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曰身洋受苦恼处,是彼地狱第九别处。

再者,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继续观察阿鼻大地狱处。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异之处,叫做“身洋受苦恼处”,是阿鼻大地狱的第九别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有檀越家,常有好心,正信成就。恒于病人,于出家人,为差病故,与其财物。如此财物,随何病人,令得病差。而有恶人,贝声行人,内心不善,离善知识,远无漏道,被服袈裟,而是大贼,食彼供养病人财物。用已不忏,心不生悔,不还不偿。复教他人令住随喜,而复贪取。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在身洋受苦恼处,受大苦恼。

比丘又思维: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那里呢?他见闻了解到,有施主家常常有好心,具足正信,为了病人或出家人能治好病,恒时对他们提供财物作帮助。这些财物无论给哪个病人,都成为他病愈的资具。而有恶人、贝声行人,外在修梵行,内心却不贤善,远离善知识,远离无漏的道,穿著袈裟,其实是个大贼,他私自享用供养病人的财物,取用后心不忏悔,也不偿还。不但自己这样做,还教导别人,让别人也住在随喜当中,再度以贪心取用。那人以这个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就堕在恶处,生在地狱的身洋受苦恼处,感受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像前面所说,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的一切苦恼,这里都要受,而且百倍地加重。

复有胜者,彼地狱处,一由旬量,热沸铁树,彼树焰燃,恶业所作。彼地狱处,有热焰石,金刚相似,触甚坚鞕,百倍焰烧。如是火树,炽然极高。树根下处,彼地狱生。

还有厉害的,在那地狱处一由旬的范围里,有热焰沸腾的铁树,那铁树烈火炽燃,是罪人的恶业力变现的。那地狱处还有一种炽热的火焰石,它与金刚相似,接触时非常坚硬,百倍的火焰燃烧。这样的火树烧着极高的火焰,那罪人就生在树根下的地狱处。

四百四病,增长苦恼。独而无伴,头面在下,脚足在上。彼树炎热,势力炽盛,形地狱火,则如冰冷。彼树根汁,一种苦压,遍罪人身,无毛头许。彼病苦重,于火百倍,树压苦恼,复过于是。时节久远,年岁无数,受如是苦。

罪人身上有四百零四种病,不断地增长苦恼。他孤独无伴,头在下,脚朝上。那树十分炎热,势力炽盛,与它相比,其他的地狱火像冰一样冷。彼树的根汁有一种苦的压迫,周遍在罪人身上,没有毛头许的休闲。他所受的病苦极重,比火烧的苦更重百倍,而树压的苦又超过病苦。以业重的缘故,在久远时节中,数不清的年岁里,一直受这样的大苦。

彼处复有阎魔罗人,手执铁刀,脉脉遍割。彼地狱处,受五种苦,谓树火、铁、饥、渴、病苦。于长久时年岁无数,闻者毛起。百那由他,此说少分,坚鞕苦恼,恶味苦恼。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

那里还有阎魔罗人,手拿着铁刀,将脉一根一根地全部割掉。那地狱处受五种大苦,就是树火苦、铁苦、饥苦、渴苦和病苦。在长久的时间、不可计数的年岁中,一直受这些大苦,人们听到都会汗毛竖立。在百那由他的罪苦中,这里只说到少分,都是坚固不可拔的苦痛,都是恶味的苦恼。乃至恶业的势力没有穷尽之间,一切时都不断地受苦。直到恶业的势力穷尽了,才从那地狱里脱出。

既得脱已,于七百世,生食火烟饿鬼之中,饥渴烧身,如烧林屋。彼处得脱,于五百世,生畜生中,作被烧龙。常雨热沙,堕其身上,而被烧煮。于畜生中,既得脱已,若生人中同业之处,住丛林中,常负砖等,尽生极苦。不曾一饱,不得美食,唯闻好食美味之名。为奴他使,贫病凡贱。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从地狱里脱出以后,还要七百世生在食火烟饿鬼当中,以火烟为食。时时被饥渴烧着身体,就像火烧林屋那样非常猛烈,也就是整个身体烧成干焦。从饿鬼中脱出以后,又要五百世生在畜生里,做被烧的龙,也就是天上常常雨下热沙,落在它身上而受烧煮之苦。

