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正法念处经卷第五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生死品之三

又彼比丘如是观察,云何众生有种种色、种种形相,有种种道、种种依止?又彼观察,有种种心,种种依止,种种信解,有种种业。

这一段讲到比丘再度观察业差别相、果差别相以及业果的关系。首先说到观察众生的果报相,又说到观察众生因地造业的差别相,接着用喻义对应的方式说明业和果之间的联系。

首先看第一部分,比丘这样观察,众生以何因缘有种种色、种种形相、种种道和种种依止?所谓的“种种色”是指总的色调或者基调,比如上界天叫白色世界,地狱界叫黑色世界,用一个“色”字代表整个情形,之后的种种形相、种种道、种种依止是支分的内容。“种种形相”指根身器界的各种相状,比如地狱众生是怎样的受苦状况,环境当中又是怎样烈火焚烧、黑色铁壁、漆黑无光等等。“种种道”是指众生受业力支配的命运之路,比如,饿鬼是在走怎样一条生命之路呢?就是由业轮旋转不断地受各种饥渴之苦等的命运。“种种依止”就是种种受报的依止处,大略地说有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种,每一类当中又有很多具体的依止处。譬如人类就依止在欲界的人间,这里又有东南西北、优劣等等的各种状况,这就是人类的所依止处。色界天人依止在定的境界里,它受报的依止处是色界。

像这样,比丘观察到众生种种果报的状况,接着又观察众生因地是什么样的状况,他发现有种种心、种种依止、种种信解、种种业。

“有种种心”是指有各种各样的识。“种种依止”是指识所攀缘的各种各样的境界,有好有坏等等。“种种信解”指在攀缘的时候发生各种信解或者观念,认为“这是好的、不好的,是想要的、不想要的,是有意义的、无意义的”等等。“种种业”就是发起各种造作。这里以解、行代表众生因地的动态,解如眼行如足,随着他不同的信解而发生不同的造作,这就出现了业的状况。“种种”是指众生的心上有各种差别:有的信解出世的道,走解脱的路线;有的信受上界清净离欲定境的境界,所以他遇境界的时候,以信解的力量,会发生一个避开欲染的远离行;有些碰到欲的时候,会发生一个求取的行为,认为这是好的,我一定要,由此他就出现各种贪嗔杀盗等的业行。这些描述了在众生心中有千差万别的业相。

出现这些的根子是识在攀缘境界(识所待的地方或者依止处就是境界,在欲界里有色声香味触等),之后业的发生有两个重要的关键:信解(就是现在说的观念)是缘起的根源;还有就是欲,它是发生求取的动力。接着就出现了行为,也就是各种的业行。这样就构成了业的状况。

这样,由于众生业行上有种种的差别,就造成了果相上有各种不同的状况。


此如是等,种种诸色,种种形相,种种诸道,种种依止。譬如黠慧善巧画师,若其弟子,观察善平坚滑好地,得此地已,种种彩色,种种杂杂,若好若丑,随心所作,如彼形相。心业画师,若其弟子,亦复如是,善平坚滑,业果报地,生死地界,随其解作种种形相,种种诸道,种种依止。心业画师,业作众生。

那么,诸如此类的种种诸色、种种形相、种种诸道、种种依止的果报相是怎么产生的呢?就像一位黠慧善巧的画师带着他的弟子们,先去观察一块平整、坚固、光滑的好地方。得到这块地以后,就按照内心的构思点染各种色彩,有好颜色、丑颜色等等,按他心中构思的那样,出现了相应的形相或图案。心业画师和他的弟子们也是如此,在平整、坚固、光滑的业果报地、生死地界中,随着内心的信解以及发出来的造作,画成了种种形相、种种诸道、种种依止。心业画师是这样以业行而做出了各种众生的相状。

这里的“黠慧善巧”指内心的信解,对事物的判断、认定。“画”表示思心所,指构想、构思,以它的驱使发出各种行为。“种种彩色,种种杂杂,若好若丑”,指随着心里的运作,会出现各种善恶的心态、业行等。“如彼形相”指因果同类相应,按照因中设定的那样出现相应的果相,画出相当的图案,这都是由缘起无误的力量所致。

