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正法念处经》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如是一切世间无始以来幽冥黑暗邪见为种,一切结使皆亦如是?又复云何舍离邪见、修行正见而得解脱世间生死?

修行者内心思维,随顺正法而行,必须观察法行的差别,一切世间无始以来的幽冥黑暗,为什么都以邪见为种子而起呢?为什么所有烦恼也都以邪见为根本而发起?又为什么说舍离邪见、修行正见能解脱世间生死?

这里要思维的有两个问题:一、为什么邪见是一切黑暗和烦恼的根本?二、为什么舍离邪见修行正见能解脱生死?


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彼修行者随顺正法,观察法行,若舍邪见修习正见,一切结使不饶益法皆悉断灭,则得涅槃,远离生死。

以见闻了知或者以天眼见到,修行者随顺正法来观察法行,见到如果舍离了邪见、修习正见,那么一切烦恼、不饶益法都随之而断。就像根断了,所有枝枝丫丫都没有了生气,邪见断了,由它滋生出的种种烦恼、恶业等不饶益法都将彻底消除,甚至恶业的果报也会随之消尽。这样寂灭了业和烦恼就到达了涅槃的彼岸,彻底远离了生死,因此说舍了邪见就可以截断生死。


离邪见人五根不障,如是善人喜乐正法。如是最初闻佛功德,观于生死五道之中种种苦恼,观彼五处极大怖畏。天中则有放逸之苦、后退时苦,人中则有农作等苦,地狱之中他恼害苦,于饿鬼中饥渴恼苦,于畜生中相啖食苦。如是五处,一一散说则无量种。

在果报方面,离邪见者,他的眼等五根将没有残障。这样的善人由于不被邪见障蔽,因此乐意行持善法。这样最初听闻到佛的功德(起了信心),进而依法观苦谛,就见到生死轮回五道的种种痛苦和烦恼相。见到轮回五道是苦海,里面充满了苦,由此生起极强的恐惧感。

天界有耽恋五欲享乐的放逸之苦,还有死亡的堕落之苦;人道有农作、经商、生老病死等各种痛苦,在劳碌奔波中活得非常辛苦;地狱之中,有被烈火焚身、刀剑割体、汤镬烧煮等难以想象的痛苦;饿鬼里有饥肠辘辘、焦渴难耐的痛苦;畜生界相互食啖、弱肉强食、被人役使等。像这样一一展开来,在人天鬼畜地狱五趣当中有无量的痛苦。


如是观已,则于生死起厌离心,犹如光明,通达正法,生出家心,生此心故,善法流出。若人和合既生是心,彼地夜叉欢喜赞叹,身毛皆竖,生如是心:此善男子,如是名字如是种姓,发心欲断无始世来贪嗔痴等,为欲破坏魔之境界,不乐烦恼染欲境界,心不喜乐欲染心爱。

修行者这样观察后,对于生死轮回生起了强烈的厌离心。这样的明知,对于他的心而言,就像有了光明。他真实通达了苦谛的真相,由此发起出家求解脱的心。以生起出家求解脱心的缘故,种种善法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出。如果有人融会贯通了法义,而生了这个善心,那么当地的夜叉以神通见到后,就由衷地欢喜,感动得身上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的欢喜心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到处去称扬赞叹:这善男子(或善女人)姓甚名谁,他是什么种姓,他发心想断除无始生死以来的贪嗔痴,为了破坏掉魔的境界,不爱著增上烦恼染著的五欲境界,也不喜欢被欲望驱使的感觉,他对轮回的境心有很大的厌离。像这样大加赞叹。


又离邪见,彼善男子有出家心,恒常如是乐修多作,近善知识乐闻正法,常清净心礼拜佛法,善净寂静身业口意业,彼人如是寂静口意,是善行人。彼地夜叉知已欢喜,生如是心:此善男子善心净心,不乐在家所有舍宅,如罩如笼,心不喜乐无始贪欲、嗔恚、愚痴,于魔境界不生喜乐,不乐欲爱,欲共魔战,欲断烦恼。

