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彼人转复近阿鼻住。以恶业故,寒风所吹,地下水中,人不曾触。彼处无日,彼风势力过劫尽风。彼风极冷,形此中雪,如冰无异。彼处水上,冷风更冷。以恶业故,风如利刀。此风势力,能吹大山,高十由旬而令移散。如是恶风吹中有人,彼人寒苦,色等诸阴,受极苦恼。如是苦恼,不可譬喻。

这个人越来越靠近阿鼻地狱时,以恶业力故,被寒风所吹,处在地下水中,是人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环境。情形是怎样呢?那里没有太阳,风的势力超过了劫末风。这个风极其寒冷,与人间的雪相比,它就像冰一样。在那水上,冷风比前者更冷。以恶业力故,风像利刀一样。这风的力量很大,能够吹动十由旬高的大山,使得它移动、散裂。这样的恶风吹着中有人,他被寒苦所逼迫,色等诸蕴受极度的苦恼。这样的苦恼太大,无法用譬喻形容。

如劫尽时七日出热,更一千倍胜热悕望。此取因缘,则有有分。即彼悕望,中有阴灭,而生异阴,有受阴生。

就像劫末时会出现七个太阳,极其炽热,这种热度再乘以一千倍,罪人希求得到这样的大热,因为他实在太冷了。以这个想取热的因缘,出现了有分。也就是以他希望得热的心,中有的蕴灭掉,他世的蕴生起,后有的受蕴出生。

这就是十二缘起里爱、取、有、生的四环。由于特别冷,罪人起了“想得到热”的欲望,这就是爱;有了爱,就开始取;有了取,就出现有;有一生起,紧接着出现来世的身,这样他就堕到阿鼻地狱里了。

譬如第二三十三天,五四三二一由旬等。业力自在,相似生身。头面在下,足在于上。临欲堕时,大力火焰,抖擞打坏,经二千年皆向下行。

这就像欲界的第二重天——三十三天,天人有五由旬、四由旬、三由旬、二由旬、一由旬等,身高不等。这都是随着业力而自在,从而出现与业相似的化现。以恶业力故,地狱的众生都是头脸朝下、脚朝上,这样倒着现身。罪人快要堕入阿鼻地狱时,大力的火焰抖擞着他的身体,打坏了身躯,在两千年中一直向下行。

未到阿鼻地狱之处,阿鼻地狱如是向下,在于中间未可往到。谓阿鼻者,阿鼻地狱,欲界最下。从此欲界色界上行,如是乃至阿迦尼吒,两界已上,更无有处。阿鼻地狱,亦复如是,下更无处。

还没到阿鼻地狱的地方,一直在往下的途中。所谓的阿鼻地狱,处在欲界的最下方。好比从欲界、色界往上行,一直到阿迦尼吒天,它在欲界、色界之上,是最高处,没有超过它的地方。那么阿鼻地狱也是如此,处在欲界的最下端,没有更低的地方。

堕彼处已,恶业力故,受极苦恼。如是阿鼻地狱之人,见大焦热地狱罪人,如是他化自在天处相似不异。彼阿鼻狱,多饶焰鬘。既生彼中,先烧其头,次烧其身。

堕到那里后,以恶业力故,受极度的苦恼。这样的阿鼻地狱之人,见到大焦热地狱罪人,就好像见到他化自在天处那样。意思呢,相比而言,他感觉他们太享乐了。因为阿鼻地狱是最重的苦处,大焦热相比就轻得多了,所以看他们就像他化自在天的地方一样。他们也渴望,如果能脱生到那里,苦受就减轻多了。这是由对比来说的。那阿鼻地狱里有非常多的火焰鬘,罪人生到里面,先被烧头,再被烧身体,受极度的大苦。

彼人如是头身烧热,今说少喻。如是焰鬘,须弥山王,少时围绕,并彼山王六万眷属,所有山河陂池林树皆能烧尽,唯地狱人,久烧不死。

这罪人像这样头和身体被烧燃、炎热,现在说少分比喻。这样的焰鬘,在很短的时间里围绕须弥山王,连同山王和六万眷属,所有的山河、水池、林树都被烧尽,只有这地狱人久烧不死。

今说少喻。譬如火煮铁器极热,置脂一渧,即时烧尽。如是如是,一逆罪业,阿鼻之火,能烧人身。四天下处众生,及山天阿修罗诸龙山窟洲林大海,皆能烧燃。若人造作二逆恶业,能烧二海,如前说烧。若人造作三逆恶业,能烧三海。如是四业,能烧四海。彼身烧热,如铁器烧。

