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修净土的人最终要能敌得过生死。生死好比敌人,净土行人好比战士,而弥陀名号则好比宝剑,这不是光凭口说就能做到的,而是要真能打过生死、超出生死。

要常常想到死亡很快就会到来,时间不会等人,所以要把念佛求生净土当成大事来办,每天都要努力,都要奋发。如果半进半退、似信似疑,那么当死亡突然来临的时候,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又怎么能出离轮回呢?毕竟生前所造的业有很大的力量,而法又没有修上去,只靠耍耍花招,又怎么能敌过生死呢?无常小鬼可不讲情面,瞬间就把你绑走了。

如果你能相信这一点,心里不怀疑,那就应当从今天开始发起勇猛的心精进地修持。而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一句佛号,就像靠定了须弥山那样,谁都摇不动,无论什么样顺境、逆境的风都吹不动。

别人说两句好听的话,或者遇到快乐享受,自己的心马上就飘了,佛号就不见踪影了,这样就不行。纵然佛亲自现前,也要仍然像须弥山一样坚固不动;即使身上现前了病苦,外境出现了各种逆缘,也要丝毫不丢掉这句佛号,无论怎么样都要念下去。要想:身体的苦是他的,心里起了这样那样的分别也是他的,我这一句佛号一定要坚持到底!

在喧哗的街头,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过时,心里这句佛要不为所动;穿衣吃饭,行住坐卧,也要抓住这句佛,不让心跑掉。能非常精心地持念这句佛,就是一念专精。

自己的心要尽量专在这句佛号上,完全集中在这一点上。采取的方式或者称念,或者观念,或者默念,或者礼念都可以,目的就是一心专注在佛上,不离阿弥陀佛。总之,就是要口里念佛,心里想佛,常忆常念。

念的时候要一句一句从心里过,一点儿也不含糊,每个字都清清楚楚,早也念,晚也念,坐也念,行也念,要这样常忆常念。要念得非常安闲、纯一,不要复杂化,一起念就是这句佛号。如果心在念贪嗔痴,在想名利享受,在想这个好、那个不好,那就空过了。

所以要紧的是平时用功,临终才会管用。平常不管好这个心,放纵它起各种烦恼,临时表面上念两句,哪里能管用呢?这是万分之一的比例,如果一万个念头里只有一个佛念,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全是生死的念头,这样要生净土就难了。所以要时时念这句佛不空过,念佛不离心,时时要抓紧这一句,要绵绵密密地念,不被其他妄念打乱。就像母鸡孵蛋那样,要一直坐在蛋上让暖气相接,念佛也是这样。如果不严密地保护,不断地打别的妄想,暖气一间断就不容易成熟。所以,要尽量地让净念相续。

这样,直到我们这一生走到尽头为止,都永远不变心,始终坚定一颗心:我一定要去极乐世界!这个愿是不能变的,变了就往生不了了。

果然能这样用功,一念接一念,就能让佛念逐渐相续。我们用专一修持的力量,逐渐就能达到功夫成片。就像持续不断地烧水,最后就会沸腾那样。

如果真能做到这样,无量劫的无明业障就自然会消除,烦恼习气也自然会清净,就可以见到弥陀。不必越过一步,不离当下这一念心,就已经修圆满了。这就是有很真实的愿,以愿力抓住你的心,贯注在念佛求生净土上,临终就决定会往生。

念佛人要在什么上用功呢?就是要在平常的起心动念上用功。内心的尘垢还没有消尽的时候,常常会起恶念。这时不能放任它,要时时检点自己:我现在起的是什么心?是贪心?嗔心?或者是愚痴、嫉妒的心?还是欺骗别人的心?傲慢的心?谄曲的心?邪见的心?这些不善的心一出现,就要马上大声念佛,把心念缘在佛上,念头就归正了。

不要怕念头起,起念头是很正常的,怕的是你发现得晚了。一旦最初没察觉到,就会跟着它跑,半天、一天出不来,那就会造很重的业了。所以杂念起来时,不能让它相续,它一起来就马上念佛,直下打拼干净,要这样来常保清净。

而对于善心就要让它相续。比如发起信心、愿心、至诚心,就要让它持续,或者发起了慈悲心、精进心、平等心、给人方便的心,或者忍辱心、持戒心、喜舍心、禅定心、菩提心,就要护好它。

