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调整: ||

《净土十要》第六要.净土或问10

元师子林天如维则 述

智圆法师 讲解

课程音频下载   课程文本下载


上面这类人把往生看得过难,认为生不了,有疑虑障。他们想:“我造了那么多罪能往生吗?恐怕生不了。”或者想:“我这样的人生了,真能得不退转吗?习气这么重,哪里保得住?肯定会退的。”这里就用佛的语言、缘起的道理、古德的法语让他们生信:以佛力摄持,罪业凡夫也可以往生,而且,往生后有圆满助缘的缘故,一定得不退转。这样拿掉了疑虑障,他们就放心了,开始有信心修净业,有愿心往净土走了。

但是,人往往扶到东来又倒西,刚去掉疑虑障,又起了轻忽障,说出以下颠倒的话:

问曰:一生造恶,临终念佛,带业得生,又无退转。此弥陀愿力,诚乎不可思议矣。然则我于生前且做世间事业,直待临终,然后念佛,可乎。

提问:一生造恶,临终念佛,由于佛很慈悲,带业也能生净土,到了净土又不会退转,保证成佛,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佛愿力!那我在生前暂且做世间事业,等到临终再念十声佛,这样可以吗?

这就堕入轻忽障里了。认为佛力不可思议,净土法门简单得不得了,临终十念就生了。他认为很容易,只要临终修一点就准保往生,反正有佛可依。很多人都犯这个毛病。看他们说话,感觉好像已经到了极乐世界,丝毫不用担心。实际是犯了自大症,以为临终十念容易做到。如果这种观念没转掉,那生前是不会重视净土的,只要十念就够了嘛。这样不重视的话,那就全完蛋了,一亿个人里面也没有一两个能往生的。

答曰:苦哉苦哉。何等愚谬之言也。砒霜鸩酒,毒中之毒。今汝此言,毒于砒霜鸩酒者也。非特误赚自己,又且误赚天下若僧若俗善男信女,皆此言也。

回答:苦啊苦啊!可怜啊!何等愚痴荒谬的话!砒霜、鸩酒是毒中剧毒,你现在这话比砒霜、鸩酒还要毒。不但误掉自己的一生,转眼堕入恶趣,而且误掉天下出家在家善男信女们,让他们也不得即生往生,落在轮回和恶趣里。这些过患都是这种荒谬言论所导致的。

它为什么比砒霜、鸩酒还要毒千万倍呢?砒霜、鸩酒只是毒害一个人,失坏一世性命,不会让无数人堕恶趣。而这种言论一旦传播开来,很多人就以为:反正有佛可依,佛很慈悲,我也能带业往生,所以我现在可以杀生、邪淫、酗酒等等。像这样打着如意算盘,以为临终轻飘飘地仗十句念佛就往生。结果算盘打错了,到了临终,生前的黑业都纠缠在心上,没法解脱,只能堕入黑漆漆的恶趣等。像这样传染开来,千千万万的人会因此堕落,失掉法身慧命,在无数年劫里受苦,当然比砒霜、鸩酒还要毒千千万万倍。

向所谓逆恶凡夫临终念佛者,乃是宿有善根福德因缘,方遇知识,方得念佛。此等侥幸,万万人中,无一个半个。汝将谓人人临终,有此侥幸哉。岂不见群疑论云:世间有十种人临终不得念佛。一者,善友未必相遇,故无劝念之理。二者,业苦缠身,不遑念佛。三者,或偏风失语,不能称佛。四者,狂乱失心,注想难成。五者,或遭水火,不暇至诚。六者,遭遇豺狼,无复善友。七者,临终恶友坏彼信心。八者,饱食过度,昏迷致死。九者,军阵斗战,奄忽而亡。十者,忽坠高岩,伤坏性命。

他或许还会以理辩诤:“前面不是说了吗?五逆十恶凡夫临终十念就往生了。为什么还要批驳我们,说我们流布恶毒言论,杀无数人、害无数世,你说得太凶了吧?”

我们没有说错。前面说的五逆十恶凡夫临终念佛,这是宿世有大善根福德因缘的人。他们这一世由于习气妄动,错入了各处邪恶行业,到临终才有缘遇到善知识教他们念佛法门,这才得以念佛。而这种侥幸,在万万人当中没有一两个。你不要以这极特例的事件去向一切人介绍:“十念就往生了,很容易的!”不要以为临终十念很容易,哪里是人人临终都有这个侥幸,当时能十念至心念佛呢?