现在再说少分譬喻。譬如火烧的铁器极其炽热,放下一滴油脂,顿时就会烧尽。就像这样,造一个逆罪所起的阿鼻之火能烧毁人身,四天下处的众生,以及山峦、天界、阿修罗、诸龙、山窟、洲林、大海,这些全部会烧燃。如果造二逆恶业,能烧二海,如前所说那样烧燃。如果造作三逆恶业,能烧三海,造四逆恶业能烧四海。罪人的身体被烧热,就像在铁器里烧煮一样。

即于入时,更复轮山及大轮山,即于入时皆能烧尽。一切海畔所摄诸龙大阿修罗诸畜生众,复有善业,四天下处,欲界六天,闻地狱气,即皆消尽。何以故?以地狱人极大臭故。

就在入的时候,再加上铁围山、大铁围山,全部都被烧尽。一切海畔所摄的诸龙、大阿修罗、诸畜生类,以及由善业所执持的四天下处、欲界六天,闻到地狱的气味后,也都顿时消尽。什么缘故呢?因为地狱人极大恶臭的缘故。

地狱臭气,何故不来?有二大山,一名出山,二名没山,遮彼臭气。彼恶臭气无异相似。

地狱的臭气为什么飘不过来呢?有两座大山,分别叫做“出山”和“没山”,它们挡住了臭气。这样的恶臭之气,没有跟它相似的东西作譬喻。

以恶业故,地狱宽广。彼地狱中,有焰嘴鸟,其嘴坚利,色白如冰。如是恶鸟,于地狱中一切罪人身皮脂肉骨髓皆食。

以恶业的缘故,地狱十分宽广。在这地狱里,有一种长着火焰嘴的鸟,它的嘴非常坚固、尖利,像冰一样白。这样的恶鸟,把地狱里一切罪人身上的皮肤、脂肪、肌肉、骨髓等,全部吃掉。

复有异鸟,火中而生,火中而行,火中而食。如是恶鸟,食地狱人一切身肉,次破其骨。既破骨已,破肉饮血。彼饮血已,次饮其髓。彼地狱人,唱唤悲号,啼哭闷绝。

又有一种特异的鸟,在火里生,在火里走,在火中吃。这样的恶鸟吃掉地狱人的一切身肉,然后啄破他的骨头,喝掉他的血,再饮他的髓。地狱人唱唤悲号,啼哭闷绝。

次复有鸟,名火髻行,火所不烧。极大欢喜,破其头已,先饮其血。次复有鸟,名食髑髅,以火焰嘴,破其髑髅而饮其脑。次复有鸟,名为食舌,而食其舌及齿根肉。食已复生,新生柔软,如莲华叶。如是复食,食已复生。

又有鸟叫做“火髻行”,火烧不到它。它极大欢喜地破掉罪人的头后,先饮他的血。又有鸟叫做“食髑髅”,以火焰嘴破了他的髑髅而饮脑髓。又有鸟叫“食舌”,吃他的舌头和齿根肉。吃了又生,新生的像莲花叶那样柔软,又被恶鸟吃掉,吃了再生。

次复有鸟,名为拔齿,嘴如焰钳。其鸟大力,尽拔牙齿。次复有鸟,名执咽喉,身甚微细,食其咽喉。次复有鸟,名苦痛食,而食其肺。次复有鸟,名食生藏,破其心已而饮其汁。次复有鸟,名为脾聚,而食其脾。次复有鸟,名肠内食,食其肠内。次复有鸟,名喜背骨,破其背骨而饮其髓,饮已外出。次复有鸟,名为脉藏,脉脉断已,入脉孔中而饮其汁。受苦唱唤。次复有鸟,名为针孔,嘴利如针,而饮其血。次复有鸟,名骨中住,破其颊骨,在内而食。次复有鸟,名食肉皮,食其外皮。次复有鸟,名为拔爪,拔一切甲。次复有鸟,名为食脂,破其皮已而饮其脂。次复有鸟,名为缓筋,破裂其筋,一切皆食。次复有鸟,名为拔发,拔其发根。如是阿鼻地狱之处,三千由旬名恶鸟处。

