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净土十要》第四要-净土十疑论讲记09

隋 天台智者大师 说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唐五台山竹林寺法照传

释法照,不知何许人也。大历二年,栖止衡州云峰寺,勤修不懈。于僧堂内粥钵中,忽睹五彩祥云,云内现山寺。寺之东北五十里已来,有山。山下有涧。涧北有石门。入可五里,有寺,金榜题云:大圣竹林寺。

僧人法照,不知知道是哪里人。大历二年,他住衡州云峰寺不懈地勤修。一天在僧堂内用斋,在吃粥的钵里,忽然睹见五彩祥云,在祥云之内显现出一座山寺。在寺院的东北五十里之内有一座山,山下有一处水涧,涧北有石门,进去大约五里又有一座寺院,匾额上有金色的字:“大圣竹林寺”。


虽目击分明,而心怀陨获。他日斋时,还于钵中五色云内,现其五台诸寺。尽是金地,无有山林秽恶,纯是池台楼观,众宝庄严。文殊一万圣众而处其中。又现诸佛净国。食毕方灭。

法照虽然眼睛看得非常清楚,但心里还是感到失落,不知这是哪里。又一日用斋时,又在钵里五色祥云中,显现五台圣境的诸多寺院。里面都以黄金为地,没有山林草木等秽恶之处,纯粹是池台楼观,并以众宝作庄严,真是微妙净土。文殊圣尊为主的一万圣众安住其中,又显现诸佛清净国土。等到饭食完毕才隐没。


心疑未决,归院问僧,还有曾游五台山已否。时有嘉延昙晖二师言曾到。言与钵内所见,一皆符合,然尚未得台山消息。

法照大师心里疑惑不决,于是回到寺院问僧众,有没有人曾游历过五台山?当时有嘉延、昙晖二师说曾经到过。他们所谈论的情景与大师在钵中所见的景象完全符合,然而他们还未得到五台山有关文殊菩萨的消息。


暨四年夏,于衡州湖东寺内有高楼台,九旬起五会念佛道场。六月二日未时,遥见祥云弥覆台寺。云中有诸楼阁,阁中有数梵僧,各长丈许,执锡行道。衡州举郭咸见弥陀佛,与文殊普贤,一万菩萨,俱在此会,其身高大。见之者皆深泣血设礼,至酉方灭。

到了大历四年夏天,在衡州湖东寺中有一座很高的楼台,法照在九旬即三月期内建起五会念佛道场。到了六月二日未时,远远见到祥云弥覆整个高台寺宇。云中出现了诸多楼阁,阁中有数位梵僧,各个都身长一丈多,持着锡杖行道。衡州全城的人都见到阿弥陀佛,和文殊、普贤一万菩萨都在此道场会中,他们的身形很高大。见到的人都非常感动,泣血恭敬礼拜,到酉时方才隐没。


照其日晚,于道场外,遇一老人告照云:师先发愿往金色世界,奉觐大圣,今何不去。照怪而答曰:时难路艰,何可往也。老人言,但亟去,道路固无留难。

那天夜晚,法照在道场外面遇到一个老人,告诉他说:“师父先前发愿前往五台山金色世界,觐见文殊大圣,现在为什么不去?”法照非常惊讶,回答说:“现在时局不太平,道路很艰难,怎么能到呢?”老人说:“只管快去,道路没有障难。”


言讫不见。照惊入道场,重发诚愿,夏满约往前,任是火聚冰河,终无退衄。

老人说完就不见了。法照很惊奇,再入道场,重新发起至诚的誓愿:等到结夏期满后一定要前往,纵然路上有猛火堆或者河水结冰,终究无有退却。


至八月十三日,于南岳与同志数人,惠然肯来,果无沮碍。则五年四月五日到五台县,遥见佛光寺南,数道白光。六日到佛光寺,果如钵中所见,略无差脱。

到了八月十三日,在南岳和几位志向相同者顺利安然地前往,果然没有阻碍。到了大历五年四月五日来到五台县境内,远远见到佛光寺南边有数道白光。六日到了佛光寺,果然如钵中所见,没有丝毫不同。


其夜四更,见一道光,从北山下来射照。照忙入堂内,乃问众云:此何祥也,吉凶焉在。

当夜的四更天,见到有一道光从北山射下来照在法照身上。法照连忙进入堂内,问大众说:“这是什么祥瑞?是吉还是凶?”