生净土的人要有清净的业。积好了善业功德,又能持戒念佛,这样的人决定会往生净土。因为心清净、业清净,跟净土的气氛就很能相应。相反,如果内在有很多恶浊的念头,不断地造很多污染的业,就会一团漆黑,而无法显现净土。

所以平常要注意断恶行善,身体要做好事,不能干坏事;口里要说好话,不要说不善的语言;心里要起善念,不要动坏的心思。要知道极乐世界都是诸上善人,他们都是舍了恶缘、遵循善业才生到净土、得到菩提的,所以念佛的人就要跟着佛来学。既然念了佛就不能再造恶,佛国是清净之地,不学好的人是去不了的,所以一定要改恶行善。

念佛人想要求生净土,就要常常想到世上的事都是无常的,有成就有坏,有生就有死,什么都靠不住。如果不是闻到佛法的话,就还要在六道里轮转不息,没有解脱之期。

应该感到非常庆幸,自己能在今生闻到正法,修持净业。更庆幸的是能一心念阿弥陀佛!世间的人天天在念贪嗔痴,而我却能一心念阿弥陀佛,这有多幸运啊!我既不是念名利享受,不是念是非长短,也不是念杀盗淫妄,而是念阿弥陀佛,念的是这一句万德庄严的佛号,这有多好啊!这样念下去,一舍掉这个身就能生到净土,享用净土的无边快乐,永远了生脱死,永远不退菩提,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要做的大事。因为我们不是要办世间的事业,而是要办往生净土、永超生死、不退菩提的大事!

才生了一点病,这时候就要振作起来坦荡身心,远离颠倒的恐怖贪著。心里不要生疑惑,应当端坐正身,面向西方专门观想阿弥陀佛和观世音、大势至菩萨以及无数化佛都显现在面前,自己就在西方三圣和无量海会圣众跟前,一心一意地称念阿弥陀佛,让念佛的声音不断绝。

念佛人是把求生净土当作第一大事,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危难,他求生净土的心都随时会出来,遇到的情况越紧急、越困难,就越要更加提起这一句佛!生重病了,就一心念佛,或者坐车、坐船、乘飞机的时候,也要想到假如今天出现了灾难该怎么办?所以要时时念佛,出了事就往生,心里就这么一个愿望。

我们的心要不断系念西方极乐世界,这世间一切的事就不能再贪恋了!我们的心是想什么就会变成什么的。心里一想错了,贪求世间的名利享受、贪求各种欲乐,就会跑到轮回里来。所以要尽量不贪恋世间,如果有时候心念起来了,一旦觉察到就要赶紧念佛,以这一佛念来转掉它。

假如病人已经昏迷或者自己没办法念佛,那么看护的人就要以种种方便策励他的心,好好劝导他。即便口里不能念,也要叫他默念倾听。要非常用心地来帮助他,一直到断气为止。只要病人能保持心念缘着阿弥陀佛,就决定能往生净土。即使他命数没尽,也自然会因此而得到安宁,千万不能起留恋世间的心。不然就会随着这一念心落入轮回,而生不了净土。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要把生死置之度外。如果能够活下来,自然就会活下来了;如果命数尽了,也必定是会死的,所以,唯一的就是要办往生的事,不必心中再疑虑。

懂了这个道理就知道,生死就在一念之间。以这一念来决定自己的方向,念什么就会往那里去。一心念净土,这一念就能顿超轮回,就决定能往生到净土,就像脱掉烂衣服换上好衣服那样,一舍了世间有漏的身体,就直接入了佛国,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真正有净土信愿的人,那是会真干的。已经定了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为了完成这个大愿,昼夜都会努力,这才是真修实干。而且为了生到净土,能放下世间的一切,为了生到净土能把握住一切机会。专心持这句阿弥陀佛就是根本,这是让自己出离轮回的保证;是能让自己度过苦海的慈航;也是彻斩一切妖魔的利剑。

所以,不用在这一念之外再找什么。当下的佛念,它就是你的本师,它就是化佛。这一念佛就是破地狱的猛将,这一念佛就是斩群邪的宝剑,这一念明明朗朗地念起来,心里的贪嗔痴慢、各种邪念就都会消失。这一念就是破黑暗的明灯,度苦海的慈航,脱轮回的良方。

