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阿修罗第二地已,次观第三阿修罗地。何等为第三阿修罗地?彼以闻慧,见第三地在第二地下二万一千由旬,有阿修罗地,名修那婆,纵广一万三千由旬。树林郁茂,浴池流泉,众花常敷,伎乐充满。城名鋡毗罗,纵广八千由旬。于彼城中,有阿修罗王,名曰花鬘。阿修罗民,名游戏行。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在观察阿修罗的第二地之后,接着再观察第三阿修罗地。那么第三阿修罗地是怎样的状况呢?他以闻慧见到,第三地在第二地下面的两万一千由旬处,那里有个阿修罗地,名叫修那婆,长宽都是一万三千由旬。那里树林茂盛,又有浴池流泉,各种各样的花朵常常开放,到处都充满了音乐。那个城市名叫鋡毗罗,长宽达八千由旬。在那座城市当中,有个阿修罗王,叫做花鬘,他底下的阿修罗民,叫做游戏行。

其实这些都是唯识变现的,就是业感出现的状况,并非是人类的眼力或仪器所能测得到的,因为它处在第二地以下两万一千由旬的地方,并不是地下室,而是在那个位置上有非常广阔的区域,城市很大,景致也很美,还有各种各样由福德力所显现的妙相。

彼阿修罗鋡毗罗城,种种众宝,以为庄严。园林游戏,清流浴池,莲花具足。游戏阿修罗众,悉满其中。有四大林,以为庄严,于六时中,花常鲜荣。

那座阿修罗鋡毗罗城是以各种的妙宝作为严饰,园林就是非常大的游戏场所,那里有清澈的河流,妙好的浴池,池中开满了美丽的莲花。有一类阿修罗众名叫游戏阿修罗,他们充满其中,整日游玩,欢娱嬉戏。那里还有四大园林作为庄严,二六时中,花朵常常都是鲜艳敷荣的。

何等为四?一名铃鬘,一一林树,皆有宝铃,出妙音声。二名黄鬘,其林皆悉是真金树。三名焰鬘,其树花色,犹如火焰。四名杂林,诸杂花果,以为庄严。此四种林,庄严阿修罗鋡毗罗城。游戏阿修罗住处,快乐如天无异,以众涂香末香,自涂其身,常乐游戏,歌舞戏笑,百千婇女围绕卫护。花鬘阿修罗王,常游园林而相娱乐,种种众宝,庄严其身。是名游戏阿修罗所受乐处。

是哪四种园林呢?第一个叫做铃鬘林,林中的每一棵树木上都有宝铃发出微妙的音声;第二个叫做黄鬘林,这个园林当中全部都是真金之树,没有掺杂其它,要知道这都是由福德力所显现的,真正懂了因果的规律,就不必在外面去搞什么黄金,只要真心行持善法,自然就会这样显现的,不足为奇;第三个叫焰鬘林,这里面树的花色就像火焰一样光耀;第四个叫做杂林,它以千姿万色的花果作为庄严,“杂”是丰富的意思。由这四种园林庄严着阿修罗的鋡毗罗城。

这就是游戏阿修罗的住处,快乐享受犹如天宫,他们用各种的涂香、末香涂在自己的身上,常常喜欢游戏、歌舞、戏笑,还有百千婇女围绕卫护。花鬘阿修罗王也常常游赏园林而作娱乐,还有各种的妙宝庄严着他的身体。这就是游戏阿修罗所受乐之处。

时第二地勇健阿修罗王遣使,名曰阎婆,来诣花鬘阿修罗所,作如是言:阎浮提人,供养父母,知恩报恩,恭敬沙门及婆罗门,如法行故,令天有力。我当竭力破坏人天所行正法。

当时第二地的勇健阿修罗王派遣了一个叫做阎婆的使者,到花鬘阿修罗这里这样说道:阎浮提人供养父母,知恩报恩,恭敬沙门和婆罗门,因为他们这样如法而行的缘故,就使得天众增长势力,我现在要竭力破坏人天所行的正法。

是时第三地花鬘阿修罗王,闻是说已,如上所说,心怀嗔恚,作如是言:我当云何坏彼人天?因人故天,人天即是我之大怨。

这时花鬘阿修罗王听了阎婆使者所转达的这番话后,心里就怀着嗔恚这样说:我要怎么样来破坏那些人天呢?因为有人所以有天,人天就是我的大怨敌。他也愤怒不已,准备破坏人天。

