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 华严虽二乘盲聋,亦兼摄声闻,以含无量乘故。此经虽二乘种不生,乃道品大小互通,正与华严四圣谛品不异,故有生彼经劫方证小果者。大智度论云,弥陀亦以三乘度生,自应二藏五教总摄,何云不摄小乘。且既通杂华,复不能通杂华所摄无量乘邪。

答,疏主判经,以顿通圆,不以圆摄顿。又约道品即小成大,小果暂有终无之义,谓不互摄,岂一句弥陀,不横罗诸教,圆契五宗,不全体华严,全摄诸乘也。

问,余门竖出,念佛横出。余门正指教中观行,故禅称别传,净云径路,皆以超越观行故。今云观即是念,念即是观,直以台观当之,不反钝置念佛邪。

答,此之横竖,约自力他力断惑带业而论,不约境谛观智。故念佛圆收圆超一切法门,亦不可以参禅为例。若论谛智,四教观行,有析空体空次第一心之不同。谓前三竖出三界则可,谓非横非竖之一心三观,亦为竖出可乎。况观经以如来胜异方便,摄众生性具观门,同宗一心,同归净土,观念相即,何名钝置。但辩持名,不惟散善,非妙观便不捷径也。别传之旨,尤不容剩言滞句。末法之中,有名无义,果令四教不收,便成离经魔说,乌在其为超越也。

问,天台三观,得摄法界观否。

答,华严法界,生佛同源。以收机不尽,不免现权隐实。则阿含乃至涅槃,皆华严阃外,所以驱率土尽令臣服也。法华实相,本迹同印,以说时未至,不免为实施权。则般若乃至华严,皆法华前茅,所以会甸荒同令执玉也。一名从本垂末,一名摄末归本,非一心三观,何得事事无碍。非事事无碍,何名一心三观。

问,合论判极乐净土是权,净名唯心净土是实。然菩萨成佛,众生来生,明言摄受往生之事,与弥陀无二。疏言此指事一心者,岂事一心,便不名唯心邪。

答,合论以不断惑生同居,乃如来权巧之力,非谓法藏四十八愿,庄严净土,亦非实也。净名心净土净,正同法藏往因。至於菩萨成佛,众生来生,何妨从实垂权。若念佛人,因事入理,又何妨即权即实。权实事理,总属一心,虽分不分。古人判释,皆当作如是观。

问,观虽十六,言佛便周。何故钞只通普观,为助因邪。

答,念佛观佛,归趣同,入门异。初心行人,则不成三昧,故唯称万德洪名,便为多善根。然正助兼修,本无定法,如行舟然,扬帆扯缆,撑篙摇橹,各随其便可也。

问,大本言生彼国者,皆当一生遂补佛处。然中下胎生,岂等觉菩萨邪。

答,非等觉,而可称一生补处。以不更历生死,必圆无上菩提故。小本众生生者,皆是阿鞞靴跋致,亦指此生必补佛处而言,不以常涂三不退论。下又云,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则别指现证等觉者,亦以此生必补。故得云,其中多有也。所以极乐凡圣同居土,与常涂教意迥别。常涂不过暂时同居,此与一切等觉,同净寂光,故云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诸上二字,不概指无量声闻菩萨,单指多有一生补处而言。又常涂约感应,及圣者过去有漏业,得与权实圣人同居。此则同一无漏不思议业感生,俱会一处。故又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少字拣至别教地前,并竖拣至圆教住前。以住前皆仗自力登住,入同生性,方蒙诸佛护念故。吾每谓净土大教,圆收一切教,超出一切教,正谓此也。

问,单念佛人,不修余行,得波罗密,即是多善多福。今念佛所证,止素法身邪,已具万行庄严邪。

答,三身一体,普贤行门,不外毗卢性海。是以初心虽不修余行,令三昧易成。而三昧既成,三因圆显,岂有已证法身,庄严终缺。亦何须未证法身,预恐不具足邪。然或一门深入,或余行助成,未许执一。一行三昧,一即是多。万善同归,多即是一。

问,念佛的是谁,与别则公案无二。钞云,体究念佛,与举话头下疑情意极相似。然四种念佛,未列体究一法。经文本无此意,不应入净业门。今两路双徵,若参此不悟,亦不失往生。此为参门留一退步,正堕偷心。若此疑不破,便不得生。此为念门启一疑情,却成异说。智彻慈炤天奇毒峰诸师,皆主此说,何所本邪。云栖若祖诸师,何不直拈谁字。若只相似而已,愿闻不全是处。

