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又彼比丘,观察阿鼻大地狱处,此名毛起。最大地狱凡有几处?彼见闻知,普此地狱有十六处。

接下来,比丘又观察阿鼻大地狱处的苦状,这里叫做“毛起”。最大的地狱有几处呢?他见闻了知,整个阿鼻地狱有十六种处所。

何等十六?一名乌口,二名一切向地,三名无彼岸常受苦恼,四名野干吼,五名铁野干食,六名黑肚,七名身洋,八名梦见畏,九名身洋受苦,十名两山聚,十一名阎婆叵度,十二名星鬘,十三名苦恼急,十四名臭气覆,十五名铁鍱,十六名十一焰。普彼阿鼻最大地狱,有如是等十六别处。

是哪十六种呢?也就是从乌口地狱一直到十一焰地狱。周遍阿鼻最大地狱,有这样十六种差别之处。

又彼比丘如是观察,人欲死时,乃至中有,云何阿鼻地狱行人此中受苦复生苦处?

再者,彼比丘又这样观察:人快要死时乃至中有间,阿鼻地狱的行人是怎样在此处受苦,而又生在那苦处的?(这里要观察到堕落前位的苦和堕落后位的苦这两点。)

彼见众生,贪欲嗔恚愚痴所覆,造作恶业,成就阿鼻地狱恶行。如是造作阿鼻地狱恶业行人,有为生天故,以大火烧杀其母。又复有人,高山险岸推母令堕,如是杀母。又复有人,置母水中,如是杀母。又复有人,饿杀其母。恶道痴人,恶闻所诳,是故杀母。贪心悕天,如是杀母。或有饿杀。或在山上,险处推杀。或火烧杀。或水中杀。为得天故,彼人爱天,而杀自母。有以嗔心毒等而杀。有轻心故,心因缘故,心自在故,是故杀母。

他见到众生被贪欲、嗔恚、愚痴所蒙蔽,造了五逆恶业,成就阿鼻地狱的恶行。这样造作阿鼻地狱恶业的行人,有的为了生天故,用大火烧杀母亲;又有在高山险岸上推母亲坠堕,这样杀母;又有人把母亲放在水里淹死,这样杀母;又有人饿死母亲;又有恶道痴人被邪说所诳,因而杀母;又有贪心希求生天而杀母;或者饿杀母亲;或者在山上险处推杀母亲;或者以火烧杀母亲;或者水中杀母;为了生天故,那人爱天而杀自己的母亲;又有以嗔心毒等原因而杀母亲;又有以轻心之故,内心起烦恼等因缘故,被邪心自在故而杀母亲。

如是杀父,以三毒过故如是杀。或复有人,以痴心故,不知如来是大福田,生嗔恶心,出其身血。如是破僧,杀阿罗汉。以多嗔故,彼人如是一切因缘,一切作业,皆悉远离,生于阿鼻大地狱中。

又有人被贪嗔痴三毒驱使而杀父亲。又有人以痴心的缘故,不知道如来是大福田,生嗔恶心伤如来,出佛身血。又有破和合僧,杀阿罗汉。由于多有嗔恚的缘故,那人如是一切因缘、一切作业,全部远离善心,而受生在阿鼻大地狱中。

彼恶业人,临欲死时,有人即身阿鼻地狱大火已生。或复有人,临欲死时,及中有中彼中间生,得阿鼻苦。

这些恶业之人快要死时,有人身上已经生出阿鼻地狱的大火。又有人在快要死时,或者中有期间,在那当中就生阿鼻地狱的火,得了阿鼻地狱的苦。

彼如是等,堕于何时造作阿鼻地狱恶业,即时烧燃一切善业。所有出家决定受业,解脱分业,一切烧燃,不得受戒。如是烧已,不善恶业,烧彼人身。过去久远所作胜业,以作五逆,彼如是业决定不受。何处决定地狱决定。能令命短,若百年命,二十年尽。

像这样,何时造作堕阿鼻地狱的恶业,就会在那时烧毁一切善业。所有出家的决定受业、解脱分业一切被烧燃,不得受戒。这样烧了以后,不善恶业烧毁罪人的身体。即使过去久远造了殊胜的业,由于做五逆故,这样的业决定不受乐果。何处决定造了此五逆业,决定会堕阿鼻地狱。这样极大的恶业能使寿命缩短,如果寿命本有百年,也会变成二十年就寿尽。