具体该怎么做呢?就是常念阿弥陀佛,把这句佛念得越来越熟。念念常常现前、念念不离你的心。没事时这么念,有事时也这么念,高兴时这么念,病苦时也这么念,快断气时也还是这么念。这一念能清清楚楚,不迷掉,就决定能生净土了。不必要再问解脱的路该怎么走,净土的路该怎么走。这并不是外在的路,这一念阿弥陀佛就是出生死的大路,就是生净土的直路,就是回家的路。(以上依《莲宗宝鉴》讲述)

(二)

我们要念好这句佛,也要清楚哪些是不如法的方面,以便避免和改正。

念佛最忌讳的首先是精神涣散。我们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集中精力,专心致志才能做好。如果精神涣散,或是处在昏沉、掉举等状态当中,那这一句佛就不可能念好。每一句佛号都要念得真实纯一,念得像纯金那样,念不好就会掺杂很多杂质。这上面有一比一百,一比一千的差距,从这点来说,我们一定要注重念佛的质量,宁可少念一点,也要把它念好。如果只是赶速度、赶数量,那就完全是骗自己而已,自以为念了很多,结果很多都是不如法的念佛,这样就空过了。

其实修任何法都是用自己的心来修的,都要专心致志才能修好。所谓“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尤其修念佛法门,关键就是要使自己的心集中在佛念上。释迦佛传给我们的念佛法门,是在生死最切近的根本上进行转换。我们的心不念佛,就会一直念轮回里的事,念贪嗔痴,念杀盗淫,这样就会导致生死相续不断。而念佛就是在这个业根的意识上作转换。也因此我们念佛就是当下处在出生死的关键时刻,一定要一心专注地把这句佛念得清清楚楚。

其次,就是忌讳字句模糊,所念的佛其实是自己心的体现,如果字句模模糊糊,连自己都听不清楚,又怎么能感动佛呢?念出的声音清清楚楚,就表达了我们的心。这个音声也就是心,现在要下功夫的地方,就是念这六个字的音声要一丝不苟,每个字、每个音节都要清清楚楚,明明了了,这才是真正在念。

“念”就是明记所缘的意思,所以从始至终都要清清楚楚地听到这句佛,这才是真念佛,才会有真感应。念的字句一模糊,就表明自己的心已经不是念佛的状态了。“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念得模糊不清,就不算是在很清楚地念“阿弥陀佛”。

还要避免的是开始念得非常快,后来越念越慢。逐渐地就越来越脱出正轨,念得既没有音节,又不能一句一句地很切实地连贯起来,这样心口不能相应,所念的这句佛就不能摄住自己的心,反而落在各种昏沉、妄念当中,这就是古德感叹的“轻忽养识”。

现在就要懂得怎样才能有效地摄住这颗心。要用念佛的声音来摄住,因此把握声音的音节就很重要。这时你内心的状态、身体的状况等都跟声音的节奏有着密切的关系。节奏一乱,心肯定也就乱了,身心的状态就会失掉平稳、安详,念得气急败坏或者散乱、松弛,都没办法跟佛感通,也就难以体现修法的利益。

很多人会说:我们只要心里向佛就可以,不必要讲究什么念佛的音节。这完全是不懂,其实我们的心不可能离开当下的显现,我们身口意的状况就在体现、反映自己的心。如果念佛的声音每一句都合乎韵律,都念得非常好,那我们的心也会安详、统一、和谐,这样就容易相应,自己也会念得很清净。

这句佛念得清清净净,你的心自然也会清清净净,也就自然能和佛感通,念的佛又反过来加持在自心上,自己的善根就能显发,佛的加持也就能注入。反过来说也一样,如果我们的心处在至诚恳切的状态,从心里念出的这一句佛就一定是清净的,只要一听你的声音就可以知道你当下内心的状况。

如果是从很清净的心里念出来的,念佛的音声就会有很大的加持。从清净心里念出的声音,它会再加持到你的心上,就像珠子放光还会照到珠体上那样。从至诚的心中念出了万德洪名,与此同时佛光也在你的心中加被。如果念得模模糊糊,就连基本的诚敬都不具足,心里有过失,又怎么能感通佛呢?要明白自力、他力和合的道理。我们心里一有偏差,修法上就会出问题。念的声音如果有韵律、有节奏,心自然就很统一,就会越念越好,进入良性循环当中。

