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出世间道时,光是苦谛就要花相当长的时间,那毕竟跟自己过去的观念相差很远。我们一直以为世上是有乐的,不是完全没有乐。这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毕竟以前种进去的观念是这样。学了佛以后,也没有彻底认为轮回全是苦,一点实义没有,不然就不可能还有这些希望、计划。那是什么原因?因为观察没有到量。这要有大量的学习、思维、抉择、认识才行。

真正学苦谛也要好长时间。譬如学“有漏皆苦”,要学三苦、六苦、八苦、六道诸苦,通通要过,不这样是看不透的。就连了解六道苦,上上下下世界的情况都不容易。这不能停留在空洞的话上,而是必须学《念处经》。这就等于佛带着你到每一个地方去看,认识世界是怎样的,这样出现的认识就十分丰富,之后一想起六道就知道全是苦。这也要通过很多具体的事实,非常细节化地去描述,你自身才感觉这是真的。讲得这么细致,看到的确如此,心里才会点头。

又比如抉择三苦,对于坏苦、行苦,要花好大努力才能知道。坏苦还容易一些,但也不是口头话,还是要有不少的努力才能得到定解。之后才有观念,见到乐受像毒一样,否则就止不住寻乐的欲望。行苦就更难,要有大的缘起眼光。特别看到心相续辗转相续的状况,是怎么处在苦因的状况等等。这些都要一个一个过关,观念上没过关,怎么可能发起普厌轮回的大心量呢?或者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志愿呢?他跟世间人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仅如此,就连八苦都要很多的观察、思维。一般人稍微学学根本不算数的,起码要加上五倍、十倍的努力,才会有一点点。八苦里面,像生苦、五取蕴苦都要详细抉择,还要配合《瑜伽师地论》来发生定解。真正观察下来从生到死全是苦,没有一种乐事,从而对此完全厌离。知道生死的法都是苦的自性,的确会不断地发生苦,上面决定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等等。要一直看到它是苦的相续,然后再说它是苦海、罗刹洲、刀刃尖,这样才有定解。不然修法指导里说的几句话是原则性的,是在点要点,要得到它不是凭简单的记忆就算数。会重复不代表心里有,而心里有口里一定说得来。

像这样,算一算要多少努力?这都是要经过三番五次地努力,一个一个透过去的。虽然起先非常陌生、模糊,但一定要咬紧牙关冲过去,不是看到难、不好理解就不要了。它本身就是不好理解,如果好理解就不叫很深的法了,就不叫高出世间的认识了。怎么能仅仅以世间的认识去替代佛法的观念呢?所以一定要经过好多观察、抉择,数数地在心上思维,才会有得定解的一天。得了定解再串习这个观念,使它完全成为自己心里的东西。

发展出离心,连思维苦谛都要这么多,还要思维集谛,观察十二缘起,都要好多次数,这些方面积累起来,才会出现综合效果。我们现在犯了“倒果为因”的毛病,以为因上听到了,能重复,就算我得到了、有了。其实哪有这么容易?过去的观念都是颠倒的,对于这些事从来没想过,像针眼般小的心怎么能看到广阔的天空?必须努力睁开眼睛,努力去看,才能看到极广大领域的事情,从而发生极大的观念。

出离心是世间的专家、学者没有的。不经过佛法的观察、修心不会凭空出来。这是非常难的。而这个没有的话,出世间道都是空谈。即使有一些外在的表相,实际内涵是没有的。有了出离心才可能受别解脱戒,之后会有出世间戒定慧的内涵。那时要多看《高僧传》,看看古来大德怎么行持,而且一心效仿:我也要做到那样。虽然很惭愧,现在根本做不到,但也有一个仰望的心,想按照那样学,这时才有所谓的道心。自然表现跟世人完全不同,把世人想要的富乐等看成粪土,对世人不想要的解脱等,如救头燃般地摄取,一直用心地修出世间道。这样他会昼夜精进,哪里会跟世俗人一样?可见,就连完成中士的转换都要花很大的功夫,的确只有真心学道的人才能完成。

选自智圆法师《一生修行的重点》

人人皆知世间苦 转变在心难上难

    用手机阅读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