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那迦虫柱恶火受苦,是彼地狱第十四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

再者,比丘为了知业果,又观察焦热大地狱还有什么处所。他见闻了解到还有特别的一处,叫做“那迦虫柱恶火受苦”,是焦热地狱的第十四处。比丘继续观察: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到有人杀生、偷盗、邪淫、饮酒、妄语,对这些恶业乐行多作,就会受生在彼处。业及果报的具体情形,如前文所说。

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如是邪见,言无此世,亦无彼世,此世间常,一切法常,常不破坏。彼人如是颠倒邪见。邪见之人,复教他人令住邪见。数数为说,大众中说,恶因譬喻,为他人说。令彼前人取恶邪见。于大众中,于相似法,非法说法。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那迦虫柱恶火苦处,受大苦恼。

现在宣说邪见乐行多作的状况。有人持这样的邪见,说:“没有此世,也没有来世。”他持无三世论,现在很多人都是这种论调。又说:“这个世间永远都是这样常的,一切法都是这样常的,不会破坏。”他持常见论。这个人持这样颠倒的邪见,不但自己持还教别人持,让别人也安住在邪见里。他不断地为他人宣说,在大众当中宣说。为了成立他的恶宗,他举出各种邪的理由和譬喻向别人宣说,让别人信受。就像佛教为证成一个观点,要具足宗、因、喻三支比量,用因和喻来成立宗,那么对邪宗来说,也是举出它的恶因和譬喻来作成立。他的话似乎非常具有说服力,目的就是想让别人执取那种恶见。他在大众当中说相似法,非法而说法。这个人以此恶业因缘,死后就会堕在那迦虫柱恶火苦处的地狱里,受极大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

所谓受苦,就是等活等地狱的一切苦这里都要受。

复有胜者,所谓彼处有铁柱生,钉其头上,从下而出。如是出已,半下入地,半在头上。如是穿已,有那迦虫,在彼罪人皮肉脂中一切处生,饮食罪人,一切身分。先啄其脉,饮血令尽。次食其肉,次破其骨,次饮其髓,次断其筋,次断其脉,次烧其窍,次拔其毛,抖擞其皮,次入身内,在丛筋中。次破其心,既破心已,而饮其汁。次破其肺,次入背中而饮其汁,次散其脉,次以焰钳破其颔下而拔其舌,拔已与狗。

还有更厉害的,在那里以业力变现出铁柱,从罪人的头部钉入,从下方穿出,出来以后,一半插到地里,另一半在头上,也就是,这根铁柱从上到下整个贯穿了身体。这样贯穿以后,在罪人的皮肉脂肪等一切处会生一种那迦虫,饮食罪人身体的一切部分。这虫子先咬开他的脉,喝光他的血,然后吃肉,然后破骨,然后饮他的骨髓,接着断掉筋,又断掉脉,又烧掉窍,接着拔掉毛,抖擞他的皮,然后深入到身体里,漫布在丛筋当中,然后破掉心脏,喝他心脏里的血,然后破掉肺,再钻入背中喝他背部的血,又散开脉,再用火焰钳子从下巴骨一直破上去拔舌头,拔了扔给狗吃。

以其舌根本说恶语,说颠倒因,非法譬喻和合说故。彼地狱人,如是舌罪,故受如是一切苦网。

由于他的舌根过去说很多邪恶语,用各种颠倒的理由结合邪的譬喻宣说的缘故,这个地狱人这样在舌头上犯了大罪,所以感受一切苦网。

“苦网”是指苦交织纵横,蔓延不断,如同网一样。业力会变现出这么一张大苦网,罪人就被网络在其中,时时都在这个网里受苦,没办法挣脱。

彼邪见人,曲见教他,以大恶心教化余人,令住邪见,身业口业意业破坏。

这里讲邪见对他人的影响。由于邪见人以歪曲的见解教导他人,用很大的恶心教化他人,毒化他人,让他们都住在邪见当中,结果坏掉了身业、口业、意业。

所以见解是主宰者,是最大的。如果传播邪谬的见,把别人的心给换掉了,就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有人认为搞搞著作、发表论文、传播言教是很高级的事,却不知这个造业特别大。本来别人好好的,一旦染上了邪见,心就会变掉,结果身口意三业全部都坏掉了。

所谓的邪见,损减方面,比如心里执持没有前后世、没有因果,或者说没有道德,没有轮回等邪谬的见;增益方面,比如鼓吹性解放,认为性欲应当自由开放,贪欲应该肆意放纵,鼓励人们尽情享受,或者鼓吹个人主义,宣扬自我扩张、自我显耀,或者鼓吹叛逆、反传统、任性、颠倒、颓废,或者鼓励情欲、暴力等等。这些邪见人们执持为好的话,心就会落在邪僻当中,我执会格外地膨胀,烦恼不断加重,造的业也越重。一旦传播出去,毒化了多少人,甚至多少代人都在受影响,果报是非常厉害的。这么大的业单凭一个小舌头就招来了,那么今天不用舌头,用脑子、用笔、用网络传播是一样的道理。