思念所求,皆不可得,譬如下种在于咸地。

凡是他心里想求的都得不到,就像在盐碱地下种子,得不到任何收获一样。

彼恶业人,如是乃至自随身天,即时舍去一切所作,不得果利。诸根顽钝,于境界中数见恶梦,常得一切不饶益事。所有妻子及奴婢等,皆悉舍去。常患饥渴,若遇美食,不得本味。声已破坏,一切恶触,面色甚恶。心常惊恐,人中鄙劣。一切诸亲兄弟等众,无恶因缘而生惊畏。一切世界,处处见烟。

彼恶业人像这样,即使本来以善业力可以享受生天的果报,以造五逆故,当时就舍去一切善的所作,得不到任何果利。他诸根愚顽迟钝,在境界中数数见恶梦,常常得到一切不饶益的恶事,所有的包括妻子、奴婢等,都离他而去。常常得饥渴病,如果遇到美食,也得不到本来的妙味。声音已经破坏,接触的境界都是很不好的,面色特别不好。心常怀着惊恐,成为人中卑劣之人,一切诸亲兄弟等众,没有什么恶因缘就生起惊怖。一切世界处处见到烟。

此人身中诸界不调,远见恶色,洗浴速干。身恒患热,喜患黄病,口常咸苦。床敷虽软,得坚恶触。吹笛打鼓琵琶等声,闻之犹恶,况余鄙声。

这个人身中的诸界都不调和,远远见到可怕的恶色,洗浴很快就干了。身体常常得热病、患黄病,口里常常有咸苦。床敷虽软,但是睡起来很硬,不舒服。那些吹笛、打鼓、弹琵琶等的美妙之声,他听起来都很可怕,何况是其他的粗鄙之声。

又复彼人,鼻识破坏,于好香物,嗅则恶臭。一切身分,皆悉臭烂。一切发毛,堕落不坚。齿色变坏,手足破裂。一切算数,尽皆忘失。天常怖吓,梦则心惊。以心惊故,常瘦不肥。若以好花置头及身,则速萎干。衣裳健破,喜生垢秽,澡浴浣衣而速有垢。于道中行,无因缘倒。既倒地已,坏身作疮,于其身体,疮更多出,而复难差。卧睡咽干,常喜多饮。城邑聚落,实自饶人,而见皆空。不睹日月星宿实色。微软风来,觉有坚触,如铁触身。如欲近火,身则被烧,两重热触。于月觉温,于极冷水,亦觉其暖。极好树林,见为恶处。先时所闻可爱鸟声,闻如野干。见一切人,如冢无异。常一切时闻不喜声。虽复饮酒,心亦不喜。不曾作恶而得罪罚。于大巷中,四出巷中,三角巷中,放屎放尿。

而且这个人鼻识破坏,对于香美的东西闻到恶臭之味。身体的一切部分都发臭腐烂,一切毛发都堕落而不坚固。牙齿的颜色变坏,手脚破裂,一切算数都会忘记,天常恐怖,做梦心惊,以心惊故常常消瘦而不肥胖。如果把好花放在头上和身上,会快速干枯。衣服很破烂,容易生垢秽,即使洗澡、洗衣服,很快就有污垢。在路上走,无因无缘就会摔跤,倒地以后身体受伤而长疮,身上生出更多的疮,难以治愈。睡觉时喉咙发干,常常要喝很多水。城邑聚落实际上有很多人,但是他所见全是空的。他看不到日月星宿真实的颜色。微软的风吹来,触到身上感觉很坚硬,就像铁触在身上。如果想靠近火,身体就会被烧,有两重的热触。觉得月亮很温热,又觉得极冷的水很暖。极好的树林,他见到就是恶处。从前听到可爱的鸟鸣声,现在听起来像野干叫。看一切人都像坟墓,常常一切时听到不喜欢的声音。即使喝了酒,心也不痛快,烦乱无比。没有做过什么恶,却得到罪业的惩罚。在大巷、四出巷、三角巷这些地方拉屎撒尿,让人嫌弃。

