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获得了胜解,那么以胜解的力量就起励力求的欲。 胜解可以说一也可以说二,说一就是对于极乐净土的功德得到坚固胜解;说二就是还包括对于娑婆纯苦自性得到坚固胜解,以此两点就会发生胜解的作用力。在缘起上,胜解是因,欲是果,当胜解达到坚固,法尔就会生起欲,力是缘起的力用,或者由它发出的作用力。心上有一环扣一环的缘起链,在往生极乐的修心之道上,前因——胜解一旦具备,后欲自然生起。相应于两方面的胜解,就有两方面的欲——厌娑婆和欣极乐。

如果认识到轮回苦不堪言,就像是臭气熏天的厕坑,又像是死刑犯的庞大集中营,或者像是布满了外相娇媚的食人罗刹女的洲岛等,诸如此类,没有任何好处,简直没办法待下去,于是自然有一种想从中逃出的欲,就叫做“厌”。也就是说,胜解整个轮回界(特指娑婆世界)纯苦无乐,尤其浊世末法时期的状况更让人无法忍受,结果必定是挨宰或感受剧苦,以此力量希求摆脱轮回,叫做“厌离心”,是一种对解脱的欲求。

另一方面,胜解西方有极乐世界,弥陀世尊应时来救护,而且离开苦监狱去往安乐家园的方法简单、容易达成,于是,生起励力求生极乐的欲,叫做“欣求心”。

以上两种欲求相合,叫做“具足欣厌”,也就是具相的净土愿。 而欲有一个大的力量的话,对于能生极乐世界的方便——顺缘上的积资、逆缘上的净障的勇悍之行也就自然增长起来,由此决定是出生一个具有力量的精进。

如果发展欲或变动心志、变动意愿的力量达到了非常强大,那么,为了达成目标而积资净障的勇悍之行也会由此自然增长。勇悍之行会不会增长,关键要观待欲的动力是否强大。动力强大到止不住时,就非做不可。

以世间恶法来说,当寻找异性产生了深度的爱恋、堕入爱海时,他会一心追求,哪怕是刀山鬼窟都视若无睹,勇悍之行自然增长,其实都是来自欲的力量。因此,爱到深处所发起的勇悍之行是如何与日俱增就可想而知了。再以同样的道理转移到净土法上来说,深切有力量的愿或欲一旦出现,它就是发生勇悍之行的动力源泉。我们就是要使得自心勇悍、精勤,日日夜夜如求爱侣般自然发起,如救头燃般精进不息,或者如闭生死关一般,几十年精勤地投注在净业当中,往生才有希望。

如何才能做到呢?不是外在勉强克制或做什么,结果坚持不到两三天就露馅。在那种伪装的表层下,内在的动力源泉并没有开启。怎样才能鼓起劲头、达到一种强大和勇悍呢?这在于欲的发展。何谓“欲有大的力量”呢?就是要把欲发展到猛利、相续不断的地步。如同爱情要进展到茶里也是她、饭里也是她、醒着也想她、梦里也想她,之后自然会发生最大强度的精进行为。同样,求往生的欲要发展到猛利和恒常;而猛利和恒常又要由胜解的力量来引起,也就是说,胜解才是发起猛利、恒常愿欲的真正因;而胜解要由观察的力量来引起,因此,我们必须对于娑婆和极乐两方面的过患和利益,从多种门径、数量,不断地引发胜解。这些方面做得越充分,心的变动程度就越大,或者一旦发起胜解,就能使心意得到真正转变。我们平常只是稍微变动,这种程度还远远不够,那么,如烈火炽燃般的精进之行当然难以发起。

我们平常或多或少有一点感受。譬如,在一段时间里专门熏习净土的经论、祖师的注释,这些教法非常有加持,会加被学人引起欣厌。如果七天连续不断高强度、高密度地去讲、闻、思维等,胜解会很容易生起;这时,欲也会随之生起,对净土发生欣求、好乐,内心也一直缘念于此;之后在念佛、礼拜、修集资粮等方面都有一种特别想做的劲头,而且想要连续不断地去做。七天当中胜解、欲和精进的开展规模并不算大,如果没有保持,很快就会落到其他因缘里面,使这一丝仅存的热气也随即消失。由于胜解信尚未成形,在缘起链上因不充分、扩展面不大、燃料不足,所以,遇到其他环境或世缘就很容易停歇。再过十天、二十天,热气完全消散,就又懈怠、无力上进了。等到因缘聚集时再加一把劲,再去观察、思维、熏习等,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欲又会生起,动力充足就自然发起精进相。可见,发起净业之行的能量一定要开启,能量蓄积得深厚,后后的精进便随之出现,这就是修心的道理。

——摘自智圆法师《净土之道》

胜解”的作用力

    用手机阅读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