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正法念处经卷第十五

地狱品之十一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黑肚处,是彼地狱第六别处。

再者,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又再观察阿鼻大地狱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别之处,叫做“黑肚处”,是阿鼻大地狱的第六差别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若何等人,取佛财物而自食用,不还不偿。不信彼业,而复更取,复教他取。为作住持,或施佛已复还摄取,或他与物令使施佛,而自食用。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黑肚处,受大苦恼。

比丘继续观察: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闻了解到,如果谁取了佛的财物自己享用,不作偿还,他不信业果报应,又去取用,还教别人取用。做住持的时候使用特权,已经供佛的东西又取回来私用,或者别人委托他供佛的东西,留给自己吃用。他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恶处,生在黑肚处地狱里,受极大苦恼。

所以这里特别要注意,三宝物是极其深重的对境,如果私用、滥用,都是堕阿鼻地狱的因。比如别人委托你供佛,你不去供,而是自己吃掉、用掉,随便乱来,果报就非常大。这里只说到供佛物,法物和僧物也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关键是一开始就要学因果,否则非常危险。凡夫的秉性就是肆意而为、随心所欲,喜欢顺着习气来,这在三宝门中尤其可怕。目前很多人都在发心做事,如果一点不懂因果,完全按自己的想法来做,那在明眼人看来真是太可怕了!所以现在就要励力忏悔,不要等到恶业成熟,那时就晚了。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像前面所说那样,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的一切苦,这里全部都要受,而且百倍地加重。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饥渴烧身,自食其身,食已复生,食已复生。如是无量百千亿岁,食已复生,生已增长两重受苦,饥渴苦恼。于彼恶业,所受苦恼,百倍更重。

还有厉害的,那里的罪人饥渴时时焚烧着他的身心,被饥渴所逼,他吃着自己的身体,吃了又生,吃了又生(由于过去私用供佛之物,无法消受,以这个所欠的业债,自然感现饥渴烧着身,而且不断地吃自己的身体来还报)。像这样,经过无量百千亿岁,吃后又生,生后又增长饥渴烧身和自食其身的两重苦受,一直处在饥渴的大苦恼中。由彼恶业所受的等活等七大地狱的苦恼,一百倍更重。

由于他过去肆意妄为,取供佛物自己享用,以为占了便宜,却没想到无量百千亿年中,要在地狱里受这么大的苦报。所以因果非常可怕,看上去只造了一点点恶,结果就变出无量的果报来。既然如此,何必自讨苦吃呢?

自作苦恼,还自押身。

自己过去做非理的业,造出的苦报钳制着自身,无法摆脱。

彼人如是自食身肉,处处驰走。既如是走,有黑肚蛇,如黑云色,执彼罪人,从足甲等,稍稍渐啮,合骨而食。食已复生,生已复食,食已复生,如是久时,以恶业故,如是被食。以彼罪人食用佛物,诸福田中,佛福田胜,损佛物故,如是受苦。

那人这样吃自己的身肉,到处奔走。他正奔驰的时候,出现一条黑肚蛇,颜色就像黑云一样,缠住罪人,从他的脚趾甲等开始逐渐往上咬食,连骨头也一起吃掉。吃完了又生,生了又吃,吃了又生,就像这样,以恶业力故,在长久的时间里,罪人一直这样被咬食。因为他过去享用佛物,而在诸福田中,佛福田最殊胜,以损佛物的缘故就要这样受报。

所以,我们做事要有特别重的因果观念。如果自以为是地认为没有业果,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就非常危险,一犯就是很大的业,时时都是往地狱的险境里奔。这还不像醉酒开车,最多只是撞得车毁人亡,害你一世肉体的生命。与之相比,业果愚不知要危险多少亿倍,会害掉你无量亿世的生命。它就是恶趣的根源,就是拉我们去地狱、毁掉我们法身慧命的元凶,所以千万不要执迷不悟!

既得脱已,入焰铁地,佉陀罗炭火炎相似。入彼地中,一由旬量。彼人入火,无量百千亿岁煮烧,复更增长,如是极煮。

在脱离黑肚蛇以后,他又入到一处焰铁地中,那里的佉陀罗炭就像火焰一样。也就是,它看起来像平常的黑炭,实际上跟炽燃的火焰一样。焰铁地有一由旬的量,罪人一进去,就入在大火中,无量百千亿年里一直被烧被煮,火焰又不断地增长,烧得越来越旺,这样极度地烧煮。