答,因念佛人不见佛性,偷心不死,故以此语昭告之,令直下相应,即於一念中圆见三身。圆净四土,阶理一心,此一门深入一心不乱之前茅也。後人闻此诚言,无论悟与不悟,便可死心念佛,更何用参此段公案。直须如此了得。当知昔人下此语时,绝无禅净之分。後祖收之,但入本宗,非入净业。何以故,公案现在故。今疏主收入净业,仍为禅宗。何以故,救有禅无净土之病故。然则若信得及,以悟为则,以净土为归,真实不欺,不留退步,即此似处,即已全是。若信不及,死我偷心,而偷心转甚,正好实念。而念反狐疑,只此似处,即全不是。故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有疑则参,虽罢参而不能。无疑则念,欲起疑而何自。如是则直念苦参,亦无非往生正行也。

问,如子忆母,必想仪容。今但念声相续,不取相貌,易驰散否。或依出入诸息,得非小乘法邪。

答,子之忆母,或善想仪容,或呼号血泪。观经云,彼人苦逼,不遑念佛(此指观想)。善友教言,汝若不能念彼佛者,应称无量寿佛(此指称名)。夫三界无非剧苦,何止临命终时。以畏苦心呼号求救,驰散何从。否则摄心调息诸法,亦自不恶。圆人受法,无法不圆,岂有定属小乘者。试问记珠定香鸣鱼击磬等,大乘邪,小乘邪。

问,大本有一念定生彼国,疏中不及。岂以此经七日入定乃生,故拣去刹那生灭之一念邪。若释一以义不以数,大本不应系十念後。若止如经文,作一念喜爱,何不动如来佛刹,不以爱恋得生。

答,按宝王论,利根之士,元只一念往生。钝根之人,临终十念脱苦。一念者,一心不乱之一念也。当知十念,七日十日七七日九十日等,究竟亦唯一念。此一念,断非刹那生灭之散心,亦不必四禅四空之禅定,故云一念喜爱。阿閦经喜恋心,本指欲染。

问,七日後,若永不复乱,不应只名七日。若更乱者,己经退转,何能感佛。

答,前此若无真实意乐,则七日决不能一心不乱。後此若无真实受用,又安见七日功成邪。

问,钞谓,理一心为观力成就,则体究全属观门。然前言妙观难成,故显持名殊胜。今又通观法,不仍观胜持邪。若参谁字是体究,又全属宗门。正参话时,不应有如智不二,寂照难思等理路可傍。

答,事理二涂,混不得,分不开。疏主一往以称名为事持,体究为理持,仍云机亦互通,不必疑阻。谓不假方便,自得心开,事持能成就理一心也。又谓体究之极,於自本心,忽然契合,名理一心。则未契时,体究无间,止名究理,正是事功。然体究一门,与近时禅宗相合,实与台宗妙观不同。台观必圆解了了,全性起修,随举一观,无非不思议境。体究以未明心性,鞫其根源,契合之後,达如智不二,寂照一心,方与台宗圆解吻合。非正参话时,有理路可傍也。初学妙理既未精通,不可彷佛相傍,心粗境细,妙观难成,以此。

问,疏钞大意,全重理持,则所明持法,最为要害。今既持名,复云理观,既是理观,复拈话头,禅净止观,三法混淆。行人念不归一,将何为宗。与一门深入专修无间之旨,何复不侔。

答,疏主欲即事入理,非以理夺事。当知持名是正行,理观是所通,话头是持名转局也。序云,著事而念能相继,不虚入品之功,执理而心实未明,反受落空之祸,亦未专重理持。所以处处明理者,恐狂罔谤为凡愚之行耳。後裔无知,反执理轻事,以遭落空之记。哀哉。

问,疏言,一心,即达磨直指之禅。又云,六祖斥无,乃门庭施设不同。假使才弘直指,复赞西方,则直指之意,终无由明。既言即是直指,复言为门不同,是少林曹溪亦不同邪。

答,心地法门,包含无际,总不外一心。门庭施设不同,一心旨归不异。今一心即直指之禅,言其指归也。六祖斥无,是老婆骂婢子,只图齿切耳。非谓但是宗门,便须拨净土也。永明云,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中峰云,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岂赞西方,直指便不明邪。若言六祖定作是语,莫谤六祖好。