再说,离邪见的那位善男子(或善女人)生了出家心后,开始精进地修行。他一直欢喜禅修,做很多善行。亲近善知识,乐于听闻正法,常常以清净心礼拜佛法。而且他很如法地清净身业、口业、意业,寂静身业、口业、意业,最后身口意的行为相当清净和寂静。他具有如此寂静的身口意行,成为非常好的修行人。当地的夜叉知道后非常高兴,他这样想:这个善男子(或善女人)的心很好,善于清净自己的心。他不贪恋家里房屋舍宅等的一切,认为那是像笼子、罩子一样的东西,把自己困在轮回生死里。他厌恶无始以来的贪欲、嗔恚、愚痴等的烦恼。他把所有五欲都看成魔的境界,不生喜乐。他也不欢喜跟着欲念爱执跑。他想和生死中的诸魔战斗,想斩断烦恼,他有这样的善愿。


又复如是,彼善男子如是观察生死苦已,出家之心转转增上,远离杀生、偷盗、邪淫、饮酒、妄语,具足受持优婆塞戒。彼地夜叉见如是已转复欢喜,次第上闻虚空夜叉,作如是言: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正信如是,堪能出家,欲剃须发欲被法衣,正信出家,减损魔分,长正法朋,断魔系缚,断贪嗔痴。

再后来,那位善男子(或善女人)如法观察生死轮回苦相后,他想出家的心越来越增强。结果他以这样的善根力,自愿远离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等恶行,圆满受持了居士优婆塞戒。当地的夜叉见到他起了这样的出家心、断恶心,圆满受持居士戒,转而就更加欢喜。他按天界的规定,次第向上把这个情形报给了虚空夜叉。他是这样说的:在某国、某村、某聚落里有某位善男子(或善女人),他是这样的种姓、这样的名字,他有这样的正信,堪能出家,想剃除须发、披上法衣、正信出家修行,这将削弱损减魔的队伍,增多行持正法的同道,他将断除魔的掌控和系缚,断除贪嗔痴。


一切结使邪见为本,出世涅槃正见为本,随顺正法观一切法而修行者,最初如是赞叹正见,不嫌不毁,不贱不恶。亦教他人令住正见,不赞邪见,嫌贱毁恶。常说邪见、正见相对二业果报,不令众生住于邪见。一切世间愚痴凡夫根本系缚所谓邪见,一切众生以邪见故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彼善男子舍离邪见,具足当得无量善法。

“一切烦恼恶业以邪见为本,出世间的涅槃以正见为本”,随顺正法,观一切法真谛而修行的人,最初这样赞叹正见。他对于正见不讥嫌、不毁谤、不轻视、不厌恶,而且令其他人安住在正见中。他绝不去赞叹邪见,对于邪见、邪说,心里摈弃、轻舍、排斥、厌恶。他常常为人对比宣说邪见和正见两种业的果报,不让众生住于邪见当中。一切世间愚痴凡夫最根本的系缚障碍就是所谓的邪见。一切众生以邪见障蔽的缘故,将不自在地堕入地狱、饿鬼、畜生当中,而那位善男子(或善女人)以舍离邪见的缘故,具足获得无量善法的因缘。


又复如是,彼善男子观察居家无量苦恼逼迫系缚,既观察已生厌离心,乐欲出家,欲共魔战。如是正士,彼地夜叉知已欢喜,转复上闻虚空夜叉,虚空夜叉向四天王欢喜心说: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如是正信,堪能出家,欲剃须发欲被法衣,正信出家,减损魔分,长正法朋。四大天王如是闻已,心生欢喜。

还有这样的情况,有善男子(或善女人)观察了居家过日子的无量苦恼。他看到在家的种种被逼无奈、种种系缚不自在。这样观察以后生了厌离心,一心盼望出家,战胜生死诸魔。对于这样修正法的人,当地夜叉知道后很欢喜,转而上报给虚空夜叉听,虚空夜叉又转向四天王汇报,欢喜地说:在某国、某村、某聚落里有某位善男子(或善女人),他是这样的种姓、这样的名字,有这样的正信,堪能出家,他想剃除须发、披上法衣,正信出家修行,这将削弱折损魔的队伍,增多行持正法的同道。四大天王听了他的汇报,心里也很欢喜。


如是正士闻正法已,厌离欲垢,彼善男子恭敬和上圣声闻已,剃除须发被服袈裟,受波罗提木叉戒已。彼地夜叉、虚空夜叉知已欢喜,向四天王说如是言: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舍离邪见修正见业,如法正行,剃除须发被服法衣,受波罗提木叉戒已,一切世间不饶益处、居家隘迮、妻子爱毒皆已舍离,正信出家,在家心业一切舍离,欲共魔战,欲断无明。

