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陀摩睺阿修罗勇健阿修罗王,非法恼乱恶龙王等。具观察已,为利一切诸世间故,思惟观察,云何恶龙弊阿修罗,何因缘故,损减不胜?不作衰损,坏诸世间?

(“弊阿修罗”,就是撇阿修罗或者下劣阿修罗,像世俗人说的这个很撇、很差劲的。)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再来观察陀摩睺阿修罗勇健阿修罗王、非法恼乱恶龙王等。这样具体观察后,为了利益一切诸世间的缘故,又进一步思惟观察:恶龙和下劣阿修罗,是怎么样、以何种因缘,而导致力量损减、不能战胜?不能作诸损恼、破坏世间?


即以闻慧,知阎浮提人若修行正法,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及诸耆老。若王大臣,修行正法。尔时地神诸夜叉等,见彼恶龙恶阿修罗,欲行非法,坏诸世间,即向大海,至婆修吉龙王、德叉迦龙王等诸龙王所,说如是事。

他以闻慧知道,南瞻部洲的人如果修行正法,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及诸耆宿长老,并且国王大臣们都修行正法,那么那个时候地神诸夜叉等,见到恶龙和恶阿修罗想要行持非法坏诸世间,就会马上奔往大海,到婆修吉龙王、德叉迦龙王等的诸善龙王那里,跟他们讲说这个事情。


复告虚空诸夜叉号,说如上事。时虚空中诸夜叉等,闻诸地神说是语已,即以大身大神通力,生大嗔恚,口中出烟,乘空上行,往诣四天王所,说如是言:提婆天王,恼乱恶龙弊阿修罗,今欲破坏阎浮提中顺法修行孝养之人。

同时,他们也会将此事转告虚空中的诸夜叉等。当时虚空夜叉听到地神讲了这件事的经过后,就以他巨大的身躯和特大的神通力生起大的嗔恚,口里冒着烟,往虚空中上行,来到四天王那里,这样说道:提婆天王啊,那些恼乱恶龙和下劣阿修罗们,现在想要毁坏阎浮提中顺法修行、孝养父母等的那些善人,对他们进行加害。


阎浮提中邪见论师,见彼夜叉口中出烟,谓彗星出,言是阎罗王一百一子,不知乃是一百一大力夜叉。时彼世人,或有见者,有不见者。世俗相师说言,是阎罗王一百一子,不如实知,妄生分别。言彗星出;或言丰乐;或言饥馑;或言王者吉祥;或言王崩;或说兵起;或言不起;或言牛婆罗门吉与不吉;或言水旱灾异;或言某国凶衰;或言某国无事。虽作此说,虚妄不实。

那些阎浮提中的邪见论师,见到夜叉口中出烟,以为是彗星出来了,就煞有介事地说:这是阎罗王的第一百零一个儿子上天了!他不知道这是第一百零一位大力夜叉,他是因为忿怒而导致口中冒烟。当时有的人见到了,有的人没见到。世俗的相师们胡编瞎造地说,这是阎罗王的第一百零一个儿子,其实他们不是如实了知而说,而是虚妄地生出这些分别。比如,有的说是彗星出来了;有的说这是吉兆,今年将会有大丰收,人民安乐;有的说,可怜啊!今年天下将会发生大旱,颗粒无收,人们饱受饥馑之苦;有的说这是国王吉祥之兆;有的说这是国王要驾崩了,赶紧准备后事;又有的说今年会有战争;而有的说不会起刀兵的,这是和平之兆;还有的说牛婆罗门有吉祥的事,或者说不吉祥;有的说今年会有水灾旱灾等各种特异的灾难;有的说那个国家将会有凶衰;有的说某国不会有事。就像这样,这些占卜家们会作这样的说法。其实,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利等而随便瞎造的,都只是不真实的说法。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于恶龙恶阿修罗所行之法。彼以闻慧,见彼大身大神通力行使夜叉,告诸天众,说如上事。时四天王告夜叉曰:汝莫怖畏,汝莫怖畏,诸天尊胜,阿修罗众,怯弱下劣,何所能为?所以者何?阎浮提人,修行正法,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恭敬长宿,以是义故,我众增长,阿修罗弱,无所能为。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他就观察恶龙、恶阿修罗所行的法类。他以闻慧见到那大身大神通力的行使夜叉,去告诉天众,讲到了如上的事情。当时四天王就对夜叉说:你们不要害怕!不要害怕!诸天的力量尊胜,而阿修罗众胆小怯弱,他们干不了什么大事。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阎浮提人修行正法,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尊重长辈,以这个缘故,所以我们天众的势力得以增长,而阿修罗的力量衰弱,所以他们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时虚空神,诸大神通大夜叉等,闻天所说,欢喜踊跃,于彼恶龙阿修罗所,生大嗔恚。即下欲诣法行龙王婆修吉、德叉迦等诸龙王所,说上因缘。从空而下,一切身分,光焰腾赫。见是相者,皆言忧流迦下(魏言天狗下)。若其夜下,世人皆见;若昼下者,或见不见。下入大海,至彼法行大龙王所,说上因缘。