从畜生道脱出之后,如果生在人中与业力相应的地方,也是住在丛林当中,常常背负砖块等重物,尽其一生都特别苦;从来没吃过一顿饱饭,得不到美食,只是听说好食美味的名字;被他人奴役指使,没有自由;一生贫穷多病,下贱卑劣。这就是过去出家人盗用供养病人的财物等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两山聚,是彼地狱第十别处。

再者,那比丘为了了解恶业果报,继续观察阿鼻大地狱处。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异之处,叫做“两山聚”,是阿鼻大地狱的第十差别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有人行恶,于辟支佛饥欲啖食,而便偷取。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两山聚处,受大苦恼。

比丘又思维: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那里呢?他见闻了解到,有人造恶,对于辟支佛饥饿时要吃的食物随即偷取。他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恶处,生在地狱的两山聚处受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是前面所说那样,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的一切苦恼,这里全部要受,而且百倍地加重。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多有铁棒、铁戟、铁镬、铁函苦恼。上两铁山,与种种苦。彼处多雨胜胜山聚,从上而堕一由旬量,唯两山聚。打彼罪人,身体散坏,犹如沙抟。散已复生,生已复散,散已复生。有十一焰,周遍烧身。

还有厉害的,就是那里有很多铁棒、铁戟、铁镬、铁函伤身的苦恼,上面又有两座铁山给予各种苦恼。那里雨下很多高大的山聚,从上空堕下一由旬的量,唯是两山聚,打得那罪人身体全部散坏,就像沙抟一样。散裂以后恢复成形,之后又散裂,散裂以后再恢复成形。又有十一种火焰,周遍烧他的身体。

“十一焰”,就像前面所说,指上下、四方、四隅十处火焰,以及内心的饥渴之火。这样内外十一种火焰烧着身体,给他不可思议的痛苦。

火烧身已,次复破眼,破已复生。阎魔罗人复割其舌,割已复生。复割其鼻,热白镴汁置其割处。复割其耳,热赤铜汁置耳令满。以热铁钵盛热沸灰,以洒其耳。复以利刀,割而复削。四百四病,常具足有。火焰普遍,合为一焰,受极热苦。

火烧身后,接着破掉眼睛,破了又生出来。阎魔罗人又割掉他的舌头,割后又生。又割鼻子,用炽热的白镴汁倒在割的伤口上。再割耳朵,把炽热的红铜水灌满他的耳朵,用炽热的铁钵盛着炽热的沸灰洒他的耳朵,又用利刀割了再削。四百零四种病恒常具足,也就是全身各处地水火风都有极大的病苦。所有的火焰合成一股火焰,也就是到处都是火焰,然后合成一个整体,罪人受极度的热苦。

彼地狱处,于长久时,无有年数。乃至作集不善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

在彼地狱处受苦,长久的时节中没有年数,乃至所作集的不善恶业的势力没有坏烂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出苦。直到恶业消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

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蝇虫等,遍覆其身,常所唼食。身有疮孔,孔有恶虫,啖食其身。在屏中住。常食粪屎饿鬼之中。

(这里从“生蝇虫等”一直到“常食粪屎”之间,都是修饰最后的“饿鬼”两字。)从地狱脱出以后,还要五百世生在常食粪屎饿鬼当中。这类饿鬼受苦的情形,就是身体被苍蝇、虫子等周遍覆盖,常常受咬食之苦;身上有疮孔,孔里有恶虫啖食他的身体;在黑暗处居住,是这样受苦的。

若脱彼处,于七百世,生畜生中旷野恶处,常受鹿身,饥渴烧煮。既得脱已,若生人中同业之处,身常负重,被打身坏,昼夜不安。手足皆破,口常干燥,身体色恶,衣裳破坏。是彼恶业余残果报。虽生人中,于五百世非是正人,与鬼相似,身常苦恼,昼夜不安。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脱离饿鬼处以后,还要在七百世生在畜生中,生在旷野险恶之处。常常受生为鹿,被饥渴烧煮。从畜生道脱出以后,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也是常常背负重物,身体被打坏,昼夜身心不安,手脚全破掉了,口里常常干燥,相貌很丑陋,衣裳破坏。这就是恶业的余残果报。即使生在人中,也是五百世不是真正的人,跟鬼差不多,身体常常苦恼,昼夜心不安,没有平静的时候。这就是过去偷辟支佛食物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阎婆叵度,是彼地狱第十一处。