这样的正士听闻正法后,厌离这世间的爱欲垢染。于是,那善男子(或善女人)就恭敬礼请和尚、圣者声闻罗汉,在他们的摄持下,剃除须发,披上袈裟,受了别解脱戒。当地的夜叉、虚空夜知道他出家的事都很欢喜,他们向四天王汇报说:那个地球上某国、某村、某聚落中的某善男子(或善女人),他是这样的种姓、这样的名字,他舍离邪见,修持正见,而且按法道来修行,他已剃除须发,披上法衣,在受了别解脱戒后,舍离了世间一切没有真实利益的事,舍离了狭窄、受逼迫系缚的居家生活,舍离了对妻子、儿女的贪爱之毒。他是以正信而出家的,不但舍离了一般在家人的心思、事业,包括各种世俗人的行为都舍离了。他想尽自己的生命来跟生死诸魔战斗,断尽无明。


时四大王闻已欢喜,既欢喜已向四天王如是说言: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舍离邪见修行正见,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某甲比丘受为弟子。彼天闻已心欢喜曰:魔分损减,正法朋长。彼四大王既如是说,四天王闻如是欢喜。

当时,四大王听后也很欢喜,欢喜过后就向四天王禀报说:阎浮提里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或善女人),这样的种姓、这样的名字,舍离邪见,修行正见,剃除须发、披上法衣,正信出家,由某甲比丘(尼)摄受为弟子。那四天王听了心里欢喜,说道:魔的势力减损了,正法的同修增加了。四大王这样说,四天王听闻后也是如此欢喜。诸天都乐意见人行善得安乐,也表明这种善的功德的确很大,否则也不可能让这些天王视为难能可贵。


又复如是,彼善男子乃至尘许恶不善法见则深畏,能忍不作。心行正直,不乐多语,不修礼家,不共往返,不近恶友。多人聚集愦闹之处无心欲见,不往恶众,不往多人集戏之处,不贪美味大器多食,亲友善知识不数往见。于境界中常正念行,常勤精进,如法饮食,如法处行,勤断魔缚,勤修正见。如是善人利益一切世间众生。

然后,那位善男子(或善女人)出家勤修梵行,守护清净的戒律,哪怕小到微尘许的恶法都深深怖畏害怕,怎么样都能忍着不去做非法行。这样的修行者内心非常正直,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不喜欢多话,不去应酬世俗那一套礼尚往来,不和俗人交往,也不靠近恶友。他观察了环境对人的影响,因此,对人多集聚的愦闹之处没有心思去观望,凡是人多热闹的地方,他都不去。他也不去酒吧、赌场之类恶人集聚的地方。也不去很多人集聚戏闹的地方,比如电影院、球场等。在吃的方面,他不贪美味的饮食,不用大碗多吃多占。他平常就是这样生活的。即使是特殊情况,对于过去的亲朋好友、关系好的人,也不会经常去看望。在他的境界中常常正念而行,很努力很精进。他饮食节制,知量不贪。他只去如法的地方,正知而行。他放下世俗的一切,勤修正见,精勤断除烦恼魔障系缚。这样的善人能利益一切世间众生。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那时,世尊说了以下偈颂:


若不杀众生,慈心常行忍,于众生如父,彼能观世间。

舍离于偷盗,黠慧常摄根,身业常行善,能度诸有恶。

乃至画妇女,眼尚不欲观,破欲坚明慧,故名得解脱。

如果不杀生,以慈悲心常常修行忍辱,对于众生如慈父般爱护,这样的人能观知世间的真相。

这位智者舍离盗窃的行为,他聪明、黠慧,常常能以正念摄伏诸根,令身所作业常常处在善行之中,以此善德能够度越三有的各种险恶。

他甚至对画上的女人像都不想看到,这样的修行人有稳定、敏锐、明利的智慧,能破除轮回的爱欲执著,因此可以说他已经得到了解脱。


观金土平等,离愁忧正行,烦恼蛇不啮,彼得无量乐。

利衰心平等,得失意亦然,苦乐心不异,故名为比丘。

在他的心目中,黄金和泥土是平等的,没有丝毫差别,因此他远离对财物的耽恋愁忧;由于一心住于法的正见而行,贪等的烦恼蛇伤害不到他,他得到无量的法喜快乐。

对这样的人而言,遇到什么利益和衰败的情形,心都能平等对待,不会因利而喜,也不会因衰损而忧,没有计较得失的分别,始终不在意那些,也不会因为苦乐而发生心态上的改变,因此他是离欲者。能在任何苦乐利衰、称讥毁誉面前心不动摇,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比丘。