岂不见《群疑论》里讲:世间有十种人临终念不了佛。第一、未必遇到善友,所以没有劝念的事;第二、当时业苦缠身,心无法住在念佛当中;第三、或者偏风失语说不出话,也念不出佛;第四、心智失常,人处在狂乱中,哪里能专注忆想念佛呢?第五、还会遭到水火等的灾难,来不及至诚念佛就一命呜呼了;第六、遭遇豺狼或交通事故等,那时也没有善友,没人帮忙,一下子被吃掉或者被车撞死,顿时血肉横飞,惊吓之中早就见阎王去了,哪里能一心念佛?第七、临终有无始以来的怨家债主来扰乱,又有恶友败坏信心,即使是家人,碰上几个软冤家的话,哭哭啼啼让自己动了爱心,直接堕在生死里了,哪里能往生?第八、饮食过度,撑得饱饱的,昏迷致死,糊里糊涂的哪里能念佛?第九、碰上战争,忽然间中弹死掉,来不及念佛;第十、忽然从高崖上坠落,伤损性命,也念不了佛。

像这样,在临终有各种横逆的因缘,处在非常险难的关头,怎么能顿时就念佛呢?平时没有好好操练,病时都念不了佛,临终那么紧急,怎么能一下子住在念佛里呢?所以,所谓“临终十念念佛是容易的事”,绝对是荒谬的言论,临终是很难的!

如此等十种之事,皆是寻常耳闻眼见。不论僧俗男女,人皆有之。或宿业所招,现业所感。忽尔现前,不容回避。你又不是神通圣人,有宿命通,能知临终有业无业。又不是有他心天眼,能知临终好死恶死。如上十种恶缘,忽然遭著一种,便休了也。便做手脚不得了也。便有知识活佛围绕,救你不得了也。便须随业受报,向三途八难中受苦受罪,到那时要闻佛名,不闻了也。

像这样十类事情,都是寻常眼睛见到、耳朵听到,不管在家出家、是男是女,人人都会有的。或者由宿业感召、现在业所感,忽然间现前,不容易回避,就跑到身上来了。你又不是有神通的圣人,有宿命通,能知道临终有业无业。过去、今生造了那么多的业,哪一种成熟你能预断吗?你以为各个人都是稳稳当当、安详地走吗?像我们在生时,突然之间都会遇到灾难、疾病等的很多横逆,临终是业力发动之时,哪种业重就会发起哪种,如果不预先备办,哪里能预断临终有把握做得很好?你又不是有他心通、天眼通,知道临终是好死恶死。你也看不到周围有什么冤家来妨碍,有什么恶缘来干扰。像上面的十种恶缘,突然间遇到一种就完了,做不了手脚了。那是非常快的,一下子就到了后世。生死关头要和死敌抗争,没有真本事的话,凭着说大话哪里能过去呢?或者你又想:“我的师长、活佛临终时围绕着我,顺顺当当把我送到极乐世界。”但要知道,如果自身没有信愿,没有好好念佛,到时一下子迷糊过去,谁也救不了你。那便须随业受报,去三途八难里受苦受难了,到那时要闻佛号就闻不了了!

正所谓“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得一世人的闲暇身非常宝贵,又闻到了佛名,趁现在健康、有因缘能修,就要尽量多忆念阿弥陀佛。不然临终一下子错失,掉到恶趣险崖里,那时就像壮士被捆缚后扔下悬崖一样,再也没有修法的自由了。业缘使人落在充满苦难的恶趣漆黑世界里,心识早已不堪能。而且,以恶业的障蔽,在那环境里连三宝名字也听不到,一句佛号也闻不到,哪里有机会念佛呢?所以,还是趁强健时好好修吧!