“心业画师,若其弟子”,指我们心中业的画师——思心所,伴随着他的弟子即助伴——各类的心行、运作。“善平坚滑,业果报地,生死地界”,指出现的果相,在这样的业果之地呈现一幕又一幕的生死景象。这是由于过去业的构画,到了成熟位自然出现果的图画。“随其解作”,就是“果随因行、果随因现”,恰如其分。“解”和“作”代表解行,也就是因位上非常关键的信解和业行,信解如目,业行如足。发起了信解,就出现了缘起的根本;有了欲,就出现了缘起的枢要;发生了业行,就出现了缘起的成办。“种种形相”等,指缘起所造就的果相,包括根身器界的各种相、命运的各种走法、所依止或发生果报的各种依处或处境等。像这样,以业的缘起造作出了众生。以上所说的就是业感缘起的规律或法则。


又诸彩色,取白作白,取赤作赤,取黄作黄,若取鸽色则为鸽色,取黑作黑。心业画师亦复如是。

具体来说,心业画师如何画成生死图景的呢?这是从差别上来说,如是造业如是现果,毫厘不差,所以用“取白作白”等来表示。前一个“白”等表示因行,后一个“白”等表示果报,白与白只是类似,表示因果同类相应。在诸多色彩中,黠慧善巧的画师取白色就画成白色,取红色就画作红色,取黄色又画成黄色,如果取鸽色就会现出鸽色,取黑色就画成黑色,像这样,果随因现,丝毫不爽。心业画师就是这样取各种业的色调,而画成各种果的色相。

以下解释心业画师如何取五种色,来画成五种世界的图景。前两种说的是天界的状况,白色指离欲的色界、无色界,红色指欲界天五欲繁盛妙好的境界,黄色指畜生道里互相残杀的境界,鸽色指饿鬼道里一片灰暗、惨淡的境界,黑色指地狱界极大痛苦蒙蔽的状况,黑漆漆、毫无光明的境界。

首先看,心业画师是如何取业的白净色,而画出了上界定境中的白色世界。


缘白取白,于天人中则成白色。何义名白?欲等漏垢所不染污,故名白色。

心业画师首先起了胜解,认为离开欲的心行非常好,能造就上界平安、宁静、不动摇的境界,不会落在苦苦中。有了胜解就起了欲,之后去取离欲的白净善行,由此造成上界天的白色境界。这表示那个境界里没有贪心等的活动,烦恼被伏住了,处在定境中,叫做“白色”。以什么涵义而称为“白色”呢?因行上没有贪欲、嗔恚等垢染,善行非常清净,譬如修各种不动业,到了果位就处在色界、无色界的定境里,没有各种烦恼的活动,这就叫做“白色的上界天世界”。


又复如是,心业画师取赤彩色,于天人中能作赤色。何义名赤?所谓爱声味触香色,画观察衣。

接着看,心业画师如何取业的颜料,画成相应的欲界善趣世界呢?这也是由胜解和欲的缘起发起了业行。

他首先起了胜解,以为妙好的色声香味触就是美好的果报,这是很好的、是真实的安乐,以此起欲去追求。而且他行的是正道,并不是以非法手段去谋取五欲,而是胜解必须通过善行来得到五欲享乐,为此发起了为自我求五欲的善心活动,这就是心业画师取了混红的彩色。红色代表他的贪心,造作的善业代表实现果报的资本,由于符合因果正道,果然做出天界中各种混红色的五欲妙好境界,这就叫“能作赤色”。以什么缘故叫做“红色”呢?因为在因行和果报上都是爱著色声香味触五欲境界的心,因上以这种爱著发起行动,果上就实现这些五欲,心爱著其中,所以它是红色世界。

所谓“画观察衣”,“观察”代表当时内心分别思量的状况。就像画家心里有个构思,会想应该这样画、那样画,同样这个人在因地会想:我要求得这种欲、那种欲,为此我做这种善行、那种善行等。这种观察构思就构成了缘起的具体内容,他会画出衣裳的美图,也就是各种天界五欲的美景。


又复如是,心业画师取黄彩色,于畜生道能作黄色。何义名黄?彼此迭互饮血啖肉,贪欲嗔痴更相杀害,故名黄色。

再来看心业画师如何画成畜生道的景象。当初起了一种胜解,不守持仁义道德,以为通过各种非法手段能实现一生的幸福,由这种胜解驱使,生起非常大的求取欲,然后造作各种业行,做的都是泯灭良心、丧失人性的行为。他取了这样并非人道的黄色后,一经成熟就在畜生道里变作各种黄色景象。以什么意义叫做“黄色”呢?畜生没有人性,彼此间饮血啖肉,而且受着本能烦恼的驱使,由贪欲、嗔恚、愚痴而互相杀害,这就叫“黄色”,它没有做人最基本的“仁、义”的内涵。


