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二、第二段战争情形

虽然阿修罗众被战败返回宫城,但是战事不会就此结束。两个集团的较量,实际上当自我意志不屈服时,是要一直斗到底的。这也由修罗的畜生性所决定,就要看到烦恼持续的那股劲头,它将使战争继续进行。

时第二地阿修罗众,闻是事已,告诸军众:汝等勿怖,我身尚存,能讨彼天,汝何所畏?时阿修罗,即复疾走,诣天使者,兴大斗战。于大海中,交阵共斗。天复得胜,坏阿修罗军。阿修罗军既被破坏,时第三地阿修罗众,闻其被破,即向天所,与天共战,迭互相害。

当时,第二地阿修罗众听到此事之后,告诉第一地军众们说:“你们不要怖畏,我们的色身还在,能讨伐战胜彼天,你们害怕什么!”当时,阿修罗众又疾速地奔走,前往天使者这里,兴起大的战争。在大海上,双方交阵共战,天又得胜,战败了阿修罗军。

这些阿修罗军被打败以后,当时第三地阿修罗众听说他们被天众战败,立即起兵前往天众那里,与天众交战,互相加害。

若天破坏,即向护世四天迦留天所,作如是言:提婆天王,速疾驰赴,阿修罗众,娆乱我等。时迦留天持诸器仗,即往诣彼阿修罗所。时阿修罗,见天众来,生大嗔恚,疾诣天所,与迦留天众,合阵大斗。见者毛竖。一切世间,斗战大者,无过天与阿修罗战,无可喻者。

如果天使者被击败,就到护世四天王天中的迦留天那里,这样说道:“提婆天王,赶紧奔赴战场,阿修罗众扰乱我们。”

当时,迦留天众持着各种的武器,往诣阿修罗的处所。当时阿修罗们见天众前来,生起大嗔恚,疾速地奔向天众,与迦留天众合阵大战。这种战争的恐怖场面,见到的人汗毛都要竖起来。一切世间所谓的最大的战争,都没有办法跟天阿大战相比,那种战争的残酷场面,用譬喻没法描述。

若诸世间,顺法修行,迦留天则得大胜,坏阿修罗。如是诸天,与阿修罗无量大众,斗于大海,无可喻者。以法非法因缘力故,有胜有退,非其自力。

如果世间人顺法修行,增上迦留天的势力,天众就能大获全胜,战败阿修罗军。像这样,诸天与阿修罗无量大众在大海上战斗,没有譬喻可形容。这是以法和非法因缘力较量的缘故,有胜有败,并非单由其自力所决定。也就是,正法的力量强盛的话,天人得胜;非法的力量强盛的话,阿修罗得胜。总而言之,一切都是顺着缘起的力量而出现胜负的。

若迦留天,为彼所坏,时护世天,即往告彼鬘持天众。时鬘持天,与迦留天,及天使者,及德叉迦、婆修吉等无量大众,和合共集。时罗睺阿修罗王,住光明城,第一地双游戏阿修罗,陀摩睺阿修罗,与无量亿那由他阿僧祇阿修罗众,同为一军,与天共斗,不可称说。

如果迦留天被阿修罗战败,当时,护世诸天就前往告诉鬘持天的天众。那时,鬘持天和迦留天以及天使者,连带德叉迦、婆修吉龙王等的无量大众,共同集合起来。当时,罗睺阿修罗王住在光明城里,第一地双游戏阿修罗众、第二地陀摩睺阿修罗众,与无量亿那由他阿僧祇阿修罗众,共同组成一个浩浩荡荡无量无边的军队,与天人共战。

那个军队人数之多,战争之激烈,没有办法用言语来描述的。像地球上最大的世界大战,在天阿大战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若世间人,顺法修行,天众则胜。阿修罗军,退散破坏。一切皆由法之力势,令天得胜,不由非法。若无顺法行人,则阿修罗胜。