直饶你无此恶缘,只是好病而死。亦未免风刀解体,四大分离,如生龟脱筒,螃蟹落汤。痛苦逼迫,怕怖慞惶,念佛不得了也。

前面说了,如果死时遭遇四种横逆,那是非常困难的,能念佛的机率不晓得有多微小,恐怕比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亿分之一还要小。这时你也许以为:遭遇横死是别人的事,我一定会死得很平安。就算你没遇到这些恶缘,只是好病而死,但临死时风刀解体,全身处在剧痛当中。那时四大分离,就像把活的乌龟从壳里拔出来一样,神识出来特别难。又像落汤的螃蟹,心里极其恐惧、忙乱慌张、前路茫茫。处在这样糟糕的心境中,着实念不了佛。平时不勤苦修炼的话,到那时图侥幸实在太危险了!

更饶你无病而死。又或世缘未了,世念未休。贪生怖死,扰乱胸怀。若是俗人,又兼家私未明,后事未办。妻啼子哭,百种忧煎,念佛不得了也。

纵然你无病而死,没有大的死苦逼恼,但也念不了佛。你生前特别放逸,以为临终十念就可以,但由于一生贪著世间,临死时非常强的习性现前,世间缘没了,世间心一点没退,想继续活下去,特别怕死,心里很乱。如果是俗人的话,家里的事没交待清楚,妻子儿女没安排好,各种世间愿望还没达成,不甘心、不想死。加上妻啼子哭,各种忧苦交煎,根本念不了佛。那时完全被世间心控制,丝毫提不起往生的心。寿数一到,只见流下两行泪,眼一翻就走了,哪里有一点往生的气氛呢?

更饶你未死以前,只有些少病痛在身。忍疼忍苦,叫唤呻吟。问药求医,祈祷忏悔。杂念纷飞,念佛不得了也。

再退一步,纵然你没死,还活着的时候,只要身上有一点病痛,心就一直在忍着苦痛,口里叫唤呻吟。当时的心并不会缘阿弥陀佛,只会问有什么医药方法,怎么求神求医、祈祷忏悔等,心里有各种各样的念头,乱得一团糟,根本念不了佛。

在生时有少许病痛尚且念不了佛,何况死的时候呢?所以,一定要趁早训练,努力修行,平常念力坚固,临死才念得起佛。如果生一点小病就把佛抛之脑后,那死的时候怎么办呢?不要存这种侥幸!

更饶你未病以前,只是年纪老大,衰相现前。困顿龙钟,愁叹忧恼。只向个衰老身上左安右排,念佛不得了也。

再退一步,纵然你没有病,但只要年纪老了、衰相现前,那时就艰难窘迫,行动困难,口里愁叹,心中忧恼,陷在老苦里。只是对这个衰老的身体左安右排,念不了佛。

像这样,老苦时尚不能念佛,何况死时呢?修道要趁年轻,有精力时早早预办这件大事,这是极关键的问题。所以不能轻视,以为临终念十声佛很容易,那你就打错算盘了。

更饶你未老以前,正是少壮之日,正好念佛之时。稍或狂心未歇,俗务相关。东攀西缘,杂思乱想。业识茫茫,念佛不得了也。

再退一步,纵然你没有老,正处在年轻健壮正好念佛的时候,但只要没放下追求世间的心,就有各种俗务缠绕在身上。东攀西缘,胡思乱想,业识一片茫茫,整天在生死迷梦里颠倒错乱,尽在名利声色里飘荡追求,作的都是烦恼罪业,根本念不了佛。就连年轻健壮时,没有出离心、欣厌心都念不了佛,即使能念也只是嘴皮上,不是心里出来的,何况临死时的障难那么重,怎么念得了呢?所以,修行要趁早做、认真做,不要吹大牛。

更饶你清闲自在,有志修行。稍于世相之中,照不破,放不下,把不定,坐不断。忽遭些子境界现前,一个主人,随他颠倒,念佛不得了也。

再退一步,纵然你是有福之人,不用工作忙碌,清闲自在,有志修行,但稍微在事相中照不破、放不下、把不定、坐不断,忽然有点境界现前,一个主人就随他颠倒,念不了佛了。何况临死时有那么多障缘,心识根本把持不住,哪里十念准保成功呢?不要抱这种侥幸!生平不励力修持,在世间法里游荡,起惑造罪,加强生死业习,侥幸临终安安稳稳念十句佛,当即见佛就往生,不要想得这么容易!