问,疏指至心念佛一声,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属理一心。又释佛名经,一闻佛名,灭无量劫生死之罪云。一闻,不待忆念,无量,不但八十亿劫,则何独理一心也。又此经闻经闻名,皆得不退,事邪理邪。

答,观经十念,除罪往生。由怖苦心切,善友缘强,一念猛利。过百年悠悠,非必有究理之行,然胜於寻常事持。疏主或借显事功极者,即不违理乎。若佛名经所言,以彼佛具无量威德愿力,故闻者获如是益。闻不信,亦获无量罪。要非少善根福德众生,所能得闻也。不退亦不一等,随闻证者。有位行念三不退,仅历耳根者,如食少金刚,究竟不消,为远因终不退也。

问,枣柏言,华严一乘大道,非往生菩萨境界。何故华严长子,十愿导归极乐邪。生公说,阐提有佛性,则後出涅槃为证。今後出行愿,全与枣柏不符,宗旨竟将安归。

答,净土竖该横遍,寂光惟佛土,实报乃法身大士所居,方便摄三乘权位,同居则凡夫皆与。合论指大心凡夫,回心罗汉,出五浊,生同居方便二净土,未悟毗 卢性海,入因陀罗网法界也。普贤十愿导归极乐,正不思议解脱境界。彻果彻因,通凡通圣。圣全法界入一尘,凡从一尘通法界。枣柏但言一乘大道,非往生菩萨境界,不谓往生菩萨,非一乘大道法门也。若云华藏大,极乐小,大小之见未忘,未梦华严法界在。

问,既以事持属定,理持属慧,而云事持未能破妄,利根径就理持,将事不显理,慧不由定邪。

答,三无漏学,後必具前。故理一心,或从体究,忽然契合,或从念佛,自得心开,皆由定来。今重悟理,不止除散。虽体究无闲时,便可名事一心,亦有定力,而仍属慧门。实则定慧二门,各有利钝,疏主略未言耳。

问,决志求验,正在平时,经胡止言临终佛现。 答,行人见佛,随净业浅深。经明往生,故言接引耳。今只在执持名号处努力加鞭,无论见与未见,但得信愿行成就,往生自可无疑,慎勿生侥幸退息心也。

问,心不颠倒,故能预知时至。乃云死时何苦欲先知,何邪。

答,不贵预知,正欲令其心不颠倒。颇有因欲先知而愈重其颠倒者。

问,大本十念,不言临终。此与观经,为同为别。

答,大本云,志心信乐,乃至十念。观志心信乐,何等深切。不必在临终时,实与临终同一猛利。後世祖师,因立晨朝十念行门,毕生不缺,亦决往生。

问,文殊亦发愿往生,何反拣去势至。钞言,耳根不摄念佛,念佛能摄耳根。又何邪。

答,法无优劣,机有抑扬,无烦戏论。观音六根中,从耳根入。势至七大中,从根大入。论入门,耳根此方独利。论收机,净念三根普通。又圆人法法贯彻,耳根净念,互摄互融。初机耳唯一根,念乃都摄,亦可抑扬。

问,用攀缘心为自性,如煮沙成馔。今念佛心,是攀缘邪,非攀缘邪。若是,则一切觉观思惟,皆生死根本。若非,又何言念性生灭,因果殊感邪。若生灭即不生灭,何云煮沙。此与波水之喻,当自不伦。波即是水,沙非是馔。然法华若人散乱心,南能不断百思想者,又非即用此生灭心邪。

答。错不在用攀缘心,在以之为自性,所谓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便成沙馔之喻。若识得攀缘心,本无自性,则能用攀缘。一被攀缘用,所谓家贼难防时,识得不为怨,便合波水之喻。况势至一门,本属根大。意根为主,五根从之,故曰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意根即第七识,七识无始来,念念执我。今以妙观察智力,令直下念佛,甜瓜换苦瓠,非寻常攀缘心比。寻常眼识缘色,乃至意识缘法,皆顺生死法。念佛时,佛非色非非色,乃至非法非非法。超世间法,离语言道,但可净念忆持,原非情量所行境界,岂念佛心是攀缘邪。且以攀缘六尘增长生死者,转攀缘慈父,永脱苦轮,亦自不恶,安得一论邪。又娑婆根性,唯耳根易显圆常。念性犹属生灭。非已悟如来藏性者,终不达念性本圆通也。末世学人,鲜登圆解,耳根入道,亦甚难言。傥不能向佛顶前四卷,痛思深义,穷源彻底,则初於闻中入流亡所工夫,毕竟如何理会。圆顿法门,非小根劣智所能拟议。无米索炊,画空成绘,反不若因果殊感者,自得心开耳。

