者悉为诸天所破,还归水底,住于门下,皆失势力。遥归大王,娑罗呵娑,欲求救护,望助其力。羞惭愧耻,于门下住,不得入城。

当时,阿修罗阵营里最大的大王——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听说三地的阿修罗王,所谓的花鬘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罗睺阿修罗王,全部被击败,失掉力量。当时有阿修罗对大王钵呵娑说:“阿修罗军众被打得一塌糊涂,没有能救护的,唯独您有威力,能护卫彼军。”

钵呵娑说:“你快点去看看那三个阿修罗王,现在在什么地方?”

阿修罗说:“现在都被天人击败,退回在水底,就待在门下,都丧失了势力。远远处要归投大王娑罗呵娑,想求救护,希望助他们一臂之力。他们羞耻难当,在门下安住,不能进城。”

时毗摩质多罗钵呵娑,闻是语已,语阿修罗言:阿修罗等,与天共战,释迦天主,在中不耶?

(“释迦天主”指三十三天的天王。)

那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听到这话以后,对传信的阿修罗说:“阿修罗等和天战争,释迦天主在里面吗?”

阿修罗言:未曾来也。

阿修罗说:“释迦天主没有来过。”

时钵呵娑,闻是语已,即大嗔恚,眼赤如血。奋其身力,视阿修罗,作如是言:唯四天王,破坏三地,诸阿修罗,令失势力。阿修罗军,无所能为,为彼一天之所破坏。我今当往破一切天。

当时,钵呵娑听到这话以后,即大嗔恚,眼睛红得像血一样,奋发身力,看着阿修罗,这样说道:“只是个四大天王,就破坏了三地的阿修罗军,使得丧尽势力。阿修罗的军队真是无能,被他一个天就击破了,我现在要前往破他一切天!”

他还是很骄慢的,说“你们这些全是窝囊废,一个天就把你们击败了,我一个人上去,一切天都要击败的!”

时钵呵娑阿修罗王,作是语已,诸阿修罗,皆有威力。阿修罗王,敕诸军众:速疾击鼓,我欲自出,击彼天众,令其破坏,衰恼丧灭。及帝释王,我独能破。天今破坏阿修罗众,我不能忍。若无我者,得言诸天有大势力。我今犹存,云何诸天能有大力,欲望夺我阿修罗女?

当时,钵呵娑阿修罗王这样说后,诸阿修罗们都具有了大威力。阿修罗王敕令军众:“速疾击鼓,我要亲自出去击破天众,让他们衰恼丧灭。乃至那个帝释天王,我单独一个人就能击破他。天现在击败了阿修罗军众,我忍无可忍!如果没有我,可以说诸天有大威力,我现在还存在,怎么诸天能有大力量,想夺我阿修罗女呢?”

毗摩质多罗钵呵娑,说此语已,击大战鼓,告诸军众:速疾庄严,我今欲往攻彼天众,令阿修罗众,皆得增长。

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说了这个话后,击着大战鼓,告令军众:“速疾严备,全副武装,我现在要亲自前往,击破天众,让阿修罗众得以增长!”

如是敕已,即自发起百千轮殿。无量千亿阿修罗军,光明如日。始发起时,一切大地山河,乾陀罗山,须弥山王,皆悉大动。乃至善见城,天善法堂,释迦天主所坐之处,动摇不定。

这样说后,阿修罗王自己发起有百千轮子的宝殿,无量千亿的阿修罗军队,如同太阳一般光明灿烂。才发起的时候,势力非常地大,在这个世间的一切大地山河,乾陀罗山、须弥山王,都普皆大动。乃至一直到天上的善见城中,天的善法堂上,帝释天主所坐的宝座,都动摇不定。

时天帝释,作是思惟:我座摇动。阿修罗王,必与天斗,是故令我坐处倾动。

当时,天帝释这样思惟:今天怎么宝座摇动呢?一定是阿修罗王要和天人斗战了,所以使得我的坐处都动摇起来。

时天帝释,告诸天曰:若毗摩质多罗阿修罗起,则园林、山谷、须弥山王,皆悉大动。汝等三十三天,速疾庄严,阿修罗来。毗摩质多罗钵呵娑阿修罗王,发起欲来,破坏天众。我今亦自乘伊罗婆那象,及诸天众,共诣斗处。何以故?我不见天众,能与此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共战。

