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弥陀经初机导引》阿弥陀经的法行感应01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阿弥陀经》翻成中文以后普遍流通天下,僧俗大众诵持此经得到非常多的感应。比如舌根不坏、天乐迎空、解冤往生、归如禅定,以及还没终卷而坐脱、临终目睹白莲花、由银台换成金台、以粗乐而来细乐等,有各种不可思议的召彰瑞应。

舌根不坏

《大智度论》中说,有位比丘诵持《弥陀经》,他临欲命终时对弟子说:“阿弥陀佛和大众来接我了。”后来火化法体,舌根不坏,还像生前那样。因此,诵《阿弥陀经》口口莲花香,诵的是佛的真实语、弥陀的真实愿,会有舌根不坏的巨大功德。

天乐迎空

在宋代有一位唐世良居士,他以诵《阿弥陀经》为主课,非常有信心,而且坚持不断。当他诵过十万遍时,有一天对家人说:“佛来接我了。”说完顶礼,坐着就往生了。

当天夜里,有一位利根行者在道味山上梦见来自西方的奇异光明,很多幢幡、妙花缤纷而来,空中音乐十分嘹亮。有声音说:“唐世良已生净土。”可见,诵《阿弥陀经》得十方诸佛护念,与弥陀心愿相合,与西方圣境相合。当诵到一定时候,心已经在莲花国里,已经跟西方世界合成一片,因此当即有感应。当他诵过了十万遍,就是生净土时,就是佛来接时,就是天乐鸣空、圣境现前之时,感应如此奇妙。

解冤往生

在宋代浙江上虞有个叫冯珉的村民,年轻时从事打猎。有一次见到一条大蛇,他拿着长矛就要去刺,当时蛇在山岩下想吃黄牛犊,冯珉推巨石压到蛇上,蛇死后屡次来作祟,弄得他非常苦恼。后来修忏念佛,屡年蛇不能加害。有一天,冯珉请来莲社的同修法侣,一起诵《阿弥陀经》,合着掌就往生了。

这也是阿弥陀佛的力量加被所致。当我们诵《阿弥陀经》,念阿弥陀佛名号时,都有光明照身,使得各种鬼祟等不能加害,而且能解冤。冯珉最后走得很好,临终也是念《阿弥陀经》,念完合掌坐化,生到了佛国。对于修净土的人来说,《阿弥陀经》是根本经典,时时不忘,时时在这条路上走,时时得十方诸佛护念,安全地生到西方。

未终坐脱

晋朝智仙法师,号“真教”,住在白莲社里,在十三年中朝向西方修十念阿弥陀佛,十二个时辰没有一时废弃。有一天夜晚有一点小病,他让观堂行人诵《阿弥陀经》,还没诵完一卷,已经安然坐脱。

法师诵持《弥陀经》,心与佛相应,在没有终卷时就已经坐脱。证明以此经能立即提起信愿,立即得诸佛护念,与净土大道相应,这样心就住在净土中,很快往生了。

归如入定

宋朝有位高僧叫“处谦”,一生精修净土。一天夜晚诵完《阿弥陀经》,称赞净土功德,告诉大众:“我以无生而生净土。”之后,就像入定那样,寂静地化去了。他修净土达到很高境界,已经无生而生,想必也是高登上品,能迅速登地成佛。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到,对于有净土志愿的人来说,每天以诵《阿弥陀经》为功课,临终诵一卷《阿弥陀经》走向净土。

终睹白莲

宋朝嘉禾郡有个钟婆婆,每天诵十遍《阿弥陀经》,并且不间断地念佛。有一天对儿子说:“我见到无数朵白莲花,好多圣人来迎接我。”说完端坐着,身体一耸就往生了。

可见,净土法门非常适合平民老百姓来修,不废弃家庭生活的同时保持净土功课,念《阿弥陀经》十遍,心缘在阿弥陀佛上,缘在西方净土上,又有一定量的念佛,结果一生修持得了大利益。也就是,其他人临终恐惧彷徨、生死不知所趣,她念到成熟,安然自在。而且,以她修净业的功行,现前无数白莲花,感得圣众来迎接,端坐安然往生。可见,诵《阿弥陀经》能使我们天天心缘在净土上与佛相应,在诵经以后就开始念“阿弥陀佛”。这样既有信愿上的提起,又有与阿弥陀佛的相应,只要日日保持这种法行,临终就会感佛来接引,顺利生入佛国。

银台金台

唐代怀玉禅师,浙江台州人。他很苦行,日中一食,夜不倒单,穿着布衣。以这种少欲出离,使得他精进念佛,一生诵《阿弥陀经》达到三十万遍。有一天见到来自西方佛国的圣众,数量多如恒河沙,其中一位擎着银台从窗户进来。怀玉说:“我一生精进,志在金台,为什么只得银台呢?”于是银台隐去,怀玉很感激,倍加精进。经过三个七天的修行后,见到佛充满虚空,就对弟子说:“金台来迎接了,我生净土了。”说偈含笑而逝。