有僧答言:此大圣不思议光,常答有缘。

有僧人答复说:“这是文殊大圣不可思议的光明,常常回应有缘者。”


照闻已,即具威仪,寻光至寺东北五十里间,果有山,山下有涧,涧北有一石门。见二青衣,可年八九岁,颜貌端正,立于门首。一称善财,二曰难陀,相见欢喜,问讯设礼,引照入门。

当时法照听后,立即整束威仪,寻着光明来到寺院东北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果然有一座山,山下有一道涧,涧北有一扇石门。见到两位青衣童子,约八、九岁,相貌端正,站在门前。一人自称“善财”,一人名叫“难陀”,法照见到他们,彼此都非常欢喜,互相问讯作礼,之后二位童子引着法照进门。


向北行五里已来,见一金门楼。渐至门所,乃是一寺,寺前有大金榜题曰:大圣竹林寺,一如钵中所见者。

法照在二位童子的带领下,走了五里左右的路,见到一座金门楼,渐渐来到了门边,乃是一座寺院,寺前有一个很大的门榜,上面题有金色字:“大圣竹林寺”,完全如当初钵中所见那样。


方圆可二十里,一百二十院,皆有宝塔庄严。其地纯是黄金,流渠华树,充满其中。

寺院里面方圆约二十里,有一百二十个院落,都有宝塔作庄严。地面纯是黄金铺成,流渠花树在寺院中充满。


照入寺,至讲堂中,见文殊在西,普贤在东,各据师子之座,说法之音,历历可听。

法照进入寺院,来到讲堂里,见到文殊大圣在西边,普贤大圣在东边,各自坐在狮子座上,他们说法的音声可以历历清晰地闻见。


文殊左右菩萨万余。普贤亦无数菩萨围绕。照至二贤前作礼问言:末代凡夫,去圣时遥,知识转劣,垢障尤深,佛性无由显现。佛法浩瀚,未审修行于何法门,最为其要。唯愿大圣,断我疑网。

文殊大圣左右有一万多菩萨,普贤大圣也为无数菩萨所围绕。法照到二大菩萨前作礼问道:“末世的凡夫,距离古圣时代很遥远,善知识也转而低劣,垢障特别深重,佛性无由开显。佛法浩瀚没有边涯,不知道修行哪种法门最为切要?唯愿大圣为我断除疑网。”


文殊报言:汝今念佛,今正是时。诸修行门,无过念佛。供养三宝,福慧双修。此之二门,最为径要。

文殊大圣回答说:“你现在念佛正是时候。各种修行法门没有超过念佛和供养三宝,依此二门福慧双修的。这念佛和供养两门最为径捷要妙。


所以者何?我于过去劫中,因观佛故,因念佛故,因供养故,今得一切种智。是故一切诸法,般若波罗蜜,甚深禅定,乃至诸佛,皆从念佛而生。故知念佛,诸法之王。汝当常念无上法王,令无休息。

为什么说这最为直捷要妙呢?我以自身的修证作证。我于过去无数劫中,正是由于观佛、念佛、供养三宝,如今得到了一切种智。(它是成就种智的正因妙道。由于念佛就开发本性,由于供养就圆成佛道。)所以,一切诸佛的法要,般若波罗蜜,甚深禅定,乃至诸佛无上菩提,都是从念佛而生。由此可知,念佛是一切法中的王。你要常念无上法王,使心念无有间断。


照又问:当云何念?文殊言:此世界西,有阿弥陀佛,彼佛愿力不可思议。汝当继念,令无间断。命终之后,决定往生,永不退转。

法照又问:“那应当如何念佛呢?”文殊大圣回答:“在此世界西方有阿弥陀佛,彼佛愿力不可思议,你应当净念相继地念,使之无有间断。命终之后决定往生西方净土,永不退转。”


说是语已,时二大圣,各舒金手摩照顶,为授记莂。汝以念佛故,不久证无上正等菩提。若善男女等,愿疾成佛者,无过念佛,则能速证无上菩提。语已,时二大圣,互说伽陀。照闻已,欢喜踊跃,疑网悉除。