问,经未先言不退,後明往生,正以现生取办,超乎余教。何反开少寿多障,不克往生,来世得生一路。

答,真念佛,决无不生净土。退菩提者,第恐障深慧浅之流。见自他未效,不罪工力浅,肉眼眯,反疑佛法无灵,现生退惰。故曲显胜益,策令现生取办也。

问,显密并圆,何云持名胜准提。

答,极准提神力,肉身往诣十方净土,极念佛三昧,肉眼等见十方如来,诚无胜劣。然约生佛因缘,法门所被,通涂教意,理应独显今宗。

问,参究念佛,谓向上一著,千圣不传,必从参究方得。既一代时教,皆属他宝,何禅门公案,便属家珍。若云禅是教之纲领,何故世尊不说。若云经文亦可参究,又何劳千七百则邪。参话一节,迦文既未拈示,西来亦无此门。若谓门庭既熟,便成窠臼,故换此法,今参话亦成熟路,更换一法何如。

答,向上一著,千圣不传,可云必从参究得邪。然亦一种方便,本无实法缀人,故古称敲门瓦子,何尝以公案作家珍。苟昧纲宗,死在句下,谓参话方能悟道,病参话亦成门庭,皆益戏谈,何关宗教。当知举一明三,目机铢两之士,随拈一法,透一切法,尽属家珍,谁为他宝。若缘木求鱼,守株待兔,三藏十二部,是拭疮疣纸,千七百公案,亦陈腐葛藤。法无得失,得失在人。但当因言会心,何得迷心逐语。果契心源,知佛祖皆无一法与人,将以何法换去何法邪。

问,五逆可以往生,佛何不能灭定业邪。又造业人,若借此自宽,宁不入地狱如箭射邪。

答,千年暗室,一灯能破。忏力既殷,业便无定。若顽愚迷津,得船不上,牵裳作筏,抱石为舟,既无廻转之力,是真定业难逃矣。

问,涅槃法师,以未诵弥陀经,不得往生。法华云,闻此经,如说修行,命终生安乐世界。何不同邪。

答,净土一门,愿为前导,未诵弥陀,即平日愿乐不深。若法华所云,是世尊直以妙经为莲邦左券,劝愿明矣。法华即是弥陀,妙经劝愿,即是弥陀劝愿,即是涅盘劝愿,亦即是一切诸经劝愿,无不同也。

问,彼土为人天错居,为各分九品。佛浴池及菩萨声闻,为在天上,在人间。既注彼境,应令依正条然。

答,净土纯乐,天人岂应迢绝。九品往生,未判人天,或皆九华化生,或天不须托质,皆未可知。大本谓宫殿楼阁,有在池者,在空者。观经谓树上宝網,妙华宫殿,诸天童子,自然在中。然则净界庄严,岂可凡情测量,俾其条然邪。

问,净土既宣道品,何观经止言读诵大乘。不及小乘。又净业门,有不礼余佛不诵余经者,不并违观经邪。

答,般若每列三十七品。随结云,乃至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道品岂非大乘法门邪。净业古宿,有一门深入者,乃圆人礼一佛,即礼一切佛,诵一经,即诵一切经。恒沙宝性,无量法藏,一齐委付,一时领知。大乘方等经典,须如是读诵始得。

问,一句弥陀,若不通种种法门,莫罄其致。乃云,修余法门,便属二心。岂非受一非余邪。

答,不知一切法即一法,广修诚属二心。若一法中透一切法,专习即是总持。佛行魔行,岂在法也。

问,奘师以兜率近,判内院易生,钞以论因不论地拣之。後言胜莲,虽超极乐,然乐邦近,何又论地邪。

答,皆论因也。胜莲境界,去博地凡夫甚远,不同弥陀,近垂方便,十念便可成因。未有不能生极乐,而能生胜莲者。但深信佛语,入净土玄阃,极乐未必不即胜莲。如情生遍计,疑极乐为权施,则胜莲远矣。

问,钞中莲台二义。今金刚台,紫金台,为是房台,是基台。

答,泛言二义。若托质金台,本在花内,基台非所论也。

答卓左车弥陀疏钞三十二问(原问附)

澫益大师

    用手机阅读此书