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如是造作恶业行人,自身口意造不善业。阎魔罗人既呵责已,送大焦热大地狱去。鼻嗅不净臭烂恶屎,舌尝坚热不净恶味,得不可爱香味之色,身则当触最重恶触,有恶风来,如刀如火。此五境界,极恶可畏。心怖畏故,则生恐怯。于先已见大地狱相,阎魔罗人坚系其咽,业风所吹,将向地狱,不得自在。

这样造作恶业的人,身口意造了不善业,阎魔罗人呵责他后,把他送往大焦热大地狱。除了前面眼见恶色、耳闻恶声外,鼻子嗅到不净臭秽腐烂的恶屎的气味,舌头尝到坚燥炽热不净的恶浊之味,得到不可爱的香味之色,身体就触到了最重的恶触,有恶风来,像刀子像烈火。这样的色声香味触五境非常可怕恶劣,心怖畏的缘故,生起了恐惧害怕。在前面就已经见到了大地狱相,阎魔罗人紧紧地绑住他的咽喉,业风一吹,将送向地狱而无有自在。

阎魔罗人面有恶状,手足极热,捩身努肚。罪人见之,极大恾怖。阎魔罗人,声如雷吼,罪人闻之,恐怖更增。

当时,阎魔罗人脸上现出很凶恶的样子,手脚极为炽热,扭着身子努着肚子,罪人一见了,极大恐怖。阎魔罗人的声音像打雷一样,罪人听了更加恐怖。

阎魔罗人手执利刀,腹肚甚大,如黑云色,眼焰如灯,狗牙锋利,臂手皆长,摇动作势,肩阔长爪,锋利焰燃,臂粗脉胀,一切身分,皆悉粗起,如是种种可畏形状。执恶业人,如是将去,过六十八百千由旬地海洲城,在海外边,复行三十六亿由旬,渐渐向下十亿由旬。业风所吹,如是远去。

阎魔罗人手里拿着利刀,肚子挺得非常大,就像黑云笼罩之色,眼睛冒着火焰就像灯一样,狗牙锋利,用很长的手臂摇动着作势,肩膀宽阔,手指甲很长、锋利,燃着火焰,臂膀很粗,脉胀气,一切身体的部分都是很粗地凸起,有各种很恐怖的样子。他抓着这恶业人,一下子就越过了六十八百千由旬的大海、海岛、洲城,一直带到海外边,又走了三十六亿由旬,渐渐向下经过了十亿由旬,业风所吹,这样走了很远的地方。

彼如是处业风力吹,非心思量,不可譬喻。彼处境界,日月风力所不能到,唯业风力。一切风中,业风第一,更无过者。如是业风,将恶业人去到彼处。

所走到的地方是业风的力量所吹,究竟到达了多远呢?不是心能够思量的,也没办法用比喻说明。那里的境界是日月光的力量、风的力量都达不到的,只有业风力可以。在一切风中,业风第一,没有超过它的。像这样,业风带着恶业人一直到了那里。

既到彼已,阎魔罗王呵责如前。阎魔罗王既呵责已,恶业罥缚,出向地狱。以恶业故,彼处见有阎魔罗人,谓是众生。将恶业人向大焦热大地狱去。

到了以后,阎魔罗王像前面一样呵责。呵责以后,由恶业的罥索绑住他抛向地狱。以恶业故,他在那里见到了阎魔罗人,还以为是众生。阎魔罗人带着这恶业人向大焦热大地狱去了。

如是罪人,闇中远见彼大焦热大地狱中,普火焰燃。彼地狱量,五千由旬,不增不减。去彼地狱三千由旬,闻地狱人啼哭之声,悲愁恐魄,极大忧恼。已受无量种种苦恼,坚恶叵耐。如是无量百千万亿无数年岁。闻大焦热大地狱中,地狱罪人啼哭之声。既闻啼哭,十倍恐魄,心惊怖畏。阎魔罗人,如是将送向大焦热大地狱去。