又复如是,心业画师取鸽彩色攀缘观察,于饿鬼道作垢鸽色。何义名鸽?彼身犹如火烧林树,饥渴所恼,种种苦逼。心业画师,嫉心所秉,痴暗所覆。

接着又要了解,心业画师如何取鸽灰色而画出饿鬼界的景象。当初他有一种判断、想法,加上一种欲望,从而发起各种造作,这样就构成了因上的业绩,难逃果上的恶报。

他是怎么想的呢?他感觉:凡是我所拥有的东西,都要牢牢地抓在手上,给别人就吃亏了。这种紧执不舍的悭吝心,使他取了灰暗的鸽色,这上不会有丰富的受用,由此造就了他未来命运的惨淡。“攀缘观察”,指这个人很小气,时时精打细算,左思右想,总想着“这个东西不能给别人,它是我的,我要好好保住”等等,有这样一系列的观察。这样想就是在酝酿未来的命运,导致将来出现饿鬼道极其贫乏的境界,这就在饿鬼界里画成了一种灰暗的色调。为什么叫做“鸽色”呢?这是指饿鬼的身体就像烈火焚烧过的树林那样,呈现灰暗色,而且内心一直被饥渴的火所逼恼,各种苦毒逼切在身,像这样非常惨淡、不如意。

心业画师握着贪嫉之心的画笔,处在愚痴黑暗的蒙蔽中,不断地刻画悭吝的业,结果画成了饿鬼界贫乏的景象。这里的“嫉心”指贪嫉,不愿别人圆满,只想自己圆满,一直持着悭嫉之心不肯放,处处小气、计较,不能放舍。他被愚痴覆盖的缘故,看不清什么有利益、什么无利益,误以为这样坚固地持有对自己最好。像这样,被痴暗覆蔽后不断地刻画悭吝的心行,画出了饿鬼界丝毫不得受用的贫乏景象。由于在因地总是一毛不拔、小气握持,这种心刻画深了,果上就呈现出饿鬼界的鸽灰色调,这就是“由心业画成果相”。


又复如是,心业画师取黑彩色,于地狱中画作黑色。何义名黑?以黑业故生地狱中,有黑铁壁,被燃被缚,得黑色身,作种种病,饥渴苦身,无量苦逼,皆是自业非他所作。

接着还要观察认识,心业画师如何取黑色的色调,画出黑漆漆的地狱。这也是由于当时的一种邪胜解,在欲的驱使下造作很多黑业,非常凶残狠毒、邪行妄为,所以画出了黑暗无光的地狱。什么样的邪胜解呢?他把凡是不符合自心的事都定义为消灭的对象,之后发起一股冲动,想消灭掉它,譬如要杀害别人、诽谤正法等。然后做出黑的业行。以漆黑的业行,画出来的当然是剧苦逼身的漆黑境界。

以什么涵义称为“黑色”呢?由过去造下的黑业生到地狱里,周围都是黑色的铁墙铁壁,自身处在受极大惩罚的境地,被熊熊烈火燃烧,被业绳捆缚,被利刀割截等。由于造业时的心完全处在黑暗中,一点善的光明也没有,一点柔缓的运作也没有,所以得到的是黑色的身体。之后,由业在身上现出各种各样的病,被饥渴极度逼恼,无量剧苦逼切在身。这都是自己的业行所制造的,由业的力量,不断地出现各种果相,在自身上燃起火来,出现被割截等各种惨痛果报,并不是别人作的业强加在自身上的。


又彼比丘,观察如是三界五道五种彩色生死画衣,于三地住,谓欲界地,色、无色地。

那位比丘又观察这样的三界五道五种色彩的生死画衣,即由各种业所画出来的五道生死显现,它们依止三种地而住,也就是依于欲界地、色界地、无色界地而显现这些果报。


心业画师,习近淫欲,攀缘欲界。种种色画,缘色依止,有二十种离欲四禅以为画笔,依十六地是所画处,画作色界。离缘色界,三摩跋提,缘无色界画为四处。心业画师,广画如是三界大衣。

