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法诸饿鬼等,以法因缘,令身存立,而有势力。以何业故生于其中?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又来观察饿鬼世间。他以闻慧观察一类食法的饿鬼,是由于法的因缘而使得身体得以存活,具有势力。那是什么样的业因而生在里面呢?

彼以闻慧,见此饿鬼,于人中时,性多贪嫉。为活身命,为求财利,与人说法。心不敬重,犯戒无信。不为调伏诸众生故,说不净法。说言:杀生得生天福;强力夺财,言无罪报;以女适人,得大福德;放一牛王,亦复如是。以如是等不净之法,为人宣说。得财自供,不行布施,藏举积聚。是人以此嫉妒覆心,命终生于恶道之中,受于食法饿鬼之身。是人寻命,经五百岁。日月修短,亦如上说。

比丘以闻慧认识到,这类饿鬼在前世做人的时候,性情非常地悭贪、嫉妒。为了养活自己的性命,为了求得财富、利养而给人说法,心中没有敬重,犯戒无信心。他说法的动机不是为了调伏众生,而是想达到求财的目的,所以他就迎合众人的喜好,说一些不清净的法,比如杀生能够得生天的福报,以强力夺财没有罪报,女子给人能得大福德,放一头牛王能得大福德。诸如此类,给人宣说不清净的法。他以说法得到的财富供养自身,却不行布施,不断地储存、积聚,非常贪财。这个人以嫉妒覆蔽了自心,当他命终以后就生在恶道当中,受了食法饿鬼的受苦之身。这个人的寿命,在饿鬼界经自年五百岁,日月的长短亦如上面所说。

下面再来看,这种不净说法、骗取财利的罪行者,他在饿鬼界里受苦的情形如何呢?

于险难处,东西驰走,求索饮食。饥渴烧身,无能救者,犹如干木,为火所烧。头发蓬乱,身毛甚长,身体羸瘦,脉如罗网,脂肉消尽,皮骨相里。其身长大,坚劲粗陋,爪甲长利。恶业所诳。皱面深眼,泪流若雨。身色黤黮,犹如黑云。一切身分,恶虫唼食。蚊虻黑虫,从毛孔入,食其身肉。慞惶奔走。

这个罪行者,当他果位识成熟的时候,就落到了险难之处,以那种非常可怜的饿鬼之身,在东西各方面不断地驰走,去求取饮食。饥渴的火一直烧着身躯,没有人能够解救,就像干木被火烧的情形那样。它的确不是一种文学的形容,实际上身体里真的有火焰出来,而且烧内脏、烧身躯。

再者,饿鬼的相貌极不悦意。那是怎样的情形呢?他的头发蓬蓬松松地耷下来,身上的毛很长,身体瘦弱,能够看得到那些脉像罗网一样,没有脂肪、肌肉,皮和骨相连,身体高大,非常地坚硬、丑陋、粗鄙,指甲很长、很锋利。这就是被当初贪嫉等的恶业所诳骗,也就是,他误以为这样做是在利益自己,没想到被骗掉了,短暂的人生过后才发现,这种业是真正骗自己的大怨家。当时以为这样做有利益,直到被骗以后才发现,整自己最惨的就是这个恶业。这时候他面皮发皱,眼窝深陷,泪流若雨,经常伤悲自己的命运,到处都找不到吃的、喝的,在哀号当中就这么度过。身色就像黑云一样暗。身体的一切部分有好多恶虫在咬食,蚊虻等黑虫从身体的各个毛孔钻进去吃他的肉。由于身体有这么多虫在吃,是一种深重的病态,所以他非常苦,心情慞惶地到处奔走。

以上就是食法饿鬼的苦状。他实在是苦得不得了,不像人生了恶病躺在床上还有那种安稳,饿鬼身体所受的苦太大了,使得他一时都安住不了,到处奔走,想找到一点饮食,身心好舒服一些。

若至僧寺,或有人来于众僧中,行二种施。因此施故,上座说法,及以余人,赞叹说法。此鬼因是,得命得力,命得存立。

由于他过去在佛法里有一点因缘,所以经常跑寺院。每当有人在僧众当中行财施、法施或者财施、无畏施两种布施,由于布施的缘故,上座就来说法,其他的人也赞叹说法,这个鬼沾了一点光,因此得了命、得了力。也就是,以当时这种法的福德力的加被,他感觉身体又恢复了一些体力,又能活着了。就像这样,他常常要往寺院里奔的。