这个罪人在黑暗里远远地见到大焦热大地狱当中,到处烧着熊熊的烈火。地狱的量有五千由旬,不增不减。离开地狱三千由旬处,听到地狱人啼哭的声音,心里非常忧虑悲愁、惊心动魄,生起极大的忧恼。已经受到了无量的种种苦恼,那种大的恶难以忍受。这样经历了无量百千万亿无数的年月。听到大焦热大地狱中地狱罪人的啼哭声,闻了啼哭声以后,有十倍的惊魂恐魄,心惊胆颤,处在极度的恐惧当中。阎魔罗人就这样把罪人送向了大焦热大地狱。

阎魔罗人呵责之故,而说偈言:

汝闻地狱声  已如是怖畏  何况地狱烧  如烧干薪草

火烧非是烧  恶业乃是烧  火烧则可灭  业烧不可灭

火不地狱烧  火不随逐行  汝作恶业火  须臾当烧汝

若作恶业火  彼在烧狱烧  若舍恶业火  则不畏地狱

你听到地狱的声音就已经这样害怕,何况真正在地狱里被焚烧呢?就像烧干薪草那样。火烧不算是烧,恶业才是烧;火烧是可以灭的,恶业的烧是难以息灭的。火不会烧到地狱,火不会跟着人的心走,你造作的恶业火却是须臾就要烧你。你造作了恶业火,它会在地狱里烧你;若人舍了恶业火,就不畏惧地狱。

若人自爱身  复畏于地狱  彼人则舍恶  不受大苦恼

舍离恶业人  心常善观察  身口意皆善  去涅槃不远

如果人能够洁身自爱,而且害怕地狱,那这个人就会舍离恶业,不受大苦恼。舍离恶业的人,心常常善观察,身口意都是善的,离涅槃不远。

若人常恶心  痴心常自在  故得恶地狱  何须眼出泪

如果人常常恶心,常常自以为是,这叫“痴心常自在”(就是常常听痴心的,顺着痴心而转,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自以为是”),所以会得到险恶的地狱。此时何必眼出泪水呢?当初你不是自以为是做的吗?

造苦得苦报  苦灭得乐报  初中后恶业  众生不受乐

造苦就得苦报,苦灭了就得乐报,无论是初中后哪个阶段,所出的恶业都使得众生不会受乐,所以恶业只会生苦。

汝人中造恶  恶业已多作  如是恶业果  今者将欲受

若人作恶业  则向恶处去  若人作善业  则去向善处

非是作恶业  而得于乐果  乐果非恶得  以不颠倒受

你在人中造恶,已经做了很多恶业,像这样现在就要受恶业的果报。如果人造恶,就往恶处去,如果人作善,就往善处去。不是作恶业而得到乐果,乐果不是由恶来的,以不颠倒而受的缘故。也就是,在业果律上不会颠倒而受,不可能造了恶还倒过来受安乐果。

无始世界来  作善得乐果  若作恶业者  如是得苦果

因缘则相似  颠倒不相应  已作因于前  如是得果报

从无始有世界以来都是这样的规律,作善就得乐果,作恶业就得苦果。果都是与因缘相似,是什么样的因缘就结什么样的果,颠倒过来那就不相应这个业果律了。已经在前面做了因,就会如实而得果报。

如是罪人恶业所作,阎魔罗人于中有中,苦呵责已,将向地狱。彼恶业人,既闻呵责怖异毛竖,何况眼见?彼中有人,既见地狱焰火炽燃,色等诸阴,极受寒苦,战动难忍,于彼地狱热焰炽火,心生贪著。起心即取,取因缘有。一切有分,法皆如是,有因缘生。

这个罪人作恶业,阎魔罗人在中有中苦切地呵责后,要把他送向地狱。阎魔罗人已经判决完了,恶人闻到呵责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何况用眼睛看呢?这个中有人见到地狱的火焰炽燃,色等诸蕴受了极度的寒苦,全身抖动难忍,就对地狱的热火焰非常喜欢,生了贪著,想往那边走。他起了心要取,以取的因缘就出了有。一切有分的法都是这样的,以有为因缘就有了生。