接着又有鸟叫做“拔齿”,嘴像火焰钳子一样。它的力量很大,拔光罪人所有的牙齿。又有鸟叫做“执咽喉”,身体很细,吃他的咽喉。又有鸟叫做“苦痛食”,吃他的肺。还有鸟叫做“食生藏”,破开他的心,饮心脏里的汁水。又有鸟叫做“脾聚”,吃他的脾。更有鸟叫做“肠内食”,吃他肠子里的东西。又有鸟叫做“喜背骨”,破开他的背骨而饮骨髓,吃后排出。又有鸟叫做“脉藏”,一条一条的脉断掉后,入在脉孔里喝他脉里的汁液,有情因此受苦大叫。又有鸟叫做“针孔”,嘴巴像针一样尖利,刺开他的皮肉,饮他的血。又有鸟叫“骨中住”,破开他的脸颊骨在里面吃。又有鸟叫做“食肉皮”,吃他的外皮。又有鸟叫做“拔爪”,拔掉他的一切手指甲、脚指甲等。又有鸟叫做“食脂”,破开皮后饮他的脂肪。又有鸟叫做“缓筋”,破裂他的筋,把一切都吃掉。又有鸟叫“拔发”,拔掉他的发根。这就是阿鼻地狱三千由旬处,叫做“恶鸟处”的地方。以上就是此地狱受报的情况。

彼复更有异地狱人,同共被食。如是无量百千年食,食已复生。彼人如是怖畏鸟食阿鼻地狱,一切苦网遮覆之处。既得脱已,望归望救,次复更入名堕险岸受苦之处。

还有其他的地狱人共同被吃掉。像这样,罪人在无量百千年里不断地被啄食,吃了又生。罪人这样怖畏鸟食阿鼻地狱一切苦网遮覆的地方。脱离以后,他希望得到救援,又入到一个叫做“堕险岸受苦之处”的地狱里。

普彼地狱,十一焰聚,周匝围绕。孤独无伴,业罥所缚,一切内外皆悉遮障,旷野中行。一切地狱诸苦恼中胜苦欲到,疾走往诣名堕险岸受苦之处。下足则洋,举足则生。生则更软,其触甚苦。坚利苦恼,极大怖畏。

这处地狱,普遍由十一种火焰之聚周匝围绕。罪人孤独无伴,被业所缚,内外一切都是障碍的境界,独自在旷野中行走。一切地狱诸苦恼中厉害的苦就要来了,他疾速走向一个叫做“随险岸受苦之处”的地狱。到那里后,一下脚就消融了,一抬脚又会新生。新生的皮肉更软,所以触感特别地苦。这种苦非常坚固、猛利,罪人生起极大的怖畏。

如是怖畏,皱面喎口,手足身分,一切消洋。然后次第到彼险岸。

这样怖畏的缘故,他头面皱起,嘴巴歪斜,手脚和身体的部分一切都消融了。受此苦后,次第到了那险岸之处。

彼人彼处,堕于险岸。以恶业故,作风举之,三千由旬。下未到地,雕鹫乌狗獯狐食之,风复更举。彼恶风触,如火如刀,举令在上。更复食之。

在那里罪人从险岸堕了下去。以恶业的缘故,变作大风吹起他,一直吹到了三千由旬高,然后往下堕。还没堕到地上时,有雕、鹰鹫、乌鸦、狗、獯狐来吃他,风再度把他吹起。那恶风触在身上,像火烧又像刀割,吹着他的身体往上。然后像前面那样,又被猛兽吃掉。

如是上下,乃过无量百千年岁。若离彼处,更复走向旋转印孔地狱之处。

就像这样,罪人被吹上吹下,不断地受各种大苦,一直要经过无量百千年岁,才会从彼处解脱。如果脱离了彼处,他又走向“旋转孔印”的地狱处。

到彼处已,在下则有千辐轮生。轮金刚轴,焰利速转。彼地狱人,即于到时,其轮疾转,一轮破身,一轮破头。于彼破处,热焰脂出,两眼消洋。复有二轮,转在两肩,破两肩骨,一切消洋。于其两手,各有一轮,其轮疾转,犹如攒火,火生于手。有二种火,一是轮火,一是攒火,肉中出火。如是铁轮焰燃疾转,彼人身骨一切碎坏。疾转破碎,令如沙抟。又复背上火轮,千辐速疾而转,从于背骨乃至跨骨,到人根处。复有铁锁,两头系柱。罪人在上,推令来去,次第摽之。入于熟藏,复入生藏。破生藏已,次断其肠,又令大坐。髀上轮生,疾转破髀。内踝轮生,破骨髓出。足下铁钩破其两足。受大苦恼。