如果世间人顺法修行,天众就能得胜,阿修罗军被打败,击溃而逃。一切都是由法的力势使得天得到胜利,不是由非法的力量。如果世间没有顺法修行的人,那邪法力量增盛,阿修罗会得胜。

护世四天,见是事已,往诣常恣意天所,作如是言:速疾庄严,阿修罗军,胜于天众。常恣意天,闻是语已,与无量百千天众,持种种器仗,欲诣大海与阿修罗斗。住大海中,厉声大叫,欲望速破阿修罗军。更互合战,经于多时,大恶斗战,无量苦恼。

如果天人被击败,护世四天见到后,就前往常恣意天那里,这样说道:“赶紧戒备庄严,阿修罗军胜过了天众。”常恣意天众听到这个话语后,就与无量百千天众,持着各种武器,就要前往大海跟阿修罗斗战。住在大海中,厉声大叫,希望速疾破败阿修罗军。双方一场奋战,经过很长时间,战争打得非常惨烈,中间双方经受无量的苦恼。

若阿修罗,为天所破,即往向彼罗睺阿修罗所,具说上事。时罗睺阿修罗王,安慰诸阿修罗言:汝今莫怖,汝今莫畏,我有大力,能坏天众。天力劣弱,我力胜彼。阿修罗,汝等可回。

如果阿修罗被天打败了,他们就去罗睺阿修罗王那里具体地讲述战争之事。当时,罗睺阿修罗王听到战情后,安慰阿修罗们说:“你们不要害怕!不要畏惧!我有大力量,能战败天众。天的力量是弱小的,我的力量是胜过他的。阿修罗们,你们可以返回战场!”

诸阿修罗,闻罗睺阿修罗王说是语已,即复还回,欲与天斗。是时诸天,与阿修罗列阵大战,无量刀戟互相打斫,如是大战。

诸阿修罗们听到罗睺阿修罗王这样鼓气以后,他们又鼓起了士气,当即就返回战场,想和天再决雌雄。当时,诸天和阿修罗列阵大战,无量的刀戟互相砍刺、打杀,这样的大战非常地激烈。

时第一地双游戏阿修罗,第二地陀摩睺阿修罗,与诸天众,对敌共战。若诸世间,不顺法行,阿修罗胜,天众则退。若诸世间,修行正法,天众则胜,悉能破坏阿修罗军。

当时,第一地双游戏阿修罗、第二地陀摩睺阿修罗,这两大区域的阿修罗众统一起来,和天人们展开了三世间最大的天阿大战。就像人间打起仗来,法西斯和诸国联军打仗一样的,阿修罗也是,第一地和第二地伙同起来,天人们也是各个集团联合,彼此展开最大级别的战争。

这样对敌共战,如果世间不顺正法修行,则阿修罗胜,就像法西斯会得到胜利那样,天众被击败;如果世间人修行正法,天众会获得胜利,都能够战败阿修罗军。因此,世上的战争,实际是法和非法力量的较量,它显现为战争的形态。如果正法的力量强,最终是天众或者白方获胜的。

如是法者,是天胜幢。法为第一,法为能救。若行非法,行非法者,非法不救。一切阿修罗行非法故,天作是念:阿修罗王,恼乱我等。既不胜天,不与天等。何以故?阎浮提人,孝养父母,随顺法行,恭敬种姓耆旧有德,净修八斋,布施持戒修行福德,不行放逸,不近恶友,是人命终,生于天上。阿修罗非法、无法,救护一切天众。思惟是已,时天使者,鬘持天,常恣意天,一切天众,持天法幢,速疾驰往。向阿修罗军,而语之言:住住,阿修罗,我住天中,汝等何故,数恼我等?汝既不能胜诸天力,又非第一,非汝兵戈能胜诸天。我今为欲破汝军众,故来至此。以汝恶心,于诸天故,不得至汝,所住宫城。以汝一切,不行正法,不得安乐,不得寂灭。如是说已,直趣其所,一切决勇。雨大刀戟,婆修吉等,雨大焰火,堕阿修罗军。