不见怨亲异,摄根不放逸,不为境界伤,故名婆罗门。

在他眼里看不到怨亲之间的差异,对待怨亲没有两样,都慈悲利益他们。他常常摄伏诸根,不散乱、不放逸,种种境界都无法破坏他的修行,所以被称为清净仙人种姓的婆罗门。


见境界如毒,勇离如避怨,彼涅槃不远,正遍知所说。

这样的人见到欲染境界就如同看到毒一般,能坚决远离,就像避开怨仇一般,这样的人离涅槃不远,这是正遍知佛陀所印可的。


如实见生灭,正见心不贪,心不动如山,彼解脱生死。

由于如实见到世间生灭无常的真相,知道凡是有生都归于灭亡,所以彻底了悟,追逐生灭法没有任何实义。这样心住在正见中,就不再贪恋世俗法,也不会缘外境而散动,他的心如山王般平静不动,这样的人就解脱了生死。


栴檀余草等,美恶食心平,袈裟绢布等,彼爱不能缚。

不贪著利养,知足草为敷,见利养如火,如是乃名见。

在修行者面前,名贵的旃檀和一般的草木是平等的,他不会生好恶之心;美味珍馐和难以下咽的食物也是平等的;袈裟和绢布也是平等的,他的心不被欲爱所牵缠。一切外在的五欲六尘在他看来都很虚假,每个都一样,毫无实义。以这样的认知,不会为一者好而生贪,也不会为一者不好而生嗔。在他面前,黄金跟牛粪等同,旃檀跟杂草无别,美食跟劣食平等,袈裟和绢布一样。

他不贪著利养,少欲知足,以草为坐具,随处坐在草上,安然自在。在他眼里,名闻利养就像毁灭一切的火,会焚烧修行人,所以不贪著那些。像这样就是具有正见的人。


外境界爱河,之所不能漂,谛知自业果,佛说是比丘。

外在种种如河流般的欲爱境界,之所以不会漂没他,是因为他谛知一切都是自造业自受果,是因缘果报的显现。由此,佛说他是真正的比丘。


已过事不忧,不希望未来,现得依法行,彼不污心意。

对已经过去的事不忧愁,对未来的事也不抱希望,现前的事都依法而行,这样,他的心就不会被三时的境界所染污。

修行人不会缘过去种种生忧伤悔恨等心,也不会缘未来生起各种期待和幻想,也不会缘现在的境颠倒造业。总之,修行人不会活在过去和未来,也不执著眼前,不以三时而起各种烦恼和染污之心。


若不坏法意,常于法中住,则不行生死,彼白法具足。

若人以智火,烧心中烦恼,境界如僮仆,彼人则无苦。

如果不失坏念法的心,常常在正法中安住,心法相应,就不会继续造生死轮回的业,这样的人就圆满了善法。

如果能以智慧火烧毁了心中的烦恼,那么一切境界就都像仆人一样了,凡事自己能做得了主,这个人就不再受苦了。


若人根寂静,根不得自在,心不著色等,离烦恼如佛。

若人能制根,五根不自在,色等不能劫,离烦恼寂灭。

如果一个人诸根寂静,不让眼等诸根放纵自行,那么他的心就不会附著在色等尘上,不会被五欲六尘的境界所转,他像佛一样远离了烦恼。

如果有人能制伏诸根,不让五根自由散动,那么色等境就不能劫夺他的功德法财,他就能远离烦恼而安住在寂灭中了。


若人心爱念,有忍者亦然,见者心惺悟,彼如月牟尼。

若乐住空闲,不乐重楼观,乐树下露地,得名乞比丘。

如果有人至心爱念正法,或者有人能深深忍可诸法真谛,见到的人都会被他的景行所震撼,醒悟真实,这个修行人是像满月一样的圣人、寂静者。

如果乐于住在空闲寂静地方,而不欢喜高楼、大厦里世井的杂染、喧哗、愦闹生活,乐居于树下,露地过着宁静修法生活,这就叫做乞食比丘或头陀行者。


勇寂调善智,如实知苦乐,必到无上处,永离诸忧愁。

怜愍淳直心,一切时修禅,胜负心平等,如是修得谛。

像这样勇悍修善、一心寂静、调柔自心,有贤善之德和深妙智慧的人,会如实地了知苦乐的真相,这样的人由于自心安定、宁静,有慧照的缘故,以此正见引领持续修行,必定到达无上之地,永离一切痛苦忧愁。