若得脱已,望救望归。彼处复有阎魔罗人,以焰铁钳钳取其身,置铁镬中,煮之极熟,如大小豆。烧煮转捩,若浮若沈,受坚鞕苦,第一恶苦。如是苦恼,不可譬喻。一切三界,因果相似。

如果脱离了焰铁地后,罪人希望得到救度。但是那里又有阎魔罗人,用火焰的铁钳夹住罪人的身体放在铁镬中,煮得极度烂熟,像大大小小的豆子。罪人在里面不断旋转、折捩,有时上浮有时下沉,受坚固难拔、第一凶恶的大苦。这样的苦恼极大,没有相似的譬喻来形容。实际上,一切三界的因相和果相,是以相似的方式而显现的,造如是因就感得如是果,不会出一点差错,大家要明白这一点。

彼人所受地狱苦中,百分千分歌罗分中,不及其一。如是苦恼,百千势力,第一苦恼。大海所漂,自业果证。乃至作集恶不善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罪人所受的地狱苦中,其他的苦百分、千分、歌罗分不及其一。这样的苦恼有百千种势力,是第一重的苦恼。他被业的大海所漂,是因为自己过去造了恶业,就要这样来证实它的果报。乃至所作集的恶不善业的势力没有完全消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出苦。

若恶业尽,于彼黑肚地狱之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千二百世,生于食屎饿鬼之中。若得脱已,于七百世,生于食吐畜生之中。既得脱已,难得人身,如龟遇孔。若生人中同业之处,作食屎等邪见外道。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要知道,因果的惩罚是很厉害的。在受了极其深重无边的大苦后,恶业的势力消尽了,才从黑肚处地狱中脱出。脱出以后,还要一千二百世生在食屎饿鬼当中,吃屎来活命。过去以私心享受佛物,现在做了饿鬼就被罚吃屎,可见这种业很重。了解到这一点,我们在解大便的时候,应当多念一点观音心咒,利益那些食屎饿鬼。

以业重的缘故,他还要继续受报。也就是,如果从饿鬼中脱出,还要七百世做食吐畜生,专门吃人吐弃的东西。脱离畜生以后,也很难得到人身,就像盲龟值木那样难。前世善业力成熟的话,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也是做食屎等的邪见外道。这类外道认为,要吃屎等的不净物才得解脱,见解和行为就这么颠倒。这就是私用佛物恶业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身洋处,是彼地狱第七别处。

再者,那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又继续观察阿鼻大地狱处。他见闻了解到,还有特别的一处,叫做“身洋处”,是这阿鼻大地狱的第七差别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有人行恶,取法财物,而自食用。作而复集,业业普遍,作业究竟,复教他作。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身洋处,受大苦恼。

这时比丘又思维: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闻了解到,有人造恶,取了法宝财物自己享用。(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都在犯,本来是供养法宝的财物,比如印经书或者庄严法物等等,自己擅自使用。)他一做再做,当业达到普遍究竟时,就结成了业力。不但自己做,还教别人做。他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恶处,生在身洋处地狱里受大苦恼。“洋”,就是消洋、融化。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是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的一切苦恼,这里全部要受,而且一百倍更重。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有二铁树,皆悉焰燃。恶业风吹,迭互相合。彼地狱人在二树中,极势相触,如多罗叶。机关压拶,身体消洋。

还有厉害的,就是那里有两棵铁树,都是火焰炽燃,恶业的风一吹,两树就合起来,地狱人被夹在中间极度地摩擦,就像多罗树叶一样。以这样猛利地压榨,他的身体全部消解融化。为什么呢?因为那两棵树极度地燃烧,都是火焰炽燃,而且极度地碰挤、压磨,罪人的一切身分自然被压解、火烧,最后全部消融掉。

要知道,法宝是一切众生的安乐之因,所以法的财物是非常重的境。如果擅自使用法物,把这本来用于滋长有情法身慧命的资源,吞吃在肚子里,用在自身上,这个债怎么偿还?比如十块钱拿去印经书,再流通出去,看的人就能增长很大的善根,由此源源不断地出生果利。一旦私自享用这个钱,前面这些利益根本没办法产生,因果上的亏欠太大,不是两树这样拶磨、消融,不足以偿还业债。他还不是一次受报,要不断地挤压、烧燃,再完全消融掉,要无数次地这样受报才能还清业债,所以业果实在太可怕了!