你看他老病之时,少壮清闲之日。稍有一事挂心,早是念佛不得。况待临终时哉。何况你更道且做世间事业,你真痴人,说此痴话。敢保你错用身心了也。

你去比比看,那些人年老、生病时根本念不了佛,或者那些年轻人、所谓清闲自在的修行人,稍微有点事挂在心上,早就念不了佛了,有几个人念念真切地在阿弥陀佛上呢?口里说很多大话,但在事情上检验时,老早就把阿弥陀佛扔掉了。两相比较,临终那么困难,像生牛剥皮一样,比前面不知道要艰难多少倍,那时还念得了佛吗?何况你居然说:“我且做些世间事业,等做完了再来念佛,临终念上十句。”你真是痴人!不晓得因缘有多难积聚,自己有多愚痴,竟然说这种话!如果你还这么做,那敢保你一生错用了身心,用宝贵的人身做的都是下恶趣的业。

且世间事业,如梦如幻,如影如响,那一件有实效。那一件替得生死。纵饶广造伽蓝,多增常住,攀求名位,交结官豪。你将谓多做好事,殊不知犯了如来不体道本,广造伽蓝等戒。岂不见道,有为之功,多诸过咎。天堂未就,地狱先成。生死未明,皆成苦本。眼光落地,受苦之时。方知平生所作,尽是枷上添枷,锁上添锁,镬汤下增柴炭。剑树上助刀枪。袈裟下失却人身,万劫难复。铁汉闻之,也须泪落。祖师如此苦口劝人,曾许你且做事业,待临终方念佛乎。

何况世间事像梦、幻、泡影、回声一样,看起来有实义,实际什么也没有,哪一件有实效,哪一件能替得生死呢?你做错计划了,把宝贵的人身用在追求世间事上,整天捕捉假影子,恋恋不舍。纵然你自以为作了大的佛教事业,造了很多寺庙,增加很多常住,然而在这期间攀求名誉地位,交结高官富豪。你以为做了很多好事,有很大功德,殊不知犯了如来“不体道本,广造伽蓝”等的戒条。

岂不见说道:有为的功德过患很多。天堂还没造成,地狱已经造完了。生死还没明了,这些都成了苦的根源。一件一件都有很多的业、很多的罪、很多过失,成了招苦的根源。到了眼光落地受苦时,才知道平生所作都是枷上添枷、锁上添锁,在地狱的镬汤里增加柴炭,在剑树上助长刀枪,成了地狱的刑具、受苦的资本。好不容易一世出家为僧,在袈裟下失掉人身,万劫难以再得,铁汉听了也要掉泪。禅师是这样苦口劝人,还许你且做些世间事业,到临终方念佛吗?

又不见死心禅师道,世间之人,财宝如山,妻妾满前,日夜欢乐。他岂不要长生在世。争奈前程有限,暗里相催。符到奉行,不容住滞。阎罗老子,不顺人情。无常鬼王,有何面目。且据诸人眼里亲见,耳里亲闻。前街后巷,亲情眷属,朋友兄弟,强壮后生,死却多少。世人多云:待老来方念佛。好教你知,黄泉路上无老少,能有几人待得老到。少年夭死者多矣。古人云:莫待老来方念佛,孤坟多是少年人。

再者,你没见到死心禅师说:这世间的人,财宝堆积如山,大妻小妾满满一堂,整天寻欢作乐,他岂不要在世间长生,永远享福。怎奈前程有限,人生短短几十年,暗暗之中时间不断地迁流,催着人到死处。阎罗王的符一到,就要立即奔赴鬼门关,一刻也待不了。阎王老子也不顺人情,无常鬼王有什么面目?而且,按大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前街后巷、亲戚朋友、兄弟姐妹、强壮后生,死掉了多少?世人都说:等到老来才念佛。好教你知道黄泉路上无老少,有几个人等得到老了才死呢?少年夭折的多得是!