当时虚空神、诸具大神通的大夜叉等听到天众这样说,都很欢喜踊跃,对于那恶龙和阿修罗起了大嗔恚,随即就想下降到法行龙王婆修吉、德叉迦等龙王那里,给他们也讲说上面的因缘。于是他们又从虚空中下来,身体的一切部分都腾着显赫的光焰。见到这个相的人都说这是天狗下来了!如果是夜晚下来,世上的人就都能够见到;如果是白天下来,那就有见到的,也有没见到的。这些满身光耀的夜叉们降下来入到大海当中,到达法行大龙王那里,为他们讲说了上面的因缘。


见是相已,世间邪见诸咒术师,咸作异说。是相出者,或言丰乐;或言饥馑;或言王者吉凶;或言兵起;或言不起;或言人民丧殁;或言不死;或言牛婆罗门有吉不吉。虽作此说,不知业果,随相似说,无有真实。

见到火焰又从上而下,世间具邪见的诸咒术师们又开始作各种奇异的说法,有的说这是丰乐之兆;有的说是饥馑之相;有的说这预示着国王的吉凶;有的说这是要起战争的兆头;有的说不会起战争的;有的说真是可怜啊,今年要死好多人;有的说不会死的,这只是纯粹的天文现象;有的说牛婆罗门或者吉祥或者不吉祥,牛婆罗门总是在预测的范畴里。虽然他们有这样各种的说法,但其实他们根本不了知业果,只是按照表面的现象来作相似的说法,没有丝毫的真实性可言。


复次比丘,观忧流迦天火下者,复有因缘。忧流迦下,诸天欲行,宫殿随身,其行速疾,二殿并驰,互相研磨,令火炽焰,光明腾赫,从上而下。

再者,比丘观察天火降下还有另外一种因缘。所谓的天火降下,也是诸天想要飞行的时候,他们的宫殿也跟着一起飞起来,因为行动的速度极快,所以当两个宫殿并驰的时候,互相摩擦,就使得火焰炽燃,光明腾赫,这样从上往下,世人见到的时候就感觉是天火下来了。


世人见已,诸咒术师及占星者,作如是说:世间饥馑;或言丰乐;或言王者吉凶灾祥;或言国土安宁;或言荒坏;或言畜生疫病流行,民遭重疾;或言人畜安吉。无为诸世邪论,虽作此说,而不能知相之因缘,何以故?但随相说,不识业果故。所以者何?一切世间沙门婆罗门,若天魔梵,若阿修罗,不能如是知微细业因缘果报,不能思惟我此法律十善业道,唯除如来。