当时,天帝释告诉天众说:“假使毗摩质多罗阿修罗起师,那园林、山谷、须弥山王都要有大的震动。你们三十三天,快点戒备庄严,配好武器,阿修罗军队来了。毗摩质多罗钵呵娑阿修罗王发起战事,欲来破坏天众。我现在也亲自乘着伊罗婆那象,和天众一起,共同前往战场。什么缘故?我没见到任何天众能跟这一个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共同战争,因此我要亲临战场。”

时天帝释,说是语已,善见城中,善法堂上,一切天众,一一天宫所住之处,皆悉敕令。出善见城,往趣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战斗之处。

当时,天帝释这样说以后,在那善见城中,善法堂上,一切天众,每一个天宫所在的地方,普皆传令。当时在整个的天界里面,传来要开始应战的敕令,因此,整个的就变成临行前的一种气氛。天众们纷纷地出善见城,前往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的战争之处。

天众闻已,即入质多罗林,取种种器仗。此质多罗林,一切战具,皆悉备有。时彼天众,或百或千,或千亿万亿,疾入彼林,皆取战具。声震躁扰,如海潮声。逼迫隘疾,扬尘满空。

当时,天众听到战争的消息后,都速疾进入质多罗林,取出各种的器仗。这个质多罗林是天人的兵器库,一切的战争用具应有尽有。当时这些天众,或者一百人,或者一千人,或者千亿、万亿人,各种的团体疾速地进入此林,都取了相应的兵器。当时,声音震动躁扰,就像海潮音一样,一阵一阵的。而且,整个天人的环境里显得逼迫、隘窄,虚空中满满都是尘土飞扬。

如是大众,或有行空,有行山脊,有行山谷。周围大阵,无空缺处。复有诸天,游戏林间,闻击鼓声,走趣质多罗林。舍于欲乐,取众战具。百百千千亿亿万众,一切诸天,皆共瞻仰帝释天王。

如是,大众有的在虚空中飞行,有的在山脊中奔走,有的在山谷里穿行。周围都是天人,各种的战备,没有空缺的地方,一团一团,一队一队。还有很多诸天正在林间游戏时,闻到击鼓的宣令声,都纷纷地奔向质多罗林,舍开正在享受的欲乐,取了各种的兵器。百百千千亿亿万众,一切诸天都共同瞻仰他们的总司令帝释天王。

时天帝释,见是天众,皆大欢喜,坐众宝殿。其殿严丽,七宝庄严。或以光宝,而为严饰;或有金色,以为庄严;或毗琉璃,或以颇梨,或以车𤦲,或以迦罗,种种大宝,以为庄严;或种种摩尼,以为庄严。宝网罗络,悬众宝铃,端严殊妙。如业果报,得此胜殿。其身光明,威德赫焰。位次相比,间不容人。或有住于须弥山峰,侧满充遍,有住空中,百百千千,皆共瞻视释迦天王。伺待天主,与阿修罗王共战。各各筹量,设诸方便。

当时,天帝释见到这些天众,都是起非常兴奋欢喜的心,坐在众多的宝殿上。那些宝殿庄严绮丽,以金银等七宝作为严饰。有些以光明宝来作严饰,有些以金色作为庄严,还有蓝色的毗琉璃,或者白色的颇梨,或者车𤦲,或者迦罗,种种众宝作为庄严,千姿百态,无奇不有。或者以种种的摩尼宝作为庄严。上面交错覆盖着宝网,网上悬挂众多宝铃,端严殊妙。如同天人从前所行的善业那样,获得这种果报,得到殊胜的宫殿。天人身体的光明非常显赫,具足威德。

天人的社会非常有次序的,位次相比。他们显现上一队一队、一个位一个位的这样排列,中间紧密得不能容人。或者,有些天人站立在须弥山峰上,整个山峰里面一片一片,像云层笼罩那样的,到处都是天人;有些住在空中,百百千千,一团一团的,都共同瞻仰帝释天主。在旁边侍卫,等待天主发令,将与阿修罗王共一血战。他们各自都在心里筹量,这场战争应设立何种方便。