如是之人,诸天舍离,常得一切不饶益事。彼人身色,如被烧林。一切世人,憎而不爱。彼恶业人,于现在世先有如是阿鼻之相。

这样的人诸天舍离,常常得到一切不饶益的事。他身体的颜色,就像被烧的树一样焦黑。为一切世人厌恶而不喜爱。这恶业人以恶业力故,现世就出了这些堕阿鼻地狱的前相。

次死相现。白日见月,夜中见日。不见自影,无有因缘而闻恶声,鼻则欹倒,发毛相著。身得热等必死之病,普身蒸热。四百四病,唯见四百,普身逼恼,如在火坑而被烧煮。八十种虫在其身体,一切身脉筋皮脂肉,皆悉遍有。八十种风,吹杀彼虫。

然后死相现前。他黑白颠倒,白天见月亮,夜晚见太阳。不见自己的影子,没有因缘而听到恐怖的声音,鼻梁倒塌,毛发相著。身体得了热等必死的病,全身蒸热。得了四百零四种病,只见这些病逼恼全身,就像在火坑里不断被烧煮一样。八十种虫在他身体里,一切身脉、筋皮、脂肪、肌肉等里面普遍具有。

有八十种风,吹杀这八十种虫子,具体情况如下:

谓八十种虫,八十风所杀。何等八十?一名毛虫,毛过风杀。二名黑口虫,随时风杀。三名无力虫,梦见乱风杀。四名大力作虫,不忍风杀。五名迷作虫,虫色字作风杀。六名火色作虫,味押风杀。七名滑虫,铁过风杀。八名河漂虫,粪屎上风杀。九名跳虫,粪门行风杀。十名分别见虫,忆念过风杀。十一名恶臭虫,皮过风杀。十二名骨生虫,味过风杀。十三名赤口虫,脉过风杀。十四名针刺虫,欲过风杀。十五名脉行食虫,骨过风杀。十六名必波罗虫,食力风杀。十七名坚口虫,持牛风杀。十八名无毛虫,垢作风杀。十九名针口虫,湿过风杀。二十名胃穿破虫,屎多过风杀。二十一名不行虫,食和合风杀。二十二名屎散虫,齿破风杀。二十三名三节虫,喉集风杀。二十四名肠破虫,下行风杀。二十五名塞胀虫,上行风杀。二十六名金虫,三厢风杀。二十七名粪门熟虫,节节行风杀。二十八名皮作虫,心过风杀。二十九名脂嘴虫,散乱风杀。三十名和集虫,开合风杀。三十一名恶臭虫,送闭风杀。三十二名五风共未虫,藏集风杀。三十三名筑筑虫,藏散风杀。三十四名藏华虫,行去来住走作风杀。次名大谄虫、蛇虫、黑虫、大食虫、暖行虫、眼耳鼻虫,身风所杀。次名舐骨虫,瞻过风杀。次名黑足虫,冷沫过风杀。次名密割虫,髓过风杀。次名脑虫,依爪风杀。次名髑髅行虫,依足一厢风杀。次名头骨行虫,不觉作风杀。次名烦恼与虫,破坏风杀。次名耳行虫,行劈风杀。次名家旋身虫,块过风杀。次名脂遍行虫,破髀风杀。次名涎洒虫,破节风杀。次名啮齿骨虫,髀破不觉风杀。次名涎食虫,力烂风杀。次名唾冷沫虫,筋推柱风杀。次名吐虫,十和漂内行旋风杀。次名密醉虫,密乱风杀。次名六味悕望虫,毛爪屎坏风杀。次名抒气虫,精出风杀。次名增味虫,破坏作风杀。次名梦悕望虫,宽柱风杀。次名毛生虫,干屎作风杀。次名善味虫,一厢缚风杀。次名虫母虫,六鹫风杀。次名毛光虫,一切身分作风杀。次名毛食虫,健坏风杀。次名习习虫,一切动身分风杀。次名酢虫,热作风杀。次名疮生虫,和集风杀。次名粥粥虫,下上风杀。次名筋闭虫,命风所杀。若人命风,并屎出时,彼人即死。次名脉动虫,闭风所杀。