像这样,法是天的胜利幢,法是第一,法是能救。如果行非法,行非法者不能得救护。一切阿修罗行非法的缘故,天人们这样想:阿修罗王恼乱我们,他们既不能胜过天福,也不能与天相等。什么缘故呢?阎浮提人孝养父母,随顺法行,恭敬种姓中的耆旧、有德之士,清净修持八关斋戒,布施、持戒,修行各种福德,不作放逸之行,不亲近恶友,像这样的广大行善之人,命终之后会生在天上。而阿修罗属于非法的集团,属于无法的状况,因此,法将会救护一切天众。

这样思惟之后,天使者、鬘持天、常恣意天等的一切天众持着天的法幢,速疾奔驰,到阿修罗军那里,这样说道:“住!住!阿修罗,我们住在天上,你们为什么数数地恼乱我们?你们既然不能胜过天的力量,又不是第一,不是你们的兵器能够胜过诸天,我们现在为了破败你的军众,所以前来此处。以你们恶心对待诸天的缘故,你们将不可能返回你们的宫城;以你们一切不行正法的缘故,不得安乐,不得寂灭。”这样说后,直接趣向阿修罗处,一切天众决毅勇战。当时,空中雨下大的刀戟,婆修吉龙王等降下大焰火雨,堕在阿修罗的军阵当中。

时阿修罗,见是事已,即唤钵摩梯诸恶龙等:汝为我伴,当与德叉迦、婆修吉大龙王等雨火共战。时钵摩梯,闻是语已,即走往趣婆修吉所。时二部龙,雨火相烧。天与阿修罗,大兴斗战。天复得胜,破阿修罗军。

当时,阿修罗们见到这种情形,就唤来钵摩梯诸恶龙王等,说道:“你们是我们的友伴,应当跟德叉迦、婆修吉大龙王等雨下火焰,共同战斗。”当时,钵摩梯听他们这么一挑唆以后,就奔走前往婆修吉那里。当时,两部龙众互相雨火,共相而烧。天和阿修罗兴起大的战争,天又得胜了,破败了阿修罗军。

时阿修罗,皆共相率,往至罗睺阿修罗所。忧戚憔悴,以求救护。

当时,战败的阿修罗们都一个接一个,非常狼狈,耷拉着脑袋,来到了罗睺阿修罗王这里。他们显得非常地忧戚、憔悴,想寻求救护。

罗睺阿修罗王,见是事已,安慰之言:勿怖勿畏,以有我故。若独一身,尚不畏彼帝释天王,况有汝等,以为翼从。诸天劣弱,何所能为?汝何所畏?我今当告大仙勇健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等。为彼说已,我当自往,破彼天众。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一身牛气,见到这样的败兵走卒过来了以后,他还是说大话,安慰说道:“不要怕!不要怕!有我。我一个人尚且不畏惧那帝释天王,何况有你们作为翼从。诸天的力量是弱小的,他们能干什么?你们怕什么!我现在就去告诉大仙勇健阿修罗王、花鬘阿修罗王、钵呵娑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等,给我们的大王们讲了以后,我要亲自前往,把他们那些天众打得落花流水,怕什么!”

时罗睺阿修罗王,即往告彼三地阿修罗王。到其所已,说如是言:一切天众,四天王天,皆共和合,来至我所,与我共斗。今当思惟,设何方便,破彼诸天?时诸阿修罗,闻是语已,即答罗睺阿修罗言:我当庄严,与彼三十三天王帝释共战。汝今可去,天当破坏,阿修罗胜。时罗睺阿修罗王,即往战处,欲与天斗。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亲自前往,告诉那三地的阿修罗王。到了他们的处所之后,就这样说道:“一切天众、四天王天都共同合集起来,来到我们的地盘里,想和我们共战一场。现在要思惟,设立什么方便,破掉天众的军队?”