时第三地游戏阿修罗,即时庄严种种钾胄,执持器仗,欲诣乐城龙王宫殿。时婆修吉、德叉迦大龙王等,闻阿修罗声,生大嗔恚,身出电光,赫焰大明,雨大炽电。无量百千亿龙从海中出,共阿修罗兴大斗诤。

当时第三地游戏阿修罗当即就庄严种种钾胄,拿着器仗,想前往戏乐城龙王的宫殿处。当时婆修吉、德叉迦等大龙王听到阿修罗的声音,马上就生起大嗔恚,身体发出电光,赫然的光焰非常明朗,然后降下大炽电。无量百千亿的龙众都从海里出来,与阿修罗展开一场大的斗争。

若阎浮提人修行正法,龙则得胜,阿修罗众四散破坏。若世间人,不顺正法,则阿修罗胜,龙众破坏。既被破已,往白天使者曰:大仙,我今被破,汝应竭力破阿修罗。

假使阎浮提人修行正法,那么龙族就会获胜,而阿修罗则四散而逃,溃不成军。如果世间人不顺正法,那么阿修罗就会得胜,而龙众就会被打败。被破败以后,他们就去对天使者说:大仙!我们现在被击败了,你们应当竭力战破阿修罗。

时天使者闻是事已,心生嗔恚,口中烟出,往告四天王白言:天王,阿修罗胜,龙今破坏。阎浮提中邪见相师,见烟相已,咸作是说:彗星出现。或丰或俭,或水或旱,亦如上说。是为第二因缘彗星出现。

当时天使者听到龙族被打败了,就心生嗔恚,禁不住口中冒出烟来,又往上飞行告诉四天王说:天王!阿修罗胜了,龙众现在被战败了!这时阎浮提里的那些邪见相师们见到有一团光拖着一股烟往上走,都这样说:这是彗星出来啦!对于这种异相,有的说是丰兆,有的说是饥兆,有的说会发洪水,有的说会有旱涝,具体的就像上面所说那样。这就是第二个因缘——彗星出现。

若天龙胜,则时雨数降,疫气不行,兵革不起。邪见相师,复作此说:是八曜力之所作为。广说上事。

如果天龙胜利,就会数数降下及时雨,使得疫气不流行,没有战争发生。这时邪见相师又会这样说:这是八曜力而出现的现象。广说如上。

若诸世间,不修正法,不顺法行,不孝父母,不敬沙门及婆罗门,则阿修罗胜。以阿修罗胜故,雨泽不时,人民饥馑,兵刃数起。世间邪见诸相师等,作是思惟:八曜所作。为世人说星宿之过,广说如上。

如果世间人不修正法,不顺正法而行,不孝父母,不恭敬沙门和婆罗门,那么阿修罗就会得胜。以阿修罗胜利的缘故,风雨不时,人民饥馑,并且数数地会出现战争等的凶事。这时世间的邪见诸相师等又这样思惟:这是八曜所作。并且给世人讲说星宿的过失,广说如上。

如是一切诸外道等,不知正法,及以非法,以愚痴心,忆想分别,不如实说。

像这样,一切外道比如世间的学者、预测家等等,他们并不知道正法和非法的差别,以愚痴心凭着自己的忆想分别,而作各种不如实的说法,其实这些都是他们的臆测,并没有真实的依据。

以阿修罗胜,龙王不如,时护世四天王,即向四天众,伽陀颂曰:

由于阿修罗战胜,龙王力量不济的缘故,当时护世四大天王就对四王天的天众说了以下的偈颂来鼓舞士气。其中所说的都是正法胜过邪法,由于正法符合实相的缘故。

法胜非法减  增实离妄语

天胜阿修罗  光明胜黑闇

布施胜悭贪  持戒莫毁犯

佛胜非外道  不动胜退没

在正法与非法的较量中,正法终将获得胜利,而非法必定损减;诚实得到增上,就会远离妄语;天人一定会胜过阿修罗,就像光明胜过黑暗那样。布施胜过悭贪,由持戒而消除毁犯。在佛与魔的战斗中,佛必定得胜,而不是外道,就像不动与退没相比较,一定是不动战胜退没。