他对世间众生生起怜愍,有淳厚正直的心,在一切时中修习禅定,已经达到不计胜负的平等心,这样修持就能证得圣谛。


离邪见故,得如是法。

离邪见者能获得如上所说各种圣法功德,在他心中出现了真实证法的成就相。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彼人舍离邪见,修行正见,离疑惑心?如是次第修无漏禅。彼地夜叉、虚空夜叉至四大王见闻欢喜。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彼四大王、彼四天王到帝释所,如是说言: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善戒正行,无碍乐说辩才相应,常正忆念,乃至少罪深生怖畏,减损魔分,长正法朋。彼四王等向帝释王如是说已,帝释天王如是闻已心大欢喜,三十三天帝释王众皆共欢喜。

修行者又在心里思维,要随顺正法,先要观察法行的差别,怎样才能使人舍离邪见,修行正见,远离疑惑不信任的心呢?这样他开始次第修无漏禅。

当地的夜叉、虚空夜叉到了四大王那里,见者闻者都很欢喜。以见闻了知或者通过天眼见到,四大王和四天王一起到帝释天王面前,这样说道:阎浮提里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或善女人),这样的种姓、这样的名字,他剃除须发被上法衣,正信出家,严格地持戒,随顺正法修行,具足无碍乐说的辩才。他常常住在正念里,乃至对于少分的罪业都生起很深的畏惧。这减灭折损了恶魔方,增长了正法的同修。那四大王等向帝释天王这样说,帝释天王听后心生大欢喜,同住在三十三天的帝释天王的眷属们听后也都非常欢喜。 

正法念处经卷第二


课程辅导资料
正法念处经讲记 01 正法念处经讲记 02 正法念处经讲记 03 正法念处经讲记 04 正法念处经讲记 05 正法念处经讲记 06 正法念处经讲记 07 正法念处经讲记 08 正法念处经讲记 09 正法念处经讲记 10 正法念处经讲记 11 正法念处经讲记 12 正法念处经讲记 13 正法念处经讲记 14 正法念处经讲记 15 正法念处经讲记 16 正法念处经讲记 17 正法念处经讲记 18 正法念处经讲记 19 正法念处经讲记 20 正法念处经讲记 21 正法念处经讲记 22 正法念处经讲记 23 正法念处经讲记 24 正法念处经讲记 25 正法念处经讲记 26 正法念处经讲记 27 正法念处经讲记 28 正法念处经讲记 29 正法念处经讲记 30 正法念处经讲记 31 正法念处经讲记 32 正法念处经讲记 33 正法念处经讲记 34 正法念处经讲记 35 正法念处经讲记 36 正法念处经讲记 37 正法念处经讲记 38 正法念处经讲记 39 正法念处经讲记 40 正法念处经讲记 41 正法念处经讲记 42 正法念处经讲记 43 正法念处经讲记 44 正法念处经讲记 45 正法念处经讲记 46 正法念处经讲记 47 正法念处经讲记 48 正法念处经讲记 49 正法念处经讲记 50 正法念处经讲记 51 正法念处经讲记 52 正法念处经讲记 53 正法念处经讲记 54 正法念处经讲记 55 正法念处经讲记 56 正法念处经讲记 57 正法念处经讲记 58 正法念处经讲记 59 正法念处经讲记 60 正法念处经讲记 61 正法念处经讲记 62 正法念处经讲记 63 正法念处经讲记 64 正法念处经讲记 65 正法念处经讲记 66 正法念处经讲记 67 正法念处经讲记 68 正法念处经讲记 69 正法念处经讲记 70 正法念处经讲记 71 正法念处经讲记 72 正法念处经讲记 73 正法念处经讲记 74 正法念处经讲记 75 正法念处经讲记 76 正法念处经讲记 77 正法念处经讲记 79 正法念处经讲记 80 正法念处经讲记 81 正法念处经讲记 82 正法念处经讲记 83 正法念处经讲记 84 正法念处经讲记 85 正法念处经讲记 86 正法念处经讲记 87 正法念处经讲记 88 正法念处经讲记 89 正法念处经讲记 90 正法念处经讲记 91 正法念处经讲记 92 正法念处经讲记 93 正法念处经讲记 94 正法念处经讲记 95 正法念处经讲记 96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