这样说后,当时两位大圣各自舒展金色手臂,摩法照头顶,为他授记莂:“你以念佛的缘故,不久将证得无上正等菩提。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想速疾成就佛道的话,没有比念佛法门更殊胜的,由念佛能疾速证得无上菩提。”这样说后,两位大圣互说偈颂。法照闻已,欢喜踊跃,疑网尽皆断除。


又更作礼。礼已合掌。文殊言:汝可往诣诸菩萨院,次第巡礼。

法照再次作礼,礼拜后合掌。文殊大圣说:“你可以前往拜诣诸菩萨的别院,次第地参访礼拜。”


授教已,次第瞻礼。遂至七宝果园,其果才熟,其大如碗。便取食之。食已,身意泰然。

法照得到文殊授教后,次第瞻仰礼拜诸菩萨的院落。之后到了七宝果园,里面的妙果才成熟,像碗那么大,就取过来吃,吃后身心安然。


造大圣前,作礼辞退。还见二青衣,送至门外。礼已,举头遂失所在。倍增悲感。乃立石记,至今存焉。

之后,法照来到大圣面前,作礼辞别。又见到先前那两位青衣童子,他们把法照送到门外。礼拜后,刚一抬头,先前的境相就全部消失了。当时法照离别圣地、诸圣,心里感到格外悲伤,就在那里刻立碑石记下此事,直到现在还存在。


复至四月八日,于华严寺西楼下安止。洎十三日,照与五十余僧,同往金刚窟。到无著见大圣处,虔心礼三十五佛名。

又到了四月初八,法照大师在华严寺西楼下安居止住。到了十三日,法照和五十多位僧人一同前往金刚窟,到了无著菩萨见文殊大圣的地方,虔诚礼拜三十五佛。


照礼才十遍,忽见其处广博严净,琉璃宫殿,文殊普贤一万菩萨,及佛陀波利,居在一处。照见已,惟自庆喜,随众归寺。

法照才礼拜十遍,忽然见到自身所在之处广博严净,有琉璃宫殿,文殊、普贤与一万菩萨,以及佛陀波利尊者居住在这里。法照见后,深自庆幸,之后随着大众返回寺院。


其夜三更,于华严院西楼上,忽见寺东山半有五圣灯,其大方尺余。照咒言,请分百灯归一畔,便分如愿。重谓分为千炬,言讫便分千数。行行相对,遍于山半。

到了此夜的三更天,在华严院西楼上,忽然见到寺院东边半山腰处有五盏圣灯,大小约一尺多。法照咒愿说:“请分成一百盏灯归在另一边。”灯就这样如愿地分成了一百盏。又说:“分成一千灯炬。”言毕就分成一千灯炬。一行一行排列整齐,遍满了半山腰。


又更独诣金刚窟所,愿见大圣。三更尽到,见梵僧,称是佛陀波利,引之入圣寺。语在觉护传。

法照又独自前往金刚窟处,愿能见到诸大圣。三更终了的时候到达金刚窟,见到一位梵僧自称是佛陀波利,引他进入大圣竹林寺。当时所说的话都记在《觉护传》(《佛陀波利传》)里。


至十二月初,遂于华严寺华严院,入念佛道场,绝粒要期,誓生净土。至于七日初夜,正念佛时,又见一梵僧入乎道场,告云:汝所见台山境界,何故不说。言讫不见。

到了十二月初,又在华严寺华严院,进入念佛道场,绝食克定期限发誓生到净土。到七号初夜时分,正念佛的时候,又见到一梵僧进了道场,告诉说:“你所见的五台山境界为什么不给别人说?”说完就不见了。


照疑此僧,亦拟不说。翌日申时,正念诵次,又见一梵僧,年可八十。乃语照曰:师所见台山灵异,胡不流布,普示众生,令使见闻,发菩提心,获大利乐乎。照曰实无心秘蔽圣道,恐生疑谤故,所以不说。

法照对此僧人心存怀疑,仍然不准备说。第二天申时正念诵时,又见到一位梵僧,约八十高龄,对法照说:“法师所见的五台山灵异境界为什么不流传,普示众生,使见闻者同发菩提心,获广大利乐呢?”法照说:“我也没有心要隐秘圣道,只是怕人们生疑谤,所以才不说。”