那首著名的往生偈是这样说的:“清净皎洁无尘垢,莲花化生为父母。我修道来经十劫,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如今从清净皎洁无有尘垢的妙莲花中化生,莲花为父母,已得净土圣胎。我经过十劫修道,在这阎浮提中厌患众苦。由此我一生苦行超过十劫,现在永离娑婆归入净土了。

禅师是净土行者的大榜样,他有决定求生净土、成圣成佛的志愿。由于立定了这个志愿,他一生都专注在净土修行上。为了能精修净土,什么都放得下,穿布衣、吃一食、常坐不卧,由此一心贯注在阿弥陀佛上,诵《阿弥陀经》达到三十万遍,功行不可思议。我们想像,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三十年一万天,禅师约在三十年中,每天诵三十遍《阿弥陀经》。像这样,整个心全部贯注在西方净土,贯注在弥陀愿海,贯注在阿弥陀佛上,由此感应召彰。

当他最终要走的时候,末后一段光明不可思议。先是见到西方圣众像恒河沙数那么多,手擎银台亲自来请他生西方,但是他志在金台,对此还不满意。阿弥陀佛非常慈悲,银台隐去。他继续努力,经过三个七天的精进,果位再升高,现出遍满虚空的大佛身,金台亲自来接,一念就登了初地,不愧此生。我们要以怀玉禅师为榜样,精修净土法门,志在金台,前程无量。

粗乐细乐

元朝子华禅师,大历九年在润州观音寺诵《阿弥陀经》六个月。忽然得病,夜里闻到微妙香气和音乐之声,空中有声音告诉说:“当粗乐已过,细乐接着来的时候,你就会往生。”过了一段时间,子华禅师念佛坐化了,当时连日异香不散。

这样就明白,连续诵《阿弥陀经》有很大加持力。就在这六月诵经期间得了病,此生已经到大限,结果感应不虚,夜晚出现香气、音乐声,而且有声音亲自指点子华禅师:粗的音乐声过去以后,细的音乐声到来,那时你就会往生。结果一点不差,当即往生。可见,自心和阿弥陀佛的愿海接通,到了一定量,决定真实不虚,就这样念佛生入净土。而且,为了昭示净土妙门,念《阿弥陀经》等的不可思议功德,好多天异香不散,表示这是香光庄严的法门。

化被苍生

唐朝善导大师,凡是得到的供养都用来书写《阿弥陀经》,总共写了十万卷,劝人受持本经。他的大愿力是使有缘者都能持诵这部《阿弥陀经》,住在净土法中。他的感化力极大,据说到了西域边疆范围。在受感化者里,有的读诵《阿弥陀经》达到十万遍,有的达到五十万遍。出家在家众都归仰此法门,甚至有人感动至极而焚身供养,当时得到念佛三昧的人不可计数。

大师书写本经让人受持,让阿弥陀佛的大法深入人心,使得人们日日熏习,就在熏习的过程中,不断地向往西方,不断地念阿弥陀佛。一切都是唯心所现,这样来熏,心就到了西方,就和佛的愿力和合,善根就会萌发,就会入在弥陀愿海里,终究以此而成佛。因此,书写流通本法有化被无量苍生的功德。

在今天来说,我们可以印刷《阿弥陀经》来广作流通,也可以印刷各种《阿弥陀经》的大注解来深入人心。这些都有化被苍生、摄众同入弥陀愿海的大功德利益。有情都有善根,但要通过文字的启发,才知道极乐世界的殊胜庄严,往生的不可思议利益,有这样一条直捷、简易、圆妙、高深、不可思议的道路。而且,信受本法以后,能得到极其殊胜的利益。即生就可以超出轮回,可以一念登不退转地,可以圆登四土、圆证三身,可以由这一条路与阿弥陀佛的威神力会合而迅速成道。可见利益不可思议。

祥符白鹤

宋朝沈三郎居士到晚年回心念佛。一次生病,请僧人讲解《阿弥陀经》,他换好衣服准备走了。缩着膝盖想起身时,两个儿子拘泥儒教做法,只想用棺材,不想用龛,就拽直父亲的腿。将要入殓时,沈三郎忽然从衣被里举出头来,急着端坐,全家都大惊失色,两个儿子急忙上前扶着。他担心孩子再拽脚,就用肘节捶开。儿子们说:“我们是助父亲坐脱的。”最终沈三郎坐脱往生。荼毗时,有二十九只白鹤鸣叫飞向云霄,久久后往西而去。