时天帝释,告御臣曰:贤士,汝往告彼伊罗婆那六头白象,具足一切大龙功德。我乘此象,摧阿修罗。

当时,天帝释告诉御臣说:“贤士,你去告诉那伊罗婆那六头白象,具足一切大龙的功德者,我将乘着这个宝象,摧败阿修罗军。”

是时御臣,受天主教,即向如意莲华池所。时伊罗婆那六头白象,与众群象,游戏池中。

当时,御臣受天王教令,随即就前往如意莲花池的处所。当时,伊罗婆那六头白象,正和群象一起在池中游戏,逍遥快乐,它不知道战争即将发起。

尔时侍臣,告象子曰:天主释迦,欲乘宝象摧阿修罗。象子闻已,即告宝象。伊罗婆那,闻其所说,即共守者,诣御臣所。到善法堂,侍臣即入,白天帝释:天王当知,第一宝象,今已来至。

当时,侍臣就告诉象子说:“天主释迦想乘宝象摧伏阿修罗军。”象子听了后就告诉宝象。伊罗婆那听到这个教令,就和守者一起到御臣那里。他们共同来到善法堂,侍臣进了堂中,启白天帝释说:“天王,要知道,第一宝象已经来到。”

时天帝释,即以忆念,化此宝象,令有百头,面貌清净,离诸尘垢。其一一头,皆有十牙,皆悉鲜白。一一牙端,有十华池。一一池中,有千莲华。一一莲华,有十华台。一一华台,有百华叶。一一叶中,有百玉女。以五音乐,歌舞嬉戏,出美妙音,无以为比。

当时,天帝释就以忆念的力量,使得此宝象发生变化,出现了一百个头,面貌清净,远离尘垢。而每一个象头上都出十个象牙,悉皆鲜白。每一个象牙的牙端出现了十个花池,每一个花池里有一千朵莲花,每一朵莲花上又出现十个花台,每一个花台上都有一百花叶,每一片花叶中都有一百玉女,以五音乐歌舞嬉戏,发出美妙的音声,无与伦比。

如是伊罗婆那,殊胜宝象,帝释天王之所变化。其身广大,一千由旬,其色鲜洁,纯白无比。帝释乘之,欲破阿修罗军。

像这样,伊罗婆那殊胜宝象,由帝释天王念力使它发生这样的变化。身体极其广大,达到一千由旬。以四十里计一由旬的话,那也是方圆四万里,比现在的航空母舰不知道要大多少了。这个象王色泽鲜洁,无与伦比地纯一洁白。帝释天王就乘在这个宝象上,想要击破阿修罗军。

种种伎乐,或有歌舞,或有戏笑,或啸或吼,或有叫唤。光明威德,端严殊妙,出善见城。

当天王出阵的时候,响起了各种的伎乐,侍臣们有的唱着歌,有的跳着舞,有的做各种戏笑,还有的发出啸吼声,又有叫唤声。光明威德,端严殊妙,由此就出了善见城。

诸天见已,各乘种种异色宝殿。种种器仗,以自庄严。种种伎乐,歌舞戏笑,喑噎出声,欢喜悦乐。见帝释王,喜悦倍前。

当时,诸天见到天王出城后,各自乘着种种不同颜色的宝殿,持着种种兵器作为庄严。各种的音乐之声、歌舞戏笑之景,喑噎出声,欢喜悦乐。见到帝释天王,出现超过前面的喜悦。

时天帝释,端坐宝象,王处其中,大功德力之所集成。无量天众,周匝围绕,端严无比。种种天众,皆共围绕。

当时,天帝释端坐在宝象上面,显出大功德力所集成的威德之相。无量天众围绕着天帝释,端严无比。各种各类的天众都共同围绕着帝释天王。

三十三天王,其明胜于百千日光,满虚空中。众伎乐音,充塞遍满。二万由旬,从上而下,诣阿修罗斗战之处。

三十三天的天王,他的光明超过百千日月合集的光耀,那种光明遍满了整个虚空。而与之伴随的是各种的伎乐音声,充塞遍满。他从两万由旬的高处直接下来,前往阿修罗的战争之处。