当时,诸阿修罗王听到这话以后,就答复罗睺阿修罗王说:“我们要全副武装,与那三十三天帝释共战一场。你现在可以去,天众最终肯定被击败的,阿修罗军将得到胜利!”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就前往战场,想和天众大战一场。

时诸阿修罗众,向罗睺阿修罗王说言:大王,天有大力,天有大力,不可共战。

当时,阿修罗众对罗睺阿修罗王说:“大王,天有大力!天有大力!不能和他们共战的。”

时罗睺阿修罗王,即趣天众,雨诸刀戟,与天共战。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他是逞着一股意气,不管这些,就趣向天众所在之处,降下了刀戟之雨,与天共同战斗。

是时诸天,见阿修罗雨诸刀戟,使龙雨火,疾走往趣,欲破罗睺阿修罗军。天雨剑戟,犹如金刚。交阵斗战,不可称说。若阎浮提人,顺法修行,孝事父母,供养沙门及婆罗门,恭敬耆旧,天众则胜。阿修罗军,退没不如。若诸世人,不顺法教,天则退弱,阿修罗胜。如是法力非法力故。

当时,天众见到阿修罗军降下了刀戟之雨,就使善法龙王降火雨,然后速疾奔驰,往趣敌军,想战破罗睺阿修罗的军队。当时,天众雨下密密麻麻的剑戟,就像金刚那样。双方一场混战,那种激烈的场面没法用言语来说。如果阎浮提人顺法修行,孝事父母,供养沙门和婆罗门,恭敬耆旧尊长,天众就能得胜,阿修罗军退败而打不过。如果世人不顺法教,天则退败劣弱,阿修罗获胜。像这样,都是由法力、非法力来决定的。因此,战争的胜负取决于法力和非法力的势力的状况。

天与阿修罗,无等斗战。若阿修罗胜,天众破坏,一切天众互相告曰:提婆提婆,当念于法。以有法故,天众得胜。以法因缘,天得增长。是故诸天,当起信敬,思惟念法,复往趣彼阿修罗军。一切天众,以念法故,为法所护。光明威德,皆悉增长,胜前百倍。

天和阿修罗发生了最大的战争。如果阿修罗得胜,天众破坏的话,一切天众会互相这样告诫说:“提婆提婆,要念于法。有法的缘故天众得胜,以法因缘天的势力得以增长。所以,天人们,应当发起信心和恭敬,思惟忆念正法,再度地往趣阿修罗军众,来击败黑方的军队。”一切天众以心中忆念法的缘故,为法所保护,光明威德都得以增长,胜过前面一百倍。

时阿修罗,见诸天众光明威德,即生怯弱。告诸军众:汝今何故生怯弱心?天之威德,不与吾等,及其刀戟兵刃相扑,吾悉胜彼。汝今何故而生怯弱?时诸军众,闻阿修罗王安慰之音,气力增长。是时罗睺阿修罗军,还向天众。

当时,阿修罗的军队见到天众光明威德,具大势力,就生起怯弱之心。那个时候,阿修罗王就告诉他的军兵们:“你们现在为什么生怯弱心?天的威德不能跟我们相等。再者,以刀戟兵刃互相斗战的时候,我们都能胜过他们。你们现在为什么生怯弱之心呢?不必害怕的!”

当时,军众听到阿修罗王安慰的声音,他们的气力得以增长。当时,罗睺阿修罗军又回来向着天众奔扑而来。

时诸天等,身得法力,速疾驰奔,向阿修罗,交阵大战。

当时,天众身上得了法的力量以后,疾速地奔驰,也向着阿修罗军队过来。双方展开了激战。

时大力罗睺阿修罗王,处其军中,犹如第二须弥山王。天以法力,即破罗睺阿修罗军。诸救护中,法为第一,一切光明,法光第一。

当时,具足大威力的罗睺阿修罗王,处在他的军众的拥护之下,就像第二座须弥山王一样,非常地显赫威风。然而天以法的力量,当即击破了罗睺阿修罗军。所以,诸救护中法是第一,一切光明中法光是第一。