再者,那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继续观察阿鼻大地狱处还有什么处所。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异之处,叫做“阎婆叵度”,是阿鼻大地狱的第十一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有人野处,于河泽中,取济活命。彼河泽处,是第一业,一切田地谷等食具皆从彼得,以存性命。有恶心人,断截彼河。河既断已,彼处国土一切皆失,鸟鹿亦死。况复人类,城邑聚落一切沙门婆罗门等,皆悉渴死。彼河断故,国土人民一切死尽。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阎婆叵度别异处生,受大苦恼。

比丘又想: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那里呢?他见闻了解到,有人住在野处,靠着河泽来养活性命。那河泽处是第一重要的业,一切田地的灌溉、谷物庄稼等食具的生长都依赖河泽,人们以此来存养性命。但是,有恶心人从根源上截断了河水。河水一断,彼处国土一切养命的资源随即丧失,鸟鹿等旁生也都死去。何况是人类,城邑聚落里的一切沙门、婆罗门等都干渴而死,以河水截断的缘故,国土中的一切人都死绝了。那人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恶处,生在阎婆叵度这个特别处,受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像前面所说,就是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的一切苦,这里全部要受,而且百倍地加重。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七百由旬,如大旷野。险岸高山,大火焰燃,多有铁树。彼地狱人颠倒见故,见有河池树林具足。彼患饥渴,第一恶火,烧其身已,唱唤号哭,走向彼池。作如是意:我到彼处,饮彼池水。既到彼池,有热沸灰,满河池中。

还有更厉害的,就是彼处宽广有七百由旬,如大旷野,里面有险恶的河岸和高山,大火炽燃,还有众多铁树。地狱人以颠倒见境的缘故,见到那里有清凉的河池,树林具足。由于身体被第一重的饥渴之火所烧,他一见到这些,就啼哭大叫着奔向河池。他心里这样想:我到那里就能喝到那池水。等到了河池边,却发现河池里满满的都是炽热的沸灰。

于彼池所,阎魔罗人手执铁刀,执彼罪人,以刀削割。受二苦恼:一刀割苦,二饥渴苦。彼人如是,在旷野处,刀破其身,受大苦恼。

在河池那里,阎魔罗人手拿铁刀,抓着罪人,用刀削割他的身体。他因此感受两种大苦:一、铁刀割身的苦;二、饥渴烧身的苦。就像这样,在旷野处有刀子削割他的身体,由此感受极大苦恼。

于长久时,若脱彼处,以饥渴故,处处驰走,饥渴烧身,处处驰走。见有冷河,疾走往趣。彼人既走,池中有鸟身大如象,名曰阎婆,嘴利生焰。执地狱人,上举在空,举已游行。彼地狱人,即失忆念。然后放之,如石堕地。彼中地处,焰坚恶触,罪人堕地,碎为百分。复更和合,合已复散,散已复合。鸟复更取,如前所说,与彼苦恼。彼地狱人,复有恶病,如前所说。如是无量百千亿岁,受如是种恶鸟苦恼。

他在长久时中一直受苦。如果脱离彼处,以饥渴的缘故到处奔驰,饥渴的火焚烧其身,受逼迫故处处驰走。这时,他见到前方有清凉的河,于是快速地奔向河边。正这样奔着,河池里出现一只鸟,身体有大象那么大,叫做“阎婆”,锋利的嘴冒着火焰。它抓住地狱人就飞向虚空,然后在空中飞行,地狱人吓得当时就失去忆念。接着阎婆鸟从空中放开他,他就像石头一样直接堕在地上。堕落的地方火焰猛烈,有非常痛苦的恶触,罪人堕在地上碎成了百分。之后又复合成形,重复前面的过程,又散裂又重合。这时阎婆鸟再次抓住他,像前面所说那样,又给他无数苦恼。地狱人身上还有很多恶病,跟前面所说一样。这样经过无量百千亿岁,罪人一直受这种恶鸟给予的苦恼。