乃至恶业,未尽不坏不朽,终不得脱。若业尽得脱,从此命终,由前世时以种种心造种种业,处处受生。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

一直到恶业的功能没有消尽之间,终究脱不了这样的饿鬼身,如果这份业已经报尽了,他就能脱出鬼身。然而前世以各种的心造了各种的业,他还要在六道的各个处所里受生。其中,得到人身是非常难的,就像海底的盲龟百年上升一次,要遇到在广阔大海上随风漂荡的轭木的孔隙,那是极其困难的。

若生人中,常守天祀,祠婆罗门,杀羊祀天,作咒龙师,不得自在。常依他人乞求自活。恶业因缘,还堕地狱,以余业故。

假使有幸生在人中,他所作的工作也是常常守卫天祀,祠婆罗门,或者杀羊祭天,做咒龙师(就是念一些咒去咒龙),不得自在,他就是这样的业。他常常依靠乞求他人来活命。他由于杀生等的恶业因缘,比如杀羊祀天等等,还要再一次堕入地狱。以余业牵制的缘故,就是那种业力一旦来的时候,他身不由己,还是作这些恶行,进一步就又堕下去了,所以业的循环非常可怕。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于食水诸饿鬼等,以何业故,而生其中?

对业果的认识,要由详审地观察来发生,此外别无途径。而且观察的要点是要联系因和果,也就是,对于六大众生界之一的饿鬼世间,要具体详审地去看因是什么,果是什么,以这个因导致什么果,那个果是由何因而来,以至展开到三世的一个非常宽广的流程上去观察,由此会对于业果的相状发起真实的确认。而这个,就是成为发生道德行为的依据,成为发生出离心和大悲心的基础。因为有这么重大的意义,比丘还是很细致地继续作观察。

现在比丘观察一类食水饿鬼,到底是以什么样的业行,被那股力量牵制着而受生其中,要去领受那样的报应呢?现在循着这样的理路,我们也应当思惟:这个食水饿鬼的苦难由何而来呢?说是由业所感,具体的情形如何呢?以此业的作用力,在他受报的一生以及未来的多生当中,状况又如何呢?就像这样,比丘发起了对缘起的追索、探求。他首先观察前世的业行,再观察此生的报相,末后观察来世的流转。

一、前世的业行

彼以闻慧,知诸饿鬼,于前身时,恶贪覆心,麴酿酤酒,欺诳世间。加水灰汁,或沈蚓蛾,以惑愚人。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持禁戒,不听正法,不行正法。复教他人,令行恶贪。见作随喜,作已不悔。

观察因时,我们要追溯到他前世的心识状态,那是业的发动者。也就是,前世时他被一种不好的贪烦恼,也就是恶劣的私欲蒙蔽了自心,为了谋取暴利,满足各种的欲望,他走上了非法的黑道。当时他做酒生意,以酒母为原料酿酒,以狡诈的手段欺诳世人,比如会在酒里加水,或者加灰汁,来增加份量,骗取更多的钱;或者在酒里沉下蚓蛾等,来欺诳愚人。

接着要看,由于他一直被这种恶劣私欲所蒙蔽,善行上不行,恶行上自作教他、见作随喜,这样可以看到,他一生当中,以恶贪为主造的黑业是非常地浓厚。

所谓“断绝善行”,是讲贪烦恼的危害。要知道,一个贪烦恼,也足以使人陷在非常狂乱的作为当中,那种强大的邪心的力量完全困锁住了他,让他漠视因果,不会去做任何的施舍奉献,不去励力地修集福德,也不会去守持身口意的禁戒,对于正法没有兴趣,不去听,也不去修。反面,以他的这种邪慧和邪的主意,他会劝导别人:你应当这样地利用一些手段,来骗取钱,能够快速致富。这样子教唆别人,以恶劣的行径来满足私欲。而且见到别人这样做的时候,会鼓励说:你做得太棒了……这种方法是非常有效的,你看看能赚多少,还可以这样改进一下,更加能够快速致富等等。像这样,对于这种恶行起随喜之心。而且做了以后,根本没有后悔,他不认为这是恶。

总之,以这样的邪的业果愚无明作为总司令,以邪的欲作为推动力,由此发展出自作教他、见作随喜的各种的邪行,之后又以爱取不断地滋润,这样使得他那一世恶贪为主的恶业非常地深重。