时罗睺阿修罗,见其军众,破坏退散,皆悉怯弱。阿修罗王,复安慰言:汝等阿修罗,勿怖勿怖。何故丈夫,怯如乌鸟,自于己舍,云有勇健,是大丈夫?汝等亦皆解知论法,无所畏惧。曾已具见无量军众破坏退散。汝今何故,而生愁怖?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见到他的军众纷纷地被击败、退散,都是心里害怕、软弱,阿修罗王再度安慰说道:“你们阿修罗不要害怕!不要畏惧!怎么大丈夫害怕得像乌鸦,别人没有打你,先自己放弃自己(如果双方对打的时候打败了,因此而畏惧,那情有可原,毕竟力量不及。但是现在还没上场就自己放弃了,像乌鸦一样胆小),哪里是具有勇猛、雄健的大丈夫呢?你们都能解知论法,没有什么畏惧的。你们曾经已经具体看过,那无量的诸天军众被我们击败退散。你们现在为什么还要生忧愁、恐怖之心呢?”

时诸阿修罗,闻安慰已,心生欢喜。以憍慢故,即回复返,欲与天斗。

当时,阿修罗的军众听到修罗王的安慰以后,又非常兴奋,生起欢喜之心。他们的自我就是想得一点面子,一抬高了他,他就以骄慢的缘故,当即又返回过来,想跟天众决一死战。

阿修罗就是一股斗争的气,这个斗争是由于耽著“我”的形象、威风等等而发起来的,所以,阿修罗王就是利用民众的心理,他只要用个激将法一鼓,他们的士气就起来了,又开始重新斗战。所以,众生是这么可怜,就是为了一个“我”,这个“我”要很大、很威风,不甘示弱,因此他还要再比比,来翻一下本。

时罗睺阿修罗王,以憍慢心,在其军前。一切阿修罗,依止罗睺,罗睺所护,以罗睺王,为最第一。一切阿修罗,皆往向彼四天王所。诸阿修罗,以依罗睺阿修罗力,得生气力:罗睺阿修罗王,在我前行,此王之力,尚能破彼释迦天主,况四天王?即复对敌。雨诸刀戟,又雨大石,犹如大山,从空而下,欲坏天众。

当时,罗睺阿修罗王以骄慢之心,走在他军队的前方。一切阿修罗众依止这位大王,为罗睺的势力所护,他们感觉非常地安全可靠:罗睺阿修罗王是最最殊胜的了!一切阿修罗军都前往四大天王那里。诸阿修罗以依止罗睺阿修罗王的威力,生了气力,他们的士气被鼓起来了:罗睺阿修罗王在我们前面走,大王的力量尚且能破彼帝释天王,何况四大天王呢?小菜一碟!他们由于这样鼓起了慢心之后,当即就不怕死,然后跟天人对敌。

所以,人打仗就是一口气,如果那口气一歇下来,就不愿意打了。但是那个气一鼓起来的时候,说“我们怕什么?我们有大王保护,一定能把他们击败!”具这种胜负之心,马上就上场了。过去是属于军事战争,今天经济战争、学术战争、地位战争等等,人都是一想“怕什么?肯定能击败他!”一个念头他就飞身上场,开始斗争了。就像这样,他是为着“我”的一口气。如果没有我,谁去打这个仗?一点意思没有。就像这样,这些头脑简单的阿修罗们开始上阵肉搏了。他们降下刀戟之雨,又雨下大石头,像大山那么大,从空中降下来,想摧灭天众。

时护世天,见罗睺阿修罗王雨大石山,告诸天众:罗睺阿修罗王雨大石山,汝等当雨刀戟鉾槊,莫令天众得大衰恼。时护世天说是语已,及诸天众,直趣罗睺阿修罗王。共罗睺阿修罗,合阵大战。雨刀雨石,从空而下,堕大海中,令海涌沸。天雨刀剑,伤害海中无量百千众生之类,或死或怖,逃走畏避。遍大海中,皆生泡沫。罗睺阿修罗,与天共战。余天阿修罗,见是事已,皆作是念:未曾有也。