这一段具体讲到,心业画师如何串习业行,而画出了以三种地为所依所显现的各种果报相。

首先说到如何出欲界地的画图。心业画师对于特别的方面数数串习,沉浸在淫欲中,总的攀缘欲界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境界。这样以贪欲为本,不断地积累爱、取、有三缘起链,导致出现了各种欲界色调的图画。譬如以非法手段求取男女、五欲等,就会画出三恶趣的各种图画。如果以合法手段希求男女、五欲等,就会画出欲界人天各种色调的画。像这样,出现以欲界为所依呈现的各种根身器界的果报。

接着要看到,心业画师如果舍离欲,心住定缘在有各种明等的色上,以修习二十种离欲四禅作为画笔,不断地习近离欲四禅的业。通过修世间禅定,就出现所画处色界中的十六地,这就是以四禅业画出色界景象。如果远离缘色界,在三摩跋提中缘无色界而起业行,就画成了无色界四空天的景象。

像这样,世上最大的画家——心业画师,以种种业行非常广大地画出三界种种果报的图像。


又彼比丘,观察如是心业画师,更复异法画作众生。

那位比丘观察这样的心业画师,还可以由什么不同的方式来了解它画作众生的情形。

本人认为,“更复异法”不能理解成“还有什么不同的方法来画作众生”。因为所谓“画作众生”,就是以积累业行的缘故画成各类众生,这是很明显的缘起道理,因此,这里的“更复异法”,也许是说“还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或角度、譬喻,去认识心业画师画作众生的情形”,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胜解。


心如画师,身如彩器,贪欲嗔痴以为坚牢,攀缘之心犹如梯蹬,根如画笔,外诸境界声触味色及诸香等,如种种彩。

接下来,经中进一步用画师描绘彩器的譬喻,加深我们对“以业画众生相”这个道理的认识。

譬喻中有若干环节:画师、彩器、坚牢、梯蹬、画笔、色彩。先说譬如,一位画师为了在坚牢的彩器上作画,踩上梯蹬,用画笔蘸颜料在彩器上描绘。意思是,攀缘心一入到境界里,根的画笔就蘸上了境界的颜料,之后就起识,在彩器般的身或相续里画出了业的图画。也就是,造业的第二刹那就在相续中留下了习气,用唯识道理来说,已经在八识田里熏了业种,由于熏种的缘故,就会出现三界各种根身器界的现相,这就是他画成的图画。

接着还要细致地领会。身或者五蕴相续就是彩器,因为凡夫的内涵就是这么一个五蕴相续,再没别的了。也就是在自己的相续或识田里作画,不在别处,这就叫“彩器”。五取蕴在不断地相续,看起来没办法破坏掉。这表示以非常坚牢的贪嗔痴习气现行的力量,蕴一刹那接一刹那连持不断,叫做“坚牢”,就好比彩器非常牢固,不会破裂,有漏蕴连持不散,无法破除。原因是:在生起出世解脱道的无我观慧之前,贪嗔痴的习气没办法息除;由于贪嗔痴的习气相连不断,凡夫蕴的相续就会连持不断,无法息灭,所以叫做“坚牢的彩器”,它是画生死图景之处。也就是,根境识和合时起了心的造作,在蕴的相续或八识田里种下业习,由此变现出相应的生死图景。譬如,根境识相合时,一下子起了悭贪的运作,就在身的彩器或蕴的相续或八识田里种下了业习,以这个因就会出现饿鬼界里根身器界各种非常可怜的景象。或者,根境识三者和合起了嗔恚的业习,当即就熏在相续里,画出地狱里被烈火焚烧等的各种图景。

再看后三分譬喻。心是怎么造业的呢?像猴子一样的攀缘心一下子攀到境界上去了。妄识是不安分的,一有境界就要缘,这是妄动的习性,当因缘快要积聚时,马上就要缘上去了,就像画师一级级踩上了梯蹬,拿起笔马上要画了,这表示前一刹那的识已经出现了。接着根和境一相合,就像画笔蘸上颜料开始运作那样,心的造作起现了,业已经发动了。这时就在心中画下了生死的图景,意思是必将出现生死里的各种遭遇、根身器界的各种显现。从未来将要出现的方面来说,在因位已经画上了生死图。