这个时候,那些吃行业饭的咒师和占星师们,就又做一套说法,说这是世间要发生饥馑的兆头;或者说这是丰乐之兆;或者说这是国王有吉祥或者凶灾等的预兆;或者说这预示着国土安宁;或者说今年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国土会荒坏;或者说今年畜生当中会流行疫病,很多人都会被感染;又有的说人畜都吉祥安宁,平安无事。就像这样,这些世间的邪论虽然作这种说法,却不能知道此种现象的由来。什么缘故呢?因为他们只是随着表面现相来说,根本不认识内在业果的法则,所以也就不知道是由什么因才出现这种果相的。那么这究竟是什么缘故呢?一切世间的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以及阿修罗,都不能如是地认知这种微细的业因缘果报,不能思惟我此圣法中的法律十善业道等,唯除如来,只有如来才知道这一切的缘起。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于空行大力夜叉,云何而得此大势力,能行天上,能至大海,法行龙王所?彼以闻慧,见空行夜叉大神通力入大海中,至婆修吉、德叉迦随顺法行大龙王所,说如是言:陀摩睺阿修罗,勇健阿修罗王,至一切观池,自观其身,如上所说。

再者,比丘了解业果,又观察空行大力夜叉为什么能得到这种大势力,上能行至天上,下能入到大海中法行龙王的处所?他以闻慧见到空行夜叉大神通力入到大海当中,来到婆修吉、德叉迦这些随顺法行的大龙王那里,这样讲道:陀摩睺勇健阿修罗王去到一切观池当中,观察他的身体等等,就像上面的情况那样作了说明。


时婆修吉、德叉迦等,诸大龙王,闻夜叉说,告夜叉曰:非法恶龙,我当呵责,令其折伏。我当于彼阎浮提中,降澍时雨,令阎浮提人,百谷苗稼,悉得增长,丰乐安隐。夜叉闻已,欢喜而去。

当时婆修吉、德叉迦等诸大龙王,听到夜叉所说后,就告诉夜叉说:这些非法恶龙,我会呵责他们,使得他们折伏。另外,我还要在阎浮提当中降下应时之雨,使阎浮提中的百谷庄稼都得以增长,人民丰乐安稳。夜叉听到以后,就欢喜地离去。


时大龙王,婆修吉、德叉迦诸龙王等,自庄严已,往至非法恶龙恼乱龙王、奋迅龙王,诸恶龙所,作如是言:汝行非法,好作众恶,我行正法,随顺众善。汝于我等,非为善伴。我今欲与汝斗,决其胜负。

当时大龙王婆修吉、德叉迦诸龙王等,庄严自身后,就去了非法恶龙恼乱龙王、奋迅龙王那里,这样说道:你们行的是非法,喜欢造恶,我们行持的是正法,随顺众善,你们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善友,所以我们现在要跟你们决一胜负。


时恼乱龙奋迅龙等,闻是语已,即起庄严,震雷耀电,霹雳起火,降澍大雨。

当时恼乱龙王、奋迅龙王等,听到善行龙王这样说,就马上庄严自身,发起雷震电闪,霹雳起火,降下倾盆大雨。


若阎浮提人,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及婆罗门,耆旧长宿,时婆修吉德叉迦龙王等,则得胜力,恼乱奋迅恶龙王等,破坏还退,令阎浮提雨泽以时,人民丰乐。

如果阎浮提人孝养父母,供养沙门婆罗门以及耆旧长辈,那么当时婆修吉、德叉迦龙王等就会得到殊胜的力量,从而获得胜利,而恼乱、奋迅等的恶龙王就会败退而归,这样就使得阎浮提风调雨顺,人民丰乐。


时诸咒师占星宿者,妄作邪说,言八曜等功德相故,二十八宿功德相故,是故依时降澍大雨;牛婆罗门力故,令天降雨,非余因缘。

当时诸咒师或者占星卜相之人就作一些虚假的邪说,说这是八曜等的功德相,或者二十八宿的功德相,所以应时降了大雨;或者说这是由于牛婆罗门力量的缘故,使得天降雨泽,而不是其它的因缘。他们都是在不了解业果的情况下,而作这种相似的说法。