实语莫谄曲  悲心胜怨害

慈心胜嗔恚  天王胜修罗

真实语得胜,切莫谄曲,就像悲心胜过怨害,慈心胜过嗔恚一样,天王也必定胜过修罗,也就是白方的天王终将胜过黑方的阿修罗。

上胜下莫增  丰胜勿饥馑

智胜灭愚痴  法戒灭众恶

上者得胜,下者不得增长;丰收得胜,免离饥馑;智慧得胜,灭除愚痴;法戒得胜,灭除肆意造作诸恶,也就是真实地守戒持法,胜过颠倒的自由主义。

精进离懈怠  丈夫胜女人

长者胜小人  忍胜于嗔恚

当发起精进的时候便远离了懈怠,也就是一心勇悍于善法,就脱开了落于邪法的懈怠的状况;丈夫身胜过女人身,因为具有大的器量和智慧等;具德的长者胜过阴险的小人;安忍胜过嗔恚。这都是说善的力量得胜。

人胜非恶龙  白日胜于夜

月胜非余曜  五谷胜菅苗

人必定得胜,而不是恶龙,就像白昼胜过黑夜,月轮胜过其余星曜,五谷胜过菅苗一样。

灭苦乐增长  离病常安乐

柔软胜粗恶  解脱灭众缚

法戒胜一切  善法常增胜

不善常消灭

灭苦后安乐就得以增长,离病后常常感到安乐喜悦,柔软胜过粗恶,解脱灭除众缚。由持戒住在法道中就胜过了一切,善法常常得以增胜,不善常得消灭。这都是在说正义的力量胜过邪恶。

护世四天王如是说已,即击天鼓,作如是言:诸天大众,龙王退弱,阿修罗胜。时诸天众闻是语已,庄严器仗,于须臾顷,至大海上。

当时护世四大天王这样宣说以后,就擂击天鼓,这样说道:诸天大众,现在龙王退败,阿修罗小胜,该是我们出战的时候了!当时诸天众听到这个话之后,都披戴铠甲,庄严器仗,须臾间就到了大海之上,要与阿修罗进行对决。

若世间人,孝养父母,敬事沙门。阿修罗众,见诸天来,即时退散,还入其宫。若诸世人,不孝父母,不敬沙门及婆罗门,于须臾时,与天共斗,天亦得胜,花鬘阿修罗王,败散还宫。比丘如是观阿修罗与天共斗,如实见已,生厌世心,顺法修行。

如果世间人孝养父母,恭敬承事沙门,那么阿修罗众在见到诸天到来的时候,当下就会退败溃散,回到他们的宫殿当中。如果世人不孝父母,不恭敬沙门和婆罗门,那么阿修罗在须臾的时间当中与天人对战,天人也同样会获得胜利,花鬘阿修罗王败退,返回宫廷。结果都是一样,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比丘这样观察阿修罗与天斗争的情形,如实见到之后就生起了厌世之心,顺法修行。

他看到世间都只是这样的一种状况,众生以我执而出现各种烦恼的相,不甘服输,非要去战斗,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因此,唯一只有顺法修行才有前程可言。前面天王一再地说到,只有正义才能得胜,那些由我执和业果愚摄持所做的斗争,最终都会溃败得一塌糊涂,毫无实义,因此我们应当顺着法道而行。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第二地花鬘阿修罗王所受业报。以何业故,生第三地?彼以闻慧,见此众生,因节会日,相扑射戏,樗蒱围棋,种种博戏。因此事故,行不净施,无心无思,亦无福田。是人身坏,堕于恶道,生游戏行阿修罗中,寿七千岁。以人中七百岁,于阿修罗中一日一夜,如是寿命,满七千岁。亦有中夭,命亦不定。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观察第三地(经文中的“第二地”应是错字)花鬘阿修罗王所受业报的情形,以什么业行而导致生在第三地?他以闻慧见到,这类众生因为曾经在节庆之日或者宴会之时,提供方便给大家做各种博戏,比如相扑、射击、游戏、赌博、下棋等等,因为这件事的缘故,他做了不清净的布施。当时做布施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因果正见,也没有善思惟,布施的对象也不是三宝等的福田。因此,这个人死了以后就堕在恶道里,生在游戏行阿修罗当中,寿命达到七千岁。以人中七百年算作阿修罗的一昼夜,这样他的自年达到了七千岁。这只是一个概数,或者说是平均寿命,也有中途夭折的,寿命也是不固定的。