二、此生的果报

如是恶业,身坏命终,生于食水饿鬼道中。

那么那一世做人的寿命很快穷尽,以他的恶贪重业的推动,果位识很快成熟,以这个果位识的变现力,就出现了那一世食水饿鬼的根身、器界。此后恶贪的业作为放映者,将在漫长的时间中,一直不断地放出如下的果报:

常患饥渴,焚烧其身。走于旷野险难之处,惆慞求水,困不能得。其身状貌,坚涩可恶。如焦卤地,身破裂坏。举体炽燃,长发覆面,目无所见。饥渴烧身,走趣河边。

那一世的根身、受用、环境,都是由业所感,他身不由己。也就是,当他一堕到了饿鬼界,在那么漫长的命运当中,一直都是内在有饥虚、焦渴的火烧着身体,这种都是业报的火,自然没法摆脱。就像人间有些病人,整天好像身体被烧一样的,那饿鬼界实际是更剧烈的这种苦。之后他被饥渴所迫,奔走在旷野险难的地方,到处去求水。但是那种境况就是非常匮乏的,没有什么希望的。所以,他的心一直处在一种伤感、失意、彷徨、疑惧的状态中,非常地害怕得不到,或者怀疑能不能得的到,是这种灰色的心态,没有把握的。那么实际上得到的几率极小,前途渺茫的。那么他这样奔走求水的时候,由于被业力所控制,到处都受困而没办法得到。

再看他所得根身的状况。坚硬粗涩,令人厌恶,就像干焦的地面四处龟裂那样,身体到处都是开裂。而且他全身炽燃,长长的头发覆着面部,也没办法修理,导致眼睛都看不到外面。饥渴烧着身体,他驰走着趣向河边。

若人渡河,脚足之下遗落余水,泥垢垂渧,速疾接取,以自活命。若有余人,在于河侧掬水施于命过父母,则得少分。以是因缘,命得存立。

假使碰到有人渡河,脚下滴了一些有泥垢的垂水,他就赶紧接取来喝,以这么一点来济活性命。假使有人在河边,手捧着水来施给过世的父母,他也能沾光得到一点,以这个因缘能得到生命的延续。

若自取水,守水诸鬼,以杖挝打。身皮剥脱,苦痛难忍,哀叫㘁哭,走于河侧。

如果他自己去取水,水边有很多守水的鬼卒,就用木杖狠劲地锤打他,打得身上的皮都脱开来了。他疼痛得没法忍受,悲哀地号叫,奔驰逃在了河边。

以作恶业,自诳身故,业系不尽,故使不死。乃至恶业,不尽不坏不朽,犹不得脱。

“自诳”,就是指过去起恶贪的业蒙蔽了良心。实际欺人即是欺己,自己在最初的时候,也会感觉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能骗人,但久而久之,串习得多了,心就蒙蔽了。就像说妄语一样,最初的时候怕被看穿,说惯了之后没有什么自觉,也没有什么惭愧的,说明他已经被蒙蔽了。那么同样的,这个恶贪一开始他也感觉是不能做的,不能骗人,但是久而久之,恶贪就占了主导地位。由于这蒙蔽良心的缘故,当然这个业就结紧了,死后就转在饿鬼当中。那么直到业系的势力没有消尽的期间,他在这个身份上是死不掉的,乃至业的功能没有耗尽、消亡的期间,是脱不出这种报应的。

三、来世的流转

业尽得脱。从此命终,业风所吹,流转生死。人身难得,犹如海龟遇浮木孔。

经过了千万年的受报,当那个恶贪为主的恶业的势力耗完了,他就在饿鬼界死掉。从那里命终后,未来的命运,唯一地随着业风吹逐,来决定在哪处受报。赖耶中有无数的业种,多数是不清净的,那么以这样的业种依次成熟,就会在一个一个生处里受生,使得他在生死当中一阵一阵地流浪。

而在这当中,要得一个具福德的人身,是相当难的。这种难得,就像海龟值遇海面上随风四处漂荡的浮木的孔洞一样,极其难得。就像常说的,堕到恶趣里死掉的,再转恶趣身的数量,那就跟大地土一样地多,而得人身的,跟指甲上土一样地多。从这里可以看到,一次失掉了人身,堕到鬼道之后,百千万劫难恢复的,后面会继续地随业而落到地狱、饿鬼、旁生,乃至修罗等当中,而且那个次数都是以百千万来计的。