这情形是指八十种虫被相应的八十种风所杀。哪八十种情形呢?第一名叫“毛虫”,被毛过风所杀。第二名叫“黑口虫”,被随时风所杀……乃至筋闭虫,被命风所杀。如果人的命风和屎尿一并出来时,这个人就当即死掉。最后叫做“脉动虫”,被闭风所杀。

一切众生临欲死时,如是等虫,如是等风,不相应风而杀彼虫。如是阿鼻地狱之人,颠倒恶业,如是下上,颠倒风吹。彼恶业故,作大力风,遍吹其身。此如是等八十种风,杀八十种虫,如相应杀,如颠倒杀。

一切众生快要死时,这样的虫子、这样的风,以不相应风而杀死彼虫。像这样阿鼻地狱的人,以颠倒恶业故,这样被下上的颠倒风所吹。以恶业故,会变现大力量的风,遍吹身体的一切部分。这样的八十种风杀八十种虫,或者相应杀,或者颠倒杀。

有风名为必波罗针,能令一切身分干燥。如以机关用压甘蔗,一切血干,一切脉闭,一切筋断,一切髓洋。受大苦恼。

有风名叫“必波罗针”,能使一切身分干燥。就像用机关压榨甘蔗一样,一切血干,一切脉闭,一切筋断,一切髓消洋,受极大苦恼。

恶业行人,阿鼻之人,临欲死时,彼虫欲死,则见有色。阿鼻之人,见地狱相,如见屋舍黑幕所覆。一厢火起,次第周遍。黑幕屋内,一切焰燃。彼人如是见屋燃已,惊怖战恐,皱面呻唤,两手乱动,眼转涎出,啮齿作声,两唇相触。

这个要堕阿鼻地狱的恶业行人临死时,体内的八十种虫子快要死去,他会见到颜色。堕阿鼻地狱的人见到地狱相,就像见到房屋完全被黑色的帐幕所覆盖一样。一处火起来,次第烧遍了房屋,使得黑幕覆盖的屋内一切火焰炽燃。他这样见到房屋燃烧后,吓得惊慌战栗,脸上发皱,口里不断地呻吟叫唤,两只手乱动,眼珠子在转,口水流出来,咬着牙齿作声,两唇接触。

彼人更复见第二色大黑闇聚,转复惊恐。多饶师子虎豹熊罴,及蛇蟒等,极生怖畏。大高山上,欲堕险岸,屎污床敷。畏堕彼山,申手向上。诸亲见已,皆言此人手摩虚空。

在他的幻觉中,又见到第二色大黑暗聚,变得更加惊恐。他看到有很多狮子、老虎、豹子、熊罴和蛇蟒等,生起极大怖畏。他感觉自己站在大高山上及高高的险岸上,快要堕落下去了,心里过于害怕,一急就拉出了大便,搞脏了床铺。他害怕从山上堕下,于是伸手向上,想抓到什么。亲人们见此情形,都说这人在用手摸虚空。

如是病人,见彼山林岩崖窟穴,多饶柳树,火焰炽燃。欲堕其上,心生惊怖,踧声唱唤,复更失粪。眼目动转,恐怖皱面,眼中泪出,遍身毛起,如棘刺针。卵缩却入,口中涎出。

这样的病人会见到山林、悬崖、洞窟,有很多的柳树,都是烈火炽燃,烧得很厉害。眼看就要落在上面了,他心生惊怖,紧张地唱声大叫,一急又拉出屎来。眼睛动转不定,非常恐怖,脸部紧张发皱,眼里出泪,遍身汗毛竖起,就像一根根棘刺或者针一样。睾丸缩回,口中唾液流出。

然后此人四大怒盛。四者,所谓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地界嗔怒,一切身分不坚破坏。如两石间压水聚沫,如压沙抟。一切身骨,身分脉道断绝散坏。普彼人身受第一苦。如是地界,嗔怒故尔。

再者,这个人四大嗔怒炽盛。“四”指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地界嗔怒,一切身分不坚牢,遭到破坏。就像两个巨石之间压水聚沫那样,就像压沙抟那样,一切身体的骨、身体部分的脉道全部断绝散坏,这个人身上一切处都在受第一大苦。这就是地界嗔怒导致的。