这一段是讲十二缘起爱、取、有、生四个环节。他在中有的情形是,当时他感受极度寒苦,会以业变现出地狱是可爱的火相,他心里想:我现在要去有火的地方。一念贪著就起心要去取,这就是以爱而生取,以取的因缘就出现了有,以有的因缘就出现了生,这样他就生在地狱里了。

彼恶业人,不善业因,杀生偷盗邪行饮酒妄语邪见。复有邪行,于彼净行无欲染心净戒相应善比丘尼,强逼行欲。彼不善业,作而复集,势力坚䩕,所得果报。

彼恶业人造了杀、盗、淫、妄、酒和邪见的不善业因。又有造邪行者,对于净行无欲染心的具足净戒的善比丘尼强迫行淫。以这个不善业做了之后积集,势力坚强,因而就得到下面的果报。

有大火聚,其聚举高五百由旬,其量宽广二百由旬,焰燃炽盛。彼人所作恶业势力,急掷其身堕彼火聚。如大山崖推在险岸,无有坎蹬挽摸之处。

当时就出现了大火聚,火焰冲到了五百由旬高,这个量的宽广有两百由旬,一片火海炽燃。这个罪人以所作恶业的势力,身体被急速地扔掷堕向火海当中,就像从大山崖推下或者从险岸推下,没有凹下或者脚踩、手抓的地方。

如是罪人,直入大火。彼地狱中,如是势推恶业行人入大地狱,炽燃火中。以恶业故,有热铁钩先钩其足,令头在下而入火中。

当时罪人直入于大火。在这个地狱里,以恶业势力的推动,行人进入大地狱的炽燃火海当中。以恶业力故,有热铁钩先钩住他的脚,让头朝下入在火里。

彼恶业人,既如是入地狱炽火,先烧其眼。既烧眼已,次烧头皮。烧头皮已,次烧头骨。烧头骨已,次烧颊骨。烧颊骨已,次烧其齿。既烧齿已,次烧牙床。烧牙床已,次烧项骨。烧项骨已,次烧背骨。烧背骨已,次烧胸骨。烧胸骨已,次烧咽筒。烧咽筒已,次烧其心。既烧心已,次烧其肚。既烧肚已,次烧大肠。烧大肠已,次烧小肠。烧小肠已,次烧其髋。既烧髋已,次烧其根。既烧根已,次烧髀骨。烧髀骨已,次烧其踹。既烧踹已,次烧脚腕。烧脚腕已,次烧足指。如是如是,彼恶业人以恶业故,最初先入大火盆中,如是极烧。一切身分,烧已复生,受苦不断。如彼人中上上作业,如是如是上上受苦。

恶业人这样入到火中之后,地狱的炽燃烈火先烧他的眼睛,烧完眼睛再烧头皮,烧了头皮又烧头骨,烧了头骨又烧脸颊骨,烧了脸颊骨又烧牙齿,烧牙齿后接着烧牙床,烧了牙床又烧颈部的骨头,烧了颈部的骨头再烧背骨,烧了背骨又烧胸骨,烧了胸骨再烧喉咙,烧了喉咙再烧心脏,烧了心脏又烧肚子,烧了肚子再烧大肠,烧了大肠又烧小肠,烧了小肠再烧髋骨,烧了髋骨再烧根,烧了根再烧腿骨,烧了腿骨又烧腿肚子,烧了腿肚子再烧脚腕,烧了脚腕又烧脚指。

就像这样,恶业人以恶业故,最初要入到大火盆里极度被烧。一切身分全部烧完了后,又生长成形,然后再被烧,这样不断地受苦。就像他在人中做了上上品的恶业,所以要在这里受上上品的苦报,造业越重受苦越重。

彼地狱人如是具受焰鬘火盆,如是极烧,然后堕在金刚火地。以怖畏故,伸手努臂。既倒地已,即复建上,如毬著地,即上不停。如是速建,连上连下,伸手努臂,吼唤号哭,堕地复上,如是唱唤。大火焰鬘,普覆身体,建在空中,常亦被烧,如前所烧。入火焰中,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彼大地狱大火盆中,烧已复烧,连烧不止。一切身分,烧已复生。