当时,护世天王见到罗睺阿修罗王雨下大石山,告诉天众们:“罗睺阿修罗王降下了大石山的雨了,你们应当降刀戟等的兵器雨,不要让天众得大衰恼!”当时,护世天王这样说了以后,就和天众们一起直趣罗睺阿修罗王所在之处,和罗睺阿修罗王等合阵大战。

当时两军短兵相接,战争非常地激烈。空中不断地雨下刀雨、石雨,堕在大海里面,使海水涌沸。空中所雨下的刀剑,伤害海中无量百千种类的众生,有些死,有些恐怖,奔逃躲避,十分地害怕。整个大海里都遍生泡沫。罗睺阿修罗等与天人共战,其他的天人和阿修罗见到这种战争的场面,都这样起念头:真是前所未有的战争!

天与阿修罗,如是大战,战斗不止。若世间人,修行顺法,一切阿修罗,多诸伎术,刀槊矛剑,大力勇健,心无所畏,虽有此术,即时破坏。若世间人,不顺正法,罗睺阿修罗王,则胜天众。是故法为第一,法为最胜。一切诸法,非无因缘。

天和阿修罗这样大战,战事不止(也就是会延长很长的时间)。如果世间人修行,随顺正法,一切阿修罗虽然有很多的战术、技巧,有很好的刀、槊、矛、剑等的武器,而且勇健、具大力量,心里也是胆大不害怕,虽然他们有这些本事,当即就会被天人击败。如果世间人不顺正法,罗睺阿修罗王则能战胜天众。所以,法是第一,法是最胜,一切诸法并非无因缘。

要知道,战争的胜负是随着法与非法力量的较量为转移的,因此不是凭侥幸的。其实,天众就是白方势力的一个推出,修罗就是黑方势力的一个推出,而它的胜负不在于人的侥幸,而是要看业因缘的状况。所以讲,诸法并非无有因缘,一切皆是因缘所生。这样就知道,业决定一切,战争也不例外。

若罗睺阿修罗王,破坏失力。诸阿修罗,皆悉愁悴,厌离斗心。时罗睺阿修罗王,见诸军众,皆悉愁悴,生厌离心,而告之曰:阿修罗,莫自愁悴,令心劣弱,勿怖勿怖。我若与汝至本宫城,不安乐住。莫作是意,欲还宫城。奋迅威武,令增身力,回诣战场,莫归本处。

如果罗睺阿修罗王被击败,失掉了力量,那些阿修罗们一看大王被打败了,当然都耷拉着脑袋,相当地忧愁憔悴,提不起劲,他们对战争生厌,心里在闹着不肯打仗了。当时,罗睺阿修罗王见到军众都这样地憔悴、忧愁,生了厌离之心,他感觉不妙,赶紧告诫大众说:“阿修罗,不要自己憔悴苦恼,使得那心力怯弱。不要害怕!不要恐惧!我如果和你们返回到我们的老家宫城,那是不安乐住的,就成了耻笑之处了。你们不要这样想,不要想返回宫城,应当奋起威武之力,增长自己身体的力气,返回战场!不要归回老家,不然我们就成了败阵之师,那是最大的羞耻了。”

时阿修罗,闻是语已,复往趣彼四天王所,更共斗战。雨大石山,雷电注雨,黑云黤霮,列阵大斗。见者毛竖。天复得胜,破阿修罗军。

当时,阿修罗们听到阿修罗王的话语以后,他们又鼓动了心力,再度往趣那四天王所在之处,共相战斗。雨下大石山,霹雳闪电,降注大雨,黑云黤霮。双方展开阵势,一场大战。如果见到那个战争的残酷的场面,毛都要竖起来了。天再度得胜,战败了阿修罗军。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