以恶业故,水界嗔怒。咽喉不利,抒气欲死,筋肉皆缓。见大水漂,流入眼耳。火界嗔怒。自见其身在大屋中而被烧燃,受大苦恼,一切身分受坚鞕苦。以受苦故,呻唤回转,手足乱动,头不暂住。风界嗔怒。有坚涩触,种种轻冷。一切身分,坚鞕闭塞。种种能吹,轻者上去,如升虚空,堕大险岸。冷能挛缩一切筋卷。

以恶业故,水界嗔怒。咽喉不通,抒气欲死,筋肉都变得松缓,没有力气。见到大水漂着,流入眼睛和耳朵里。火界嗔怒,见到自己的身体在大屋当中被焚烧,受很大苦恼,一切身体的部分都受着硬化的大苦。以受苦故,呻唤回转,手足乱动,头不能够安住片刻。风界嗔怒,有坚涩的触觉、各种轻冷的触觉,一切身分都很坚硬地闭塞。种种冷吹,轻的风能够吹上去,就像升在虚空里,又像堕在大的险岸下。冷能够使身体挛缩,一切筋卷起。

彼人四大,临欲死时,四大力盛。如是四大毒蛇嗔怒,受如是等种种苦恼。彼苦恼者,无有譬喻。

这个人快要死时,四大的力量很炽盛,如是四大的毒蛇嗔怒,受这样各种的苦恼。这些苦恼的情况,没有譬喻可以形容。

彼人如是一切身分皆悉破坏,如水沫块,水漂烧等,受第一苦。

这个人这样一切身体的部分都被破坏了,就像分成一堆水沫一样,就像被水漂、被火烧一样,受着第一重的苦。

把挽卧敷,手摩虚空。现在心灭,中有心生。如在山顶,放身堕地。既离山顶,无所攀捉,空中转行。彼人如是生在中有。如印相似。

当时他的手把挽卧的床敷,手摸着虚空。当他此生的现在心灭时,中有心生起。就像从山顶上放身堕到地上一样,离开山顶以后,没有可攀捉之处,在空中不断地转行。这个人这样生在了中有。这是和他过去造的恶业相似的方式而受报的,就像印章的图纹和所盖出的印纹相似一样。印章的印纹好比所造的恶业,所盖出的印纹好比以此恶业变出的果报,二者相似。

中有心生,于彼则见恶面手足,猪、象、驴、马、熊、罴、虎、豹、师子、蛇蟒、野干、狗犬之属。

中有心生的时候,在中阴界里,会见到脸面、手足都很凶恶的猪、象、驴、马、熊、罴、虎、豹、狮子、蛇蟒、野干和狗犬之类。

阎魔罗人,手捉种种可畏器仗,打其身体。唯罪人见,余人不见。如是见故,极皱面眼,如油渐尽,然亦渐灭。

阎魔罗人手里拿着各种可怕的器仗,打罪人的身体。这情形只有罪人见到,其他人见不到。这样见的缘故,他极度皱着脸和眼睛,就像油快要烧尽那样,灯渐渐灭掉。

彼恶业人,如是死灭,中有色生。不见不对,其身犹如八岁小儿。

这个恶业人这样死灭后,随即在中有出生。世间人的身体是有见有对,能见到形,用手一推会被挡住。而中有的身体是不见不对,人见不到他的形,也没有质碍,可以直接穿过人体、大山等等。而且他的身体就像八岁的小孩。

即死即倒。即于倒时,阎魔罗人之所执持,焰燃铁罥,系缚其咽,反束两手。东西南北,四维上下,见火焰燃。见彼火中种种恶面阎魔罗人,火中沸热,手执种种可畏器仗而打其身。彼人既见反缚其臂,极大怖畏。

他一死当时就倒下,倒下的时候,阎魔罗人抓住了他,用火焰炽燃的铁罥系住他的咽喉,反绑他的两手。在东西南北四维上下的十方界里,他见到都是火焰炽燃。见到火中现出各种面貌凶恶的阎魔罗人,在沸腾的火中,手里拿着各种可怕的器仗打他的身体。这个人见到自己的两臂被反绑后,心里生起极大的恐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