从这里就能看到,为临终者讲演《阿弥陀经》,有助发修行的大力量。临终者一听到讲解,心马上安住在西方法门里,一心愿往西方;没听法时,恐怕心还流落在世间尘境中,念贪嗔痴,念世俗五欲,念各种世间法。可见,心要通过教导而转化,讲演《阿弥陀经》有不可思议的功德,真实能转动人心。沈三郞有不凡的示现,他临终时竟然能自己端坐,走了以后又回来,而且完全自在。最终走的时候,有二十九只白鹤飞向云霄,鸣叫着往西方而去,这是大吉祥的结局。

在十法行中,讲解《阿弥陀经》尤为重要。要让阿弥陀佛的法门普遍深入人心,需要细致地讲解极乐世界的依正庄严,信愿行的法道,十方诸佛共同称赞本师在此世间如何行持不可思议之事等等。这些法义一旦深入人心,人们就会发出坚定的信心、愿心,会出现一心执持“阿弥陀佛”的修行,这样才能将人心直接导入西方净土。正由于《阿弥陀经》的重要,历代大德著了很多注解,他们以最大的智慧来诠释本经。譬如《弥陀疏钞》《弥陀要解》《弥陀圆中钞》等,这些注解真实显示了这个法门的不可思议之处,极为高深,极为圆妙,极为简易,极为直捷。透过宣讲这些大注解,自身的信愿会得到很大提升,会有真实的净土愿;在化他上,能够感化无数信众。因此,我们就从浅易的解释一直到高深的解释,针对各阶层的众生而做讲演。如果在此生之中能多次讲演《阿弥陀经》,那会出现极大的弘传效果。

宝地遥观

诵持《阿弥陀经》,不但得到临终天乐鸣空、圣众来迎等的感应,在现生当中,如果修持精一,也会立现感应。

唐朝大行禅师,最初修普贤忏,后来他在大藏经里随手取经卷来看自己的因缘在哪里,结果一取就是《阿弥陀经》,他知道自己的缘就在这里。从此以后日夜诵持,到了三个七天时,就见到琉璃地上阿弥陀佛和观音、势至两位大士现前。唐僖宗听说这件事后,把大师召入内宫,赐号为“常精进菩萨”。后来琉璃地再次显现,大师当天就命终,生入西方佛国。此后在十天当中异香浓郁,肉身不坏。

这部伟大的经典称为“一切诸佛所护念经”,它是以阿弥陀佛为根本,十方诸佛共同相赞的摄引一切众生解脱成佛的大法门,因此,大行禅师示现有迅捷的感应。当他知道因缘就在这上面(就像我们的因缘就在阿弥陀佛法门上,我们成佛就靠走净土大道那样),他信了这个缘,知道缘深、缘久、缘之所在,由此一心讽诵《阿弥陀经》,仅仅三个七就立现感应。面前出现了净土境界,都是琉璃地,可见西方就在眼前,净土就在当下,三圣当即现前。后来再度见琉璃地时,当即命终往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感应。这证明我们诵《阿弥陀经》,当时就为十方诸佛所护念,就为弥陀愿海所摄受,就为西方圣众所加持,这样就处在加持的巨大长河中,由此现前就能出现感应。因此,要以极度的诚心来诵持本经。

非比

梁代道珍法师原先讲《涅槃经》。在天监年间到了庐山,住锡在庐山休养,仰慕慧远大师的净业成就。他在禅坐中,忽然见到海上几百个人乘着宝船往前开进。他就问:“你们去哪里?”那些人回答:“我们去极乐佛国。”他于是就问:“我能不能也搭这个船一起去?”回答说:“法师虽然善讲《涅槃经》,也是大不可思议,但是没有诵《阿弥陀经》,怎么能同去呢?”由此,道珍法师停止讲经,开始念佛,并诵《阿弥陀经》达到两万遍。在他临终四个七天前,夜里四鼓时,见到西方有银台到来,空中像白天一样光耀皎洁。有声音说:“法师将乘此台往生。”当时,大众都听到空中响起微妙天乐,闻到奇异妙香,香味浓郁,几天不散。那天夜里,庐山山峰顶上的僧人们远远见到下面谷口有几十只火炬通宵照明,第二天才知道是道珍法师往生了。

从古至今,诵持《阿弥陀经》与弥陀愿海相合的感应,像大地尘沙、空中繁星那么多。由于行者本身的善根不可思议,佛的愿力不可思议,经法不可思议,因此,出现的现前到究竟之间的感应无量无数。以须弥为纸,以大海为墨,也无法写尽一分;即使有无数头,出无数舌,演无数音声,也说不尽受持《阿弥陀经》经法的利益,以上只不过是沧海一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