因果丝毫不爽,由于他往昔不是在福田中种福,布施的时候也不具足因果正见,没有善思惟,因此感得堕在畜生类当中;又由于他肯花钱,虽然是在这些毫无意义的戏乐等当中花钱,但也是一种布施,因此感得今生有很大的福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察思惟花鬘阿修罗王。即以闻慧,知此阿修罗王,以食施于破戒病人,心无净思。以此业缘,生阿修罗中,于鋡毗罗城,作阿修罗王,名曰花鬘。其所食味,如天所食须陀之味。一切乐具,如前所说。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再次观察思惟花鬘阿修罗王究竟以何因缘而变成了这样的身份。既是修罗王,也是畜生类,到底是何因缘?他以闻慧知道,这位阿修罗王前世曾经以食物布施给破戒的病人,当他作布施的时候,心里根本没有清净的思惟,以此业缘,就生在阿修罗当中,在鋡毗罗城做了阿修罗王,名字叫做花鬘。他所吃的食物就像天人所吃的须陀美味一般,其它一切的快乐资具就像前面所说。就是这样的不清净布施,也还生出这么多的福德,可惜是在畜生的报体上实现的。

 

正法念处经卷第十九

 

正法念处经卷第二十

畜生品第五之三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于第四阿修罗地。彼以闻慧,见有畜生阿修罗地,在三地下二万一千由旬,名曰不动。其地广博,六万由旬。城名鋡毗罗,纵广一万三千由旬,庄严妙好。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就观察第四阿修罗地。他以闻慧见到,有一个畜生阿修罗地,在三地之下两万一千由旬的地方,名叫不动。那个地方相当地广博,达六万由旬,里面有个城市名叫做鋡毗罗城,长宽都是一万三千由旬。那个地方有非常多的庄严,色声香味等的享受都很好,所以是一个具有大福德的享乐之地。

阿修罗王,名钵呵娑。阿修罗众,名一切忍。是阿修罗王于诸阿修罗中,得胜自在,安乐勇健,光明威德,自在无畏。尚不畏于帝释天王,况于余天?有大力势,放逸憍慢。住一切地下,从此以下,更无住处。

那里的阿修罗王名叫钵呵娑,阿修罗众叫一切忍。这位阿修罗王在阿修罗众当中,得了殊胜自在,以他的威德力能驾驭一切,都随他而转。他的身心很是安乐,禀性勇健,有光明威德,做什么都自在,无所畏惧。他具有这样的王者的势力,尚且不畏惧帝释天王,何况余天呢?然而也是由于他的大势力,使得他常常处在放逸憍慢当中。他们住在一切地下,从这里之下再也没有别的住处了。这里是最底层的阿修罗界,也是力量最大的。

是阿修罗王所住之处,摩尼宝珠,以为其地。心常欢悦,如人节会,喜乐自娱,多诸爱慢。以众莲花,流泉浴池,周遍庄严。鋡毗罗城,七宝宫殿,以为庄严。离诸怨敌,互相亲善,无他怖畏,受第一乐。

这位阿修罗王所住的地方,是用摩尼宝珠作为地面的,他的心常常处在欢乐愉悦当中,就像世间人过喜庆的节日那样,喜乐自娱,具有很大的爱和慢的烦恼。那里有各种的莲花、流泉、浴池周遍地作庄严。鋡毗罗城,也是以七宝宫殿作为庄严。那里远离一切怨敌,彼此间互相亲善,没有别的怖畏,受用第一安乐。

此第四地鋡毗罗城,园林流池,莲花庄严,七宝宫殿,端严殊妙,如星处空,端严殊妙,亦复如是。

这个第四地的鋡毗罗城,里面有园林、流池,充满了莲花作为庄严,七宝宫殿端严殊妙,就像星星处在虚空中端严殊妙一样,这里也是那样。

伽他颂曰:

心能造作一切业  由心故有一切果

如是种种诸心行  能得种种诸果报

心是作者,它能造作一切业。由心发起来的善恶等的运作就是造作,这是意业,然后发之于身口就是身口的业。因为由心造作,所以就有一切的果,如果没有心就没有果,就像石头没有苦乐果报一样。就像这样,由种种心的运行,就能得种种的果报。从世俗层面来说,这个心就是所谓的万物的作者,不是什么上帝,也不是什么真主,更不是什么无因生,由于它在不断地运行,所以就有了各种的果报。