若生人中,生于边地,贫穷困厄。无有林树,无水浆处,而依住止。常患焦渴,恒困热病,昼夜常渴。以余业故,受如是报。

在那样的不可计数的时间里,他受尽了各种不好的身。假使得到人身,会不会命运就很好呢?其实即使得人身,也都是一个苦难之身。

从环境、根身各方面具体观察的话,那个恶贪的势力,仅是残余的那一部分,还会发生这么大的苦报。也就是,无可止住地将会生在边地,闻不到正法。因为他当初对正法就是这种态度,不听不闻,所以到了现在,一种邪性它还是起作用,使得他自然会远离正法之地。再者,由于恶贪的缘故,不修福德,现在没福报的,所以他的遭遇就是一辈子非常地穷困,住在那种荒漠等的地方,没有树林,没有水浆,就那样待过一生。而且那一生有很大的病苦,他常患口干焦的病,恒时都困在非常炎热的热病当中,昼夜都是干渴。这是由于当时恶贪的余残业种成熟的缘故,就出现这种同类的果报。

复次比丘,知业果报,观饿鬼世间。彼以闻慧,观有诸饿鬼,名阿赊迦,以何业故,而生其中?

比丘为了具体认识饿鬼界的业果情形,再来观察一类悕望饿鬼,他是由什么业而受生其中的呢?

观察业果有两个要点:一、具体化认识业、果;二、断定二者的关系。由此能确认业果法则。

观察从两方面入手:一、因行;二、果报。

一、因行

悕望饿鬼是一种果报,他必然由相应的因而来。由此要追溯到前世,认识当时是什么样的等起,以此的驱使发生什么业行,这样就认识了因行。

彼以闻慧,知此众生,嫉妒恶贪,自覆其心。

比丘以闻慧认识到,在最初位,这类众生被嫉妒恶贪蒙蔽了自心,也就是良心被遮蔽,而恶心占主导地位。

所谓“嫉妒”,即是徇自名利,不耐他荣。即为了自身得到名利,不能够忍受他人圆满,也就是见他光荣,就眼红、吃醋。“贪”,是染著诸有及有具。以欲界来说,就是贪著欲有,即贪著欲界的色声香味触五欲,以及发生五欲受用的资具。贪是一种私欲,损人利己,它就是恶。一旦私欲膨胀,对他人的财物等,也会占为己有。

由于这样的嫉妒恶贪的烦恼,就驱使发生以下的邪行:

见他善人,因得少物,卖买价直,不以道理,欺诳取物。作已随喜,不生悔心,亦教他人,令作此恶。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持禁戒。心无诚信,不顺正法。其心粗犷,不可调伏。不亲善友,常怀嫉妒。

具体来说,见到其他善人得到一些财富,他就眼红,舔着嘴唇,咽着口水,一心想获得。比如看到别人有了房子、车子、票子,吃穿住行各方面都很高档,那不能忍受自己是很寒酸的,为了财利他就不择手段。也就是做买卖时,不讲世间的道理,而是运用欺骗的手段来谋取暴利。做完后他很兴奋,就随喜自己的恶行,认为这次做得是很聪明,一次性就赚了几百万了。做后没有丝毫的追悔,还教唆别人说,“你这样做才能赚很多”。这样子就是在推行盗窃的行为。

他的心术已经不好了,越来越邪。而善恶是相克的,一旦嫉妒恶贪发展得深了,必然障住各种的善心。就像布施,他是一毛不拔,丝毫不肯舍出去。而且不修福德的,凡是什么让自己吃亏或者利益别人的事,是绝对不肯做的。而且认为,“这世上哪有什么道德、什么因果?想要,都可以用我的心机来得到,什么都是可以自由放任的!”这样子,他对于自心上的贪嗔、邪见,口里的妄语、绮语、两舌、恶口,身上的杀、盗、淫不作戒除,这样就不持禁戒。再者,平常他随便乱打诳语,不会有什么诚信,一心就是以骗人为庄严。这样心已经偏邪了之后,没办法再随顺正法了,久而久之,心发展得越来越粗犷,不可调伏。而这样的邪心,现行一次就会加重一次,那么在他一生几十年里都是这种心的话,当然最终的心是非常可怕的,它就已经邪恶成性,积成了极重的恶贪的业。

再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他心中的这种恶的习性已经非常深重的时候,导致他会有非常大的心理障碍,没法亲近善友,总是离得远远的;反面,却是一见到他们有什么光荣,就任运起嫉妒心,或者一见到他们圆满的时候,非常吃醋。就像这样,实际因位已经成了一个饿鬼的心态。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