生死图画的造作在刹那间。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进入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当中,根境接触的刹那间就会发生心的运作,这时就画上了各种生死图,未来必将显现相应的图景,可见生死是非常可怕的。譬如在城市里生活,一入到境界里,六根门头全是色声香味等,稍不注意,根尘一对马上起一个识,或者起贪、嗔、痴、放逸、骄慢等等。

这就要想到,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加上意根,这些全是画笔,而周围的男女老少、声色名誉、五欲享受等全是颜料,根尘一接触,六根的画笔就蘸着各种六境的颜料,之后手开始画作,这表示心开始动、开始造作了。譬如看到可意境马上起贪,心就著在上面起了贪染的业,注定落在生死里。如果起了恶心,那就要落到恶趣里。或者看到别人好就眼红,要跟他竞争,想超过他,这样根尘一对马上起竞争的业,这时就形成了因位的修罗图景。从因位来看,如果六根的画笔不断地沾染六尘的颜料,那当即就出现心的运作,画出一幅幅修罗图、饿鬼图、地狱图等。像这样,处处都在造六道的业,不断地画出未来六道的图景,所以,生死的画家太厉害了!

我们没按这个譬喻观察时,以为自己是解脱道的行者,真正观察起来,就像《地藏经》中所说,“举止动念,无不是业”,遇境逢缘都在造各种六道的业。这才知道生死可怕,心的画家很难管束,时时都在画生死图,处处都在做生死事,应当赶紧从中出离,否则生死的连续剧将永无止境地拍下去。就好比心是导演,诸根是镜头,根境一对马上拍出各种生死影片,胶片就存在识田里,留下了影像。这些胶片不断地蓄积,成为生死的素材,到了成熟位就要上演一集集的地狱剧、饿鬼剧、修罗剧、天人的享乐堕落剧等等。像这样,根尘相对时,心的导演在不断地拍摄影片,这些胶片全部存在八识田里,等待一集集地放映。生死的连续剧实在太漫长了,我们要从这里意识到生死的可怕、生死的连绵不断、生死的稠林之相。


生死如地,智如光明,勤发精进如手相似,众生如画,神通如彼无量形服,有无量种业果报生,如画成就。

再从心业画师画出世出世间美好图景的方面来说。“生死如地”,指作为凡夫都踩在生死的地面上,时时都是生灭的景象,这是果报位的情形。在这当中,智慧像光明一样,能照见世出世间各种正道的相。譬如,了解生死地上的一切现相都是由业而感的,遵循着缘起律,以光明般的智慧照见这一点后,就知道要修集乐因来获得乐果,由此而勤发精进。或者进一步有更深的智慧,了解生死中的一切现相都是苦谛,是由自身的我执起惑造业而感得的,又看到在还灭方面,息掉我执就会息掉烦恼和业的造作,从生死中出离,由此就会在出世无漏道上勤加精进。

诸如此类,有了智慧就能照见增上生和决定胜的道路,或者得善趣和解脱的道路等,由此就能驱使心在根尘相对或者处在各种境界中时,发起法上的精进,它就像手一样,在画着各种安乐的图景。出现的众缘所生的各种增上生、决定胜的果报,就像画一样。神通代表其中一种德,还包括福德、智慧、根身、相好等各种功德。这些功德就像具无量色彩的形服,会有各种安乐的显现、清净的显现。像这样,将出生无量种的业果报,包括世间的善趣安乐果报、出世间的无漏果报,这就是如美图般的成就,通过修白净业等,画出了很好的安乐之图。


心业画师画好图和坏图的情形

下面一段说明心业画师是怎么画成好图,又怎么画成坏图的。同样一个心、一支根的画笔,蘸着境的颜料,就要看有没有运行业果的智慧。如果开启了因果正见,他自然知道怎么用心画好每一笔。

有这样一则公案,明朝画家赵孟頫画马,内心刻画精微,妻子端来点心,却发现帐幕里只有一匹马。他知道这件事后,就再也不敢画马了,只画佛像。这个譬喻非常好,表示我们现在的心一念一念都要画好,懂了业果就不敢随意妄为,处处都有心想把画画好。因为知道如果心乱来,就会画成乌七八糟的地狱相、饿鬼相、旁生相等等。

今天的人有严重的业果愚,画贪嗔痴、邪淫、斗争、妄语等的色调,画成的六道景象非常炽盛广大。假如嗔恚心大,做杀生放火等,就画成了地狱相,特别恐惧、可怕,那真是画出了一个漫无边际、极其广大、炽盛猛烈、剧苦的地狱大长卷。假使斗诤心很强,日日与人竞争,就会现出极其广大的修罗界景象,整幅画面都是打仗、不服气、嫉妒、竞争等,那将是千万年修罗界的苦相。