若阎浮提人,不孝父母,不供养沙门婆罗门,不敬尊长,不行正法,婆修吉、德叉迦如法龙等,退没不如,时恼乱龙奋迅龙等,得大势力,令阎浮提雨泽不时,灾旱水涝,人民饥馑。

假使阎浮提人不孝养父母,不供养沙门婆罗门,不敬尊长,不行正法,那就会使得婆修吉、德叉迦等如法龙王法力不济,不能胜伏,败退而归,而那时的恼乱龙王、奋迅龙王等就会得到大势力,兴风作浪,由此就使得阎浮提境内风雨失调,出现很多干旱和水涝,粮食短缺,人民遭受饥荒之苦。


世间邪见咒术占星诸相师等,作如是说:八曜过故,时节过故,卦相过故。诸外道等,不识业果,不知以众人行恶,令国灾俭,更作异说,非如实见。

这时候,世间具邪见的咒术占星等相师就这样说:这是八曜过度的缘故,或者时节已过的缘故,再或者卦相已过的缘故,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形。这些外道不认识业果,不知道这是因为众人造恶而导致国家发生灾难,而作各种怪异的说法,这些都不是如实所见。


何以故?若天世间,若魔世间,若梵世间,若沙门婆罗门,非其境界,唯除如来及我弟子诸沙门等,闻我所说诸业果报,及余业报决定之相,非是余人能知此业。

这是什么缘故呢?无论是天世间、魔世间、梵世间、沙门婆罗门,业果都不是他们的境界,除了如来和如来的弟子们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能够了知。那么诸沙门等是如何了知的呢?他们是因为听闻了如来所说的业因果报,以及其它业果决定的相而认识的。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陀摩睺阿修罗所住之处。若如法龙王,婆修吉等,得大势力,非法者坏。陀摩睺阿修罗,住星鬘城,或住林中,心怀憔悴,光明威德悉亦损减,羞愧愁戚,自入其宫,作如是念:我今何时,能破诸天?

再者,比丘为了了知业果,就观察陀摩睺阿修罗的所住之处。如果如法龙王婆修吉等得到了大势力,而战败了非法者,那么陀摩睺阿修罗就会退败回来,或者住在星鬘城,或者住在园林当中,心怀憔悴,光明威德也都随之损减,他羞愧难当,内心愁闷戚苦,就自己进入宫殿当中这样想:我到底何时才能够破掉诸天呢?


时陀摩睺,思惟是已,即往罗睺阿修罗所,作如是言:阿修罗王,汝当强力,无得怯弱,不久我当破彼天众。罗睺阿修罗王,闻是语已,告陀摩睺勇健阿修罗言:汝莫愁怖,且自安意,不久我能坏彼天众,及其天主帝释天王。时陀摩睺勇健阿修罗王,闻是语已,复更欢喜,还其所止。

当时陀摩睺这样想了以后,就去罗睺阿修罗王那里,这样说道:阿修罗王,你有很强的势力,不能够怯弱,再过不久我就要破彼天众。罗睺阿修罗王听到这话后,就告诉陀摩睺勇健阿修罗王说:你不要忧愁恐怖,且自安心,不久之后我就能战败天众,以及天主帝释天王。当时陀摩睺勇健阿修罗王听到他这样说了后,马上就变得非常欢喜,很高兴地回到了他的住所。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星鬘城已,次观陀摩睺阿修罗王余地园林。彼以闻慧,观陀摩睺有异园林,纵广一万三千由旬。园林流池,众鸟异类,游戏之处,莲华浴池,凫雁鸳鸯,周遍庄严,欢娱受乐。

再者,比丘为了了解业果,在观察星鬘城之后,接着就观察陀摩睺阿修罗王的其他园林。他以闻慧观察到陀摩睺阿修罗还有另外一处园林,方圆一万三千由旬。园林当中有流池,这是各种异类的鸟儿游戏的地方,还有莲花开敷的浴池,里面充满了凫雁、鸳鸯等各种的鸟作为庄严,它们在其中欢乐地游戏。