尔时护世四大天王,发声大叫,上升虚空,往诣天帝释。即于空中,遇天帝释,白言:天王,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欲伐诸天。一切大海,扰乱不定。百千众山,皆悉动摇。阿修罗众,奋武游戏,出大怖声。大海鱼鳖及小龙子,皆失身力。小罗刹鬼,毗舍遮鬼,无量众生,丧失身命。婆罗摩悌,非法恶龙,欢喜踊跃,吼如雷震。婆修吉、德叉迦等,法行龙王,愁悴自守。毗摩质多阿修罗王,从水下出。六万真金,须弥楼山,悉皆震动。一切众生,心皆怯弱。鬘持天,常恣意天,迦留足天,三箜篌天,心皆惶怖,怯弱不安,遣我来至大天王所。天王,当作何等方便?如是我已破彼三地阿修罗军,罗睺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百千共战,悉已破坏。

当时,护世四大天王发声大叫,直接上升到虚空,前来迎接天帝释。就在空中遇到帝释天王,这样启白道:“天王,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想要征伐诸天。太可怕了,一切大海扰动不定,百千群山皆悉动摇,阿修罗的军众奋武游戏,发出极大恐怖的音声。大海里鱼、鳖以及小龙子们都丧失了身力,小罗刹鬼、毗舍遮鬼,无量众生都丧失了身命。婆罗摩悌非法恶龙欢喜踊跃,发出像雷震般的吼声,而婆修吉、德叉迦等的法行龙王,忧愁憔悴而自守。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从水下出的时候,六万真金山、须弥山王悉皆震动,一切众生心都非常地怯弱胆小。鬘持天、常恣意天、迦留足天、三箜篌天心里都惶怖不安,心非常地怯弱,派我来到大天王处。天王,应作何种方便?如是我等已经击破了三地阿修罗军,跟罗睺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经过百千次地共同战斗,都已经战败了他们。”

帝释闻已,告护世言:我已先知,毗摩质多罗钵呵娑,起欲恼天。我今欲下,摧破阿修罗军,救护诸天。我为法护,为法所救。修行于法,法为胜幢。求法乐法,不乐非法。我以如是功德,能破彼军。我则得胜,无胜我者,莫生怖畏。我今将大军众,到阿修罗所,莫生怯弱。

当时,帝释听后告慰护世天王说:“我之前已经知道,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钵呵娑想要恼害天人。我现在要亲自下去摧破阿修罗军,救护诸天。我为法所护,为法所救,修行于法,法是胜幢,求法乐法,不乐非法。我以如是依法的功德,能击破阿修罗的军众。我一定得胜,没有胜过我的,不要怯弱,不要生怖畏。我现在带领三十三天的军众到阿修罗处,不要生怯弱。”

所以者何?阎浮提人,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知恩报恩,顺法修行。守护正法,喜乐正法,信奉正法。供养沙门,知业果报。于六斋日,斋戒自守,布施持戒,修福习智。我常忆念,顺法修行,受行法戒。彼阿修罗,无有法行。是故于彼阿修罗所,无少畏心。

“为什么不要生怯弱呢?因为正法的力量强盛。阎浮提世界的人,如果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辈,知恩报恩,顺法修行,守护正法,喜乐正法,信奉正法,供养沙门,了知业果,在六斋日持斋戒自守,布施持戒,修习福智,如果人间的人类这样顺法而行,会增长天众的势力。我常常忆念要顺法而修行,受行法戒,那阿修罗没有正法之行,因此,正法一定胜过非法。所以,对于阿修罗处,不要有少许怖畏之心。”

时天帝释,说是语已,往诣毗琉璃山顶,四天王天所住之处。时天帝释,见四天王,告诸天众:此护世四天,来集此处,欲破阿修罗军。时护世天,白帝释言:此诸天众,天王所摄,天王所护,依止天王,不畏阿修罗及其军众。如是说已,时三十三天,皆大欢喜,赞天王言:天王常胜,天众常胜。