什么叫良性循环?以清净心念出来的时候,所念的佛号就很清净、很高雅。而每念一声佛,又会感染我们的心,加持我们的心,又会激发我们的善根,这样反复进行就是进入了良性循环。就像世间的音乐,一旦听者进入了境界,他就会一直处在这种良性循环当中。而且一句接一句地绵密连贯很重要,就像水相续不断地流,要达到很绵密地运转,其它妄念进不来。你越是能够认真把握事相方面的韵律、节奏、清晰、连贯,各方面都一丝不苟地做好、配合好,就越能把全身心都纳入到念佛的正轨当中。这样念,每一句都会有很大的功德,在一座念佛里就能出现无量功德。很多人之所以轻视念诵,只不过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这里面缘起的道理罢了。

在六根当中,关键要抓住舌根、耳根和意根。这三个根如果配合得很好,就会使得每一念都是清净的佛念,而不会增长生死的业识,这就一定能把我们的业识心转成清净光明心。

相反,如果你念这句 “南无阿弥陀佛”的时候,心和口分开了,嘴上虽然还是在念,但心里早就跑了,这就是假念佛。口里由于惯性,还是重复这句佛,但心里却在打其它妄想,这就是心口不一,表面在念佛、里面在念贪嗔痴,这样放任自己的心不断地起妄念,这种状况就叫做“轻忽养识”。这都是自己用功不痛切所导致的。由于自己修法的时候非常轻浮、不殷重,结果导致只是在不断地培养妄识,使它的力量越来越大。这时候不能允许这种状况发展,不然这样发展下去就会串习成妄想病,以后一坐下念佛就妄想一大堆。久而久之,就成了难治的习气病。

这里要辨清两种情况:一种是我们安下心来念佛的时候,看到心里的妄想不断地此起彼伏,这并不是坏现象。过去一直处在散乱中,也不晓得自己的心有多么散乱,现在静下来了,就看到心里有很多妄念生起,这是正常现象。这时只要坚持这句佛号就可以,妄念任它随生随灭。也就是你只要不支持它,不跟随它,在动过多次之后,它自然也就停歇了。这是因为你开始静下心来专注念佛了,所以就看到了内心的妄念不断地现起,只要不跟着它跑,久而久之,这种状况就会消失。

但是,如果念佛的时候,放任自己的心念贪嗔痴,心跑了很久也不知道,那就是在随妄念流转,这是在培养生死业识,照这样发展下去,妄想病会越来越大。因为,平时做事的时候还没功夫打很多妄想,现在坐下来刚好打妄想。这样养成习惯,就会嘴巴念佛和心里打妄想同时进行,这就是放任自心的结果。

这里就是一念之差。一是看到了妄念不去理它,仍然坚持佛念;一是心口不相应,光是嘴巴念佛,心里却放任妄念,这会导致妄念的势力越来越大。这样念下去,就不可能达到念佛功夫成片。

(三)

从正面来说,念的音声要和雅,韵律要平稳,每个字音都要很正,而且音声要很圆润。这有非常大的关系!那么,关系非常大的原因到底在哪里呢?要清楚,声音其实就表明了自己的心,心和声音并不是脱开的两件事,当你念的每一个音声,都非常柔和、雅正、平稳时,就表示你当下的心柔和,而且很正,也很稳当,这样就如法。只要每个字念得很正、很圆润,就表示你的心当时就处在这状况中。如果这个音念得非常不正,甚至有尖、劈、嘶、哑等情况,或者声音已经失去了平稳,那就表示心当时的状况就不对了。只要听一下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来。

比如我们要主持大众念佛,只要听一下下面念的声音,就知道状况如何。如果大众的念佛声很如法,就表示念得非常好,大家的心念得很相应,就非常有功德。自己念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有很大的加持。如果听到会场里念得很急,那表示大众的心也很急,维那师这个时候就要赶紧调整。不然的话,就是在误导人,把大家的心引得很急了,所以维那师的责任很大。如果大家都念得很急、很躁,最后念得千奇百怪,就得不到利益。如果念得太急,心不能够专注一缘,那心也会跑到外面去。如果念得很缓,也不能发出心力,不能丝丝入扣,也难以出现大的效力。这都非常关键!