僧云:大圣文殊,现在此山,尚招人谤,况汝所见境界。但使众生见闻之者,发菩提心,作毒鼓缘耳。照闻斯语,便随忆念录之。

僧人说:“大圣文殊现今就在此山,尚且招人疑谤,何况你所见的境界呢?只要使见闻此事的众生同发菩提心,作涂毒鼓的因缘就可以了。”(“涂毒鼓”指过去印度有大鼓,上面涂了一层毒,作战时一擂击,听到的鼓声人全部毙命。这表示一听到此事都结了无上胜缘,终究发菩提心得解脱。)法照听到这个话,就按照自己的回忆纪录下来。


时江东释慧从,以大历六年正月内,与华严寺崇晖明谦等三十余人,随照至金刚窟所,亲示般若院立石标记。于时徒众,诚心瞻仰,悲喜未已,遂闻钟声。其音雅亮,节解分明。众皆闻之,惊异尤甚,验乎所见不虚。故书于屋壁,普使见闻,同发胜心,共期佛慧。

当时江东的僧人慧从,在大历六年正月之中,和华严寺的崇晖、明谦等三十多人,随法照到了金刚窟所在处,亲自指示般若院的所在,并立石为标记。当时的徒众都诚心瞻仰,悲喜不已,于是听到钟声,音声清雅哀亮,节奏分明。大家都听到了,特别惊异,也验证了法照所见境界真实不虚。于是把这段经历写在房屋的墙壁上,使得一切见闻的人同发殊胜菩提心,共同期求证得佛智慧。


自后照又依所见化竹林寺题额处,建寺一区,庄严精丽,便号竹林焉。又大历十二年九月十三日,照与弟子八人,于东台睹白光数四。次有异云叆叇,云开见五色通身光,光内有圆光红色,文殊乘青毛师子,众皆明见,乃霏微下雪,及五色圆光,遍于山谷。

此后,法照又依自己见到的化现的竹林寺题额之处,在当处建了一座寺院,庄严、精妙、华丽,便称号为“竹林寺”。又在大历十二年九月十三日,法照跟八位弟子在东台四次睹见白光。接着有奇异妙云在四周缭绕,云开之后见到五色内外莹彻的光明,光中有红色的圆光,文殊大圣骑着青毛狮子现在其中,大家都很清晰地见到了。接着落下了细小的雪花,和五色圆光遍满整个山谷。


其同见弟子纯一、惟秀、归政、智远、沙弥惟英、优婆塞张希俊等。照后笃巩其心,修炼无旷,不知其终。绛州兵掾王士詹,述圣寺记云(高僧传三集感通篇)。

当时同见此境相的弟子有纯一、惟秀、归政、智远,以及沙弥惟英和居士张希俊等。法照后来坚定其心,修行从无荒废,然而不知其所终(无人知道他结局如何)。绛州副官王士詹记录了《圣寺记》说明此事。

文殊菩萨开示的修行门,无过念佛和供养三宝福慧双修,这念佛和供养两门最为径要。憨山大师在《梦游集》里有一段解释,阐述了其中的要义。

大师说:修智慧在于观心,修福德在于万行。观心以念佛为第一,万行以供养为先要,这两者是总持。我们日用一切起心动念都是妄想,是生死根本,所以召来苦果;现在以妄想心转成念佛,那念念成为净土之因,是乐果。如果一念心接一念心不间断念佛,这样妄想消灭,心光发露,智慧现前,就能成就佛法僧。众生之所以贫穷没有福慧,是由于生生世世不曾有一念供养三宝来求福德,只是做一个生死苦身,念念贪求五欲之乐来资助苦的根本。现在以贪求一己的心,转而供养三宝,以有限的生命,随心量力供养十方,乃至供一香一花、粒米斤菜,都能得无穷的福德。以此感得佛果,华藏庄严,作为将来自受用地。舍开正念佛和供养两门就没有成佛的妙行了。我们从中可以体会文殊菩萨教导的涵义。

 