于长久时,在地狱中常被烧燃,无有年数,不可穷尽。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这样来造恶,将来受的苦报就会连绵不断,没办法还清这种业债,导致在无数年岁恒时不断地受报,乃至恶业的习气势力没有穷尽之间,一切时不停地出苦。

所以要知道,口舌杀人远远超过刀枪杀人,远远超过原子弹、氢弹爆炸,力量之大、破坏力之强超乎我们的想象,将来会受没有边际的苦,所以不可不慎重。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三百世生食死尸饿鬼之中。既得脱已,难得人身,如龟遇孔。

恶业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是不是马上就能去安乐之地呢?不能,还要三百世生在食死尸饿鬼当中,吃死人的尸体活命。从这里脱出后,也难以得到人身,比盲龟值木孔还难。

若生人中同业之处,他犯王法,横得其殃。以恶业故,贫穷多病,系属他人,不得自在。啖食人肉,而复名人。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如果生在人中的同业之处,别人犯了王法,自己却无故遭殃祸。虽然在人间可见的一个片段里,他什么也没做,突然就被连累了,或者被抓,或者被打,甚至丢了性命。其实,这都不是平白无故的,是恶业力所使,都是业报。

以恶业力故,一生贫穷多病,没有自由,完全被人控制。吃着人肉,还叫做“人”。这就是邪见恶业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闇火风,是彼地狱第十五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业普遍,作业究竟。以是恶业,堕彼地狱闇火风处,业及果报如前所说。

再者,比丘为了认识业果,又再观察焦热地狱还有什么处所。他见闻认识到,还有特别的一处,叫做“暗火风”,是焦热大地狱的第十五处。他进一步思维:那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到有人杀生、偷盗、邪行、饮酒和妄语,在这些恶行上乐行多作,恶业普遍地发展,作业一直达到究竟,以这种恶业因缘,就堕在地狱暗火风处,受很重的苦报。业和果报详细的情形,如前文所说。

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作如是见:一切诸法有常无常,无常者身,常者四大。

再者,有对于邪见乐行多作的情况。就是指,有人持这样的见解:一切诸法有常和无常两类,无常指身体,常指四大。也就是他认为,地水火风这四种元素是常法,没有坏灭,不会变异,而身体是无常法。因为看到身体上面有生老病死等一个一个阶段的变化,一年一年的变化,所以他认为身体是无常的。

很多人都持这样的观点。特别一些学科学的,认为基本粒子是组织物质的最小单位,是不变的,所以是常的体性;而它所合成的各种粗大法是变动的,所以是无常的体性。也就是最基本的常组合成无常法,而最基本的属性是不变的。这是对于世俗法的邪见,因为世俗的一切法都是因缘生的,都是刹那灭的体性,没有一点常法。

彼邪见人如是二见,恶因恶喻,为他人说,令住邪见,复生随喜。于大众中,于非法中,相似法说。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闇火风处受大苦恼。

这个邪见人持着这种邪见,而且用恶的理由和譬喻为别人宣讲,让别人也住在邪见中,而且生随喜心。他在大众当中宣说邪见、说相似法。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会堕在暗火风处地狱,受极大的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五倍更重。复有胜者,彼既得脱阎魔罗人所作苦恼,难脱脱已,恶业所作,后复更入闇火急风受苦之处。恶风所吹,彼地狱人在虚空中,无所依处,如轮疾转,身不可见。彼人如是,如轮转已,异刀风生碎割其身,令如沙抟,分散十方。又复更生,生已复散,散已复生,恒常如是,无有年数。受如是等坚急苦恼。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所谓的苦,就是前面所说的等活等地狱的一切苦,这里都要受,而且五倍加重。还有厉害的,他脱离阎魔罗人所作的苦恼以后,由于恶业力的变现,又进入到一处暗火急风的受苦之处。地狱人被这里的恶风所吹,飘在虚空里,没有任何依处,像轮子一样飞速地旋转,身体完全见不到了。像这样,他在空中不断地旋转以后,出现特殊的风,像刀子一样锋利,不断地割截罪人的身体,碎成了沙团一样,散在四面八方。是这样来受苦的。

相仿的情形都有。比如现在很多所谓的科学工作者,是学术界的权威,学问第一流,被很多人崇拜、追随,他把邪的观念深植在人们心中,甚至下层百姓心里都灌输了,传播面非常大,以这种邪的观念,将来就会受很重的果报。