心为一切巧画师  能于三界起众行

为心所使遍诸趣  处处受生无穷已

心是能画出一切的巧画师,它能在三界的范畴里起各种各样的行。巧画师是个譬喻,比如画师拿着画笔涂着红、黄等的颜料,就能画出各种的图案,同样,众生的心不断地点染、造作,就画出了六道的各种境界。众生被这个心所驱使,一直在诸趣里面流转,处处受生,没有穷尽。心既是作者,又是驱使者,由于心的力量,使得有情不自在地在三界里受生,周遍地在诸趣中流转,如果不修解脱道,那就永远都没有办法了结。

心为系缚解脱本  是故说心为第一

为善则能得解脱  造恶不善则被缚

这个心既是系缚之本,也是解脱之本。如果心迷惑了,那就被各种的烦恼、业和苦所系缚;而一旦心能够觉悟,那就变成了没有烦恼、没有业、没有苦的大自在的解脱境界。因此,唯一由这个心的迷悟,来决定众生的系缚和解脱,而不是别的,所以说心是第一。再者,如果用心去行善,就能得到解脱;如果用心去造恶,那就被系缚。

如是心意使众生  流转行于三界海

愚痴爱结自在故  心使众生流转行

不能到彼涅槃城  如生盲人失正路

像这样,由这个心意驱使着众生,不自在地流转在无边无涯的三界苦海里。由于这个心被愚痴结和爱结所自在的缘故,使得众生流转在轮回当中,不能到达涅槃之城,就像天生的盲人失掉了正路。

愚痴和爱是轮回的两大根本,愚痴代表无明,不断地起行,而爱是不断地受生。这是两个关键,其中前者是发业的无明,后者是润生的无明。由于愚痴和爱的结一直绑着,使得众生流转而行,就像天生的盲人一样。天生的盲人,就是在出生之时眼睛就看不见,不是后天的。我们众生从来到这个世上开始就是又盲又瞎的,因为不知道真理,失掉了正路,所以就一直在生死苦趣里流转不已。

如是众生,作种种业,是故彼城受种种报。是第四地,于其城外园林流池,周匝围绕,河泉莲花,众鸟异类,庄严第四阿修罗地所住之处。

像这样,这些众生因为往昔做了各种的业行,所以在那个城市当中感受种种的福报。这是第四阿修罗地,在它的城外有一处一处的园林和流池周匝围绕,在河水、泉水等当中开有各色的莲花,各种不同种类的鸟儿栖息在上面,庄严着第四阿修罗地所住的地方。

一切忍阿修罗等,勇健无畏,第一端正,庄严其身。共相娱乐,不相恼乱,心常悦乐,犹如节会。

一切忍阿修罗等,就是那个地区的民众,他们个个都很勇悍,身体健壮,无所畏惧,而且长相都非常端正,身上还有各种的饰品作为庄严。他们彼此在一起娱乐,不会互相恼乱,心里常常适悦快乐,每天都像过年一样。

与众婇女,种种庄严,一一徒众,眷属围绕,或百或千,游戏嬉乐。其地皆以摩尼真珠以为婇女,光明晃耀。诸阿修罗,恭敬尊重钵呵娑阿修罗王,瞻仰无厌。虽受乐报,无常败散。

这些阿修罗跟那些以种种饰品作为庄严的婇女们在一起,每一个阿修罗都有众多的眷属围绕,或者一百个,或者一千个,他们在一起共居生活,做歌舞等游戏而嬉戏快乐。那个地方的婇女,身体的色泽都像摩尼、珍珠一样,光明晃耀。那些阿修罗都非常恭敬尊重他们的大王钵呵娑,大家瞻仰着这位伟大的阿修罗王,无有厌足。虽然他们享有这样的快乐福报,然而却也难免无常败散。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一切忍阿修罗王所受果报。以何业故,生于彼处?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再细致地观察一切忍阿修罗王所受的果报,他究竟是以什么业行而感召那样根身器界的果报呢?