我们学《念处经》,可以看到一切唯心造。六道的确是由心业画家画出来的,只不过它是一个非常大的画卷,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它是自己的心画出来的。从现前位来说,我们心里就有六道,时时都在画六道图。虽然个个看起来都有头有脸,实际内心画出的图截然不同。我们站在人的参照系里去看六道,就会知道六道全在人心中。人特别凶残心中就有地狱,果熟的时候,就会出现非常显赫的地狱苦相;人心中有天的相,会行持很广博、纯厚的善业,将来果熟的时候会现出天宫非常微妙安乐的景象,如此等等。这就知道,当前位正在画着的六道各种图景,全是由人心而画就的。

进一步还要懂得,如果我们的心画净土,就会出现净土。也就是心一直处在非常清净的念佛境界里,具有信愿,有信心、恭敬,当然画的就不是六道轮回的相,而是净土、莲池、行树、妙花、灵鸟,以及与佛菩萨圣众相聚在一起的莲池海会妙景。这样才知道,“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心中具足十法界,心怎么画就会现出怎样的法界,这就是“心具心造”的原理,读《念处经》会容易领会到唯心变造的道理。接着我们看经文怎么说:


又彼比丘依禅观察,心业画师有异种法。如彼画师不生疲倦,善治彩色各各明净,善识好笔画作好色。心业画师亦复如是,不生疲倦,若修禅定善治禅彩,攀缘明净如彩光明。

那位比丘又依照修禅的业行观察心业画师,还有另一种方式在造作上界明净的画图。就像一位画师特别专注地描绘妙图,不生懈怠。他知道只有心专注在这上面,不分神,不落在不好的心态里,才能画出好图,所以他非常专注精一,一心善加调制色彩,绘制的每一笔都非常明朗、清净。这位画师能够识别什么是好笔,怎样来画成很好的妙色或妙图。他的心有抉择力,知道好坏在哪里,缘起怎么积聚,知道必须不懈怠,心神专注,很精一地去描绘,才能出现非常好的绘画境界;心里一散乱,散在不好的心境、杂乱的心态里,是无法描绘出上层画作的。

心业画师也是如此,他了知要画就一幅非常好的禅定妙图,必须内心精一,不散在各种烦恼状态里,由此他毫不懈怠。如果他修习禅定,会非常善妙地去调治禅的色彩,也就是住在各种修定的因缘当中,来持住禅的境界。这样,心不会落在黑暗、昏沉、散乱等的状态当中,心一直缘着明净的境界,就像有非常妙的彩光那样。

所谓“诸烦恼所依,独一谓懈怠,谁有一懈怠,彼便无诸法”,要知道,一切烦恼发起的所依唯一是懈怠,谁有懈怠这个法,就不会有其他善妙的法。对于修行者而言,他深知心业画师不能够懈怠,唯一要专注在净妙之法上,一旦懈怠,心绪落在非常杂乱、染污的状态里,就没办法绘制出上乘的画作,所以任何修行都要专注在法的所缘上。如果想得到善妙的增上生或者特殊的净土增上胜,或者达成解脱,就要一心专注,心一懈怠落在烦恼里,就破坏掉得上乘境界的因缘了。

基于这种认识,知道心业画师在刹那间就会画好图或者画坏图,只要一处出现败笔,就没办法完成非常好的妙图,所以,修行需要非常专注、精一,要有业果胜解,从而使心唯一在善上运作。而且,善要从粗发展到细,不断排除不好的状态,心精一地缘在善妙的业行里,才有上升的希望,才有达到究竟安乐的可能。要像这样了解这里的涵义。因此,经文中说到:


修道之师如善好笔,知禅上下如善识知,有取有舍如不疲倦,如是禅定心业画师,画彼禅地如彼好色。

修道之师就像擅于绘画的人。画艺精湛的大师,每一笔都画得很好,绝不允许出现败笔或下乘境界,这就是修道之师对自身的要求。他对因果律了解得非常精微,对于出离解脱向上有特别大的欲求,因此,他就像非常擅于下笔的人,每一笔都画得非常好。