前面有人说:临终十念念佛就能往生,这很容易,我现在且做些世间事业。这里又引死心禅师的话,教导人们直视无常的现实。尤其生在地球上,这叫“娑婆秽土五浊炽盛之世”,谁都没办法改变。人命不过百年,刹那刹那都在消减,很快就到死,没法抗拒,这么一点时间就像一场梦一样。尤其到了中年,十年十年很快就过了,没有几个来回已经到了鬼门关。而且,你别以为自己能活到老,这是死期不定之地,人命就像广场中的油灯,业风一刮就灭掉了。从现实的状况来看,多少人都是年轻健壮时死的,比例很高,很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不要想老来再念,应该现在就念,一旦错过就后悔莫及了。这一生只有有限的寿命,而且随时可能死,我们随时都要做好准备,应当从现在起就念佛,办往生的事。

又云:自从早年,索妻养儿,经营家计,受尽万千辛苦。忽然三寸气断,未免一旦皆休。

人们都说:“我现在有个家,还有老婆孩子,很多事情要我去照管,我以后再念佛。”

这是世人的常情。人都执著家庭,对家庭的事考虑得很长远、很用心。譬如过去农业社会,就想:“我要盖个大房子,我有几个孩子。女儿要出嫁就不说了,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都要娶妻,要给每家准备几间房。家里还有多少牲畜,种多少田,一年一年怎么来发展……”像这样,人们的心一直耽著在家庭上,认为世上没有比家、比老婆孩子更重要的了,这种很大的我所执锁着人心一直在那里经营。按今天来说,一个小家庭有一两个孩子,也是想:“我买一套房子,买一辆车子。将来孩子们读什么学校,读完大学又做什么职业,在这期间怎么来培养……怎么来经营家庭,让它的财富值达到多少。还不能落后时代,每年要添多少家具等等。”像这样,心一直牵在上面。但实际上,在这过程中受尽了千辛万苦。

要知道,人不免很快三寸气断,平生的计划、事业,对家庭的各种设想、对孩子的各种打算等,一时间全部罢了,没这回事了。可见人心的估算有多么错误。这些都是不急之务,而且忙到最后一场空,财富、家庭、妻儿等,临死时一点用不上。一个孤魂飘在中阴里,前路茫茫,不晓得要到哪里去。人要看得长远,要看到真实处,念佛求生净土才要紧、才有大义,所以不要再忙世间事了。

若是孝顺儿孙,斋得几僧,看得部经,烧得陌纸,春三秋九,做得碗羹饭,哭得几声,犹是记忆爷娘。若是不肖之子,父母方死,骨头未冷,作打财产,出卖田园,恣意作乐。以此较之,著甚么急。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马牛。

你心里一直记挂:“我儿孙们的事还没办好,所以没时间念佛”。但要知道,儿孙不过是暂时关系,不要执著得太厉害。到死的时候,孝顺的儿孙也不过请几个和尚念几部经,烧几沓纸,每年清明、重阳祭奠一下,做得碗羹饭,哭得几声,还算是记得父母。然而他们自身也有业缘,过后就忙自己的事去了,哪里有几念想得到你?如果是不肖之子,你刚刚死,尸骨未寒,他们就为了财产彼此争吵、争夺,把你经营的田园或者各种产业、财富等全部卖掉,之后纵情享乐。这样来衡量,你为他们着什么急呢?你再怎么着急,他们也不是永远的儿孙,不过是暂时的一种关系。

其实,人都是随各自的业走的,不是随你的意愿来走,未必按你所想的那样来实现。尤其现在社会,父母总是很痴心,认为孩子要这样那样,想得太多。实际上,孩子到了十五六岁,翅膀一硬就飞走了,他们才不管你呢!之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偶尔可能用“无线”跟你联系,打两个电话;再往后电话也不打了,给你发两个短信;之后短信也没有了。人各有业缘,你不要再给儿孙作马牛,耽误往生大事了!

这一段是讲看破儿女情。轮回各是各的,以偶尔的因缘聚在一起成了家人,就像在轮回的陌路上偶尔碰面,在生死旅馆里暂时待在一起一样,天亮了各奔前程。你有你的心,我有我的业,都是变易的相,不要执定他们就是永远的亲人。如果是由善缘来做儿女,那他们会报恩;由恶缘来做儿女的话,他们就会讨债。

可惜世人看不透轮回的关系,把眼前这一世看得太坚固,以为只有这一世,这一世的儿女是我的肉,那我当然要为他们来办。从小养到大,为了让他们成家时有房有车,自己的老命都愿意豁出去,从早到晚地干。其实家庭是小义,暂时有缘就共同在一起,但这些都是迷乱的事,解脱才是大事,往生才有真实利益。所以,不要因家庭小事废弃了往生大事,应当知道这是次要的,往生才是主要。既然跟他们有缘,那就要带领整个家庭趣向极乐世界,那才是真正的大团圆,才真正有家庭的意义。彼此做解脱增上缘、成佛增上缘,共同去佛国,这就从俗眷属升华成法眷属,从暂时的集聚提升到永远的集聚。要像这样认识大义。