当时,天帝释这样说后,前往毗琉璃山的山顶处,四天王天所住的处所。当时,天帝释见了四大天王,告诉三十三天的天众说:“这护世四天集中在这里,想击破阿修罗军。”当时,护世天王对天帝释说:“三十三天的天众都是天王您所摄持的,都是天王您所护佑的,他们全数都依止天王,不畏惧阿修罗以及他们的军众。”这样说后,当时,三十三天所有的军众都生起大欢喜心,一致对着三十三天的天王赞叹说:“天王常胜!天众常胜!”这样的声音充满虚空。

既赞叹已,到四天王所。时天帝释,所将天众,无量百千宫殿围绕。乘伊罗婆那大白象王,如上所说,其身殊妙。七宝光焰,赫若电光,满虚空中。无量音乐,震吼之声,充满十方。百千天众,欢喜围绕,住须弥山。乾闼婆众,庄严诸天,仙圣歌颂,无比赞叹,共相娱乐。自善业果,受第一乐。时四天等,见帝释下,皆大欢喜。

这样赞叹以后,都到了四天王天那里。当时,天帝释带领的天众,各自乘着杂色宝殿,数不清数目那么多的百千宫殿围绕着天王。天王坐在最有派头的伊罗婆那大白象王上,就像上面所说,身体殊妙,有金银琉璃等的七宝光焰,显赫得就像大电光一样,充满了虚空。还有无量的音乐震吼,声音充满十方,百千天众欢喜围绕。当时,三十三天的天众就住在须弥山上。天上的音乐班子,以乐神乾闼婆众庄严的诸天们,他们开始奏乐,各种仙圣的歌颂,无与伦比的赞叹,天人们在战争之前这样子共相娱乐。这也是由于他们自身善业的果报,享受第一快乐。四王天等见到天帝释都下来了,他们都非常地欢喜。

时天帝释,告四天言:我今至此,欲破阿修罗。勿怖勿怖,诸天大众,悉集来此。时四天众,闻已欢喜,白言:天王,我已独能破阿修罗,况天王来。大众皆集,我依天王,于阿修罗,无少畏心。说是语已,即绕帝释,于一面住。观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罗睺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军。身着诸天金刚铠甲,手执种种兵刃武器,欲摧阿修罗军。心念不息,住种种宝庄严殿上。

当时,天帝释告诉鬘持天、常恣意天等的四天说:“我现在降临此地,想击破阿修罗军,你们不要害怕,诸天大众悉数云集来此。”当时,四天的天众们听后欢喜,启白说:“天王,我们独自就能击破阿修罗军,何况天王前来?大众都来了,我们依止天王,对阿修罗没有一点害怕的心。”这样说后,围绕天王在一面站立,观察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罗睺阿修罗王、勇健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四个大王所领的阿修罗军队。天人们都著着诸天的金刚铠甲,手里持着种种兵刃武器,想击败阿修罗军。当时,天众跃跃欲试的心没有止息,都住在种种的妙宝庄严的宝殿之上。

法行龙王,婆修吉、德叉迦等,心欲斗战,住在一面。瞻仰帝释,随其教敕,即当奉行,共观水下。

法行龙王婆修吉、德叉迦等,他们心里想斗战,也站在一边,瞻仰着帝释天王,随时等待帝释的教令,立即要出兵征伐了。他们共同都看着水下的情形。

时四阿修罗王,忽然直出。一切军众,无量千亿,皆共围绕。手执种种斗战之具,直前而进,不顾左右。无量百千亿大众围绕。一切须弥留山,皆悉震动。一切阿修罗中,其力最胜,善解无量斗战之术,从水下出,犹如第二须弥山王。与钵摩悌等非法恶龙,而自围绕。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来至战场。

当时,四位阿修罗王忽然径直而出,一切军众无量千亿,共同围绕阿修罗王。他们手里拿着各种斗战的武器,直接向前趣进,也不看左不看右。无量百千亿的大众围绕。那个时候,一切须弥山的部分都发生了震动。一切阿修罗军众中,力量最强胜,善解无量斗争的兵术,从水下直出,就像第二座须弥山王一样,高达八万由旬等,在钵摩悌等非法恶龙的围绕之下,这位大王毗摩质多罗钵呵娑来到了战场。

诸天大众,遍虚空中。阿修罗军,满大海上,欲共天众兴大战斗。各自思惟,欲观斗战,于一面住。

当时,诸天大众遍满了虚空,阿修罗的军队遍满海面,想要跟天众兴起最大的战争。两方的战士都各自思惟,想看看战争究竟谁胜谁败,都在一面站立。

时四天王,德叉迦、婆修吉等,白帝释言:天王,阿修罗军,在我前住。天王何故,不敕我等,与彼共战?