受什么报呢?罪人入到一个暗火急风的受苦之地,风刮得非常猛烈,比龙卷风还要强上百千万倍,然后被席卷到虚空中,没有一个依靠处。被风一吹,像轮子一样“呜呜呜”地不断旋转,看不见人形。而且这个风表现成刀子一样,吹在身上,比最严寒的时期不知厉害多少倍。风刀一直在身上割,把身体全部割碎成沙子一样,再劲风一吹,散在四面八方,最后什么都没了。然后以业力又新生出一个完整的人形,又被风刀散成了沙粒。这种风不是我们人间的微风或者台风,爆炸力比炸弹强了无数倍,它一吹,就会全部散裂掉,不见人形。之后以业力又新生一个人形,继续受这种爆炸式的分裂之苦,然后又恢复成人形。就像这样,在数不清的年月里,一直受着这样急猛剧烈的苦恼。一直到恶业的习气势力没有穷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受这种恶苦。

不要以为杀个人是很大的恶业,而传播邪见是学术殿堂里神圣的事,岂不知那是更大的恶。因为以见解的支配,会发出身口意的一切行为,见解就是幕后的操纵者。边边上坏了一点,稍微做一点恶,还能纠正过来,如果核心全部坏了,那就什么样的恶都能造得出来,很难挽回的。所谓杀、盗、淫等是支分的恶,而一切恶的依处就是邪见,所以一旦持着坚固的邪见,并且传播,那将来就要在这种地狱里受浑身粉碎性的恶果。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于食吐饿鬼之中。彼处脱已,复生饥渴畜生之中。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一直到恶业的习气势力完全消尽了,才会从地狱里脱出。脱出以后,还要五百世生在食吐饿鬼当中,吃别人吐弃的秽物。从饿鬼中脱出,还要生在畜生道里,时时受饥渴的逼恼。这就是恶业的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金刚嘴蜂,是彼地狱第十六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

再者,比丘为了了知业果,继续观察焦热大地狱还有什么处所。他见闻认识到,还有特别的一处,叫做“金刚嘴蜂”,是焦热地狱的第十六处。比丘又思维:众生是以什么业而受生在彼处呢?他见到有人杀生、偷盗、邪行、饮酒、妄语,对这些恶业乐行多作,就会受生在那里。业及果报的情形如前文所说。

复有邪见。所谓有人,作如是见:世间有始因缘而生,有常无常,一切皆是因缘所作。彼不实语,邪因譬喻,于非法中,相似法说。令他余人安住邪法,退失正法,障碍正法而作邪见。

又有对于邪见乐行多作的情况。是指有人做这样的见解:“世间有个初始的因,一切法都是由它产生的。诸法分成常和无常两类,常法是因,也就是有一个常的作者,以它为因缘,就造成了一切无常的法。”这种不如实的立论,他用各种邪因和譬喻来证成,把非法相似地说成了法。也就是说,为了让人们接受这种虚诳的立论,他以邪慧举出了各种理由和比喻,人们对此深信不疑。这样一来,很多人非常信服他,甘愿做他的教徒,从而安住在邪法中,退失了正法,障碍正法而生起邪见。

彼不正说。常法非因,常法不动,常法不异,常不能作。犹如虚空。

他不是在如实地演说正法,而是做一种邪说。也就是,他竟然说世间有一个因,是常的体性,由这样的第一因造作了万法。实际上,这个常法不能做因,既然是常,当然不会动,也没有丝毫变异,也不可能作业。就像虚空一样,没有任何动作,一成不变。这样的常,哪里能造作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等的万物呢?所以,“万物由常法生”的确是一种邪见。

但是,现在的人感染了这种邪见,观念上已经先入为主了,严重地障碍内心正法的生起。所以,内心只要一直守着这种常见,就没机会认识缘起正见,更不可能生起缘起正见,一切安乐之道都跟他绝缘,完全没办法进入。而且处在这种愚蒙当中,会破坏身口意三门的善业。也就是,认为既然是常法,无常法都是它生的,那就没有努力的必要,不需要精进地断恶行善,因为一切都是由它生的,行者自身没有什么主动力,这样就会障碍善法的生起。所以,这种见解上的残害是最大的残害,它是第一大毒,从里到外会把人摧残殆尽。

彼邪见人,不实分别。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金刚嘴蜂铠钾处,受大苦恼。彼邪见人,身业口业意业破坏。下贱之人,众生中劣,障碍正法,住不善法。以愚痴故,作恶道行。自谓有智,恃智我慢。自意分别,不实语说。受大苦恼。