复引古德云:冷笑富家翁,营生忙似箭。囤内米生虫,库中钱烂贯。日里把秤称,夜间点灯算。形骸如傀儡,莫教绳索断。

这里禅师再引古德的话说:在旁边看起来真是好笑,这个富家翁做了欲望的奴隶。他面前显现出各种现世的美景,他就想:现世的事这么好、这么有意义,我一定要求到,不去求就不算人!结果为了营办此生的事忙得像箭一样,一刻也停不下来。财产积累又积累,囤里的米堆得都生虫了,库里的钱都烂了贯。白天用称来称,夜晚点着灯在算,一副守财奴的样子。他的形骸像傀儡一样,一直受着欲望的支使,不断地做这做那,经营现世活计,生怕现世的绳索断了,如果断了那前面就全白干了。这样的人生多么可笑!

真可怜!世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人生在世一年穿几件衣,每天吃几口饭,有一间房子,里面有一张六尺长的床睡一下就行了,然而人心却发展出那么大的欲望。像古代的大富翁们,囤里积的米都生虫了。本来一天吃一斤,一年三百六十斤,一百年三万六千斤就够了,而他们积累的量已经超过这些百倍、千倍了,但积累这些有什么用呢?再说,如果一个人少欲,那一生花十万块钱就够了,但很多人却要积几千万、一个亿等,积那些钱有什么用呢?

本来在这世上只有这么一点事情,应该很宽闲、很轻松,一心成办道业,然而人们却整日忙这些无意义的事,片刻都无法歇下,这就是耽著现世所导致的。如果这个心没退掉,那做一世人只是一个傀儡,成了忙现世法的奴仆,非常可怜。所以,你还说“且做世间事”吗?越做越多、越做欲望越大、越做越难出来!

“莫教绳索断”,这一句有很深的涵义。现世法本来只是无常幻化相,由因缘维系,因缘一断顿时就灭了。而我们却以为世上的事能靠得住、有意义,心就爱著其中。按禅师的眼光来看,我们心里想的就是:“千万不要让绳索断了,一断就全完了!”就像整个城市的运作由电来支持,电千万别断;如果电一断,那整座城市顿时瘫痪,漆黑一片,没法运转了。同样,我们人生的经营靠暂时的业缘在支持,从细处来看就是一口气,这口气在的时候,身心都能运行,可以做很多世间事。像这样,这个人不断地打妄想、做计划、苦苦地经营等,像傀儡一样,很可怕!什么时候绳索一断,一切就全没戏了。就像缘聚时泡沫不断地显现,但风一吹就全破了。世间相也是如此,不要以为这里有实义,被心给骗了,认为我一定要搞得轰轰烈烈,搞一个大事业等等,这样做欲望的奴隶、做世间法的傀儡是非常大的愚痴。

死心如此苦口劝人,曾许你且做事业,待临终方念佛乎。当思人生在世,能有几时。石火电光,眨眼便过。趁此未老未病之前,抖擞身心,拨弃世事。得一日光阴,念一日佛名。得一时工夫,修一时净业。由他临命终时好死恶死,我之盘缠预办了也。我之前程稳稳当当了也。若不如此,后悔难追。思之思之。

死心禅师这样苦口劝人,还许你且做些世间事业,到临终才念佛吗?要仔细考虑:我活在世上能有多少时间?必定像石火电光一样,眨眼就过去了。所以,不要做现世美梦,要晓得轮回路险,想到今生一定要找一条解脱之路。趁着现在还没老没病,抖擞身心振作起来,把世间事尽量排开,得一天时间就念一天佛,得一时工夫就修一时净业。管他临命终时好死恶死,我的盘缠预先备办好了,我的前程稳稳当当了。如果不这样做,那无常突然到来,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要好好考虑,现在就要把心转过来,努力去办这件大事,天天努力干。这样消不得多少年就把这件大事办好了,那就准保往生、准保解脱,实在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