若脱彼处,而复更为阎魔罗人之所执持,置在热沸赤铜旋河。既置彼处,身皆消洋,如水沫消,又复更生。彼恶业人恶业行故,长久远时,如是烧煮,无有年数。

如果脱离彼处,阎魔罗人又抓住他,放在热沸的赤铜旋河里烧煮。放进去以后,他的身体全部消洋,就像水沫破灭后消失那样,之后又生出来新的形体。那恶业人以恶业的力量,在长劫久远的时间中,一直被这样烧煮,算不出年数。

破国土人若得脱已,饥渴烧身,处处驰走。自恶业故,所行之处,铁钩满道,其刃极利,割破其足,自从足下,次第至髀,一切破裂。足破裂已,其身焰燃,受极苦恼。唱声啼哭,心生悔恼,呻号叫唤。一切身分,皆悉烧燃,烧已复起,起已复去。彼人如是,心乱不正。

这破国土人脱离彼处后,以饥渴烧身的缘故到处奔驰。以自恶业的缘故,所到之处,路上充满铁钩。铁钩的刃极利,割破了他的脚,从脚下一直到髀骨处全部破裂。脚破裂以后,身体也是火焰炽燃,受极度的苦恼。他大声啼哭,心里生起悔恼,呻号叫唤。身体的一切部分都被烧燃,烧完后又生出新的,生出之后又烧完。就像这样,他的心非常狂乱,没办法安定。

彼处复有焰齿狗来,遍啮罪人。一切身分皆令破坏,皮肉脂髓,皆悉啖食,复饮其汁。彼破国土恶业行人,自业如是,于长久时,受大苦恼。

那里又有焰齿狗奔过来,咬遍罪人全身,咬破他身体的一切部分,吞吃掉一切皮肉脂髓,又饮食体内的汁液。这个破国土的恶业行人,他以自己的恶业力感得如此大苦,在长久时中受极大苦恼。

乃至作集恶不善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

乃至他所造的恶业的势力没有穷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出苦。直到恶业穷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

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饿鬼中,极受苦恼。若脱彼处,于五百世,生畜生中,作赊罗婆。生生之世,入火被烧,或为蛇食,或为火烧,或为风杀。彼处既脱,若生人中同业之处,无戒时生,一切人中最为凡鄙。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从地狱里脱出以后,还要五百世生在饿鬼中,受极度大苦。脱离饿鬼以后,又要五百世生在畜生中做赊罗婆,生生世世入在火里烧,或被蛇吞食,或被火烧,或被风杀掉。从畜生脱出以后,以过去的善业力,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也是生在人们不持戒、肆意造恶的恶劣时代,而且是一切人中最为凡鄙陋劣的。这就是过去断水源、破国土恶业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阿鼻大地狱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星鬘处,是彼地狱第十二处。

再者,那比丘为了了知恶业果报,继续观察阿鼻大地狱还有什么处所。他见闻了解到,还有一特异之处,叫做“星鬘处”,是这阿鼻大地狱的第十二处。

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闻知,有人行恶,于起灭定,一切烦恼尽灭比丘,初起极饥,偷其食已,心生欢喜。食已贪取,口说赞善,复教他人。业业普遍,作业究竟,作而复集,恶业坚鞕。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星鬘处,受大苦恼。

比丘又想: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那里呢?他见闻了解到,有人这样造恶,对于起于灭定、已灭尽一切烦恼的比丘,刚起定时非常饥饿,他偷取比丘要吃的食物,生了欢喜心。吃完后又以贪心偷取,口里赞善,无惭无愧。不但自己做,还教导别人这样做。这样业业普遍,作业达到究竟,做了以后又积集,因此恶业非常坚固。他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就堕在恶处,生在星鬘处地狱里感受极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黑绳等七大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百倍更重。

所谓的苦,就像前面所说,就是等活、黑绳等七大地狱的一切苦,这里全部都要受,而且百倍地加重。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地狱二角,普地狱处,镬汤焰燃,如虚空星。于一角处,二十亿数、九那由他、九千钵头摩、六十亿阿孚陀、三十大钵头摩、亿百网、亿二十千鬘,过如是数时节烧煮,煮熟烧熟,如鱼动转焰燃赤沸铜旋镬中。烧煮增长。一切时烧,受坚恶苦。