其实念佛要想相应,当时的频率就要相合韵律。当时的频率就是指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的音声,这六个字的音声,一旦合了韵律,念得清畅、哀雅、平正、圆润,就会激起内在的善心。比如发起内心的信心、欢喜、恭敬、悲愍等等,一定会出现这些好的相,也会念得全身心都受到佛力加持,念得自己的心光广大地开展出来,也会念得环境里充满加持。大家现场就会有所感受。我们可以做个试验,只要大家用最真诚的心非常清净地念,十分钟就肯定不一样。但是,这也不能刻意去追求,这样又是不正常,不是至诚清净的状态。

了解了这些道理,大家的心就要调整,要用很诚敬的心,认认真真地念,丝毫也不能马虎,一句佛号一声心。这句佛念得声和韵稳、字正音圆,实际上就表达了我们的心非常平稳、非常祥和、非常纯正、非常圆满。

这样出来的音声就跟世间唱流行歌曲的音调完全不一样,因为后者是从烦恼中表现出来的。尤其是当代的音乐邪僻不正,夹杂着很多污秽、淫乱、萎靡、狂躁等心态,出来的声音一定要怪、尖、嘶哑、动荡,这就是不正的因所导致的。唱这样的流行歌曲、摇滚乐等,就会导致人心失去平衡,继而会导致各种斗争、战争、甚至精神分裂,会使得人非常不正常,这都是缘起的道理。只要你多次去重复它,你就会适应这种节奏,而这种节奏却是堕落恶趣的因。

而念佛的因则是从我们的善根里来的,今天能够念这一句佛,也都是因为往昔曾种过很深厚的善根,不然是不可能念的。如果你能发自至诚的心念这句阿弥陀佛,对佛有信心、有感恩心、有皈依心,这样一心归命佛来念,或者对于生死轮回非常厌离,特别想从轮回中脱出,这样一切都要仰仗阿弥陀佛,如果是这样的想法,你就会全身心交付,就会从至诚的心里念出这一句佛。

而且本身缘起的力量不可思议,这是阿弥陀佛无量劫当中用深广无边的修行加持过的名号,这样念出来的功德绝对非常大,是非常稀有的事。有的人说:念这六个字跟念其它句子有什么不同呢?当然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已经成就的万德洪名!这句佛号就是佛的无上正觉。蕅益大师说:这一句佛就是释迦导师所得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现在把这无上果觉全体交付给众生。所以只要你至心地念这句万德洪名,当时心里就不一样,这跟念一般的句子根本就是两回事。

只要你不敢有一点轻慢、随便,就是从至诚心中念出来的,这样的音声一定是清净的、柔和的。自己的心很安定,念起来也是一字一字,不会急躁,也不会懈怠,而且音声很圆润,这样念出来就有功德了,佛的万德就在心里显现了,下至念一声都是不可思议的,何况你能念念不断呢?所以要珍重这念佛的时刻,不要空过,因为一声佛号就是一声心!

如果我们念得乱七八糟,那就表示自己失态、失格了,这是很丢脸的事。因为阿弥陀佛是彻知彻见的,我们怎么能够这样随便呢?念得好,佛也是悉知悉见的。念得非常好的时候,就是心的频道调准了,也就表示自己的心非常诚恳,没有其它妄想。一心就在佛光里念佛,佛也就在光明中摄持你,这都是当下的事,不必间隔一个刹那,当下的因缘要当下把握。修持最关键的就是对当下一念心的把握,不要去想过去,也不要想未来,就是当前的一念清清净净。

但是,你也不要认为我们只注重心就可以了,口里念念没什么,你不知道声音其实就是心。人在烦恼妄动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肯定是烦恼的表现,不可能再有第二种表现。我们的声音很庄严,就表示我们的心很庄严。但也不要故意去装,一切都要自然才好,不然就成了一种病。所以,念佛就像书法家写字,写得每个字都有意境,都有力度,就成了内心的一种艺术。而念佛人就是用自己的心来念这句佛,佛念得好,其实是非常高雅、精妙的艺术。

修行就是庄严自心,处处都是庄严。而且你知道心已经安住在善心当中,它出现的就是庄严,都是有品德的相。如果是自暴自弃,那就什么都很随便,都无所谓,这样没有了诚心,也就不会有任何功德。

所以我们不能马虎、不能懈怠、不能乱来,处处都要有珍重的心,这样才如法,念的每一句佛就会非常清畅、哀雅、纯正。这一句佛念得越好,得的利益也就越大,这些可以直接在事相上得到验证。