其地住处,有七园林。一名云鬘林,二名常林,三名戏乐林,四名果常集林,五名风乐林,六名伎乐林,七名杂宝林,是为七种大林。陀摩睺阿修罗之所住处多诸众侣,以自业力,皆受富乐,悉满其中。

在这个地方有七处园林,它们分别叫做云鬘林、常林、戏乐林、果常集林、风乐林、伎乐林以及杂宝林,是这样的七种大园林。陀摩睺阿修罗的住处有很多伴侣,充满了他的住所,以他自身的福德力,使得他们都享受着富乐。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陀摩睺阿修罗受业报果,以何业故生于彼处。即以闻慧,知此众生,于前身时,作大施会,供养外道,行不净施,杂漏不坚,以种种食施于破戒杂行之人,心无正思。如是施已,命终生于畜生之中,受陀摩睺阿修罗身,以下中上业,所得乐报,亦下中上,因果相类。

再者,比丘为了了解业果,就观察陀摩睺阿修罗所受的这些果报。他是以什么业因而生在那个地方的呢?他以闻慧了解到,这类众生在前世时,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布施法会,专门供养外道,作不清净的布施,其中因为掺杂着烦恼,所以不坚实,他又以各种的饮食布施给破戒杂行的人,内心也没有正思惟。这样布施以后,命终就生在畜生类里,受了陀摩睺阿修罗的身,由于在因上有下中上各种的福业,所以他所得到的快乐果报也有下中上的三种差别,因与果是同类的。

从这里要了解到,我们行持善业的时候要有正思惟,他在前世的时候虽然作了大布施法会,但是内心处在愚痴的状态,行持各种不清净的布施,由于这种愚痴性,他就堕在畜生类当中,又由于布施也是一种福业,所以他今生具有大福报。因此,我们在因果上要极其严密地取舍,布施的时候无论是在意乐、行为还是境缘上都要处处作观察,使得布施的善行清净无染。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勇健阿修罗王业之果报,以何业报,得阿修罗王。彼以闻慧,见此众生,于人中时,喜作贼盗,偷窃他物,以不正思,施离欲外道,充足饮食。以是因缘,生阿修罗中。

再者,比丘为了了解业果,就观察勇健阿修罗王的业因果报,他是由什么业因而得到阿修罗王的果报呢?他以闻慧见到这个众生在人中的时候喜欢做盗贼,偷窃他人的财物,由于他内心没有正思惟,而布施离欲外道,使得他饮食充足,以这样的因缘,就生在阿修罗当中。所以,偷盗和不正思惟布施,就是感生畜生类的业因。


复次比丘,观陀摩睺阿修罗寿命修促。彼以闻慧,天眼观察,见阿修罗寿六千岁。于阎浮提中六百岁,以为陀摩睺阿修罗中一日一夜。如是寿命,满六千岁,少出多减,命亦不定。

再者,比丘观察陀摩睺阿修罗的寿命长短。他以闻慧和天眼观察,见到阿修罗的寿命为六千岁。阎浮提中的六百年,相当于陀摩睺阿修罗的一日一夜。这样的寿命满足六千岁,有多有少,寿量也不是固定的。


以善不善业因缘故,为畜生道业果所摄,于阿修罗为第二地。

比丘非常明了,此处的阿修罗,他的因上有善业和不善业因缘上的差别相,由此,他所出现的果报属于畜生道业果的范畴,然而他有一定的福业的量,因而他是处在阿修罗范畴的第二地。


观第二地已,随顺法行。观一切众生,顺法众生,法护众生,一切生死所摄众生,善业生于人天之中。恶不善业,生于地狱饿鬼畜生。

比丘观察第二地后,他起了随顺正法而行的心。他以简择智看到,一切众生,顺法众生,法护众生,这些生死所摄的众生,一方面如果行了善业,就会以此业力转生在人天当中,发生各种福乐的果报;如果造的是不善业,也会以此业力受生在地狱、饿鬼、畜生当中,受的都是各种不合心意的坏的果报。由此他在世间范畴中就看到了,善恶业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感果的相。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