特别是现在这一代人,从小受世间邪教的熏染,普遍认为这世上没有因果律,没有地狱,可以肆意地造恶,随便乱来。而且自我意识特别强,对他稍微严格一点,比如要他持律仪、信因果,就起很大的反感,认为限制了他的自由,还说现代社会要扔掉这守旧的一套。这样检查下来,身口意三门不晓得造了多少地狱业因。尤其在三宝门中一点不顾忌的话,那将来不晓得要堕在多么深的地狱里了。

又复更生,生已复拶。两树直来,两边拶身,受大苦恼。如是蹉捩,消洋堕地。

这样被压解融化以后,罪人又生出完整的形体,然后再度被拶磨。两树直接撞过来,从两边压挤他的身体,由此感受极大苦恼。就像这样,他的身体折裂、破碎,消洋而堕在地上。

彼有铁鸟,金刚恶嘴,在彼树上,啄罪人头,啄已上树,数数如是。罪人头破,啄眼而食。罪人唱唤,悲啼号哭。复食其眼,破其头已,而饮其脑。既饮脑已,次劈其心。既劈心已,而饮肉血。彼既饮已,次食其肠。既食肠已,次食其胃。既食胃已,次食熟藏。食熟藏已,次食其髋。既食髋已,次食其髀。既食髀已,次食其胫。既食胫已,次食足趺。食足趺已,次食足指。彼人如是受坚鞕苦。于长久时年岁无数,百年中数亦不可尽,无少相似。

这时,有长着金刚恶嘴的铁鸟从树上飞下来,啄罪人的头,啄完再飞回树上,不断地这样做。它啄破罪人的头以后,又啄食里面的眼睛,罪人痛得大声唱唤,悲啼号哭。铁鸟又啄食他的眼睛,啄破他的头后喝里面的脑髓,喝完脑髓再劈开他的心,劈开心再吃他的血肉,吃完血肉再吃肠子,吃掉肠子再吃胃,吃掉胃再吃熟藏,吃掉熟藏再吃髋骨,吃掉髋骨再吃髀骨,吃掉髀骨再吃胫骨,吃掉胫骨再吃他的脚背,吃掉脚背再吃他的脚趾。就像这样,罪人受坚固难拔的大苦。在长久的时间里,不可计数的年岁中不断地受苦,一百年里所受的苦数算也算不尽,没有少分与之相似的苦相。

今说少分。如大海中取一掬水置于异处。如是所说,唯说一分。彼恶业人,如是长时受坚鞕苦。如是乃至作集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现在只是说苦相的少分。就像从大海中取出一捧水放在别处,这一捧水与大海的量相比,非常少,同样,言语所说的只是一点点,没办法说尽全部恶的果报。就像这样,只取其中的一分来说。这个恶业人这样长时受坚牢难忍的大苦痛,乃至所作集的恶业的势力没有完全消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出苦。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一千世,生于食唾饿鬼之中,有命而已。第一饥渴苦恼烧身。彼处若脱,生畜生中而作大鱼,在大海中醎水之处,常在大海水中而住。谓那迦罗,若摩伽罗,若作大龟。常患饥渴,醎水中行经一千世。

直到恶业的势力穷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脱出以后,还要一千世生在食唾饿鬼当中,吃别人吐弃的唾液活命,他断不了气,只是有命而已。他时时都被第一重的饥渴之苦烧身。从这里脱出后,还要生在畜生中做大鱼,生在大海的咸水之地,常常在大海里安住,比如做那迦罗、摩伽罗或者大龟。常常被饥渴的苦逼恼,要在咸水中过一千世。

有些旁生的确很可怜,生在咸水水域,又饿又渴,根本没什么吃的,这都是过去盗用法物的果报。

既脱彼处,于过去世有人业熟,若生人中同业之处,所在国土,二王中间疆界之处。彼二国王,常共斗诤。彼人财物聚集得已,为他所取,王罚而取。既夺取已,狱中守掌,饥渴烧身,从他得食,受极苦恼。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脱离畜生以后,有人过去世的善业力成熟,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所在的国土也是两国中间的疆界,这两个国王经常为了疆界而打仗。因此,他辛苦聚集的财物会被人掠走,或者被国王惩罚而取走。不仅财物被夺,还被关押在监狱里看守,饥渴烧着身体,只能从别人那里得饮食,感受极度的苦恼。这就是盗用法物恶业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梦见畏,是彼地狱第八别处。

再者,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又观察阿鼻大地狱处。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异之处,叫做“梦见畏”,是这阿鼻大地狱的第八别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若何等人于多比丘众聚和合欲食之食,取而食之。令彼众僧不得饮食,身受饥苦,不得念善,不得坐禅,心不寂静。彼恶业人,取僧现食,取已不忏,心不生悔,复于僧食喜乐欲取,复教他人,心生随喜。业业普遍,作业究竟。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梦见畏处,受大苦恼。