如果现在我们不直接在事相上下手修好,就根本没有下手处。道本来是平易的、平常的,而且就在近前,只要你把握好了,调整好了,效果也马上就不同了。

比如说我们平时身体的动作,如果非常合乎节拍,就成了非常美妙的舞蹈;音声如果组合得很好,就成了美妙的音乐,可以陶冶人的性情。

不要说我们听至诚的念佛音声,就连听一段很好的音乐,心里也会马上宁静,更何况是阿弥陀佛的万德洪名呢?只要你注意到它的节奏,用你的心来弹奏阿弥陀佛万德洪名的妙曲,能够一心专注地投入,安住在这种状态里,绵密不断地念下去,这样来念佛,就必然远远超过世间音乐、舞蹈的加持。

念佛时要非常“恳切”,就好像我们掉进大水里即将淹没时,急切地寻求救护那样,又像是我们得了不治之症祈求医生救治那样。

念佛又要做到“绵密”,也就是要一句紧接一句,中间既没有被妄念隔断,也不会因为其它的因缘而隔断,这样佛就念得绵绵密密。如果中间身体乱动,口里乱说,心里乱想,这就不是念念不断地安住在念佛上,也就不叫绵密。当然要达到绵密也很不容易,这也有个过程。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肯用功,逐渐就会达到绵密。

念佛还要“沉着安闲”,自己既然对阿弥陀佛有信心,心态自然就沉着安闲,不会急躁,不会想很快得到什么效果,比如追求见光、见佛、得感应等等。这种求速效的心其实是一种躁动的心态。这是要纠正的。不然容易出偏、着魔。我们只要用至诚心念佛就可以,不要有焦躁不安的心态。

“安闲”,就是指我们的心能把世间的事都放下,成了天地间的一个闲人,心里无事。这都来自于我们对阿弥陀佛的信心,这个信心一旦真正生起了,就不会有急躁、恐惧等不正的心。信了阿弥陀佛,就非常安心、自在,心态是很安闲的,而不是世俗人的焦躁、忧虑、不安等状态。有了信心,就会非常安定地走这条路,自己有了信愿,心就安了、定下来了,这就是非常殊胜的安心法门。

我们来办这件往生的大事,就是要一念一念,恳恳切切地念阿弥陀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急也急不来。心定了之后,才能做到声心相依。也就是念佛的心和念佛的声音互相依靠。这是一个要诀,就只是把握好两个因素:一个是声音,一个是心。这两个因素一旦配合好了,佛就念得好。声音字字念得清清楚楚,而心又应着这个声音,这两方面配合得好,妄念就没有起来的机会了。

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这就是声音,心就应着“南无阿弥陀佛”,然后紧接着念起第二句“南无阿弥陀佛”……这样下去,妄念就起不来。这是什么原因呢?关键就在于用声音摄住了心。如果声音上一直保证字字清楚,那嘴巴就没有机会再说别的东西,也就不会缘在别的地方上。同时,在心里应着这六个字的念佛声音,再从心里念出这六个字,这样心里清楚地出现这六个字,而没有其它,那心就唯一在念佛,而没有念其它。如此坚持下去,妄念就自然会清净。

再讲一遍,先是口里清清楚楚地念“南无阿弥陀佛”,心里也就要唯一缘“南无阿弥陀佛”。接着又是从至诚心里念出“南无阿弥陀佛”,心又应着这个声音念“南无阿弥陀佛”……像这样一直连续下去,不断地加强这样的串习,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念力,出现了良好的循环,只要按这个程序做下去,就可以杜绝心起别的念头。

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点就是抓住我们的分别心。我们的心在起念头的时候,一定是在心里念着一句一句的话,这叫内心语言。它念着“我喜欢这个、那个”,就是在起贪心;念着“我恨这个人、讨厌这件事”,就是在起嗔心。所以在心里只清楚地念出“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时,就唯一是在念着阿弥陀佛,这样就自然没有别的心态。

所以总的要诀就是,你念的每一句佛号,都要心里听得清清楚楚,然后应着这句佛号,又念得清清楚楚,这就是在自己的第六意识上把握。这个分别心它一定要缘着一句句内心的语言才能产生。我们在起念头的时候,一定是想着这个、想着那个才生起来的,如果没有这样缘,就不可能独立起来。而现在,我们的心一直缘着 “南无阿弥陀佛”,不断地坚持下去,妄念自然就会清净。这就是以“佛念”来代替无量百千亿妄念的一个妙法。

念佛的修法

智圆法师.编述

    用手机阅读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