即以闻慧,见此众生,于人中时,邪见覆心,不识业果,离佛法僧。见第一精进持戒之人,欲有所须,来从乞求,辛苦乞索,乃施一食。

他以闻慧见到这类众生,从前在人中的时候,被邪见覆蔽了自心,不认识业果,远离佛法僧三宝。也就是他的邪见像一层云雾遮住了眼睛一样,看不到业果的运行,而且他也不认定三宝为唯一的归处,因此,他是一个由邪见所转而行在邪道中的人。当时他见到一个第一精进持戒的人,因为缺乏生活所须,就来跟他乞求,那人很辛苦地求乞,才施给他一顿饭食。

既施食已,而作是言:我施汝食,有何福德?我以痴故,施汝此食。汝下贱人,不应出家。以食施汝,如以种子投之沙卤。如是难施。

而他施舍食物以后,这样说道:我布施给你食物有什么福德啊?我是以愚痴的缘故,才会舍给你这顿饭。你这个下贱之人不应当出家,食物施舍给你,就像种子投到沙卤之地一样,不会产生任何果实。就像这样,他心里非常不愿意施舍,因为他觉得这样投资没有任何利益,但是他还是施了,所以这叫难施。也就是他没有归依心,没有业果的正见,因此并非是以一种信心和恭敬的善心来施舍,而是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不得已那就施吧,但是施的时候还是认为没有什么意义。

身坏命终,以此难施,堕于恶道。不净布施,以福田功德,生于第一安乐之处,众宝庄严。受畜生报,生不动界,作阿修罗,名一切忍。

以这个难施的业力,他命终之后就堕在恶道当中。他虽然做的是不净布施,但是由于福田的功德力而使他生在第一安乐之处,具有众宝的庄严。他受了畜生之报,生在不动界做了阿修罗,名叫一切忍。

这个业的状况就是,因为他布施的时候很为难,不想布施,因此就堕为畜生类。对于尊贵的对境,心应当是完全乐意的、向上承奉的,那样就会往上界走,因为那个心是顺的,是崇尚真理的。而如果对于三宝福田生起有难的心,由于不恭敬和违反正理的缘故,就堕到畜生里了。但是他毕竟还是做了布施,而这个种子是施在三宝福田里,那个受施者又是第一精进持戒的人,是大福田,以此功德力,使得他生在畜生道的第一安乐之处,器界等都是各种的妙宝庄严。从这里就可以看到,因果是一丝一毫都不会紊乱的。

谓与天等,胜余一切阿修罗王,一切乐具,皆悉具足。以施福田,得如是报,非自心生。

所谓的一切忍阿修罗王,他的福德与天齐等,在阿修罗界中算是最上层的,胜过了其他一切的阿修罗王,一切的安乐资具都无余具足。这是由于施福田的缘故而得到这样的果报,不是由他自心胜解因果而产生的。假使胜解了因果,知道了归依处的功德,而发起信心和恭敬心来做布施善业的话,那么所得的果报会更加不可思议。因此,虽然他是难施而施,但由于是在福田中种福的缘故,所以还是发生了很大的福报。然而,由于他不尊敬这个具德者,所以就转成了畜生。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一切忍阿修罗众,业及果报。以何业报,生一切忍阿修罗地?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继续观察一切忍阿修罗众的业行和果报。他们是以什么样的业报,而生到一切忍阿修罗地的呢?

这也完全是由业所决定的。由于当初造了那种相应的业,所以法界自然安排就生在修罗界里,又因为福德较小的缘故,就成为了民众。因此,这一切都毫无紊乱,都是由业决定的,没有什么不公平。

即以闻慧,知此众生,爱著美味,住林树间,护此林树。非为众生,自活命故,非有悲心,为自利益身命因缘,护一切林。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一切忍阿修罗中。

他以闻慧了知,这类众生在从前的时候爱著美味,住在树林当中,守护着这片园林。然而他不是为了众生,只是为了养活自己,所以不是有悲心,只是想生活过得好。为了利益自己的身心性命,以这个因缘,他护持着这一片园林。这也只是一个擦边球的善法。以这个因缘,他身坏命终以后,就生在一切忍阿修罗的民众当中,一方面他可以享受福报,另一方面是一个畜生的身份。原因是他因地行善只是为了自己活命,没有悲心,或者利他之心,所以感得这种果报。这也看出因果丝毫不爽,是做了一点好事,有福德,但是在根本的心上只是一个私欲,不过出于正当手段,所以,他没有世间正见,就没法得到天人的果位,因果律安排就生在一切忍阿修罗当中。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