比丘又思维: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闻了解到,如果有人对于诸多比丘聚合时要吃的食物,取了私自食用,令僧众得不到食物,身体感受饥饿,不能念法,不能坐禅,心不寂静。这个恶业人取了僧众现前要吃的食物,取后不忏罪,对造罪不生追悔心,对于僧众的食物欢喜又想取用,还叫别人取用,对此心生随喜。当业业普遍、作业达到究竟之时,他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地狱的梦见畏处,感受极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复有胜者,一切众生不知其名,彼大苦恼,皆悉坚鞕,甚切难忍。

所谓的苦,就像前面所说,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中的一切苦恼,这里都要受,而且一百倍加重。还有厉害的,一切众生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它,那里的大苦恼十分坚鞕,极度逼切难忍。

所受苦恼,自业所起。今说少分,如海一渧。

所受的苦恼都是自己业力所起,现在只说一点点,就像大海中的一滴。

如人梦中,所见不实,此地狱中,所见如梦。见有恶人,甚可怖畏。彼人手执种种器杖,若枷若杵,取地狱人、恶业行人,置在铁地,坐铁函中。以热铁杵,捣筑其身,并骨碎散,如蜡蜜块。

就像人梦中所见的事物都虚假不实,地狱里所见的也都像梦一样。所谓“他世现行犹如梦”,由过去的业力成熟,忽然就到了地狱,就跟梦里所见的一样。那里有非常可怕的恶人,手里拿着各种器杖,或者枷锁或者铁杵,取了这个地狱人、恶业行人放在铁地上,坐在铁函当中,以炽热的铁杵捶打他的身体,连带骨头都碎散了,像蜡蜜块一样。

又复更生,生已棒打,破坏碎散。是彼恶业,作集势力,受彼果报。

打碎了又聚成完整的形体,然后再次棒打,打得粉身碎骨。以他过去恶业的作集势力,就要这样感受果报。

若脱彼函,所受苦恼,复入铁林。自业道行,入彼铁林,一切身分,分分析裂,劈割令散,堕铁床上。彼恶业人,一切身分皆悉破坏。

在脱离铁函所受的苦恼后,又入到一处铁林中。随自己的业力而行的缘故,进入铁林后,身体的一切部分都被一分分地析解、碎裂,劈割分散,然后掉落在铁床上。就像这样,那恶业人身体的一切部分都被破坏了。

若脱彼处,望救望归,处处驰走。复雨铁刀,劈割其身。一切筋脉,断绝破坏,唯有骨网,无有少肉可停蝇处。皮骨筋连,唯是骨网。更复雨铁,劈裂破碎。悲苦唱唤,啼哭而走,处处驰走,而不得脱。自恶业起,不善业起。

如果脱离彼处以后,罪人希望得到救度,他到处奔走。天上又降下铁刀雨劈割他的身体,一切筋脉遭到断绝破坏,只剩下一具骨头,连停一只苍蝇的肉都没有,全被割掉了。他的皮骨连着筋,只有一个骨网。又再度降下铁雨,劈裂破碎。罪人悲哀地号哭,处处奔走而不能解脱。这种大苦全是自己的恶业所致,是不善业所起。

乃至作集不善恶业未尽未坏,极急烧煮,一切身熟,破灭坏烂。不善业故,长远时受,不得解脱。

直到他所造集的盗取僧众饮食的恶业势力没有穷尽坏烂之间,一切时被极度猛急地烧煮,一切身分烧熟、破灭、坏烂。由不善业的缘故,长久时中一直这样受苦,无法解脱。

若彼恶业一切受尽,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一千世,生食疮汁饿鬼之中。若脱彼处,于五百世,生畜生中,常有石堕压拶之处。身如苇等,受大苦恼,因此致死。

直到那恶业的果报一切都受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脱出以后,还要一千世生在食疮汁饿鬼中,吃脓血等来活命。脱离饿鬼处以后,还要五百世生在畜生中,生在常有石头掉下来压逼的地方,身体如苇等,受极大苦恼,由此导致死亡。

彼处得脱,若生人中同业之处,常贫常病,为他所使。旷野险岸饶沙之处、草稀之处、无草之处、无水之处、离泽之处、常怖畏处,恶国土生。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脱离畜生以后,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也是常常贫穷多病,被别人指使,没有自由。生在旷野险岸有很多沙的地方,或者草稀少的地方,或者没有草的地方,或者没有水的地方,或者远离水泽的地方,或者常常充满恐怖的地方,在这样的险恶国土里出生。这就是盗取僧众饮食恶业的余残果报。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