还有厉害的苦,就是星鬘处地狱显现有两个角,周遍那处地狱全是烈焰炽燃的镬汤,就像虚空里的星星一样,多得数不清。其中一角处,二十亿数、九那由他、九千钵头摩、六十亿阿孚陀、三十大钵头摩、亿百网、亿二十千鬘,在超过这么多数量的时节里,罪人一直在镬汤中烧煮,煮熟烧熟,像鱼一样动转在火焰炽燃、赤沸的铜旋镬中。烧煮以后再烧煮,不断地增长。像这样,罪人一切时被不断地烧煮,受坚固难拔的大苦。

彼恶业人,唱唤心悔。自心恶业,长久远时,如是烧煮,如前所说。

那恶业人受此大苦,痛得大声叫唤,心里生起极度悔恨。但是,以他自心恶业力的缘故,在恒常久远的时间中,这样不断地被烧被煮,受报的情形跟前面所说一样。

彼人如是于受苦处,若得脱已,又复更入,胜热味风。恶触如刀,割一切脉。既割脉已,举之在上,移向地狱第二角处。

那罪人脱离受苦处以后,又进入一处很可怕的地方,那里有特别厉害的热味风,触在身上就像刀割一样,割断罪人的一切脉。割断以后,这风又吹起罪人,移向星鬘处地狱的第二角。

彼恶业人既到地狱第二角已,风吹亿剑,割彼罪人一切身分,皆悉散坏,唯有筋脉。彼人如是,身唯筋缕。阎魔罗人然后执持,置在星鬘风吹镬中。既置彼已,足在于上,头面在下,头面先入。彼复后时,热沸赤铜先烧其眼,次烧髑髅,次烧其面,次烧其齿,次烧咽喉,热赤铜汁置咽喉中,一切普烧。不能唱唤,不能出声。彼人如是受坚鞕苦。

这恶业人到达地狱的第二角后,风吹动一亿数量的利剑,割截他身上的一切部分,割得全部散坏,只剩下筋脉。就像这样,他全身只有筋缕存在。然后阎魔罗人又抓住他放在星鬘风吹镬中,放进去时,他的脚在上、头朝下,头先进去。进去以后,镬里热沸的红铜汁先烧他的眼睛,再烧髑髅,再烧脸部,再烧牙齿,再烧咽喉,炽热的红铜汁放置在咽喉中,一切处普遍燃烧,烧得他没办法叫唤,也不能出声。就像这样,那罪人受坚固难拔的大苦。

受彼苦已,更复有余。阎魔罗人,手执铁杵,打筑其头。既筑其头,一切身分皆悉跳建,头身俱跳,如鱼动转。过久远时。

受完彼苦以后,还有其他的苦。阎魔罗人手拿着铁杵猛击他的头部,这样打击以后,身体的一切部分都跳起来、竖起来,头部和身体全都跳起来,就像鱼动转一样。在长久的时间里,他一直这样受苦。

如是两角星鬘地狱,在中煮熟。乃至作集不善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像这样,他在两角星鬘地狱里不断地被烧煮,乃至作集的恶不善业的势力没有坏烂穷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受苦。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一千世,生在悕望饿鬼之中,常受苦恼,饮食难得,于百年中,或得不得。彼处脱已,于五百世,生畜生中,在隘迮处,而受鹿身。心常惊恐,于一切人,皆生怖畏,于险岸中离人之处。常怖畏故,羸瘦无色,身体干枯。恶业力故,猎人所杀。

直到恶业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脱出以后,还要一千世生在悕望饿鬼中,常受苦恼,很难得到饮食,在一百年当中,有时能得到,有时得不到。从饿鬼脱出以后,还要五百世做畜生,生在狭窄逼迫的地方,受生为鹿,心里常常惊慌恐怖,怖畏一切人,在远离人类的险岸之处居住。心常常怖畏的缘故,身体羸瘦,没有血色,身体干枯。以恶业力的缘故,最后被猎人杀死。

既得脱已,若生人中同业之处,则常治生,身为导主,饥渴常乏。一切时行,常系属他,为他所使,依他活命。与人相似,非是正人,常受苦恼。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脱离畜生以后,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常常身为导主来谋生,饥饿干渴,经常贫乏。一切时的行为常常系属于他人,被他人指使,没有一点自在,依靠他人活命。看起来像人,其实不是真正的人,经常受苦恼。这就是他恶业的余残果报。他过去偷比丘圣者的食物,让比丘受饥饿的苦,因此感受这样的苦报。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