这个地狱人像这样受尽了焰鬘火盆里的苦,这样极度被烧,然后堕在金刚火地上。因为怖畏的缘故,他极力地伸出手臂。倒在地上后又弹起来,就像球一落地马上反弹起来一样。像这样,不断地连上连下,伸手努臂,吼唤号哭,堕在地上又弹起又堕下去,这样不断地叫唤。大火焰鬘烧遍他的身体,弹在空中的时候也常常被烧,跟前面所烧的情形一样。

他入在这火焰里,经过无量百千年岁。在大地狱的大火盆里,烧了又烧,连烧不断。身体的一切部分烧完了以后,又会重新出现一个完整的体形,然后又被烧掉。

乃至时尽,若出火盆,以恶业故,而复更见阎魔罗人。非是众生,罪人见之,谓是众生。手中执持焰燃铁钳,彼钳极热,于彼火聚二倍更热。以何因缘,彼钳极热?以杀生故火盆所烧,杀生偷盗二恶业故,彼钳极热二倍更热,以此因缘,彼焰铁钳二倍更热。

在大火盆地狱里受报的时间尽了,他才会出离火盆。以恶业故,又再度见到阎魔罗人,其实他不是众生,但是罪人以业感以为是个众生。阎魔罗人手里拿着火焰炽燃的铁钳,极度地炽热,比前面的火聚还要热两倍。以什么因缘火钳极热呢?前面以杀生的缘故被火盆所烧,而这里是杀生、偷盗两种恶业兼做了的缘故,铁钳极度炽热,比前面热两倍,以这个因缘,铁焰钳子是两倍更热。

阎魔罗人非是众生。以如是钳,钳取罪人,置热铁地焰铁钩上,提令使坐,焰燃铁钩从粪门入,背上而出,或卵上出。广说如前。

阎魔罗人不是众生,但是以罪人的业感显现为众生形态,不是外在有个众生,但是由业必然这样现相。就像做了坏事,梦里会现众生的相,不是真的有众生,但是由习气力就会这样现。

这个时候,阎魔罗人以这样的热铁钳夹取众生,放在热铁地的火焰铁钩上,让他坐上去。火焰炽燃的铁钩从肛门入进去,从背上穿出,或者从睾丸上穿出。广说如前。

彼既坐已,三倍受苦,热焰利铁割其人根,并卵俱割。何因何缘三倍受苦?所谓杀生偷盗邪行,以此因缘,三倍受苦。

他这样坐上去以后,三倍受苦,赤热火焰的锐利铁钩割他的男根,连带割掉睾丸。什么因缘要受三倍的苦呢?就是他造了杀生、偷盗、邪淫三种罪,所以要三倍受苦。

譬如铁师,若其弟子铁作之处以韛吹之,风满皮韛,如是风吹,彼火焰燃。如是如是,作恶业人,以作恶业究竟满故,名恶业人。作恶业人,恶业弟子,业业普遍,故名为风。所谓业风,共妇女淫,名为锻作。炉中热沸,谓地狱人,唱声叫唤。如是多吹,如是多然,多不善业,如是多烧不善业人,受极苦恼。以此因缘,彼地狱中三倍受苦。杀盗邪行乐行多作,彼果应知。

就像铁匠和他的徒弟在打铁的地方用皮囊吹风,风充满了皮囊,这样风吹动后,火焰炽燃。就像这样,作恶业的人以作恶业究竟圆满之故,叫做“恶业人”。就像打铁,有它的加行、正行、后行,方方面面的因缘齐备以后,这个铁就打究竟了。那么同样的,造恶业者由于这个恶业做究竟了、做圆满了,就叫“恶业人”。

当时,作恶业人和他的助伴造业,业业普遍,蔓延增长,这种势力叫做“风”。就像铁匠和学徒合作打铁,一直鼓风吹动就使得火焰炽燃那样。以这个业风和妇女行淫,叫做“锻作”,就跟锻造铁一样。之后炉里面热沸,这个地狱人唱声叫唤,因为业已经造成了,他在里面大叫,这是他的业行反应。像这样多多地吹动,多多地燃烧,不断地造作不善业,就多多地烧这个不善罪人,受极度的苦恼。以这个因缘,他在地狱里三倍受苦。也就是对于杀盗邪行乐行多作的缘故,就会感召非常重的地狱果报。