当时,四大天王,德叉迦、婆修吉等的法行龙王,启白帝释天王:“天王,阿修罗的军队已经在我们前方了,天王为什么不敕令我等与其共战呢?”

时天帝释,告诸天众,及诸龙众:我今当遣护世四天,下阎浮提,观诸众生。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顺法修行,则能破坏阿修罗军。天为法护,依止于法,依法增长,天亦增长。法损减故,天众亦减。我今遣汝诣阎浮提,到人世界。

当时,天帝释告诉天众和龙众们:“我现在要遣护世的四大天王,下阎浮提世间去观察众生法行的状况。如果有人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顺法修行,那我们就能击破阿修罗军。天是为法所保护的,依止于法的,依法增长的话,天众的势力也得以增长;假使正法的力量损减,人类都行非法的话,以法力损减的缘故,天众的势力也要损减,那样跟阿修罗打,不一定打得过的。我现在派你们前往阎浮提,到人世间去做一个调查。”

如是说已,即敕四天:汝速往阎浮提,观诸众生。若有顺法,孝养父母,恭敬长宿,供养沙门。斋戒自守,布施持戒,不行放逸,随顺正法。

这样说后,帝释天王就敕令四大天王:“你们快速前往阎浮提,观察众生。如果有人顺法修行,孝养父母,恭敬长辈,供养沙门,斋戒自守,布施持戒,不行放逸,随顺正法,那么,天众是会得胜的。”

时四护世,闻是语已,如射箭顷,至阎浮提。一一住处,一一村落,一一城邑,一一军营,一一交道,一一国土,一切观察。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皆遍观察。见阎浮提人,顺法修行,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如法修行。见是事已,心生欢喜,如射箭顷,到帝释所。心喜踊悦,白天王言:甚可庆悦。释迦天王,阎浮提人,顺法修行,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布施修德,增长天众,减损阿修罗军。

当时,四大护世天王听到这话以后,就像射箭顷那么迅速地前到阎浮提的每一个住处、每一个村落、每一个城市、每一处军营、每一个道路、每一处国土,一切观察。对于孝养父母,恭敬供养沙门、婆罗门、长辈耆旧等的事情,普遍地做了观察。见到阎浮提人顺法修行,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如法修行。见到此情此景以后,心里非常欢喜,就像射箭顷一下子到了帝释天王这里。心怀踊跃、欢喜,对天王报告说:“真是可庆可喜!帝释天王,阎浮提人顺法修行的多,他们很多都在孝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耆旧长宿,布施修集福德,增长天众的势力,减损阿修罗军。”

帝释闻已,甚大欢喜,告护世言:一切天众,应生欢喜。我今破坏阿修罗军,我今破坏阿修罗军。阎浮提人,多修福故。

帝释天王听了以后,非常地欢喜,容颜喜悦,告诉护世天众说:“一切天众都应该欢喜啊,我们现在决定能击破阿修罗军!我们现在决定能击破阿修罗军!因为阎浮提的人类,多有修福的缘故。”当时,天众一片欢喜喝彩。

天众闻已,皆大欢喜,身力转增,过先十倍。白言:天王,何故而住?何故而住?我以天王威势力故,破彼怨敌,令天得胜。

当时,天众太欢喜了,身上的力量转而增上了十倍。他们纷纷地向天王请战:“天王,为什么还要待着?为什么还要待着?我们以天王无比的威势之力的缘故,一定能破彼怨敌,令天得胜!”他们迫不及待要去打仗。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正法念处经讲记 97 正法念处经讲记 98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