到那里以后,下面生出千辐轮。这个轮子是金刚轴,燃烧着猛利火焰,快速旋转。地狱人到时,轮子疾速地旋转起来,一个轮子破掉他的身,一个轮子破掉他的头。在这个旋破处,热焰烧得脂肪都流出来,两眼消融化解。又有两个轮子在两肩上转,破掉两肩的骨头,一切消化融解。在他两手上各有一个轮子,疾速地旋转,就像攒火那样,手上生出来火来。生出二种火,一种是轮火,一种是攒火,这是肉中出火。这样的铁轮冒着炽燃的火焰,疾速地旋转,罪人身上的骨头一切都碎坏,被疾速地旋转破碎,就像沙抟一样。再者,背上的千辐火轮疾速旋转,从背骨一直转到胯骨,乃至人根之处。又有铁锁两头系在柱子上,罪人在上面被推来推去,次第地摽入。他入在熟藏,又入生藏。破了生藏以后,又断他的肠,又让他大坐。在髀上有轮子出生,疾速地旋转破掉髀骨。内踝有轮子出生,破掉骨髓而出。足下有铁钩,钩掉他的两脚。罪人这样受极大苦恼。

恶业行人,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受阿鼻苦。坚鞕恶苦,不可忍耐。自业所作。若离彼处受恶苦恼,望归望救,疾走异处。

恶业行人这样经过了无量百千年岁,一直受着阿鼻地狱的痛苦。这种苦坚硬难拔,极其凶残,不可忍耐。这都是他自己过去造恶所变作的,怨不得别人。如果离开那受恶的苦恼处,他希望得到归救,疾速地奔向其他地方。

彼既走已,见有大山,走赴彼山。多有异虫,虫身焰燃,满彼山中。

他这样奔走以后,见到有一座大山,就朝大山奔去。那里有很多特别的虫子,身体火焰炽燃,密密麻麻地遍满了那座山。

彼地狱人入黑虫处。彼黑虫身,其触如焰。如是黑虫,食彼罪人,分分分散,碎坏如尘。苦恼唱唤。以唱唤故,焰燃黑虫即入其口,从咽喉等,乃至熟藏,入已而食。彼人极受坚恶苦恼。

地狱人入了黑虫的处所,一接触黑虫的身体,就像触到火焰一样。像这样,黑虫吃着罪人,一分分地分散,碎坏成微尘那么小,罪人痛苦地大声叫唤。以叫唤的缘故张开了口,那些火焰炽燃的黑虫随即入到他口中,从咽喉等一直到熟藏之间,进去以后就在里面吃。这个人受极度坚恶的苦恼。

若彼罪人造作恶业,五逆阿鼻,十不善业,和合业同,相似受果。如是无量百千年岁,黑虫所食,受大苦恼。

如果罪人造作五无间堕阿鼻地狱的恶业,十不善业,和合业同,就会相应地受果报。这样经过无量百千年岁,不断地被黑虫咬食,受极大的苦恼。

若离彼处,复见食肉畜生之林。多饶恶狗,野干师子,熊罴虎等。疾走往趣。既到彼已,为诸恶兽分分分张而啖食之。破头食脑,有食咽者,有食头者,有食肩者,有食胸者,有食腹者,有食肠者,食肠根者,食大肠者,食小肠者,食熟藏者,食生藏者,有食髀者,有食踹者,食足趺者。

如果脱离彼处,又见到一处食肉畜生聚满的森林,里面有好多恶狗、野干、狮子、熊罴、老虎等等,他快速地往那边奔去。到了以后,立即被那些恶兽一分一分地撕咬而吞食。有的破掉他的头而吃脑髓,有的吃咽喉,有的吃头,有的吃肩,有的吃胸,有的吃腹,有的吃肠,有的吃肠根,有的吃大肠,有的吃小肠,还有的吃熟藏,又有的吃生藏,有的吃髀骨,有的吃小腿肚,有的吃脚背等等。

彼人如是食已复生,初生软嫩。以软嫩故,更食苦重。食已肉生。

这个人这样被吃以后,很快又生出来,刚生的时候,皮肉柔软、细嫩。以软嫩的缘故,被吃的苦就更重了,吃完又长出新肉来。总而言之,万死万生。

又多杀生作集恶业,受恶果故,彼地狱人,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彼地狱处受恶业果。恶业恶果,无异相似,不可譬喻。

又由于过去多有杀生作集恶业,受恶果的缘故,地狱人无量百千年岁在地狱里受恶业果报。所生的恶业果报极其严重、惨烈,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大苦痛,没有跟它相似的,所以拿不出对应的譬喻来形容。

正法念处经卷第十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