然后,他的见识会了解到禅的上下层次的境界,这就好比那位画师非常了解什么是好笔、好色、好图。因为绘画也有非常大的境界差别,笔是工具,颜料是元素,心境是运作状态,然后出现各种绘画境界,他深知在这些因缘的调配上一点不能欠缺、不能马虎,才能画出上乘的佳作。譬如画笔不行、颜料不好,色调没调制好,心境没把握好,那绝对不可能出现艺术的高境界。像这样,这一位修禅的大师,知道禅有上下各种级别。相对而言,欲界的境界是粗浊的,初禅是微妙的,但跟二禅比,初禅为粗劣,二禅为微妙等等。逐层比较上去,又有世间禅、出世禅,前者粗劣,后者微妙。

他深知禅境有非常多的深浅差异,由此在绘画禅的妙图时,非常精一、精进而从不懈怠,他有取有舍,舍粗劣的,取更上的静妙禅境。像这样一心修禅,住在禅定境界的心业画师,画着世间禅、出世禅的各种境地,就像绘出来的妙好画作那样。这里的“色”指画出来的图,由于他对缘起一丝不苟,对修道有向上的欲求,因此他会住在精一地绘制禅色的境界当中。


又彼如是,心业画师若有疲倦则画不善,地狱饿鬼畜生道处同业因缘。铁杵为笔,不善彩色,画非器人,所谓地狱饿鬼畜生如是等色,非好色画,广说如前。

这一段讲述心业画师如何画出恶道的情形。像这样,心业画师如果懈怠,没有专注在法道上,那内心有各种烦恼种子的缘故,一遇境就猛利现行,非常杂乱地出现。这时由于忘失正念,没有住在法上,就画出了贪嗔等的各种不善图案。像这样,一懈怠就没有了法,就在画地狱、饿鬼、畜生道的各处图画,也就是随同当时的业因缘,会出现不好的图画。从近处来说,会使得身心状态非常糟糕,从远处来说,这种业力成熟会出现地狱、饿鬼等非常可怕的境界遭遇、非常多的逼恼、难受、难以脱出的相。根源是,一懈怠,心业画师就随着各种恶劣习气出现了特别多的恶业,这就非常糟糕了。

出现反面恶性能量的情形如何呢?他拿着铁杵的笔,用非常多污秽难看的颜色,蘸着这些颜色画着各种不成法器的身心状况。“非器人”指不是法道上的人,不是正人,而是妖魔鬼怪、残暴凶神、愚痴等的状况,在这种状态里画出的都不是人,而是劣等、暗昧、狂乱的众生相,这就叫“画非器人”,指地狱、饿鬼、畜生三类暴恶有情相。像这样,用很多的不好色,画出非常悲惨可怕的图景,具体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这一段也是警示我们,心一旦懈怠,就会发生从我执、自私心中出现的贪婪、放纵、损害他人等各种破坏邪性的力量,这样心就在蘸着各种污秽的颜色,画出乱七八糟的身心状况、各种悲惨果报的相。

接着结合在净土上去体会。所谓“心秽土秽,心净土净”,这是正反两方面的道理。如果心念娑婆、念贪嗔痴,那就是在画娑婆世界的图;如果心念佛法僧、念阿弥陀、念极乐土,那就是在画净土的图景,应当这样了解。所以,修净土者的心不能懈怠,所谓“念不一不生极乐,爱不重不生娑婆”,心应当专一地缘在净土上,这样一念一念地在心上描绘净业,就会画出净土的莲花、净土的庄严、净土的根身等,要像这样非常清净、庄严地安住在净土的缘起上。从念佛法门来说,就是从庄严、诚敬的心中念出“阿弥陀佛”, 念出来的一句一句的佛,都是佛的智慧光明,自己的心和佛的果觉相融通。这样忆念时,自身已经和佛光接通,已经念念摄集佛功德,念念成就九莲种子、孕育莲胎,实现净土的缘起。这样不断地往净土走、描绘净土图景,整个身心都会逐渐转变。

落在污秽界、杂乱界里,就是涂染污的色彩,把自己的心相续搞得一塌糊涂。而我们修净土就是要念念清净、念念画庄严、念念画佛像,这样的话,最终会出现非常庄严、胜妙的净土境界。这个人在世时,身心世界已经在潜移默化,积聚到一定程度就成熟了,出现了极乐世界。这样就明白,我们要怎么在心里画净土、画极乐世界。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