这个邪见人以不如实的分别,传播邪见、破人正法,以这个恶业因缘,死后会堕在地狱的险恶之处,生在金刚嘴蜂铠钾处受大苦恼。这个邪见人已经坏掉了身语意三门的善业,他是下贱之人,是众生中的恶劣者,障碍正法,安住在不善法里。以愚痴的缘故,做各种恶道的邪行。还自以为有智慧,仗着这种智慧而起很大的我慢。其实,这只是他的心在做颠倒分别,做不如实的言说而已。以传播邪见的缘故,死后就受生在地狱里,受极大的苦恼。

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五倍更重。复有胜者,所谓彼处阎魔罗人,以极细钳稍拔其肉,如毛根许。拔已复拔,如是连拔。置其口中,驱令自食。

所谓的苦,就是前面所说的等活等地狱里的一切苦,这里都要受,而且五倍加重。还有厉害的,这里有阎魔罗人,用非常细的钳子一点一点拔罪人的肉,拔成毛根那么细小的,一拔再拔,连续不断地拔,再把这细小的肉放到罪人口里,逼他吃下去。

彼处多有金刚嘴蜂,触罪人身。有热血出,味咸如盐。阎魔罗人,取彼咸血置罪人口,驱令食之。彼既食已,十倍饥渴,烧其身心。恶业所诳。复自食肉,食已更生。恶业因缘,作集恶业之所诳惑,受大苦恼,无有年数。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

这里还有很多金刚嘴蜂,长着锋利的金刚嘴,一刺到罪人身上,就有热血流出来,味道像盐一样咸。阎魔罗人取来咸血,放到罪人口里,逼他喝下去。这个血太咸了,罪人喝完以后,马上发生十倍的饥渴,烧着他的身心。这都是被恶业诳骗的结果。也就是,以邪见力的驱使,他的心识变现出这种虚诳的景象,喝自己的血,又处在很大的饥渴当中,接着他又吃自己的肉,吃了以后又生出来。

以恶业的缘故,罪人一直被过去造集的恶业所诳骗,受各种大苦恼,没办法用年岁来计算。造了这样的邪见大罪,关到这个大监狱里,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来?这里说没有年数的。也就是,此恶业的感果力非常大,在恶业习气的势力没有消尽之间,一切时不断地变出苦来,而受苦的时间太长,没办法计算它的年数。

罪人过去宣扬邪见,别人永远得不到称心满意的境。为什么呢?邪见违逆了真理,使人永远不会有着落,永远不会有饱足,永远不可能得安稳、安宁,邪见就这么厉害。所以,坏掉别人的正见是最大的酷刑,比挖眼睛、削鼻子、割舌头还要厉害无数倍。好比攻占一个城市,如果只是局部性炸掉一些房屋、基础设施,不过是伤了皮毛,如果直接把它内部的指挥系统瓦解掉,那么城市整个就瘫痪了。同样,见解就是人心中的指挥系统,是一切行为的命脉,一切缘起上的命脉,一旦破坏了正见,那这个人就全完了。

正因为毁掉别人的正见是最大的酷刑,所以传播邪见、违逆真理就是最大的罪,要在地狱里受最重的惩罚。要知道,法界的真理一直住在你心中,住在万法当中,而现在竟然肆意破掉正法,罪有多重?这就好比一个人公然抵制、破掉国家宪法那样,在世间来说,这个罪是最重的。但宪法只是世俗缘起中的某种制定,还不算太严重,相比之下,破掉法界正法、颠倒宣扬邪法,简直是罪大恶极。这样所受的刑罚有多大呢?会被关在大焦热地狱里,无穷无尽地受罚。那不是人间无期徒刑可见的几十年,而是在这上面乘以百千万亿亿倍,处以天文数字的无期徒刑,不这样惩罚的话,不足以偿还他欠下的业债。

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四百世生饿鬼中,食不净食。彼处脱已,于五百世生畜生中,而作曲蟮蜣螂等虫,饥渴烧身。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恶业尽了,才从地狱里脱出。还要继续受报,四百世生在饿鬼里,吃污秽的食物。从彼处脱出,还要五百世生在畜生里,做蚯蚓、屎壳郎等的小含生类,被饥渴烧身。这就是邪见恶业的余残果报。

这样就知道,蚯蚓等的小含生类,都是过去造邪见业而感生这样的身,非常可怜。它们的业报很重,比如蚯蚓,轻易死不了,身体即使断掉还能活,还要继续受报。所以,不要把它看成自然界很奇妙的相,认为它没有苦,活得很快乐,其实这都是恶报的现相,要对它发悲心。

所以,我们学了《念处经》,明白了业果以后,会改变旧有的世界观,重新看待这个世界。要看到整个轮回就是一片苦海,没有一点乐可言,从而真正发起出离的道心、悲愍的善心,真正成为一个以正法修习善心的行者(也就是你知道是什么法,心随着法来修,这样就能出来善心)。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