唐洛阳罔极寺慧日传

释慧日,俗姓辛氏,东莱人也。中宗朝得度,及登具足。

释慧日,俗姓辛,东莱人。在唐中宗的朝代得度为僧,出家后便登坛受了具足戒。


后遇义净三藏,造一乘之极,躬诣竺乾,心恒羡慕,日遂誓游西域。

后来遇到义净三藏,因而在一乘佛法上有了极深的造诣,对于义净三藏亲自往赴天竺西印度,慧日心中常常羡慕,于是便发誓要游学西域。


始者泛舶渡海,自经三载,东南海中诸国昆仑佛誓师子洲等,经过略遍。乃达天竺,礼谒圣迹,寻求梵本,访善知识,一十三年,咨禀法训。思欲利人,振锡还乡,独影孤征。雪岭胡乡,又涉四载。

他前往印度最开始是乘船走海路,经过三年,在东海、南海当中的诸国,像昆仑、佛誓、师子洲等,基本都经过了,才到达印度。到后朝礼佛诞生、成道、涅槃等的圣迹,寻求梵文经本,参访善知识,在十三年中咨询禀受法要。由于心中想着要利益人,就振锡返回东土,独自一人长途远征,走陆路经过雪岭、胡乡,这样又经过了四年。


既经多苦,深厌阎浮。何国何方,有乐无苦。何法何行,能速见佛。遍问天竺三藏学者,所说皆赞净土。复合金口,极于速疾,是一生路,尽此报身,必得往生极乐世界,亲得奉事阿弥陀佛。

由于一路经历了很多辛苦,他深深地厌弃阎浮提世界,心想:哪个国土、哪个方所唯乐无苦?修哪种法行能速疾见佛?就以这个问题到处询问印度的三藏学者,而回答都是赞叹西方极乐净土。他们的回答都符合释迦佛金口的教授,念佛法门是一条极其快速、一生成就的路,这一生的五蕴身穷尽之时,必定能往生极乐世界,亲自得以奉事阿弥陀佛。(当时印度的三藏学者们回答慧日法师,都是讲西方极乐世界有乐无苦,修念佛行能速疾见佛。)


闻已顶受,渐至北印度,健驮罗国,王城东北,有一大山。山有观音像,有志诚祈请,多得现身。

慧日法师听后顶戴受持。之后逐渐地来到北印度健驮罗国。在此王城的东北方有一座大山,山上有观音圣像,凡是一心志诚祈请的人,很多都感得观音现身。


日遂七日叩头,又断食,毕命为期。至七日夜且未央,观音空中现紫金色相,长一丈余,坐宝莲华,垂右手摩日顶曰:汝欲传法自利利他,西方净土,极乐世界,弥陀佛国,劝令念佛诵经,回愿往生。到彼国已,见佛及我,得大利益。汝自当知净土法门,胜过诸行。说已忽灭。

慧日于是在七天中叩头,并断食,以毕命为期(哪怕生命断绝也不中止,一直磕头祈祷)。到了第七天夜里,夜还没完的时候,观音在空中现紫金色身相,一丈多高,坐在宝莲花中,垂下右手摩慧日的头顶说:“你想传法自利利他,要知道在西方有净土名叫“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的国土,应当劝导众生念佛诵经,把一切善根都回愿往生西方。到了彼国之后,就会见到阿弥陀佛和我观音,得大利益。那时你自己自然会知道,净土法门胜过其他修行。”说后忽然隐灭。


日断食既困,闻此强壮。

先前慧日断了七天食,身心特别虚弱疲惫,现在一听到观音的法语,身心顿时强壮起来。


及登岭东归,计行七十余国,总一十八年。开元七年,方达长安。进帝佛真容梵夹等,开悟帝心,赐号曰慈愍三藏。

再说,慧日登葱岭往东返回东土,总计经历了七十多个国家,前后经过十八年。到了开元七年才到达长安,向皇帝进献佛的真容画像以及梵文经典等,并说法使皇帝的心得以开明觉悟,皇帝赐他名号为“慈愍三藏”。


生常勤修净土之业,著往生净土集行于世。其道与善导少康,异时同化也。

慧日大师一生恒常精勤修持净土法业,著作《往生净土集》流行于世。他当时阐扬净土法道,可谓与善导大师、少康大师异时同化,在不同时期同样以念佛法门教化众生归于净土。

净土十疑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