阎魔罗人,问彼地狱极大怖畏、皱面唱唤、不善业人、大火煮人,作如是言:汝何所患?汝何所苦?彼受苦人即复报答阎魔罗人,作如是言:我今如是极受大苦,如是大苦犹尚可忍,渴苦叵耐。

(第一句的“极大怖畏、皱面唱唤、不善业人、大火煮人”,都是在修饰罪人。)阎魔罗人问那地狱里极大怖畏、皱着脸、不断大叫的不善业人、被大火所煮的罪人,这样说:“你现在担心什么呢?你现在痛苦什么呢?”这个受苦人当即回答阎魔罗人,这样说:“我现在受极度的大苦,这样的大苦我还能忍,干渴之苦我受不了!”

阎魔罗人如是闻已,复有恶河,名可畏波。彼河唯有极热勇沸铜汁镴汁和合满中,又复多有焰燃铁块。彼河岸险,若见彼河,极大怖畏,若闻其声,极生恐怕。阎魔罗人以热铁钵盛取热铜热白镴汁,持向罪人而语之言:汝可饮之。彼人渴故,两手执取,谓之是水,取已而饮。彼地狱人以恶业故,先烧其唇,既烧唇已,次烧其舌,乃至咽筒,皆悉被烧,次第乃至烧身遍已,从下而出。

阎魔罗人这样听了后,有一条恶河,叫做“可畏波”。这河里只有极度烧热涌沸的铜水、白镴水混合在一起,充满其中,又有很多火焰炽燃的铁块。这条河的河岸非常险恶,一见到这个河会生极大的怖畏,听到它的声音也极生害怕之心。阎魔罗人用炽热的铁钵盛取炽热的铜水和白镴水,端给罪人说:“你可以喝掉它。”那个罪人干渴的缘故,双手抓住铁钵,以为里面是水,取了就喝。这罪人以恶业故,先烧掉嘴唇,烧完以后又焚烧舌头,乃至咽喉都被烧燃,次第一直烧遍了全身,然后从下门流出。

如是罪人,四倍焰然,四倍受苦。何业果报?所谓杀生偷盗邪行,及以饮酒。戒人自饮,复与戒人出家比丘。此业果报,于地狱中,热渴须水,而饮热沸赤焰铜汁。

这样的罪人,当时受到四倍火焰的烧灼,四倍受苦。什么业果报呢?由于他过去世做了杀盗淫以及饮酒的恶业。说到饮酒,就是他本是持戒者而自己饮酒,又给持戒的出家比丘喝。以这个业果报,在地狱里面他极度焦渴,特别想喝水,这样就喝到炽热沸腾的赤焰铜水。

如是比丘持戒之人,于众僧中不知是酒,谓是净饮,而实是酒。酒者是毒,手既执已,不能弃舍,畏众僧故而自饮之。此业果报,于地狱中赤焰铜汁不能舍弃,渴急而饮,此是酒果。

像这样,持戒的比丘在僧众当中不晓得是酒,以为是清净的饮料,而实际是酒。酒是毒,他拿在手里不能弃舍,害怕僧众之故只能自己喝掉。这个业果报,使得他在地狱里一直捧着赤焰的铜水而不能弃舍,他极度地干渴,就会喝下这种铜水,这就是饮酒的地狱果报。

所谓沙门在檀越家,惜檀越意,不能弃却而便饮之,此业果报。

所谓沙门在施主家,因为顾惜施主的情面,怕面子上过不去,不能拒绝就喝下了酒。所以业果律很可怕,我们应该有正见,有自己的操持,不能为了人情面子去造恶,不然就跑到地狱里去喝赤焰的铜水,这就是一杯酒的代价!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正法念处经讲记 97 正法念处经讲记 98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